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獨/為兒接燙手山芋?國安局長邱國正:沒找人關說

被控密醫提告敗訴!他列七大罪狀控法院有道理嗎?

劉克襄看自然寫作 「我是傳統獵人的最後一代」

2019-07-02 03:04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甫獲2019聯合報文學大獎的作家劉克襄,兩年前上任中央社董事長。去年某個黃昏在大安森林公園遇到他,他剛下班,拿著從不離手的「賞鳥包」─裡頭裝望遠鏡、筆、速描本,在綠意蔥蘢裡裡悠然漫步賞鳥。他說,不論時代怎麼改變、身分如何轉換,他習慣用傳統的方式跟森林對話、寫作,「我彷彿是傳統獵人裡的最後一代」。

網路時代,人們靠手機探索世界,劉克襄迄今仍堅持「用腳寫作」,總是親自探訪現場、探索自然。即使當了「董事長」,他堅持每天上班前爬山一小時觀察自然,假日必訪農村或大自然。

一般人很難想像,劉克襄迄今旅行仍偏好走路、搭公車或火車。他說自己已習慣這種「不方便的抵達」,「過程愈冗長費時、思慮更周延、寫作難度也愈高」。這種緩慢、困難的寫作,往往帶給創作者迥異於他人的豐饒視野。

這種「在路上」的習慣,源於一九八○年代初。劉克襄回憶,當時台灣自然資源調查匱乏,但生態環境意識覺醒,寫作者如他總懷著兩種心情─一是急著找搜尋本土相關風物地理線索和資料,二則努力想成為田野調查的第一現場工作者。長期野外經驗的積累,讓他不自覺內化為一個「繼續持著弓箭的獵人」,科技、書寫方式再怎麼日新月異,劉克襄還是習慣用傳統的狩獵(創作)方式跟大自然對話。

評論家楊照形容劉克襄是同代作家中最「多產」者。劉克襄認為,這跟他「用腳寫作」的習慣有關,「很少作家像我一樣,台灣許多偏遠角落幾乎都去過、都嘗試書寫」。而愈是偏遠的地方,愈容易刺激他寫作的慾望,「這種熱情從未因年紀或工作環境改變而減低。」

「透過長程走路,我學到很多。」劉克襄最近在中部組了一支「石虎進香團」,利用周末在苗栗淺山一帶走路,目前走了約莫兩百公里。,他希望將來能完成相關的郊野書寫;農村也是他關注的議題,他認為,農村裡隱藏著許多未來都市即將爆發的議題,包括居家長照、休閒旅遊和生活價值的選擇。

雖自認是「傳統獵人的最後一代」,劉克襄也勤於耕耘臉書,幾乎每天一篇。他透露這是為了母親,自從母親學會用臉書,他每天透過寫臉書向母親報告日常,假日則回到台中陪伴母親、鼓勵她繪畫。「這兩年來最自豪的成就便是陪母親繪圖。」劉克襄說,母親半年來畫了十八張南安小熊、七張石虎,還有各種台灣特有種。他將母親的畫放上臉書,臉友的按「讚」給了母親莫大的鼓舞。

五十歲離開職場,劉克襄過了十年專業作家的生活,徹底實踐「在路上」的創作哲學,兩年前卻在眾人的驚嘆聲中當上媒體董事長。但他認為這兩年其實改變不大,自然觀察的腳步沒停下、部落和社區跑得更勤快,只是閱讀思考的範圍更廣了。劉克襄開始閱讀財經、公益類書籍,思索一個媒體財團法人機構的未來營運和企業形象。

劉克襄唯一的改變是沒法靜下心來,好好完成一本書。他過去每兩三年必出版一本書,但從上任前完成「早安,自然選修課」書稿,迄今仍無出書計畫。劉克襄說這個年紀「多產」已不可能,如今是最成熟的時候,出手也更謹慎。

談到自然生態寫作,劉克襄認為,這一代長期投身野外調查的人不多了,但透過網路的傳播,關心生態議題、喜愛自然書寫的人愈來愈多。許多年輕人的寫作技巧嫻熟、加上現代科技與交通的輔助,足以完成讓上一代驚豔的全新作品。

劉克襄憂心的是文學創作這一塊。他感嘆,年輕一代作家往往熱衷於內心世界與都市的探索,卻缺乏跟身邊土地的連結;即使是中南部作家,熱衷的仍是城市寫作,如鍾肇政、鍾理和一樣緊黏土地的小鎮、小城作家幾乎消失,「新一代的鍾肇政、鍾理和在哪裡?」

作家劉克襄獲2019聯合報文學大獎。圖/劉克襄提供
作家劉克襄獲2019聯合報文學大獎。圖/劉克襄提供
分享

劉克襄書寫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