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我將派警赴港押解陳同佳 港議員:想讓港府尷尬

【書評‧散文】凌性傑/溫柔的理由

2019-07-13 00:03聯合報 凌性傑

《蜂蜜花火》書影。
《蜂蜜花火》書影。
分享

推薦書:林達陽《蜂蜜花火》(三采出版)

從《虛構的海》、《誤點的紙飛機》、《慢情書》、《恆溫行李》到《蜂蜜花火》,林達陽的詩與散文一直具有溫柔的氣質。林達陽在文學創作裡訴說的腔調,與社群網站上的閒聊、譏評時政大有不同,或許正是因為某些事只想內藏,被妥善包裹著的祕密才顯得如此迷人。

隱約察覺,《蜂蜜花火》的小敘事有著龐大的企圖,希望藉由不同物種的描摹,投影出書寫者的心靈圖像。《蜂蜜花火》的每一篇作品完成度都很高,那是精心錘鍊的結果,在穩定的篇幅架構之下,反覆演練自己的心事,並且找到心事與世界的連結。在這部作品中,林達陽召喚了虎、羊、鹿、蜜蜂、蝴蝶、斑馬、貓頭鷹、啄木鳥、獨角獸……牠們依序前來,整隊排好,並且用牠們的形象建造了一個饒富趣味的世界。

這一系列散文,憑藉著寫詩的意象鍛鍊,堆疊出更華麗也更神祕的存在樂園。詩人的存在意識、對生命的直覺,往往用最不經意的方式呈現出來。於是,溫柔不只是書寫技術,更像是一種魔法,可以直指人心。

有些作家的散文裡,喜歡經營駭人眼目的情節,讓生活成為奇觀。有些作家則習慣從日常瑣事著手,提取靈光閃現之一瞬。有事與無事,都可以成為散文的核心。然而無事的散文難寫,難就難在於如何無中生有,在沒有重要情節的語句裡完成傾訴。《蜂蜜花火》的事件通常出於浮想,通過想像的內容直指存在的感受。如此一來,無事也變得有事了。

《蜂蜜花火》諸多篇章的心情,常在「尋找原因」與「下定決心」之間擺盪,溫柔的、暴烈的相互交織,肯定的、疑惑的對應辯證。書中最有事的一篇,應該就是〈野生文明〉了。那一場沒有打成的群架,不僅成為青春的懸念,更像是成長的內在鬥爭,如林達陽所說,是「野牛群涉渡的聲音」。

以動物們為喻依,林達陽的這一系列書寫,有甜美也有憂傷。書寫筆觸像是水彩畫,有層次地暈染,風雲雨露、草地青青、大海蔚藍、天氣的透明感……處理得極為細膩。敘述腔調則像是美聲男伶,以高級的和聲收服閱讀者的耳朵。我一直認為,標點符號的調度、字詞的選用、句型段落的安排,在在影響文氣與風格。林達陽的散文之所以迷人、具有辨識度,正在於獨特的敘述腔調。他能夠穩定控制字句構成的方式,也常在篇章中製造波瀾起伏。

林達陽以直述句塑造了寫作者「我」肯定的世界,並且把那樣的世界逐步捏塑成型。當問句出現,往往直指該篇文章的核心概念,譬如:「認真投身其中的時候,我們如何能夠不波及愛我信我、願意靠近的旁人呢?」「如果我們改變、長大,我們是不是失去自己了?如果抗拒改變和長大,我們是不是失去了更好的可能?」「那些愛,後來完成了嗎?」

這本《蜂蜜花火》,人與動物相互映照,寫動物的形貌與存在,無非都是出於自我目光投射。林達陽說:「我們已經長大、已經成為現在的我們了,沒有演化成其他更美麗更寂寞的動物,沒能以其他的樣子相見相遇,想來難免覺得有些可惜,只好記錄在這裡。」而人這種動物,我想正是因為這些溫柔的想法才變得美麗的。

蜂蜜書寫詩人貓頭鷹

熱門文章

回顧1924年燈泡陰謀!看穿近百年的消費大騙局

2019-10-22 12:23

【閱讀〈小說〉】顏擇雅/張愛玲寫1949——析〈相見歡〉與〈浮花浪蕊〉

2019-10-22 06:00

【記憶藏寶圖】大師兄/名分

2019-10-22 06:00

【話題徵文:獨享也不錯】琳月/抬頭

2019-10-22 06:00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