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鄭培凱/塞下秋來

2019-05-05 06:00聯合報 鄭培凱

年輕的時候讀宋詞,覺得范仲淹的〈漁家傲‧秋思〉有氣勢,其中有邊地遼闊的蒼涼,有為國干城的壯烈,也有困守邊疆的抑鬱,讓人聯想到王維寫邊塞遼闊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更想到杜甫《秋興八首》寫壯志難伸的「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與大多數宋詞寫兒女之情迥異,這首詞絲毫沒有溫柔婉轉、欲言又止的柔情,卻充滿了悲壯的情感,凝聚了噴薄欲出卻又受到壓抑的豪情。好像范仲淹聽到了戰爭的腳步漸近,隱隱約約感到,藏在山巒背後的,都是敵人的戈矛劍戟。站在城樓上,悵望千秋,天地悠悠,歷史無情,只能感嘆人間世的爭戰無窮,是無法擺脫的荒謬與必要,使得將軍與征夫永遠封禁在歷史牢籠之中。比起唐代王昌齡的「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范仲淹的〈漁家傲〉,少了再接再厲、戰鬥必勝的樂觀與期望,更有一種深沉而抑鬱的歷史反思。

范仲淹在宋仁宗期間,任陝西經略副使兼延州知州,抵禦西夏入侵,〈漁家傲〉就是他鎮守延州,帶兵守邊的感懷之作。詞的前半闋是:「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寫的是塞外景色,蕭條、蒼涼、孤寂,面對的是隱藏在千嶂峰巒之中的肅殺敵情。後半闋是:「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寫的是守邊將士的抑鬱悲情,遠離家鄉妻兒父老,歸家遙遙無期。劉永濟《唐五代兩宋詞簡析》解釋得十分清楚到位:「此詞寫邊塞征人思歸之情與邊地蒼涼之景。仲淹久任邊帥,防禦西夏元昊。羌人至呼為「龍圖老子」而不名,范時官龍圖閣學士也。此詞雖有思歸之情而無怨尤之意。蓋抵禦侵略,義不容辭,然征夫久戍,亦非所宜,故詞旨雖雄壯而取境卻蒼涼也。」

今年中秋時節,我從香港到張掖的河西學院講學,乘高鐵穿過河西走廊,看到祁連山連綿千里,雪峰皚皚,與藍天白雲交錯,突然就想起了「塞下秋來風景異」。從小學歷史、學地理,都要背漢代開拓西域,設河西四郡,武威、張掖、酒泉、敦煌,沒想到年過七十,才親歷其境,看到了河西走廊的遼闊與蒼敻。到了張掖,知道此地是西夏王朝的重鎮,有清澈的黑水河流過,還有戈壁灘中難得一見的大片濕地。朋友說,濕地裡棲息了成千上萬的大雁,最近都飛往南方了,秋天到了嘛。啊,「衡陽雁去無留意」,秋天來了,塞外的風光開始肅殺起來,正是唐宋邊塞詩詞所寫的季候變化。范仲淹〈漁家傲〉寫的具體地區,是今天的陝北,但是呈現的塞外景色,通過他詩人心境的描繪,聯繫到唐代以來邊塞詩的意象傳統,則超越了時空的限制,達到普遍性的藝術境界,展現出「塞下秋來風景異」的人間情懷。有趣的是,好像更符合河西走廊在中國歷史文化意識中的情景。

到了嘉峪關,登上城樓,眺望遠方的戈壁荒漠,范仲淹的詞又再度湧上心頭。回首西南方向,是皚皚祁連山上雪,千嶂雪峰在朦朧如煙的陽光照射下,層疊到遠方天際,有點像海市蜃樓,壯麗敻邈,襯著將落未落的夕陽,完全就是范仲淹寫的「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我似乎經歷著時空穿越的震蕩,在腦後聽到了「四面邊聲連角起」,聽到了幾千年來的人聲馬嘶,刀劍交擊,厲喊慘呼,都隱約消逝在歷史的風中,似真若幻。

嘉峪關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歷史,直到我踏上了城樓,登高遠望,看到了范仲淹的「塞下秋來風景異」,才恍惚覺得,歷史都是現實。

濕地萬里詩人戰爭香港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