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大叔齊步走】徐國能/物質主義者的春日聞見

2019-04-13 06:26聯合晚報 徐國能

有時我會突然懷念起瑪丹娜,雖然我對她的音樂所知不多,電影和設計也沒有很高的興趣,但她總讓我想起1985年前後的世界風華和那時慘淡的心情。

過去我周圍的人大多把她當成一個笑話,講到她時都流出曖昧的表情,我想原因是多數人都把她視作叛逆的象徵,她那節奏撼動人心的曲風、裸露的衣裝和充滿性暗示的舞蹈動作,雖然聽眾不見得理解她在唱什麼,但這一切已足以讓她成為一個爭議形象。有些女孩想學她,短髮、皮衣和一臉桀驁的神情,好像隨時可以離家出走,這些更加深了台灣社會對她的負面觀感,畢竟那是蔣經國還在位的台灣,保守的道德秩序始終深植人心。

我剛剛步入青春期,心中也是滿滿的叛逆,我嚮往的世界是郭箏小說〈好個蹺課天〉裡的縱恣不羈,但現實中我只能當一個每天空想的國中生,大眼鏡、大書包與自卑感是我的全部配備,帶著挫折的心每天老實到學校接受羞辱,再帶著自我懷疑回家一遍一遍溫習。偶然在廣播裡或是假日的《余光》音樂雜誌中聽到瑪丹娜狂野的舞曲,覺得非常激勵人心,有種破壞道德的快感,偷偷感嘆,唉,為什麼我們的英文課不能討論這些作品,裡面的單字並沒有很難。

她有一首〈爸爸別說教〉(Papa Don't Preach),光是這首歌的名字就讓我感觸良多,我爸最愛說教,整天擔心我誤入歧途,總希望我可以博學堅毅、修身治國,因此我也很想吶喊:「爸爸別說教」,要成為聖人實在太苦了。歌曲的MV也非常有意思,和爸爸相依為命的小女孩長成為叛逆少女,和修車帥哥相戀懷孕,她天真地相信愛情能給她幸福:「We can raise a little family」(我們可以組個小家庭),那時我看過白先勇的小說〈那晚的月光〉,覺得那是非常危險又非常難以交代的事,MV中的少女為不再英俊的中年胖爸做早餐、洗碗,欲言又止,令人心痛。我為才子佳人憂薄命,擔心到數學講義都忘了寫,耳邊卻又響起我爸要我好好讀書做人、早睡早起的訓誨,人生忽焉不知該何去何從。

現在我早已忘了瑪丹娜的音樂,也不再記得當年那個慌張失措的自己,不知不覺,我也變成了那個愛叨絮說教的中年肥爸。然而在生活厭倦時,偶然聽到了她嗲聲嗲氣的金曲〈拜金女孩〉(Material Girl),忽然明白了這是挖苦物質主義的好作品,那些親她、抱她、求她、愛她、浪漫的、舞跳得很好的男孩等等,只要無法滿足她的物質慾望,她就把他們一腳踢開。

這是一個讓男人恐懼的作品,許多男人自以為自己的某些特質或成就很了不起,足以吸引異性,但放在現實中其實一文不值;這也是一個讓女人憤怒的作品,因為大部分女性只能跟這些喜歡吹噓自我的井底之蛙在一起,忍受他們的自大與小氣。這層微妙的價值觀大家都明白卻也不願道出,瑪丹娜化身極端的拜金女孩揭破其旨,霎時世間男女和口說無憑的愛,都顯得寒磣。

三十多年前尖銳批判人性與社會的虛假,瑪丹娜的意志非常驚人。如今登上網路,彈出的視窗盡屬行銷;走行市街,放眼望去無非商品,活在物質主義的世界,自覺與不自覺都是一種痛苦。但物質主義難道沒有形而上的義理嗎?

窗台上的一品紅茶花謝落了,豔紅的花瓣恰好落滿另一盆栽,大自然無私地將一種生命的養分餽贈給另一種生命,這也許才是物質主義的崇高本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而我想那些少年時的音樂與夢想、悲涼或狷憤,也許也化作了某種春泥,滋養了我現在蕪蔓的心。

蔣經國愛情白先勇雜誌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