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郭台銘登記連署 發言人脫口:明天上午

宅男行不行?美喜劇如何爆破社會不平等

【書評‧傳記】白先勇筆下的《父親與民國》(下)

2018-08-05 06:22聯合報 申曉雲

這部書以「身影集」見長,實際上就是以圖證史,「照片會說話」為其主要特色。以圖證史在我國有著悠久傳統,至今仍是我國史學研究的重要途徑和基本方法之一,近代以來照相技術的傳入和廣泛應用,原來可作史證的圖片漸為現今能將歷史瞬間定格的照片所取代。也得益於近代報刊新聞事業的發達,使今天的人們仍然能看到已逝去先人的面容和過往歷史的畫面。書中為讀者展呈的這些照片部分為先生家人或親友所珍藏,部分為白先勇歷數年搜集而得,經白先勇先生悉心彙集和整理後,輔以對其父親一生之主要經歷和志業、建樹作出勾勒式介紹和敘述的簡潔文字,在為讀者講述白崇禧戎馬生涯的同時,也通過一幀幀的照片,為今天兩岸三地的讀者展呈了一幅離去並不久遠,但已在不少人眼中顯得陌生的民國歷史畫卷。於是,通過白先勇這部書,讀者不僅對白崇禧這位民國歷史上的重量級人物有了初步的了解,對白所生活的那個時代的大背景和活動的大舞台,也會油然而生出很多新的認知。

當然,白先勇先生的這部《父親與民國》,吸引我的還不光是那些珍貴的歷史照片,還是他書中的文字。說到文字,白先勇先生當為駕馭高手。不過,史述不是文學作品,任何不實或過分的描述,都會極大降低書稿本身的價值。再者,該著的主角又是作者的父親,儒家文化中有「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的「避諱」,要將白著作為歷史作品,而不僅僅是一般回憶、紀念性文字來閱讀,是要經得起史實核對總和史家考證的。此外,民國歷史紛繁複雜,尤其是活躍在政壇軍界的著名人物,更是功過滲合,瑕瑜互見。因此,在為這些人物作傳時,人們頗為注意傳主與作者的關係,若多溢美之辭,難免為人詬病,其價值也會大大降低,這其實也是一般人紀念先人時多用回憶文章少用「傳」的原因。那麼,白先勇先生在選擇用文字紀念父親時,為什麼選擇用作「傳」或類似作「傳」的方式,而不是採用他更為熟悉的文學手段來表現呢?我想,也許白先勇先生覺得他父親的一生與民國的歷史已完全融為了一體,用史家的筆法來寫父親,更符合其父的形象,也更有意義。而且,他寫父親,並不僅僅是為了紀念先人,更是想通過對父親一生的回顧,為世人還原和呈現一段真史,在紀念其父親的同時,也讓人們記住他父親伴隨一生的那個充滿憂患和動亂,有變革、有探索,風雲激蕩、新舊交替,成功與失敗同在的民國時代。不過,既然採取了「傳」的寫法,就要遵守「傳」的規範,人們也會用「傳」的要求和尺度去對其作品做衡量。

那麼,在白先勇先生已經為讀者奉獻的這部《父親與民國》著述中,白先生筆下的白崇禧是怎樣的一個形象,能否經得起史實印證和史家檢驗呢?

對此,隨著讀過此書的人越來越多,人們會有中肯的評價,我作為讀者之一,認為該著以下優長是極為明顯的:

一、敘述客觀公允,無虛飾之嫌。該書文字簡介中所說:「全書以白崇禧戎馬生涯為主線,涵蓋北伐、蔣桂戰爭、建設廣西、抗日、國共內戰、二二八事件後赴台宣慰,記錄從1927年至1949年白崇禧前半生的軍政活動」。於是我們看到,在白先勇筆下,白崇禧跌宕起伏的一生被濃縮成簡練、平實的文字,基本做到了「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當然,作為兒子,父親在他眼中無疑是高大的,倘作歷史評價的話,自是功大過小,但在他的這本《父親與民國》中,作者並沒有刻意為親者隱,為尊者諱,而是力避感情色彩,據實道來,如書中對蔣、白離合關係的敘述,白崇禧一貫反共的意念和表現等,都有客觀反映,並不為自身好惡所蔽。尤其是書中對其父親在大廈將傾,個人出處也面臨十字街頭時,為「向歷史有個交代」而選擇赴台的心態記述,以及「求仁得仁,死得其所」的心理解讀,因為是兒子所寫,最具真實感,也很有說服力。

