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孟加拉火車因橋斷裂墜河 已知5死逾百傷

立委民調顯示 高雄這三選區恐綠翻藍

【舊朝往事】遊歷明朝!看見轉危求安的朱明王朝

2019-05-14 09:07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分享

悠悠歷史長河,卷卷靜好小說。閱讀頻道「舊朝往事」的專欄將帶您穿越時空,看見舊朝帝后權臣軼聞、歷史事件始末、朝代更迭喜悲,推薦您閱讀有深度歷史小說,最耐人尋味的閱讀,盡在「閱讀頻道舊朝往事」。


閱讀小貼士

明朱元璋駕崩后,建文帝削奪藩王兵權。眼見大禍將至,燕王朱棣在與朝廷博弈的同時也開始暗中積蓄力量,如何才能在生死存亡之際絕地反擊,殺出一條生路,成為朱棣亟待破解的難題……。


文/雲石


【第一卷‧問鼎天下】第一章 洪武帝御駕歸西 建文君密謀削藩

洪武三十一年閏五月初十,明開國皇帝朱元璋崩于金陵,留遺詔曰——

朕膺天命三十有一年,憂危積心,日勤不怠,務有益於民。奈起自寒微,無古人之博知,好善惡惡,不及遠矣。今得萬物自然之理,其奚哀念之有!皇太孫允炆仁明孝友,天下歸心,宜登大位。內外文武臣僚同心輔政,以安吾民。喪祭儀物,毋用金玉。孝陵山川因其故,毋改作。天下臣民,哭臨三日,皆釋服,毋妨嫁娶。諸王臨國中,毋至京師。諸不在令中者,推此令從事。

訃告四出,天下縞素……

*

朱棣今年三十九歲。洪武三年,年僅十一歲的他被封為燕王,十年之後就藩北平。其時大明開國未久,故元朝廷北遁塞外,仍具有相當實力,且一直覬覦中原。北平作為元代故都,邊防根本之地,地位至關重要。朱棣自打進入北平那一天起,便與秦、晉等其他就藩邊塞要地的「塞王」一起,擔當起了戍守邊疆之責。而這位年輕的王爺也確實不負重托,把這個塞王當的是風生水起。洪武二十三年與洪武二十八年,朱棣兩次率軍出塞,均大獲全勝,一時聲名鵲起。隨著太子朱標、秦王朱樉、晉王朱相繼薨逝,朱棣以皇四子身份位居諸王之長,亦被朱元璋視為北方柱石。就在上個月,朱元璋還下敕旨,命朱棣節制諸軍出塞,備衛開平。正當朱棣整治兵馬,雄心勃勃地準備再大幹一場之時,京師竟傳來噩耗:自己的父皇,大明開國皇帝朱元璋已于本月初十駕崩!

接到訃告,朱棣失聲痛哭,當晚便輕裝簡從,南下奔喪。誰知車駕行至淮安,朝廷卻遣使頒來一份敕符,除告知皇太孫朱允炆登基之事外,還帶來了命其不得進京的新旨意。先帝既崩,新君卻不准諸位皇叔進京奔喪,這讓朱棣如何忍得?不過聖旨不容置喙,且先前與訃告一同送達的遺詔中也確有「諸王臨國中,勿至京師」的話語。饒是朱棣滿腔疑慮,也只能中途而返。而在回北平的路上,朱棣越想越覺得此事蹊蹺。此時的他,急需要一個人來替其解開這諸多迷惑。

「王爺,慶壽寺到了。」車門外飄進一陣尖細之聲。朱棣一愣,方覺車駕已停。他起身彎腰,打開門鑽了出來,已在門外候著的燕王府副承奉內官黃儼忙上前侍候。朱棣抬頭一看,只見一位身著皂色常服、身披黑條淺紅袈裟的枯瘦老僧,正獨自站在寺門前臺階下迎候自己。

朱棣急忙上前,雙手合十對著老僧行了一禮道:「暑氣正重,道衍師父門內迎我便是,何必當此烈日,倒叫我著實過意不去。」

道衍雙手合十道:「王爺言重了,貧僧常年於屋內打坐修行,雖是暑日,偶爾出來卻也無妨!此地炎熱,王爺勞頓之軀,還請移駕禪房敘話。」

朱棣心知其意,便不再寒暄,隨著道衍直至後院禪房。

道衍禪房不大,卻獨成一屋,周圍並無其他建築。二人進屋坐定,一個小沙彌進來小心奉上兩杯茶,便又輕聲退出。朱棣的心腹愛將,燕山中護衛副千戶朱能將門帶上,於屋外警戒。

房內靜寂下來。朱棣啜著茶,心中還在理著這諸多疑惑,一時並未開口。道衍則一手捏動著佛珠,於旁靜靜等候。

道衍本姓姚,蘇州府轄下長洲人,前元至正十二年便出家為僧,至今已有四十六年。雖身入佛門,道衍卻不是拘泥於佛家一脈之人。相反,他於元末明初之際求學名山多年,不僅通曉儒、釋、道,亦對相術、兵家多有涉獵。洪武十五年,孝慈皇后馬氏去世,諸王赴京奔喪,遭遇喪妻之痛的朱元璋便令選高僧隨侍諸王,為馬皇后誦經祈福。道衍受僧人司左善世宗泐之薦,侍于燕王。

