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書評‧傳記】白先勇筆下的《父親與民國》(上)

2018-08-04 06:09聯合報 申曉雲

《父親與民國》新書發表會上,白先勇表示,民國的歷史不能被遺忘。(圖/本報資料照片...
《父親與民國》新書發表會上,白先勇表示,民國的歷史不能被遺忘。(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現在很多人知道白先勇,因為他的小說和《青春版崑劇——牡丹亭》,但白崇禧卻已少有人知,不僅在大陸,甚至在台灣。然而,在半個多世紀之前的大陸國民政府時期,白崇禧可稱得上是個「文治武功,極盡輝煌」的人物。

白崇禧其人其事

白崇禧頭角嶄露,是在20世紀20年代初的廣西群雄並起的「自治軍時代」,為結束戰亂,同時與廣東正在興起的國民革命作呼應,以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為首的新派青年軍人共組了「定桂討賊聯軍」,發起了平定廣西的戰事,並最終成為了廣西的新主人。在這場戰事中,作為「聯軍」參謀長的白崇禧即在精於謀略、捕捉戰機、以少勝多、出奇制勝上,表現出過人的膽識和才智,也因此贏得「小諸葛」之美譽。

白崇禧成為國中聞人,是在投身國民革命後。1926年7月9日,國民革命軍正式誓師北伐,而擔任總參謀長的便是時年方三十歲出頭的白崇禧。北伐戰爭給了白崇禧施展其軍事才幹的更大舞台,白也自此從廣西一隅走向了全國。在北伐進程中,白不僅以前方總參謀長一職運籌帷幄,參與戎機,而且還在掃清東南各役時,親任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領兵出陣,一路所向披靡。而最讓白崇禧揚名的一仗是龍潭戰役,是役消滅了孫傳芳部主力,在戰役結束後的慶功宴上,國民黨元老譚延闓特書一聯贈白:「指揮能事回天地,學語小兒知姓名」。龍潭一役後,滬、寧一帶得到穩定,李、白兩位廣西將領也因此在政壇軍界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人物,並一度握掌了臨時中樞的權力。儘管此權力不久後因蔣的復出而被收回,但在重啟的「二次北伐」中,李、白及其桂軍仍為基本陣容的「四駕馬車」之一。而北上參戰的第四集團軍一部即由白崇禧親率,領兵直逼京、津,追敵至灤河,收拾直魯軍殘部,完成北伐最後一戰,所謂「從鎮南關打到山海關」,成為「完成北伐第一人」。此語雖為自詡,但所言不虛,從北伐誓師到宣告完成,白崇禧所率的廣西軍隊,幾乎是重要戰役無役不與,以戰功論,能與白媲美者無幾。

蔣、桂何以反目,原因很多,其中的部分也可能是蔣、白之間的「瑜亮情結」。蔣十分器重白的膽識和謀略,但又深慮白的廣西派背景,唯恐不能為己所用,故蔣、白之間既有親密無間的合作,也有誓不兩立的爭鬥,他們之間的恩怨離合與國民黨大陸政權相始終,糾結了整整二十多年。不過,在蔣介石執掌大陸政權時期,其軍政生涯中碰到的對手和政敵可謂數不勝數,除了共產黨之外,曾令他寢食不安的是那些跟他一樣靠革命起家的各路「英雄」,李、白桂系是其中之一。不過,那些曾讓蔣頭疼不已的「武裝同志」中,像馮玉祥、閻錫山那樣從民初起就縱橫捭闔於民國政、軍兩界的人物都先後敗在了蔣手下,就是這死硬派廣西「吞不下、嚼不動」,其中原由,用桂系中人的話來說,概因「各省都有機可乘,威嚇利誘,挑撥離間,都有不同的功效」,而廣西卻因李、白兩位老總的「精誠合作,領導有方」,不僅挫敗了蔣介石的離間陰謀,還有效地凝聚了桂省上下的人心和鬥志,最後李宗仁還能取代蔣介石,登上國民政府代理總統的高位,這在民國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不過,桂系李、白能與蔣爭鋒到最後,並在國人心目中享有不墜之影響力,既得力於兩位的精誠合作,也得力於兩位廣西將領高出於同跟他們一樣為地方實力派領袖人物的眼界、胸襟和見識。李、白是武人,同樣也是文人,他們不僅能帶兵,也能治政。即便在與南京中央抗爭中落敗,被迫據守廣西一隅的那幾年中,李、白也未淡出人們之視線,他們勵精圖治的地方建設,竟也為廣西博得了「中國之模範省」的佳譽。

不過,白崇禧之出名,也並非盡為佳譽。其實從其出名起,對其的評價就是毀譽不一。譽者稱白「足智多謀」「才氣過人」,毀者則謂白「心狠手辣」「陰險狡詐」。僅從白崇禧的兩個著名外號「小諸葛」「白狐狸」來看,即可知時人對白的褒貶。客觀地說,以上大相逕庭的口碑都有一定根據,但是毀、是譽卻在於評價者各自的好惡和立場。比如,在蔣桂開戰時,白崇禧在蔣介石眼中,自然就是必欲徹底剷除的「桂逆」。而在入侵中國的日本人眼中,白崇禧之名更是具有巨大威懾力,盧溝橋事變爆發後,蔣介石電召白崇禧入京共決抗日大計,在白飛抵南京之次日,日本報紙驚呼:「戰神到了南京,中日戰爭終不可避免!」對白崇禧的種種褒貶,其實也證明了白崇禧這個角色在民國歷史上的重要地位。

現有的史料和研究已可證明,自漢、潯對立發生後,在蘇俄的「抑蔣」政策下,武漢國民黨左派與共產黨人聯手,取得了「遷都之爭」的勝利,蔣介石也因此更下定了底定東南後,即利用江浙和上海的資源,與武漢分庭抗禮的決心。不過,其時的蔣介石雖為北伐軍總司令,但切實能控制的軍隊僅第一軍中的部分軍隊而已,而漢方卻擁有除蔣以外的幾乎全部國民革命軍武裝。為改變力量對比,蔣迫切需要在國民革命軍內部找到能與自己採取一致行動的同盟力量,而李、白在這一點上,與蔣目標一致。

關於白先勇《父親與民國》

就如舞台上的聚光燈一樣,總是根據需要打在少數人身上,其他人則連同背景一起被隱在了暗處。歷史記載也如此,由於白崇禧的歷史角色和地位,這些曾參與創造民國歷史的人,成了失語之人,這樣的歷史畫面無疑是不完整的。而隨著歲月的流逝,民國的這一頁正在被悄悄翻過,能知其名的人越來越少,也就毫不足怪了。儘管民國離我們很近,但後人對這段歷史真相的了解越來越模糊。尤其是對此間人物的研究,不是被拔高,就是被貶低,或者就是被有意無意地遮蔽。近些年中,這樣的情況有所改觀,無論是對史實的敘述還是人物的評價,兩岸都更趨於客觀,以往歷史書寫中因「失語」「失聲」而被忽略和遺忘的部分,也漸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呈現。然而,歷史畢竟離我們已有一段距離了,對能反映上世紀那段歷史的真實史料如再不作搶救,很多史實就會因時間的流逝而被湮沒或塵封。正是這樣,白崇禧先生之子——白先勇先生之《父親與民國》(大陸版本為《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同時在兩岸三地的發行,帶給人們的正是這樣的欣喜。

白先勇先生以撰寫小說而蜚聲文壇,讀過他小說的人,都被其小說中所特有的那種「歷史興衰和人世滄桑感」所打動。(上)

國民黨共產黨抗日上海海關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