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2019台北國際書展

NBA/作客遭公鹿保全擋下 林書豪感慨:習慣了

杜月笙神預言這段姻緣! 百年故居…門眉透玄機

極短篇/慧能大師的拓疆弟子神會

2019-01-24 06:46聯合報 鍾玲

慧能在粵北曹溪的寶林寺任住持有二十年了,已經收了三百多個出家弟子。一天他在方丈寮,忽然心中一動,是的,今天會有一個攸關禪門法脈的人來投師。這時侍者帶了一個人進來,定睛一看,是個十三、四歲的小沙彌,他個子雖小,卻腳步穩健有力,雙眼銳氣外洩。少年一見慧能就向他合十問訊,然後用嘹亮的聲音發問:「有一個和尚在坐禪,你見到,還是沒見到?」

慧能舉起手杖打了沙彌的肩三下:「我打你,你痛,還是不痛?」

沙彌機靈地瞪大眼答:「也是痛,也是不痛。」

慧能說:「我也見到,也沒見到。」

沙彌露出好奇的神色:「怎麼會也見到,也沒見到?」

慧能的聲音像針般刺入他耳朵:「聽著,問見到,還是沒見到,就分了兩邊。我說痛,還是不痛,指意念的生滅。你連自性都看不見,還敢來耍嘴皮!自己去修,問我做什麼!」

沙彌一臉愧色,他就是神會。

到713年,神會三十歲,他由外參學回曹溪三年了,已成為慧能的十大弟子之一。這年七月八日,七十六歲的慧能召集十大弟子,跟他們說:「下個月我就離開世間,你們有疑問,現在就問。我走了以後,沒有人教導你們了。」

弟子們一聽,有的大哭,有的低頭啜泣,只有神會臉色平靜。慧能點頭說:「只有神會做到哀樂不生。你們悲泣,是因為不知道我會去哪裡,如果知道,就不會哭了。二十年以後,不正之法當道,人們不相信我們的正法。那時會有人挺身而出,不顧性命,推動正法,行於天下。」

過了七年,神會已小有名氣,祠部司詔令他到河南、南陽的龍興寺任法師。這時國師神秀圓寂已十四年,他的大弟子普寂被朝廷封為國師,禪門北宗的勢力遍布中原,信徒數以十萬計。神會是唯一北向越過秦嶺,打入中原的南宗禪師。他每次說法都先帶信眾拜三寶、發願和懺悔,說法又很生動,深得信眾心服。由於神會自幼勤讀詩書、博聞強記,辭鋒速利,所以不少達官文人上門來跟他參佛法,個個都談得暢快,心神領會,包括宰相張說,曾任戶部尚書的刺史張琚,著名詩人侍御史王維。神會在士大夫之中聲名大噪,人稱他為南陽和尚。

神會入駐龍興寺之後五年,中原由北宗主持的各寺院共尊普寂國師為禪宗七祖,並追封神秀為六祖。神會認為這太過分了,北宗修的是清淨心念,師父慧能曾告訴他:五祖弘忍早就跟神秀說過,修此法未能入門。中原人完全不知道,正法已南下,慧能才是真正的六祖。神會跟河南滑台、大雲寺的崇遠法師是論佛法的朋友,崇遠剛好是神秀的再傳弟子。神會在找見縫插針的機會。

神會四十七歲那年,說服了崇遠舉辦那場流傳後世的滑台無遮大會。730年元月十五日神會率弟子四十人北上赴大雲寺,與崇遠辯論佛法要旨。出席的還有大雲寺的僧人和居士兩百多人。崇遠和神會盤坐台上。崇遠法師意氣風發地說:「我們普寂國師教弟子禪坐,要凝心入定、住心看淨、起心外照、攝心內證。這是真正的禪坐!」

神會旋即用宏亮的聲音反駁:「你們講究的這種法門,正正阻礙了你們的覺悟。真正的入定是一念不起,真正的禪定是直見自己的佛性。而且禪門的正法在六十年前,已由五祖弘忍傳給了六祖慧能,法早已南下了,有法衣為證,現在法衣供在曹溪寶林寺裡。神秀禪師生前從來沒有自稱六祖,普寂禪師怎麼可以妄自稱七祖!」

台下兩百多人全嚇呆了,普寂是天下第一國師,神會竟敢指責他打妄語!崇遠不可置信地問:「普寂國師萬眾景仰,你竟敢指責他,不怕自己身陷險地?」

神會平靜地說:「為了弘揚大乘佛教,建立正法,一己性命算什麼。」

一連三年神會都在正月十五率徒北上大雲寺,參加辯論大會。神會像是在黑暗的大殿中點起的一點燭光,中原人士察覺他們所修所學的禪法有可能不是正信真知,因為慧能禪師才是六祖,才是得法的大師。從此,北宗的僧眾對神會心存忌憚,北宗的居士和信徒視神會為眼中釘。

神會六十多歲的時候,聲譽更隆,朝庭祠部司召令他到洛陽荷澤寺任住持,由兵部侍郎宋鼎迎接。在慧能圓寂四十年後,終於有弟子在東都洛陽主持一個寺院,南宗在中原有個立足點了,但是七年後,神會被驅離大唐的中心。北宗的信徒到荷澤寺打探,見到寺中僧人上千,而且日日有僧人在練武,他們向御史盧奕告密,盧上奏唐玄宗說神會「聚徒,疑萌不利。」752年朝廷把神會貶到江西戈陽縣的佛寺,之後三年又把他連貶到邊遠的陜西和湖北的寺院。但神會總是隨緣傳法,欣然接眾。終於在神會七十三歲那年乾坤扭轉,安祿山之亂是唐朝由盛轉衰的關鍵,卻是禪門南宗興起的契機。在戰亂中,神會設戒壇度人為僧,所收度牒費和善款全數捐給肅宗,作為軍資。所以肅宗收復二京後,詔神會入宮供養,並修建荷澤寺。而在戰亂中,兩京和中原各地的寺院,摧毀殆盡,僧人四散,北宗遂沒落了。

法師和尚詩人佛教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