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哈吉貝颱風襲日吹破天花板 未爆彈竟從天而降

馮傑/謅粥——糊塗帖

2019-04-14 06:40聯合報 文.圖/馮傑 

分享
喝玉米粥叫「喝糊塗」,全村每天喝,我家每天喝。故,北中原多糊塗人,多糊塗蟲,多糊塗蛋。古人曰「難得糊塗」。

蘇東坡宋朝的喝粥,是潮州大米粥,那時沒有玉米。有一帖曰:「夜飢甚,吳子野勸食白粥,云能推陳致新,利膈益胃。粥既快美,粥後一覺,妙不可言。」喝了就睡,國事家事,啥都不想。幾人此境?

我後來想找一張此帖的印刷品,只見文不見帖。潮州粥和中原粥是兩種喝法,原料做法不同。吳子野除了喝茶,還是一位喝粥高士。吳比蘇大三十多歲,該喊叔,卻稱兄。這兩人竟能玩到一塊,一塊喝粥,可見故事不是簡單的一碗粥能盛下的。吳子野死的那一年,蘇東坡也死了。都到另一個世界了,也許喝粥。

後來宋朝人繼續說粥。陸游說天下最快樂的事不是看到全國解放插遍紅旗,不是一統北定中原,而是「喝糊塗」。端午前我翻到《老學案筆記》:「平旦粥後就枕,粥在腹中,暖而宜睡,天下第一樂也。」他還舉例李之儀的句子:「粥後復就枕,夢中還在家。」陸游詩句「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將食粥致神仙。」宛丘地名是今河南淮陽,一千年後我們文學院作家孫方友先生在寫《陳州筆記》的地方,陸游這一碗粥口味上接近了中原的「糊塗」。

後來到明朝,玉米才姍姍來到中原,朱元璋們開始熬粥,故宋朝人喝的都不是玉米粥,都是米粥。

詩人大凡一寫粥,都成農民詩人了,皆農民意識。像王老九。王老九詩云:「全家大小等吃飯,換下包穀早離山。」

包穀是玉米別名。詩人把粥開始傳承,由大米粥到玉米粥。傳到了王老九這裡,粥是一碗玉米粥。

幾年前的一個晚秋,我在太行山一個叫楸溝的村裡住了幾天,一老叟年近百歲,飯後聊天,問他長壽祕訣。這位爺說;冇啥祕訣,我一天三頓都喝糊塗,也不就菜。

北中原口語裡,他說的「就菜」就是佐菜。這老者是乾喝。

遠處山坡,一位瘸腿者在給玉米一瓢一瓢澆水。玉米在搖搖晃晃。一年四季,條件所囿,山裡的人生規律是種玉米,澆玉米,收玉米,吃玉米。近似一棵艱難裡的「玉米人」。

種玉米的老者也不會知道蘇軾、陸游這些人物。遠眺,看到山坡上玉米一棵棵長得清晰,它們也不會知道城市裡的霧霾和攤子上出售的甜玉米。不知道媒體上正在喋喋不休爭論的轉基因話題。

詩人宋朝農民蘇東坡霧霾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