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百岳登山樂
郊山路線
山友樂談
生態攝影
海外健行

一年前就神預測台中高雄選情 謝龍介被稱「先知」

頂著高溫熱浪 延著指標攀登槍岳

2018-09-12 08:59健行筆記 Kuang-Lan Chang

這是一個多年前的約定,我和老友"當歸"自冰雪聖稜後,各自在海外闖蕩多年,今年終於在日本重聚。

Day0  6:20AM Taipei International Airport 

背著所有家當一路走又沒有duffle bag可以寄物的行程,岩盔實在占空間,要打包拖運也不是外掛也不是,我決定戴著它坐飛機,到時候跟空姐說我怕遇到亂流東西掉下來,應該沒問題吧?

Day0 2:30PM Narita Airport天氣大好無風無雨,華航還是delay 35分鐘才到成田機場,為了不想浪費3500元已經訂好的巴士車票,一下飛機就往前衝,很幸運的趕在人潮前到入境處,沒什麼人排隊,只花五分鐘就完成手續到了提行李處,接著等了不到十分鐘大背包就出來了,結果過海關時卻大排長龍,好不容易下一個將輪到我時,前面一對小情侶卡好久,靠近一看,申報單上竟全都勾Yes,而且他們不會英文也不會日文,海關問什麼都只會傻笑,接著海關就關閉這一道閘門要搜他們的行李,倒楣的我只能被迫去重排其他隊伍,等排到我通關後衝到高鐵售票口已經2:20分了,我問售票員要搭2:20分的車還來得及嗎?對方搖搖頭.....好吧,只好認命買下一班,預訂的巴士票也泡湯了。付錢後,售票員突然對我說,你想搭20分的車嗎?現在趕快衝~最後在車門關閉前一秒跳上火車,有驚無險,13:50分抵達的飛機,竟然趕上14:20的高鐵,又破了我人生最快的通關紀錄。

Day1 6:00AM Kamikochi一大早,一位曾經來台灣,請當歸當嚮導帶他上山的日本人,知道我們這一天要來爬槍岳,清晨就在河童橋等著我們,也不知道他等了多久,當他遠遠的看到我們後興奮的大叫。這就是靠著山來聯繫的友情,不分國籍人種。

今天花了九個小時從上高地出發,經槍沢抵達槍岳山莊,總長度23.6km,累計爬升1850m。

剛從歐洲回來的當歸,無法適應日本炎熱的氣候,走到一半體力就耗盡了,不過我一點也不擔心,認識他十幾年,可以從梅樂峰橫斷Amphu Labtsa到島峰的人,我相信他的調適能力,果然隔天他就恢復了往日水準。Tired but relieved. A great day out.

Day2 5:10AM Mt.Yarigadake Summit Day

攀登槍岳

1.路線明確,跟著"O"或是箭頭走,"X"就是不能走。2.手腳點明顯,最難大概只到5.5,還不到攀岩的程度。2.鐵鍊有時留下前人的手汗,非常滑。3.鐵梯有部分是貼著岩壁的,跟攀岩一樣要用腳尖踩,鞋底太軟不適合。4.一路上碎石還是很多,跟前人保持距離,岩盔一定要戴。

Day2  7:00AM Higashikamaone

上山前查了當地氣溫趨近零度左右,也看到山上還有不少殘雪,於是帶了冰爪,down jacket,軟殼衣/褲,保暖中層,長內層衣褲,結果天氣竟然熱翻了。

有多熱? 當我拿出褲袋裡的iphone要拍照時,出現過熱無法開機的畫面,背包頂蓋裡的行動電源也熱到無法充電,護唇膏,面速立達姆等藥膏都化成油水流的到處都是,水壺的水熱到無法入口.......但我只有長袖內層和保暖軟殼褲可以穿,所以天天像是在洗蒸氣浴,一整天下來全身濕的沒乾過。

下山後,看新聞才知道日本出現史上最高溫的熱浪,造成上百人死亡,五萬多人中暑送醫。

日本山屋有很多宣導海報,登山十訓和萬年代言人島崎三步就不用說了,但其中一張"出動手當"(出勤津貼)吸引我的目光.....

