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直播/7萬劑屆期莫德納疫苗何去何從? 指揮中心下午2時記者會

跆拳道/19歲女將羅嘉翎逆轉扳倒南韓進8強 下午再拚4強門票

生活美學/畫家鄭在東「永結無情遊」 京都寺院的陰翳禮讚

畫家鄭在東與「百濟觀音」。 圖/c@ns project
畫家鄭在東與「百濟觀音」。 圖/c@ns project

晚秋寒露時分,近八百年歷史的京都佛教臨濟宗大本山「東福寺」內,國寶「山門」上方室町時代第四代將軍足利義持親題的匾額「妙雲閣」,安靜地與「思遠池」中的殘荷對望。「方丈庭園」的四仙島疊石,表現出枯山水中少見的躍動感。從「通天橋」望去,京都首屈一指的賞楓名所「洗玉澗」溪谷,楓樹林尚是綠意蓊然。這時悠悠傳來「尺八(似橫笛)」的聲音,循聲穿過小木門,「一華院(東福寺旁六所寺院之一)」的年輕住持頷首微笑,引領賓客進入這座637歲的莊嚴寺院-正是畫家鄭在東「永結無情遊」的展覽現場。

「永結無情遊」畫展在京都東福寺的一華院舉行。 圖/c@ns project
「永結無情遊」畫展在京都東福寺的一華院舉行。 圖/c@ns project

一期一會的華麗陣容 為寺院量身訂做的畫作

「在京都廟宇辦畫展」一直是鄭在東的夢想,期盼從「月亮美學」出發,(和西方印象派以日光觀察事物的「太陽美學」有所區隔),創造出一種詩意的陰翳美感,作品的設色是在昏暗的光線中,顯現更豐富的層次。因為「含蓄曖昧的光線能夠讓人心境沉澱,看作品更能理解、啟發,感受到精神豐富」。

「永結無情遊」展出很多幅牆上的畫作是為了場地所量身製作。 圖/c@ns project
「永結無情遊」展出很多幅牆上的畫作是為了場地所量身製作。 圖/c@ns project

這回因緣俱足,得以在十月二十二到二十八日假東福寺一華院,完成創舉。走進會場,左邊是蒼松翠苔庭園,右邊幾進榻榻米和室的壁板、牆面、門片、屏風全是畫作,原來全為此空間量身打造!有別於西方畫廊的白牆與直光,幽暗的和室全靠間接自然光,希望觀眾進來、隨意席地而坐、靜靜欣賞,從而感受到水墨意象與高古氛圍,正是畫家的美學目的。另有樂師演奏、藝伎指引、茶人設席,在在讓人沉浸其中。

場地已不同凡響,陣容更是華麗。策展人是藝術史家衣淑凡,藝術顧問由設計師陳瑞憲擔任。主辦單位是大阪蝸廬與台北c@ns project。開幕嘉賓有蔡明忠、陳藹玲、彭雪芬、殷琪、張淑芬、中國畫家曾梵志,以及兩岸藝術圈百餘位要角,一期一會,齊聚京都佛寺,同享陰翳之美。

策展人衣淑凡:純真使他成為畫家中的畫家

衣淑凡在開幕致詞時表示,「鄭在東的每幅作品,不管是實際地畫出他、或者精神上展現他,作品裡都有他,這個他,是多麼真實與純真!讓我們好想從他的眼睛看到世界。」他不迎合市場、不花俏,他跟塞尚一樣是「畫家中的畫家」,為什麼?因為「他的純真、真實、赤子之心、拙,是非常多畫家想要做到、卻做不到他這麼成功。」

她舉例,我們喜歡的菜,會有一些記憶和感覺,看到鄭在東的畫、常玉的畫,都會覺得很熟悉、可又說不上來哪裡熟悉。若一吃就知道是紅燒牛肉,那就沒有價值了!似曾相識、又不是很清楚,才是好事。「我知道他、可是我不認識他,因為他的畫非常純真、誠實」,這種特質很難得,因為「每個人都在想市場,但鄭在東沒有想市場」。朋友說,你可不可以請他多畫一點紅色底、藍色底的,這樣比較好賣。但他就愛畫黑的、暗的,就是要講月亮、陰翳,但「一般花錢買畫的人不會懂啊!」

線條的不精準 恰巧是完美的來源

東海美術系助理教授吳超然分析,其實只要是工業革命前、電燈還沒出現時都是陰翳美學,「鄭在東試圖把我們帶回古代,去溫習過往光線非常幽微的情況下,怎麼去看畫」,陰翳美學中國也一直有,「只是沒有『谷崎潤一郎』寫出『陰翳禮讚』這本書!」

「永結無情遊」為名的畫作。 圖/c@ns project
「永結無情遊」為名的畫作。 圖/c@ns project

吳超然指出,展覽標題是來自李白「月下獨酌」末兩句「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反射畫家內在孤獨的生命處境。展出作品種類有:受日本禪僧良寬和尚啟發的稚氣、鬆軟筆調的「書法」,還有「禪宗」、「中國畫史」、「日式」等題材。碰到旁人點評他若干技法不夠精準,他不在乎,「他寧願不屈就精準的束縛,也要追求繪畫的自由度」。

畫家曾梵志也認為,有別於學院派的精準要求,鄭在東下筆,一條線畫得不直、不精準,但那個「不直與不精準」恰巧是最完美的部分。人物的畫法也都是鄭在東自己創造出來的。「他的作品應該要盤腿靜靜地坐在畫面前,讓眼睛習慣了陰暗的光線後再來欣賞」。