道衍初逢朱棣,觀其面容,只見其鼻樑高挺,額骨中央高聳、形狀如日,此正《相書》中所謂之帝王之相,便心生驚奇。待二人接觸,道衍發現這個燕王文武之才兼備,言談舉止間穩健從容,盡顯丈夫本色,且度量恢廓。有了這麼個印象,他斷定其乃不世之雄主,將來必有一番大作為。

本來,高僧侍王只為誦經。但道衍一直胸懷大志,其之所以應徵,就是想趁此機會尋一雄略之主,輔佐其建下赫赫偉業,從而也成就傳世美名。早在入選之前,他便聽聞諸王中以燕王才略最佳,故專門托宗泐將其推薦給朱棣。

朱棣本也是有滿腔抱負之人。到北平這座塞防重鎮就藩後,他更是雄心勃勃,欲有所作為。這兩年來他禮賢下士,不斷招攬英傑。這一次,朱棣還以為道衍不過是佛法高深,孰料詳談後發現其竟身負經緯之學,他當即如獲至寶。道衍一到北平,便當上慶壽寺住持。朱棣對道衍十分敬重,倚為腹心謀臣,平日遇有難事,便與他一起商議,兩人明為主臣,實則師徒。如今遇此大變,朱棣豈能不找這位師父討教?

書名:《永樂大帝》作者:雲石出版社:長江文藝出版時間:2017年5月...
書名:《永樂大帝》
作者:雲石
出版社:長江文藝
出版時間:2017年5月1日
分享

過了半晌,朱棣方開口問道:「近日之事,大師可都知曉?」

道衍徐徐道:「先帝遺詔,王爺南下次日貧僧已在世子處看過,今上敕符王爺亦先遣人告知,以貧僧冷眼觀之,這一詔一敕,其中大有深意。」

「願聞其詳!」朱棣頓時精神一振,忙坐直了洗耳恭聽。「以貧僧所見,此中疑點有三!」道衍壓低聲音道,「先帝於本月初十升遐,十六便入葬孝陵,先後相隔不過七日。歷代帝王喪儀向來隆重,今上於先帝葬禮如此匆忙,這豈是人倫之道?其二,遺詔之中,有命諸王毋至京師之語。但洪武十五年孝慈皇后大行,王爺與諸位已就藩的親王均有回京奔喪,當時怎麼沒有毋至京師的話?且父喪子歸,本是天理人倫,即便是臣子,倘遇雙親亡故,尚需丁憂歸鄉,守孝三年,何況皇家?先帝素重孝道,又豈能出此奪情之語?其三,遺詔提到『王國所在文武吏士,俱聽朝廷節制,唯護衛官軍聽王』,這便是要奪了諸王節制軍隊之權。藩王統領諸軍,本就是先帝所創,豈會毫無風聲地便行廢止?且即便要廢,先帝在世時一紙詔書便是,諸王身為皇子,又豈敢不從?再說,上月先帝還有敕旨,命王爺統領燕、遼官軍出塞,這哪裡又是要廢藩王統兵之權的兆頭?遺詔中所言,豈不離奇?」

道衍娓娓道來,朱棣細聽之下大有醍醐灌頂之感。其實以上種種,朱棣這幾日也有想過,但因連遇驚變,一向穩重的他也未免有些失了方寸,且加上連日車馬勞頓,故一直未有機會理清罷了。道衍的這番話,使其纏繞心中多日的疑慮終於解開。但是,明白過來的朱棣卻絲毫沒有解脫之感,相反,卻在炎炎夏日裡感到涼意沁心。許久,他才結結巴巴地問道:「依師父所見,這份遺詔是……偽詔?」


●本文摘自長江文藝出版之《永樂大帝(全三冊)(長篇歷史小說經典書系)》。欲知瞭解更多明朝朱棣一步一步成為永樂大帝的故事,立即試閱電子書

✥傳世經典,風華再現!長江文藝歷史小說5折起,任2本結帳再享85折優惠

更多大明王朝的歷史小說推薦閱讀:

☞張居正(全四冊)(長篇歷史小說經典書系)(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

☞《大明傳國玉璽》(大旗出版社出版)

☞《大明亡國史:崇禎皇帝傳》(大旗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雲石

原名殷明,武漢大學畢業,微信原創公眾號「雲石」運營者。研習文史迄今逾二十載,眾覽經史典籍之余,漸萌筆耕之念。擅長將歷史、政治、地理融會貫通,通過歷史規律與政治邏輯,解讀古今中外重大事件,力求還原歷史的本真。



建築電子書長江文藝出版社閱讀風向球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