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冷氣掉落引發火警?苗栗竹南4樓住宅救出2人

鄭培凱/韓國米酒

2019-06-11 00:02聯合報 鄭培凱

韓國工程院的李院士,年屆八十了,精神矍鑠,古道熱腸,一張樸實帶笑的南瓜臉,兩堆濃厚的掃把眉舒展過額頭,見了我們,急急搶近前來,握著我們的手,連說歡迎歡迎,真高興又見面了。他是韓國土木工程學界德高望重的耆宿,卻最為熱中書法,退休之後,成了中韓書法聯誼活動的重要推手。我們到首爾國立大學商討中韓書法展事宜,他在學校的湖巖會館設宴招待,請我們享用韓國美食。

每次到首爾,老先生都要請我們在湖巖賓館的貴賓房吃飯,因為這裡的燉燒牛肉做得好,海鮮鍋也不錯,環境又清靜雅致,可以邊吃邊談。這次也不例外,點了燉燒牛肉後,說安排了法國紅酒,正好配滋味濃郁的紅肉。我想起去年在仁寺洞一家酒館,喝過一種韓國米酒,很有地方風味,叫「馬格利」什麼的,就問有沒有米酒?席上七八位韓國朋友都樂了,只聽著他們念叨說馬格利,嘰里咕嚕什麼「思密達」起來。老先生叫服務生來,問了一番,弄清楚會館沒有這種酒,就說,這種米酒是比較平民化,又稱作「農酒」,以前都是農民幹活休息時候喝的,像教授會館這樣的地方,有點自抬身價,一般不提供。

吃完飯,也確定了下次展覽的計畫,老先生說,香港朋友跟我一道,其他幾位都認識路,自己搭車下去,不遠的,大家酒館見,喝馬格利、喝啤酒、喝燒酒,樣樣俱全。原來吃完飯,還要吃夜消,沒忘了我說的馬格利米酒。我們先到了酒館,門口有個玻璃水缸,裡面都是蠕動的八爪魚,長長的觸鬚相互纏攪,翻江倒海,像是在水中打太極拳,也像婀娜的美女跳著水中芭蕾。老先生指著那些翩翩起舞的軟體動物,說,等一下我們就拿牠們來下酒。大家都到齊坐定了,店家開始上菜,上了一大盤仍然蠕動的八爪魚觸腳,剁成一吋長短的小塊,在盤中不停扭動,生猛如蛇行虎跳,更像孫過庭《書譜》的草書一般,蜿蜒盤旋,真的是氣韻生動,元氣淋漓。配了一小碟芝麻油,撒上一小撮鹽,蘸著吃,好像寫草書,要蘸上墨汁,才好潑灑淋漓。

店家先端上幾瓶啤酒,一大扎黑啤,每人一只玻璃杯。又上了幾瓶馬格利米酒,每人給了個敞口的酒碗。原來喝馬格利,是要大碗喝酒才過癮,才有勞動人民的氣勢。韓國米酒帶著濃厚的醪糟,白濁的沉澱堆積在瓶底,含有豐富的乳酸菌,要調勻了,倒入酒碗再喝。我以為需要用力搖晃,讓上面的酒水與沉底的糟滓混合,就能達到效果。老先生說不行,米酒搖晃之後就充了氣,跟開香檳一樣,會衝瓶而出,不可收拾的。他慢慢地把瓶子倒過來,然後溫柔地捏著塑膠瓶底,緩緩轉動酒瓶,看看差不多了,才倒轉回來,優雅地擰開瓶蓋,把濃白色的米酒傾入碗中,居然是潤物細無聲。

馬格利有一種微酸的清爽,有點像稀釋了的甜米酒加了些微西柚汁,入口相當柔和,又有發酵產生的碳酸氣,口感偏甜偏糯,與啤酒稍帶苦澀的刺激不同。韓國朋友說,他們在家鄉經常是自己家裡釀的,過年過節,親朋好友聚會,就喝這種家釀,很有鄉村風味的。馬格利的「ma」,意思是「粗淺」,「geli」是過濾的意思,也就是「粗釀粗濾的米酒」,酒精度很低,一般就是6度,跟古代中國喝的米酒差不多。這就讓我想到陶淵明脫下頭巾濾酒的故事,更想到《楚辭·漁父》說的:「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與韓國朋友一道,喝馬格利,聯想到故鄉詩人飲酒的風味,心情接近了古代中韓文人相聚,飲酒賦詩,潑墨揮灑的情景。

喝著馬格利米酒,吃著活章魚,想到屈原,想到陶淵明,想到晚唐的新羅詩人崔致遠生活在揚州,不禁有點時空交疊穿越之感。正覺得醺醺然的時候,老先生拍拍我的肩頭,說吃活章魚要小心,有風險的,一定要咀嚼充分,把所有的吸盤嚼碎了再吞下去,不然會被章魚觸鬚上的吸盤吸住喉嚨,有可能窒息的。聽了他的提醒,趕緊細嚼慢嚥,浮一大白。

韓國詩人首爾農民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