出動一個救難隊員要多少錢?基本出勤:20000元危險加給:5000元保險金:13540元其他交通費,裝備耗材費...

平均一人花費40000~50000元

在這邊每個登山口相談所都有統計表,詳細記錄著哪個地方哪一天發生了山難死了多少人,整個日本的阿爾卑斯山,幾乎每周都有山難,但是一概不變的是登山報備制與官方的開放態度。

貼這張花費表對登山安全有效嗎?我覺得,在日本一定有效。在孔孟思想發揮到極致又極度重視羞恥心的日本人,一看到要麻煩別人花費這麼多錢,一定會將登山安全銘記在心。

Day4  5:00AM Omote Ginza

Omote是面貌的意思,Ginza則是東京銀座,Omote Ginza描述這段路線的風景與魅力,和東京銀座一樣充滿人氣。

因為收到來自日本氣象廳的警報,中午12點過後燕岳一帶將有落雷,所以我們一早出發,未到中午就抵達燕山莊,去完燕岳後,中餐吃著Udon配Asahi純生,下午和日本人打屁聊天順便擦澡洗衣服。

我承認我是來糜爛的。

日本山屋的豪華完善也不需要多介紹了,但比較特別的是每間山屋都有設置乾燥室,裡面有大型烘乾機,所以去日本爬山也不用帶太多套衣服,每天到山屋後只需花10分鐘洗好衣服,再把衣服掛在乾燥室裡,兩個小時衣服就全乾了。

重點是,台灣咧?號稱仿效日本花大把銀子蓋的排雲山莊和天池山莊,也有設乾燥室,但去過的山友都知道,那乾燥室裡面什麼烘乾設備都沒有,就只是一個密閉的空房間而已,把濕衣服掛在裡面,只是讓你衣服變的更濕更臭。

Day4  10:00  Mt.Tsubakuro

到了燕岳代表我們即將結束縱走,進入合戰尾根的人氣休閒路線,人口組成也轉換成半觀光客,雖然是非假日,但燕山莊也擠滿了兩三百人,這還不包含在外圍露營的人口。燕山莊有97年的歷史,是我見過最大的日本山屋,但期待越深,落差就越大,燕山莊列為這次我最不喜歡的山屋第一名,不是硬體設施不好,一切還是"人"的問題。

燕山莊集團現任社長赤沼健至先生已經是第三代的莊主,知道我們是台灣來的,很興奮的說他三個月前才去台灣爬過新康山,後來聊到尼泊爾,他20年前就已經爬過梅樂峰和島峰了,我問他接下來的聖母峰何時去? 這位老者很開心的笑了。

接著又遇到當歸的同鄉,兩位來自Namche Bazar的雪巴,當我在曬衣服時,他們經過看到衣服上的尼泊爾臂章,主動跑來攀談,原來他們在Namche經營Friendship Lodge,這次特別到日本待三個月,學習山屋的經營管理。

在山上,我們講的都是山的語言。

Day4  5:00AM  Kassen

 下山,是為了準備下一次的上山。

前一晚在燕山莊爆滿的遊客嚇到了我,為了避免趕不上..或是擠不上班次少得可憐的南安定期巴士,我們決定捨棄價值1000元的豐盛早餐(其實是餐廳爆滿擠不進去),一早出發陡下1200多公尺到中房溫泉登山口,搭巴士再轉火車...再轉巴士到今晚的住宿點。結果下山後發現評估錯誤,中房登山口只有小貓兩三隻,人潮都去哪了??)

分享

出了信儂大町車站,迎接我們的是酷熱的太陽和冷清的城市,街上沒有半個人,店家全都打烊歇業,幸好我問到了背包客的救星-"超級市場",在那裡我們用很便宜的價格買了一堆燒鳥和壽司,解決了中餐,也買了香甜又便宜的超大水蜜桃,然後入住溫泉飯店梳洗一番,儲備能量準備迎接下一個目標。

想知道更多旅遊美食資訊,請追蹤按讚「udn走跳世界」

登山東京背包客露營觀光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