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養老多少錢? 日本「老後年金」爭議的非典型國民

長榮走過罷工低谷 歐洲布局再下一城!明年2月飛進米蘭

魏樂富/蔣爸爸

2019-01-04 06:55聯合報 魏樂富/文、葉綠娜/譯

榮總手術前一晚如置身煉獄!一位剛動完手術的病人被推進房來,他的哀號和抽氣機聲響形成了雙重奏,讓我一窺最恐怖的未來,這是個無法入睡的夜晚。

自然我決定搬進單人房。不像在德國,訪客只能在下午3:15到3:17到病房探訪,而且他們說話聲也不超過中弱的音量。台灣病患家屬可以留在病房,能過夜,而且能盡情大聲聊天。病房門理所當然為每個人敞開,訪客和護士能隨心所欲快速進出,難怪我們與鄰房變得相當熟識。倒也不是我們相互交談,而是我們無法避免不時交換一瞥,聲音上和視覺上的……我記得隔壁一位孤獨的年輕人,女友有時來訪,但當他單獨在病房時,總不時吹著長笛,我必須說,那是相當哀傷的旋律。

另一邊的單人房還住了一位先生,一位退役將軍,也不知是否真是位退休將軍,是我猜的,應該相當確定,從他的舉止看來真像是。他從不穿落魄懶散的病服,而總是穿著亮麗,非常挺直的坐在沙發正中間,他坐得幾乎像菩薩一樣,假使菩薩是位退役將軍的話──也因此他的訪客如流。

有一天,那是在手術後一周,那時我已經可以到處走動了,我注意到有兩位優雅的年輕高級主管,他們穿著確實像高級主管,最潮的外套和最亮的皮鞋!他們的動作有種奇特而突然的方式,似迅猛龍,出其不意的,其中一隻猛龍突然將嘴巴靠在另一隻的耳朵旁,我聽到他竊竊私語,「他叫什麼來的?」當他們正要進到將軍房間時,「姓蔣啦!」一人低聲向另一人說。這時──等等!我一生中從未見過如此快速的轉變,連奧賽羅裡的伊亞果都沒有!我也從沒看過如此溫馨的臉龐,雙臂大伸,第一位高級主管將自己投入將軍的懷抱,「蔣爸爸!」他出自內心深處深情地叫道……

手術德國榮總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