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總統被連署人登記共八組人申請 法師、前10大槍擊要犯在列

【書評‧散文】楊宗翰/不只是編輯經

2019-04-27 06:57聯合報 楊宗翰

《我們種字,你收書》書影。(圖/爾雅提供)
《我們種字,你收書》書影。(圖/爾雅提供)
分享

推薦書:封德屏《我們種字,你收書》(爾雅出版)

雖然紙本出版品的銷售逐年萎縮,「十萬冊大書不再」或「墜崖式滑落何時見底」之低氣壓籠罩;卻也可以見到不少年輕人志在成為編輯,想方設法踏入這個既危險又迷人的產業。如果說他們今日有什麼優勢可憑,應該就是不乏欲以金針度人的前賢,市面上又有多部可供參考的書籍。譬如羅伯.葛特利《嗜讀者》、見城徹《編輯這種病》、都築響一《圈外編輯》、新古學《週刊文春總編輯的工作術》、大塚信一《追求出版理想國》皆已中譯出版,在書肆普遍都有不錯的能見度。本地編輯從六○、七○世代如林黛嫚《推浪的人》、許悔之《創作的型錄》、宇文正《文字手藝人》、陳穎青《老貓學出版》、廖志峰《書,記憶著時光》、王聰威《編輯樣》、黃威融《雜誌俱樂部,招生中!》,到八十歲上下的大前輩隱地跟周浩正,都以不同角度、同樣熱情分享了自己的「編輯經」。至於跟封德屏(1953-)同一世代的編輯們,仍有多位猶在書海浮沉、業界忙碌,唯恐怕僅有她寫下了編輯檯的故事與見聞——而且還繳出不只一本著作。

這部《我們種字,你收書》,很容易被視為2014年《荊棘裡的亮光》續作。但細讀便可發現:同樣身處《文訊雜誌》編輯檯上,作者內在心境與時局外在環境已生變化。前作收錄2003年2月至2014年6月間的刊物「編輯室報告」精華,本書則從2014年7月選至2018年12月,兩書之時間跨度差距幾近一倍。前作以〈何處是吾家?〉列為首篇,正是被告知《文訊》年度經費歸零、面臨停刊解散的生死關鍵廿天。書末以〈文學之重,文學之慟〉一文作結,既是向《笠》詩刊邁入五十周年致敬,也哀痛於周夢蝶、李渝竟於同月相繼辭世。新書則始於赴龍潭拜訪文壇耆老鍾肇政的〈魯冰花正盛開〉,結束於動員了二十二位八○、九○世代作家,以文學筆法跟書寫技術再現日治以降三十六位標竿前輩的「穿越時光見到你」專題。而這篇〈走過文學的春夏秋冬〉裡也宣告:寫了逾廿年、245期的編輯室報告,自下期交由新任副總編輯丁名慶執筆。我以為將兩書相較,內在心境上可謂從滿室闇黑中孤苦尋光,漸入踏實篤定、榮辱不驚的沉著。外在環境上則由編輯人一夕被迫成為經營者時的無枝可棲,終至邁向歡慶創刊卅五年、「獨立」十五載,且親睹「紀州庵文學森林」跟「文藝資料研究及服務中心」都漸有小成。不變的是:封德屏筆觸溫潤、多情易感的作家本色,對弱勢、邊緣、非中心的長期關注,還有字裡行間如「回憶是文學的私密花園。我痛惜蕭白,不捨阮囊,懷念羅葉」所展現的惜情重義。

《荊棘裡的亮光》出版時,我曾以「文訊的保母,文學的女兒」為題撰文;這次新作中雖見封德屏寫道,文訊雜誌卅五年周年慶「感覺像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相信應該只是一時喟嘆,她終究會是堅持「風雨當頭、文學相伴」的最後一人。畢竟台灣的人文出版歷史、作家服務網絡、文學館舍經營、編輯心法傳承……,需要封德屏守護加持處所在多有,豈是「編輯室報告」一隅能拘牽?

雜誌周年慶鍾肇政創刊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