二、作者具有大歷史的眼光,從中能讀出作傳人對「歷史」的思考和理解。如著中在對北伐統一後,國民黨內部紛爭四起,廣西與中央多年對峙原因的探討,戰後國、共內戰再起,國民黨丟失東北,最終導致全盤皆輸結局的檢視等,雖然所述並非就為至理,也有一些可作商榷之處,但作者在記述史實時,還是一本真實客觀的原則,力求做到論從史出,雖在某些問題上的看法有些許偏頗,畢竟欣賞往往是作傳的前提,何況是對父親,但作為一家之言,在引發讀者展開多向思維和領悟歷史上,自有獨到的效用。此外,在對三十年代廣西建設作敘述時,白先勇先生在客觀介紹其舉措的同時,還致力於認識其模式意義,從中開掘該模式實際所具的歷史借鑒意義,並注意到了國內、外學者的不同認知和評價。這種開闊的視野和比較式的研究手段,進入了歷史研究的專業領域,這也是該著較之一般傳記更有價值的地方。

三、人常說,人物傳記要寫出個性和心態很難,而這正是兒子為父親作傳所具有的長項。現在很多人物傳記,傳主多概念化人物,千人一面,缺少能傳神表現傳主個性和心態的細節。而兒子給父親作傳,由於零距離的觀察,倒是能很好地減少這樣的弊端。在白先勇先生的這部上、下集《父親與民國》身影集中,作者不僅用筆和那些「能說話」的照片,為讀者展示了白崇禧將軍戎馬生涯各個階段志業、建樹,而且還從一個兒子的視角出發,將細膩的筆觸深入至父親的內心,通過白將軍與家人、親友在一起時的珍貴照片,在為讀者圖文並茂地一一展呈白崇禧將軍晚年在台生活點滴的同時,也為廣大讀者呈現了作為兒子、丈夫、父親的白崇禧將軍「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有血有肉,但卻是鮮為人知的一面。現在人們常聽人講起「民國範兒」,那麼什麼是民國時期的「軍人範兒」呢?也許白崇禧將軍遲暮之年儒雅中透著堅毅、落寞而不減自尊的老軍人形象,堪稱民國軍人的標準樣本。

我們知道,白先勇現在完成的這部上、下集的《白崇禧將軍身影集》,還沒有完全了卻他為父親寫傳的心願,他還在繼續為其父親寫傳的工作。白先勇先生文學造詣深厚,但文學家注重辭藻和形象,史家則注重史料的真實及表述的準確,民國歷史極為紛繁複雜,要為「歷史中人」的父親作傳,在對時代、背景、人物、事件的審視、把握和評價上,可能還須更加周延、全面、中性和客觀,白先勇自己也說:「我不是學歷史的,所以對於父親的歷史,對於民國史,我在整理資料的時候自己也在重新學習,這段歷史很複雜,歷史事非常難評斷。剛剛發生的事情還是太近了,還沒有更長遠、更客觀、更宏觀的評價」。有見及此,殊為睿智,也十分難得。我們作為一名民國史的專門研究者,渴望得到來自不同管道的有價值的史料和資訊資源,也熱切地希望更多地讀到來自不同方面,也即多視角、多維度、真實可靠的歷史書寫。為此,我們對白先勇先生未來的大作,更抱有深深的期待。(下)


【相關閱讀】

【書評‧傳記】白先勇筆下的《父親與民國》(上)


軍人國民黨抗日國軍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