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百岳登山樂
郊山路線
山友樂談
步道森呼吸
生態攝影
海外健行

空姐被逼擦旅客屁股 資深學姊肯定學妹完成這件事

留德比較操?留學生:在德國,自由是把雙面刃

北大武劇場

2019-01-12 22:00健行筆記 AJ Chen

第一章,寫在北大武之前

明天這個時候,我應該已經考完我的百岳國小畢業考的第一節課了,我把在屏東的五嶽第五座北大武山視為我的小學畢業考,是因為這座山出名的硬,比我之前爬過的山都還要更硬,依山勢爬升高度與路程長遠來判定,應該是連爬1.6座雪山的等級,但是因為中途的喜多麗斷崖上的日落雲海與崚線上的鐵杉林日出,又是出了大名的美麗,因此我定下北大武山將是我自己能進階到B級百岳的一個門檻。


為什麼是畢業考呢,其一,這是2018年的最後一座了,其二,這是我2018/7以來在合歡北峰決定爬百岳以來,一步一步從初級山開始爬,自己覺得已經到了一個可以從A級進級為B級山的時候,當然還有一些A級的還沒爬完,但是我覺得美麗又值得又必去的單座A級山,就只剩北大武了。


武陵四秀有三座A級一座B級,以及大霸四座A級,南湖群峰中的A級山審馬陣山,畢祿羊頭兩座A級山等等,因為都是需要連著爬的,困難度頗高,我將它們視為B級的系列山,這是我2019年三月後的目標了,其它如郡大山、志佳陽,因為似乎沒有特別的景色,而且也無山屋可以休息探訪,所以興趣不是很大,南橫三星則是封了山了。我選擇的山一定要有美景,如果只是付出巨大的勞力,只把登山當成運動或是純粹加一,並不是我登百岳的目的。同時我也是攝影人,總是希望能一石二鳥。以後如果只有一天的時間時,再慢慢把看起來像是餘數的它們再補上了。


之前訂下的年度百岳目標都按照日程每月在實現,而明年的目標也已定好,目前已經十二座。我其實還只是百岳小學的小學生而已,但是我相信我所爬的每一座都是比大多數人更用心的。爬山之前,我會根據前人的腳程排定細膩的行程,列裝備檢查表,爬文查每個前輩爬過此座山的經驗,那裡有叉路,那裡有機會迷路,那裡有危險性,什麼時候在那裡會有大景,高山動物出沒的地點,通訊點,取水點,日升日落時間,山勢圖,GPX下載,3D的山形圖,有等高線的地圖下載,交通路線與接駁等等,我都會花上幾天的時間作好計畫書,之前的嘉明湖之行如此,北大武亦如此。


回到重點來,我這次考的科目有五個科目

1.12/21 13:00 ~18:00  :喜多麗斷崖(光明頂)的夕陽雲海攝影1

2.12/22 03:00 ~11:00  :檜谷山莊到北大武三角點夜攻與下到檜谷山莊

3.12/22 11:00 ~15:00  :北大武三角點下山至檜谷山莊(下山的爆膝測驗1)

4.12/22 17:00 ~18:00  :喜多麗斷崖(光明頂)的夕陽雲海攝影2

5.12/23 06:00 ~12:00  :檜谷山莊至新登山口 (下山的爆膝測驗2)


這次我的好隊友妹妹前一陣子出了小車禍,膝蓋被正宗珠珠倫第二集附身,縫線還無法拆除,無法一起上考場了。她是爬過四次北大武的最強最勇的神人,雖然受傷但還一直不放棄想上北大武,經過我一番開示之後與她行前安排的登小山測試,最終決定取消了行程,願意從台南載我一程到登山口,然後我一個人進了考場,可我知道她心太感傷又有不甘與羨慕,放我一個人去Happy,看北大武的美景,她只能默默地含淚相送大哥了。


第二回,一個人的北大武

我們約好從台南由她接我至屏東新登山口,路程約兩個多小時,路上小敏送我六顆她家種的橘子與預防抽筋的鹽糖,但我只拿了四顆,因為等一下需要負重6.8K陡上才能到檜谷,我擔心多帶了一點東西,脊椎又會有問題。這次北大武行程,因為我要拍雲海多帶了腳架等等攝影器材,如果含相機就約有13Kg了。


我是第一次爬那種6.8K陡上的山路的,如果跟過去長路程的陡上山路行程相比,雪山主東行中從登山口到哭坡4K,從向陽山屋到嘉明湖也4K,而且並不是全程陡上,6.8K陡上是一個挺可怕的數字,而且事實證明,它比到哭坡那段更陡了,我第一次遇到這麼硬的山路,陡到天荒地老,無始無終。

到登山口時,看著時間已經約13:15多了,喜多麗的雲海約17:16,這意思是我爬6.8K(喜多麗至檜谷為0.2K)要在4H之間,這讓我非常心急,小敏說她的經驗是5H,其一是如果腳程慢會看不到雲海,其二就是日落了天會非常快的暗下來,我必須一個人摸晚黑上檜谷,倒不是說怕摸黑,而是怕摸的是晚黑。晚黑就是會越爬越黑,不是早黑會越爬越亮,因為在高山上時間越晚,路徑上越沒有山友,所以晚黑的心理壓力是很大的。

因此我幾乎沒有太多時間在下車時整裝備,我連護膝都忘了穿,也沒好好地跟小敏告別,然後小敏就說大哥回頭看這裡吧,幫我拍了一張照片,我知道當時背後的她有很多抱歉,也有羨慕,我也心懷感激願意來回四小時載我一程,免去了本來要在屏東找機車店租機車自行前往的規畫,連好好謝謝的時間都來不及,而時間真的有限,我就匆匆忙忙地往登山口奔去了。