「雪中野鳥」呈現獨特的視角。 圖/c@ns project
「雪中野鳥」呈現獨特的視角。 圖/c@ns project

前故宮院長馮明珠特別欣賞鄭在東的兩幅雪景「空山飛雪」、「雪中野鳥」,「中國畫雪景通常不會看到飄雪,這兩幅卻是在飄雪,顯然藝術家有自己的詮釋」。「空山飛雪」點出大雪紛飛時,天空暗暗灰灰的,只用了白色、灰色,「但層次和意境很深很深」。

「鄭在東對中國繪畫研究非常深入」,馮明珠說,他年輕的時候就常去台北故宮看畫,後來定居上海,周遊中國名山印證,「看富春山居圖,你就去印證富春江」,「從畫到景的轉換之間,一定就有畫家自己的丘壑」,因此他能創作出自己獨到的雪景。

「輕舟猶未辨去向」是這次畫展上鄭在東最喜歡的作品。 圖/c@ns project
「輕舟猶未辨去向」是這次畫展上鄭在東最喜歡的作品。 圖/c@ns project

鄭在東:我只會畫出我心裡的感覺

鄭在東回顧他學藝的過程:在台灣五十年代出生,六十年代長大,受西方影響很深,喜歡浪漫、喜歡找尋自我。後來慢慢成長,受到傳統文化的薰陶,這二、三十年都在中國遊山玩水,尋訪一些古人所去的地方,有點像文藝復興,追尋唐宋的高古精神,能夠在繪畫裡出現,「所以每次展覽,都有一些小小的、我想去詮釋、試探的東西」。

「現在對藝術的想法愈來愈多,以前都是受西方影響,對於中國傳統,我也是用自己的方法觀察,我看到宋畫的高貴、六朝的風采,所以就做了一些創作,樂趣是在這裡」。

談到這次展出,書法不算,有三十多件作品,「書法我才剛學,沒有什麼體,但最後你怎麼寫出屬於個人的書法,才是我的概念」。幾張大畫,很困難,是這次骨幹,「畫得很棒,我很開心」,因為「日本屏風畫都畫得很呆板,不像我隨興亂畫,像寫實、又充滿了未知,假如我嚴謹設定,就會變成匠氣的插圖,被框住」。

他自己最喜歡的畫作是畫冊封面「輕舟猶未辨去向」,整張畫沒有光,在黑暗中更呈現深沉的黑影,「因為他很曖昧,有首詩說,『心已遠離塵世岸,輕舟猶未辨去向』,划了這艘船,我還不知道去哪裡,徬徨跟寂寞嘛!」

「這張是畫奈良法隆寺的國寶『百濟觀音』雕像,但我把它畫得很像『聖母像』的樣子,還用了很多敦煌的色系、飄帶、造型。」這就是他所謂的重新詮釋。

「我什麼都可以畫,我是真的會畫畫的人,我可以亂畫,不是很講究技巧,我只會畫出我心裡的一種感覺,如果不是,那我就不要了」。

張淑芬看展

他的畫滿詩意,意境很深,展場找得很好,符合整個背景氣氛,配畫與掛畫也都滿好的,很優雅。他有隱性存在的思考,用畫面表達出來,接近禪宗的味道。

陳藹玲看展

我認識在東十幾年,繪畫我是外行,純粹憑直覺、直感去看,從以前就喜歡他畫裡的意境。是種中國詩的意境,線條簡單俐落,畫裡會有中國式的留白,在忙碌生活中看到他的作品會讓人心情沉澱、舒服、安靜。這次在寺廟展出,作品的禪風、禪味、留白,和廟裡的靈性、枯山水,放在一起有絕妙的搭配,讓人更能沉浸到畫的意境中。

京都 台北故宮 國寶

延伸閱讀

生活美學/建築師姚仁喜 說城市的故事

生活美學/石雕藝術家和泉正敏 把自然帶進建築

四大藝博會聚台北 藝術典藏家出動

10/22-28 鄭在東首次日本畫展 將在京都東福寺一華院舉行

相關新聞

藝文紓困6.2億 基層嘆吃不到

政府提供藝文工作者紓困,審查標準讓地方劇團負責人有怨言。去年獲紓困的燈光音響師兼司機,今年被以「司機屬交通部業務」打回票...

CCC編輯全閃人 文策院急留人

台灣漫畫創作者重要平台的「CCC創作集」編輯部全員逃走中,引發漫畫圈議論。文策院董事長丁曉菁昨強調,不會讓CCC創作集熄...

行動花藝美術館 「永恆慕夏」搶先看

聯合數位文創主辦「永恆慕夏-線條的魔術」特展,六月十二日在中正紀念堂登場,展出新藝術大師慕夏真跡畫作、收藏品等二百多件。...

《最美的一天》周末高雄演出

C MUSICAL與聯合數位文創共同主辦的原創音樂劇《最美的一天》本月23、24日將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上演。全劇無對...

三毛逝世30年 家人出傳記

以「撒哈拉的故事」等書風靡華人世界的三毛,即使已辭世卅年,依然不曾被讀者遺忘。今年是三毛辭世卅年,皇冠出版社將其作品重新...

NTSO x故事工廠《妖怪臺灣》魔幻風潮回歸臺北!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取得聯經出版原著授權,適逢75週年與故事工廠共同推出「《妖怪臺灣》原創魔幻音樂劇」,去年在臺中中山堂首演後好評如潮,今年於臺北的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加演,三天四場票券已全數完售!妖怪的熱度持續火熱!許多觀眾直言「仿佛置身納尼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