我開始了一個人獨攀的北大武,我的百岳小學畢業考。

02140deb059c9f5e8ac1f3edb1966cc8.jpg

69b40456783280be44e72d3358b92c58.jpg

第三回,新登山口至日湯真山岔口

起登的路就是一串約平均四十幾度的高繞陡坡,北大武考場的第一個科目考卷第一題可真是難寫,一會兒才想起我忘了拿起雙杖與穿上護膝,在一個轉彎處穿戴上時,有幾隻臺灣獼喉在右邊的樹上一直看著我,因為我只是一個人,嚴重懷疑牠們相中了我在手上提著的橘子,這可不行,這是小敏送我的惡魔果實,可不能被牠們用利爪搶走,我旋及收進大背包裡了,可又擔心牠們會呼朋引伴,看我一個人落單好欺侮的樣子,因此我沒有多作停留就立刻起登了。

從新登山口到舊登山口應該分成兩段,前一半是陡約四十度的之字坡,後一半應該從日湯真山叉路口開始到舊登山口。樹根與石塊當然是前段路中的彼此老朋友了,只有我是新朋友,盤根錯節的它們抓住石頭,而石頭也樂意被抓住,這一條山路就是戀人的山路,事實上,整條北大武的山路都是如此,有時候我懷疑,北大武的山路其實只有一棵樹,這棵巨大的樹有蔓延幾十公里的根,把北大武姑娘整個高高抓住了不放。北大武山名有男子氣概的名字,但下山回頭想想時,它比較像是一個有個性的姑娘,喜多麗斷崖下的雲海,看成是她翻騰的乳浪,會讓男人感覺身體與心靈更富有一點,而7.5K後的鐵杉林則是她秀麗的睫毛,最後的那座額頭山頂下,則是她中分的秀髮。顯然現在我爬在她的小腿上,這隻翹起來的小腿陡又修長,我就像一隻背著一塊方糖的螞蟻,現在正慢慢地爬著,氣喘如牛。

每次一開始登山,最喘的總是在前面1K,因為身體的音樂引擎還沒有熱機,氣息呼吸還沒有跟著雙腳產生韻律性,所以一路上我就像一個鱉腳的山行者,一路上Fuck off連連,心裡一直喊著果然北大武名不虛傳,怎麼一開始就那麼硬,如果整條路都這麼硬那還得了,看來我是選對了山,這是畢業考沒錯,我是在考試的,考題那有那麼容易的。

一路上兩旁盡是濃密的腿毛,是標準中級山的那種無聊的路景,也許是因為已經進入冬天,兩旁沒有太多好看或特別的小花,偶有抓拍了一些美麗的樹林間透出的藍天山景,除了土坡還是土坡,有一些在好天氣時用不到的繩索,猴子已經在下頭幾百公尺了,兩側猿聲已啼盡,這時我上來了八八風災前原來舊有的水泥緩坡道路,原來第一題那麼難是有道理的,因為要突顯第二題是送分題的意思。

水泥緩坡道路約幾百公尺,兩邊盡是蜜源植物,以前沒爬山之前,我喜愛的是昆蟲攝影,追蝶當然是重點攝影活動,所以我瞭解,在春夏之間這條路上一定是蝴蝶的buffet吧臺,可以想像這裡被滿天飛舞的蝴蝶裝滿的樣子。只是現在這一條路上的小花朵都生鏽了,歇業中的店面有點荒涼,我只能把它當成是我調息的地方。

從新登山口到舊登山口這一條路本來是不需要走的,八八風災後有多處路基都被大自然回收了,開了一個新路,要多高繞這多餘的2K。不久很快地又要陡上,直到日湯真山的叉路口以前,我居然花了一個小時爬了1.5K才到這裡,現在是14:19,距離喜多麗的日落時間17:16,看看以下的3D地型圖,我還有5.1K才能到喜多麗斷崖,只剩三小時的Budget了,不過我已經過了最困難的一段路了,之後就需要加速了。

下山回憶起登山過程,這一段路(新登山口至日真湯山叉路口),應該是北大武整條路上我認為最辛苦的一段路,因為整條路是背著重裝陡升的,雖然攻頂之路更陡,但至少背負的只是輕裝。北大武登山之路一開始就不讓人好過,我真想幫這隻小腿穿上絲襪。

54611131e840e35f23bba4b16c905b77.jpg

0aedb2167a30417527e1e33ac778eb1e.jpg

117a58d604958f786b38f067ee2c2603.jpg

621b189ac39d1213d9e381df928f7863.jpg

fdc99b5134df7749d467e2e70f2b7b38.jpg

7da9a010bf82d153c511ad5dc4ededea.jpg

cd769c7586f01a32f3976c5e6a73a3d2.jpg

9967ae6cd24d1a669b8c17357d15bd95.jpg

第四回,日湯真山岔口至第二水源區2.5K

屏東的萬安溪發源於日湯真山,而萬安溪下流則是東港溪了。日湯真山標高1702公尺,因為山名很奇特,我行前有查網路資料,瞭解這名字的由來,但所獲不多,也許是排灣族語翻譯而來的,它能展望北大武山與舊筏灣。不過我對此山興趣不大,因為我為什麼要去眺望北大武,我已經就在登頂的路上了,我應該在北大武山頂眺望日湯真山才符合我的性格呢,加上我需要趕路,我瞄了一眼登山口就隨即起程了。

接下來又是微陡上一會兒的山路,沿途沒心情多拍照,經過原登山口舊的第二停車場的指示牌,再走一會兒平路就到達舊登山口已經是14:51了,我花了1.6H到達這裡,之前問了小敏,所花的時間跟她是相同的,但是之後還有4K,要到達喜多麗的日落時間17:16,只有2.5H了,這剩下的時間真的挺有難度的,心中希望後4K好走一點。

很快地在舊登山口登記,休息幾分鐘後,跟在亭子下泡茶的山友哈拉幾句後,我原來是現在時間最後一個上檜谷的,有一隊四人三女一男的隊伍在我先前到達時已在那裡休息一會兒了,我也跟他們哈拉幾句。跟山友哈拉除了心理上的需要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我需要加深他們對我的印象,因為我是一個人的,我是不可以是一整條山路上爬最後的,依過去的經驗,我必須早那四人隊伍上山,萬一有什麼特殊狀況,我會被後來的山友隊伍救濟,這是登山要特別留意的,不能是最後一隊,特別是一個人獨攀。我很快地告別他們,用比較快的速度拉開與他們的距離。

舊登山口海拔1517M,檜谷是2132M,這4K的路拔高約600M,應該不會很難走的。從舊登山口起程不久之後,山路上的景色就有些變化了,林相偶有開闊的地方,山路的右邊一直有山巒相伴,到大崩壁時,我終於看到了北大武山這個姑娘美麗甩頭的樣子。北大武山的大崩壁其實很普通,如果你走過了能高越嶺的大崩壁或是嘉明湖的向陽崩壁,你就會覺得現在這個崩壁崩的也太寒酸了,只是削掉了一片指甲,並不是斜斜砍斷了大腿。

到16:39時來到2.5K的第二水源區,居然有一個流理台還有水龍頭可以裝水,這真是太佛心的高山設備了,因為還要負重1.5K,也不打算裝水,沒休息多久,看著天空的色溫慢慢變黃了,我有點焦急了,後頭的隊伍也慢慢趕上,我剩下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要到3.8K的喜多麗有點困難了,最壞的可能打算就是在某一個可能出現的小山壁旁看日落了。 我能即時到的了喜多麗嗎,看來我需要開Turbo了。

785bbd796720ac69bafa75a76fb8266b.jpg

c809488fb999ebff1885fcef283ada11.jpg

d0c490343a13184c8717320a984d43ec.jpg

717bcbb2027f91958bdc900536887912.jpg

0e20e330cd7eee8b87dc97c1c4d6a9ec.jpg

cb3db6546b301e9765f8be21aefc6322.jpg

7a93ee82a84249098b5d339b93f3db56.jpg

7588f7e0ef5d62bc16bb2419b3e05709.jpg

715bff1e23e63bf823e56dfbc3e92836.jpg

b3036cba0af2df3e8d120c809f1e9a4a.jpg

3d8273d5c2ab5743109e14c9f1a3dc35.jpg

8030ed3222af576f8ba66a780a0be54c.jpg

556cdf84103183efc8069f7462d14c50.jpg

74abe2a737486beef90c1283bb25d4c7.jpg

6c9bba913d749cf81a44aeadbaef6bb5.jpg

428e624c10c07f524187f09251071ebc.jpg

03053fc88f2f7fd7f7b69f86f328cefc.jpg

第五回,檜谷山莊前驚魂記

我真的不喜歡趕路,但我願意為了美景而趕路。

雖然開了Turbo,但後面的1.5K並不順遂,這段山路也是不停的陡上,在幾乎用趕路的山式上山約0.5k時,我發現我的右大腿內側的腳筋似乎有點異狀,勉強再走一陣子之後,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把大背包中的肌肉鬆馳藥與止痛藥拿出來吃,順便把大腿上的護膝卸下來,讓血液能好好順流至雙腳,按摩了一陣子之後,樹林中透出的天空紅色色溫在慢慢地融化了,我還是得繼續趕路,心中開始有點害怕與籌算著B計算,就是如果今天黃昏趕不上喜多麗的大景,明晚我也是有機會的,我是三天兩夜的行程,明天從北大武攻頂下來一定有很多時間,從檜谷走0.2K到喜多麗看夕照雲海,現在的我對喜多麗只存一點期待了。

再爬一陣子之後,到了一個小小開闊的山邊轉彎處,已經是16:50了,知道我一定趕不及了,我就停下來十幾分鐘,在那裡休息拍一些樹林縫隙版本的喜多麗日落了,今天的日落並不是很乾淨,天空中有細細的雲霾,心中也好像寬慰一點了,也許明天版本會更好。

在樹林中看日落也是很美好的,黃色的光把山路照得通紅,日光用火鉗想把一整條山路夾起來但似乎徒勞無功,在這裡閉上眼皮時,眼球被微波加熱是特別溫暖的,我貪圖這林隙間的美好,也慢慢放下了對今晚喜多麗的眷戀。也許我待得太久了,日落的速度比我放下欲望的念頭更快一些,似乎以每秒降低一流明的照度,很快地在17:10時,天空慢慢地黯淡了,我驚覺不對啊,再一會兒天空就全黑了,我適必摸黑要走這一段我沒走過的山路。這時我看後頭的四人隊伍仍然沒有追上,會不會他們中途有人有狀況之後一起下山了,這時不會有單攻的人或是要下山的人,那麼整條山路只剩我一個人而已,我心中開始有打算是要摸晚黑了。

戴起頭燈的時候,從樹林洩下的光已經所剩不多,山路的亮度只剩下十流明左右,我知道太陽已經被雲層遮住了,那些今晚在喜多麗斷崖欣賞雲海的山友們也會慢慢地離開回到檜谷。我終究是一個人要面對黑暗的山路了,05:20時,天空已經全盲。

我買的是一種能充電型的超亮頭燈,前行的時候,一個非常亮的光圈讓我很有安全感,但我感到不安全的是我剛才出點異狀的大腿,於是我放下了趕路的想法,改以安全能到檜谷為主要目標,我的雙腳在爬山的時候,慢慢地把重心移到左腳,讓右腳大腿能適度休息,每爬100公尺左右我就坐下伸直拉筋,這樣的方法到喜多麗前0.5k是可行的。

當我的右腳差一點要抽筋時,幾十公尺處我看到一隻大型鳥類在步道散步,後來經山友確認才知道那是臺灣公藍腹鷴,我緊急停下來是因為我快要抽筋了,並不是我想要拍鳥,我對鳥類興趣不大,我必須每十公尺就休息一下了。回想那時,也許是這隻藍腹鷴救了我小命,一個人暗夜的高山上萬一大腿抽筋,那就慘了,我以前爬過的那些山的經驗,還從來沒有落入這樣的可怕局面,爬山之中一直在關注的是我的膝蓋,不是我的大腿,北大武真是有夠硬,我居然可能也會有大腿抽筋的窘境。

找到一個能坐下來的石頭上,再讓我的大腿放鬆與按摩,我可以晚上九點再到檜谷,也不能在這裡抽筋。回頭望那後頭的四人隊伍怎麼還沒跟上來,或許這樣也是好的,萬一我真的抽筋了我還有一點機會被他們發現,並且能被扶上山,但是這四人也拖得太晚了,理論上不可能比我還慢,從山下看下去,完全看不到他們的頭燈,難道他們是攻西大武去了嗎,難道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嗎?

我開始焦慮並且設想很多情況,最慘的是萬一我在這裡抽筋了無法動彈,又無法復原,我需要蹲在這裡一個晚上,坐在這理休息睡覺,我需要等隔天單攻的人在四點左右就能發現我,這最差的情況是我需要保溫不能失溫,第二種情況就是檜谷的協作或莊主發現我沒上來,會下山派人來找我,我也可以有機會被扶上去。北大武的山區最危險的雲豹已經絕跡,這裡不會有臺灣黑熊,加上白天的溫度還算是高,夜晚的氣溫不會太低,也看起來不會有下雨的可能,這不會有生命危險的,這不會有生命危險的,我的心理既然已經建設好了,最慘的不過是如此,所以心中想著能多休息就休息吧。

我把頭燈給關了。

這是我第二次在全黑的山路上關掉頭燈,前一次是在登玉山的風口附近,把燈關了之後,用眼睛看著四面的黑暗,讓它穿透我而我也穿透它,四方完全寂靜無聲,風聲都被樹葉收納了,彷彿每片葉子的背後都有口袋,動物與昆蟲的聲音也被石頭間的縫隙縫補起來了,如果我再用力諦聽這一切,我只會聽見自己微薄的呼吸聲,在呼吸與呼吸之間,就是我心跳的聲音,心跳與心跳之間,就只剩下我血管隆起在皮膚表面的聲音了。

我其實挺享受把頭燈關起來之後,五感打開的瞬間時刻,我並不害怕,也沒有孤獨的感覺,反而更多的是富有。我所有的感覺有的只是當下那種無法言喻的美好,但是突然一個巨大的聲響打斷了一切,就是我的肚子咕嚕地叫了,我似乎無法繼續這樣沉到海底去,必須能爬多少就算多少了。

如果出了事,但有隊友在旁邊,我知道那種心理安慰的力量會很強大,而一個人時,靠的就是自己如何能承受心理的壓力,以及如何能處變不驚,轉化心境。也許這次的經驗能讓我會變得更有勇敢一些,兩個人在一起所學習到的勇敢是遠不如一個人學習到的勇敢強度的。如果以後還有機會讓我一個人去爬大山,我還是可以的,只要我再撐過0.5K到喜多麗。

剩下來的0.5K,我每隔不到一百公尺,快要抽筋之前兩秒,我就會立刻坐下拉拉腳,就這樣邊休息邊爬邊緊張會抽筋的焦慮情況下,我在18:30時爬完最後一個ㄇ字梯後,終於來到了喜多麗斷崖。

崖上一片漆黑,所有在五點多欣賞大景的山友都已經不在了,我知道剩下0.2K的平路就能到達檜谷山莊了,90%是安全了,於是我卸下大背包在崖上休息了十分鐘,用頭燈照亮山崖時,此時完全漆黑一片,照向四處也許能看到傳說中的長鬃山羊,搜尋了一會還是一無所獲,只有淺紅的月亮在喜多麗斷崖的上頭後方。別人有喜多麗雲海,好歹我也可以有喜多麗之月吧。換了長焦鏡拍了一張喜多麗之月,崖上突然有風,樹葉沙沙作響,不知道真正的喜多麗是什麼樣子,這裡的雲海真的有那麼神奇嗎,我心中一直在暇想著,我仍然還有明天傍晚的一次機會。

順下0.2K穿過帳蓬區到達檜谷山莊前的石階最後一階,我覺得我的右大腿已經98%快抽筋了,這時已經是19:00了,最後一步上來時坐在人群雜沓的木椅上休息時,已經是99%了。等我遲遲沒上來的協作小賢馬上發現我,關心了一下,叫我先在木椅上休息,馬上為我去熱飯菜了,而莊主也來關心我,並且問我後頭還有一隊到底在那裡,我跟莊主說我走得慢始終都沒有看見下頭的頭燈在閃爍,這一路上暗夜獨攀的只有我一個人。

因為檜谷山莊19:30就需要熄燈,我被莊主領去睡的五號與六號床,這兩床都是我的,無法跟我一起來與來不及退的小敏的床讓我來睡飽又睡滿了。用最快的速度卸裝與把大背包中的必要東西先收入小背包,以準備明天早攻的登頂時,小賢就說飯菜熱好了我可以去吃了,這時隔了二十分鐘後,後頭的那隊四人神鬼夢幻隊伍就出現了,他們是不用頭燈爬山的嗎?

約八點多摸黑鑽入睡袋,對大腿塗了肌肉痠痛的藥,不斷地按摩,然後對自己說,如果明天三點起床夜攻,大腿還有異狀的話,我就放棄北大武攻頂,爽爽看雲海也是可以的,國小畢業沒考過也還好,安全最重要了,再怎麼花時間盤算著最壞的可能,回憶幾個小時前摸黑有驚無險的險境時,都不敵我吃下的一顆安眠藥,我就這樣刺激地考完了第一節課了。

下課鈴正響。

516169548d51eb192285e77535a2485f.jpg

0ce82bb935a5332f599ce0573587dc36.jpg

a8caa1f2a0d93748a54ab34481c1fb57.jpg

25d70a8bcaafbe693149b84ca01043dd.jpg

63e767c905b40be6388949b2f4f6b52d.jpg

2e780b4b2913e7d2d0215980b4bd63fa.jpg

a7ca686fb7611118323366e85185439b.jpg

6cb2f357af33d3caafb421ac4e66a836.jpg

8dc59f6c612baafd3f76dd1f21b852dc.jpg

30d3e4f32904fd6f612b4004b0dd6079.jpg

df68c2714ffd3cceda3fa8a0b46d2868.jpg

565fe45f9189e77a8308202850afe08a.jpg

0ddeb5df7fd0568c5d18457f618d111e.jpg

6d4210ef07628ac249f8892f57c9ec0d.jpg

第六回,檜谷山莊凌晨起登

昨晚睡前跟協作說如果有人要在凌晨三點多起登的話我可以順便一起準備早餐,因為今天與昨天完全不同了,我不再需要趕路所以不需要那麼早起登,我想用慢行的方式登上北大武山。

我對吃的東西沒有太多興趣來介紹,總之跳過那些無聊的部份,一個人在行前最後仔細檢查小背包該帶的東西,還有昨晚請協作在晚餐後包成的,準備在山頂上吃的飯團就出發了。這時有一些山友隊伍接連出發了,我發現我是這個時間最後倒數第二隊的,於是我特地先行起登,不料那四人隊伍都是勇腳,都是比我年記大的,一下子居然就追過我,我終究還是一個人在半夜慢慢上山了。

剛出檜谷這段路沒有多久,也是一路陡上,北大武這座山真是太可愛了,總是不讓人有幸福的感覺。不過這樣也好,我可以測試一下我的右大腿復原的情況,萬一爬了太遠才有抽筋的感覺也不好,如果一開始就有異狀,那麼我就可以回頭睡大頭覺,別人也不會發現我在考場睡著了,一樣能在黃昏時一賭喜多麗的雲海美景。不過這種僥倖的心態一直等到我爬到約1K後神木區終告放棄,我的大腿一直都沒事,這是什麼心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明明大腿抽筋是一個絕好正當的理由,可以向全世界說我沒有完攻是情有可原的。

到了神木區時還是只有一個人,前頭的四人健腳的頭燈燈籠已經飄得很遠幾乎不見了,我坐在神木區休息一會兒補充水份後,心裡想著到攻頂前只剩4K了,既然我的大腿安然無恙,我不可以再有下撤的心態,已經到了北大武了,再怎麼樣也要攻頂,況且這是摸早黑,天很快就亮了,我一跛一跛的也要給它攻上去,只要在下午四點前到達喜多麗看雲海就有60分了,而且時間可多著很,雖然我知道從檜谷到三角點的路上,這5K可是惡名昭彰的硬。

這段路比起昨天那些路更陡了,平均應該來到45度,但是因為我背的不再是重裝,而是輕裝,又是摸早黑的情況,在心理與身體沒有太多壓力的情況下,回憶起來是不難的。一段山路的難與易往往不是只有斜度與長度那麼容易度量,每個人當下的身心狀態將決定一條山路是否將會使你刻苦銘心,比如你走在能高越領步道上但是你腳扭了,需要扭13K才能到登山口,這種平路的苦將是你一生的烙印。現在這條攻頂之路雖然難行,但是我身心狀況十分的輕鬆,自然我並沒有對這條山路有太多的記憶。

神木區黑黑的什麼也看不到,我以為會有貓頭鷹等等的有趣生物出現,但是什麼都沒有,已經很習慣一個人在關頭燈之後,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太空中漫遊,連一點恐懼的感覺都生不出來。我很快地就起身向前了,接下來的第二個點是水源地的6.25K了。

之後的山路還是一樣陡上,中途也穿過了一隊的商業團,我在水源地休息時他們也到達了,互相哈拉之後我旋及又起登,但被一個女山友叫住,她說請我幫她照明找一個山邊隱蔽之處,因為她想要去處理民生問題,需要離原隊伍遠一些,我突然想起小敏之前也是一個人獨攀北大武的,好像印象中她也是在這裡處理東西的,難以想像一個女人獨攀北大武所需要的勇氣與毅力,這讓我更是佩服這個女人而點滴在心頭,她居然上了四次北大武,在最後一次沒人隨隊的情況下,跟我走過一樣的黑暗陡上之路,攻下了北大武。那次她攻下北大武,實在讓我拜了很久,而現在我也上來了,萬一我一次就搞定,好像太過份了一點,不過我昨晚也是差一點搞不定它的,總不能下山之後說它太簡單,這樣好像會有很多人會內心受傷,為了戲劇化的效果,它應該很難很難比較好。

在實情上,它還真是硬,但不難的,硬是硬在北大武山這條唯一的山路是都不給人休息的,一直陡上是什麼鬼,這5K幾乎很少有平路,怎麼這麼折磨人呢。

來到水源地前的一小條山路,原來路是小溪流作的,這是我第一次把溪水當成山路在走,而水源路並不是真的有水龍頭或是一池水在那裡,而是有一片苔蘚牆靠在山壁右側,有水從苔蘚裡涓滴而下,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水源地。我並沒有裝水,因為我用水不多還有不少水,回頭時應該會近中午了,我再來好好喝一口這種由苔蘚濾心流下的水,在以前爬過的山,水都是從石縫中蹦出來的,這是我登高山第一次遇到這種水源。

穿過水源地再穿過幾段拉繩85度陡上後,就是崚線了,從這裡開始,才是真正進入了北大武的肩膀,北大武的美,將以一面扇子一樣的方式㕷一聲,被整個打開了。

(此回均在黑暗中行進無圖片)

第七回,北大武崚線鐵杉林

北大武山的崚線就像是一把會開合的鐵扇皺折邊緣,成群的鐵杉生長在崚線的兩旁,我進入窄窄的崚線後,此時06:22,天空才微亮,在這條路以前幾乎都是在林中攀爬,不知東方之既白,直到這裡才發現天空已是淺紫加上淺橘的色溫,兩旁的鐵杉林還未開眼,背著我的那一面還是黑色的剪影,我也不管那麼多了就隨意抓拍了幾張,這可是爬了那麼久所看到的,像個樣子的高山樹景。

遠方的天空才剛開幕,但在崚線上行走,還是有些樹蔭,我無法得知日光將從那裡升起,而這裡只是崚線的開頭而已,到真正要觀日出的地方還有約0.5K,但是日出時間為06:31,我心中想著應該也趕不及鐵杉林真正的日出了,索興就慢慢地攀爬,不再去在意日出時間。

北大武的山路仍然是一路陡上,山路過不去的地方會有過去的好心人裝上的ㄇ字梯,山路上不去的地方,也會有繩索與ㄇ字梯,只要專心集中注意力,該拉繩時不要逞強不拉,它其實是不危險的,而陡上也慢慢習慣了,因為再難過的路我都走過了。

穿過一段平坦的竹林路之後沒多久,整個山景大開,斜照的一片日光將兩側的鐵衫林點火了,一片通紅的樹林在燃燒,如果我有帶空拍機的話我可以給大家證明,這真得就像一片森林大海,有武士在揮劍比試的,有少女在跳芭蕾的,有各種體位的瑜珈行者在鍛鍊的,我更相信它們是整體屏東市民昨晚夢境作完的遺跡。

這是北大武山帶給我的第一個感動,當北大武的巨大山頭的倒影,從西向東整個落在崚線上,而鋪在對面小山頭的時候,我覺得這就是傳說中的,地球的影子了。

2515bd3f9244610c4ca747130eb7f943.jpg

04879b86f801a4d0bc05c0e50751f68b.jpg

ef1865b95b822f43c1aeb41170326027.jpg

759cce369eb487d2b6fe01ab426e4fdb.jpg

1ee0957361349d5b89c8dc69930e94d5.jpg

431eefc547469afef24bb4c44632c9b6.jpg

391d06f6d264978c451c44ec39a357bd.jpg

0b8a9f0050d78fa8f1d89fdec3528c3a.jpg

c67fa8646b725a91b15040ec84c3bd7f.jpg

0e3b22745726485d507497c88dce68bb.jpg

0e073cc5543343d0c91baeedfe01b1c2.jpg

d19610e5c473b31671ae648a66a011d9.jpg

ee66ee150806b91ce67b8565c1585ab3.jpg

0490ff1ac202d53903c59981ad30213c.jpg

5b3ba136d6c52c82dbdb9e5fccfcb1c3.jpg

ab2326a2d79005fe8c0ea58df3e89af4.jpg

c1c1235a3eb22bd0279172e2780a7530.jpg

ed40630573b9d56abfb00876d3c51170.jpg

82c09f537df265e58ea0ed1355fded68.jpg

4da9a15f9cc9b13343b3d9105e2431f8.jpg

c4e84ca718242a74eb8d3a8615ec343a.jpg

456bc324484ae2a552b81e61de34aca1.jpg

74072b87581d3bf6ec330dfdddb5d01a.jpg

806108742f1d83ec4727df13cd17b2e6.jpg

88b203292e0f489c87c499106b19bcd7.jpg

f9c4066ffd3acf588733d6a49f867193.jpg

2cf757b109c65a6bf9db02a5bb8bcb6d.jpg

a726adc7c5d97df97a1e0f42daf4c627.jpg

a35d1f1630a18e6dd27c6d6eef0b42d3.jpg

830c616d5090fc00919d4ccc9c49943e.jpg

58caafb845581dada461a5a6a0ef9171.jpg

1d6bdad46844cf3ca30a0db00fe1da9f.jpg

第八回,日光雲海

當我流連在樹群火海中感覺自己也快要變成章魚燒的時候,在水源地遇見的隊伍早就往上爬去了,然後不一會兒,我在下頭聽見從上面傳來的一陣驚呼的聲音。

這還得了一定是遇見大景了,我連忙用最快的速度往上奔去,到一個山路轉彎之後,我遇見了聞名山界的鐵杉林日出雲海,這是我半年來爬山所遇見的最美的雲海,海水就在距離我幾公尺的地方,有時我怕沾濕了鞋子也會往後退了幾步,日光在波濤裡翻書的時候,在每一捆浪條之間放下了書籤,好像隨時都要重新再來閱讀一次的樣子。

這就是我想要的海平面了,這個滾動的平面沿著崚線一開就是一片蝠翼的扇形,每一條金蛇都是S型轉彎慢慢潛入深海又一湧群上,頭尾相扣,又像拉鍊又像齒輪,收著一階一階的日光前進。我在那個開闊轉彎處簡直嚇傻了,怎麼會有這麼美的天堂,這裡才是光明頂,這個才是鐵杉樹武人練劍的所在,這個北大武姑娘的肩膀上的鎖骨之處,原來是最靠近神的地方,這裡是性感帶所打上蝴蝶結的結界,它太過敏感了,只要我動一下身體,海就扭曲成不同的形狀。

當日光用牙籤慢慢地把雲海的色溫從淡黃剔成奶白之前,我已經站在那裡半個小時了,看著這樣的美景,所有在之前爬過山路的疲憊,早就reset很多次了,旁邊別隊要離開之前,我請人幫我幫了一張自拍照,我指著雲海那頭的某一隻奔騰中的馬,想要說些什麼,但心中已經無法再用言語來形容,我的家裡再也不能給牠想要的草原了。

美景當前,其實登不登頂已經不那麼重要了,我自己覺得已經考完北大武期末考了,那時是07:30,我一個人在北大武7.5K的地方,看著海水潮來潮去,想要唱首歌,又嫌多餘。

如果有一台九號公車停在岸邊等我,我會毫不遲疑坐上去的。

2c7fbcf900a4ebbb82de1cc82e8311f3.jpg

01df0eac60ef80adfb39dfaf9c23fa78.jpg

3b2f83e4d44cadf6a3dd370957584251.jpg

b8272142f589f0cb4cd5faabef12ce21.jpg

3fb3ca5d1c340056a14dbe7be13367af.jpg

82f0706b359fe094bdf3d848f969ec66.jpg

f5c107add3ee815c522fa0689e1b3cf2.jpg

34f51f3456262b08cf89058b9ab95e3c.jpg

5c4302d24eeabd90a3162ffb634725bb.jpg

ddc284a1a4960b00291a0757bb3ca601.jpg

067cc657470749543b6e4874d958da09.jpg

0854ac19240c08cfe0e59be9cc5cee4e.jpg

920a7e39d4efa2f0c90fea87ac8f61b1.jpg

2085636516fa6e134256de0839536fba.jpg

第九回,崚線展望點至大武祠之武人練劍

往天堂的第九號公車遲遲沒有來,或許我時間未到又或者這裡並沒有站牌,我在那裡看海一陣子之後又繼續趕路了,畢竟北大武姑娘的臉就在不遠的地方,也許再過去的地方雲海更美,站牌在更高的地方豎直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日光慢慢攙扶好了山路,這條崚線的視野也慢慢擴展明亮起來,光線折疊在線條優美的鐵衫木袖口流蘇上,好像以為我的形容詞還有很多沒用完,都是不用錢似的,一直要逼我描繪這樣的美景,我知道有我在的時候,應該就會是它們幾千年來最美的樣子就好。一群高聳的巨人從地底拔伸,撐起如同傘形的樹冠與柔軟細線似的針葉,彼此比武的姿態各異其趣,我慶幸走在這樣的刀光劍影的下頭安然無恙。

北大武山的台灣鐵杉純林應該是台灣最大的鐵杉原始純林,這群鐵杉無疑地是北大武山的武力展示品,與我在去年八月走過的雪山黑森林,亦是台灣最大的冷杉原始純林不同,黑森林的冷杉因為十分密集,走在其中會有幽幽的恐懼,而此地的鐵杉林則是密集拔高生長在崚線的兩旁,如果從高空看下來,應該會看到一隻背上挺立著直立鋼扇的棘龍,而走在其中往上看就會是巨大武人之間在比劃劍法,招招點到為止的觀禮長廊。

在每個爭奪武林盟主的比試場次中,也會有它們退後幾步伺機而動的時刻,這時就進入廣告時間了,西南方的眾小山頭開始展示它們最美好的體態,每一束的日光都佯裝要多愛它們一點,但是最後也真的愛上也吻上了,精準地投影在它們的側臉之上,山形由近而遠,最近處就是屏東市區前的隘寮溪與荖儂溪完美匯合之地,再跟楠梓仙溪匯合成為高屏溪,成為高雄與屏東的天然界線,如果天氣再好一點,往西北方的方向望去,幾乎可以看到台南市了,往西邊看去就是高雄,因為雲海在右邊,雲海之下我看不到,不過大概就是台東的太麻里了。也許在萬里無雲的好天氣裡,巴士海峽與太平洋是有機會看到的,北大武山巍然挺立在中央山脈的最南端尾椎之處果然名不虛傳,它屏障著屏東平原免受每年颱風的侵襲,「屏東的母親」這個稱謂真是非常恰當,我認為每個屏東人一生都需要至少來朝山一次,就好像每個臺灣人一生至少要上玉山一次一樣。

這段路上我不斷地換著長焦鏡來拍遠方的景色,還有廣角鏡拍各種巨人,一路走到了最後8K大武祠處時,三角點就在9K之外了,這最後的1K就是這個北大武姑娘真正最潑辣最敏感的頸子所在了。

此時約為08:50,我在最後1K攻頂前歡樂自拍,身體無恙,心情美好。e93cd8c2076d5087b202684ae1f48512.jpg

e1524bb2594923728f0ed43c3647eb6f.jpg

850383793891b394dca2ac55f452147e.jpg

5f5cc77daebd87f4f7679a1ca5de65bd.jpg

549aad7fb56ce1efba02bccba9b4eac9.jpg

ca7c392de016c2de5f00a4e81fdfd204.jpg

a5e8f686feab5147370100bbad82d5f4.jpg

70de9cb8a8d2b6d147d1baa6532a0ed6.jpg

3c44e0d7a9b1d45077dd8f8a4f7ffc69.jpg

e0a59476dcfc52b0eaa11a88c346a5f7.jpg

488f87d1cff2cc0be4f3519e33f14ffa.jpg

0025357bf353be369cf5f9bc6553a2d4.jpg

1e0bc59ee21548df7944333b4a6b11dd.jpg

532dc67d171e352fc6e15e8195abcc61.jpg

d0ce74d53ff47cedb44865a24044c450.jpg

845bc2243681cf12512d624174ca5e46.jpg

ccdba7cbaf4ee6f26de345a87b5c2183.jpg

3944418842a0e56e45c826b38cbf4a26.jpg

c4214ac28b95cd0c014d8916ad409c61.jpg

291d312b2d5a9b3ccc798d0cc4dd453e.jpg

cb159361f2adabca2c4ef01a9572fdab.jpg

f5ba42d5ba9a27ea154cde9c622f606a.jpg

9515c64f53995e55e813fbc23f620b63.jpg

cde1d4b796c53a4cb3856d6d702c52ec.jpg

a93e96957f50b3033920a12901bb22dd.jpg

007397d139ab1d7e906d2a1ba2101d2a.jpg

90ded1468c72dc1920141fe4656d0da4.jpg

d6f32b42c982ec09ff4c0dcdeeb65c9b.jpg

7f2a5a0c97f2980a341678b578cdd5c9.jpg

b1593bd339ce4bdd5ab9771de52a3103.jpg

12156d5c665740a1a6d6b3ca952449eb.jpg

285427d14f3dde8cd1560d3dcdf5d8b6.jpg

7382d6c26175587bb6786f915f0d04ec.jpg

43764df231cb4d499973160c1ee4f552.jpg

e024b458ab9c25c8026cfcf1b1faa0c4.jpg

a8a7cfaea81ef87545dc37d46d8af307.jpg

ca18473fe80887d00c3c567774048b9c.jpg

e6caca50565564b98f0c47728a469273.jpg

ffbe7f789cdcac830ab87cf41738c63a.jpg

1e8f74c98aba58ffbbbe3f531781e2cd.jpg

03dd17d7aeca86fa9d8104083430dd6e.jpg

c8b719f804c9403e76d127f111d7457b.jpg

8f284ecea38fc178e2075a72af0a2135.jpg

0ea66ac35b8cffc1a1b3a7e12d0b8b4c.jpg

b8daca8822245350fc983e9e383ea4d7.jpg

2043f37a467e1e67ec330bb898d17e21.jpg

ac24b95b4a5ff4df26d4456aaf2f4019.jpg

9d185783a2f309e957281c0b60070ff3.jpg

daf617400d61cf311cd35c254b370c96.jpg

ac6aa106cad7eaf62a154b114236e5e1.jpg

c6194a85e563873e1e95e5726944fd55.jpg

a687dd1afede29234dba17c4b305de46.jpg

0f39a3fe21f41e45f2690ab1fbec34fa.jpg

2eec8f473ca4e81575431ece07659a07.jpg

353904e410b50b09ac647d19f7851228.jpg

ee4b9154893af893646360b548c4138e.jpg

0f33a3c078b01c5b0f65a9e7994fbf64.jpg

第十回,大武祠至登頂前

大武祠海拔2940公尺,忠魂碑就在大武祠下方十公尺的地方,兩個遺址已經頹壞的差不多了,很難想像在日據時代1931年時在這裡大興土木建了一座神社,神社就是日本人的地方廟宇,而這裡以前拜的就是日照大神,童話中的太陽老公公,西洋的猛男阿波羅。

下頭的忠魂碑是紀念被日本鬼子抓去努力為他們作戰而壯烈犧牲的原住民高砂義勇軍,這兩個遺跡的存在就好像是現在的總統府一樣,以前都是日本國的建築,無能的清國把不屬於它們的臺灣割給日本後,臺灣就變成日本的殖民地,在那個時代裡,沒有人會質疑臺灣被日本人奪走是否合法,日本人在自己的領土上建神社,或是建碑紀念為自己打仗的次等日本國民的犧牲與奉獻都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我並沒有對這段歷史太感興趣,我只對我的飯糰感到興趣,因為我真的餓了,但是現在才早上九點,我只能吃我的行動糧與喝一點水,目前的水量必須維持到下山後的水源地便可以了,我最喜歡的行動糧是鳳梨酥與葡萄乾,因為在苦中嘗點甜頭有很大的心理安慰作用。這裡的空地在崚線上算是一個很大的空間,我覺得可以在這裡放出四軸飛行器空拍,或是放風箏,也許在屏東市的人可以看得到,產生一點對大武山浪漫的懷想,不然就是可以在這裡練街舞拍MV也一定酷斃了,只可惜我這兩樣都沒有,我只能自拍,只能唱歌。

正準備找歌來唱的時候,更多山友已經陸續攻頂後下山了,中斷了我的念頭,於是這最後1K路程就起程了。在路上巧遇了更多下山的山友,總是問他們山上還有沒有人,有沒有看到一個戴藍色OR帽的男山友,等到最後一個山友下山之後確定無人了,就確定了我在等的那個人還沒上來,可以下山相遇,我便大喜,因為後面短˙期內已經沒有隊伍會上來,我可以寡占山頭很久,因為我要在山頂開個人演唱會呢。

沿路依然是剛毅健美的鐵杉林,只是越靠近頸子的地方,樹相更美了,有幾段山路又上又下的,但我幾乎用閒晃的速度慢慢地走,到了某一個山路轉身之後,我看到了北大武姑娘的側臉,兩邊夾道歡迎我的是整排的鐵杉林,它們就是傳說中的衣領御林軍了,那山頭看似很近,走來卻怎麼也走不到,最後下一段長坡攻頂之處,那裡就是她的下巴了。

此時約09:30,我的北大武國小畢業考第二個科目,考試卷上的最後一題是算數題,它規定我的雙腳要拼出200公尺,斜度約50-60度的長陡坡後的內心感想公式。

1482be77e0e10ff0a5bb9cd53f7d3982.jpg

6ceafc72d098e2b4b5a02556df7c7dfc.jpg

3495d30de832fb714d7385739fe81726.jpg

d8a82265c54edf431b39879a5d48d994.jpg

410c2465fabf3d9c73f29a9f945083b7.jpg

1b5e990732939b959b29bf8aea6b773d.jpg

f22c71b34ff6477f8ea89132692521ac.jpg

dec3ec6f891f188e5c66445a45a024fb.jpg

8281369ee6a5f5ad80b70bc264a78c2d.jpg

b8f8f78b590ef1cebdbf8759e125249b.jpg

d78222c00212d9a046b84d9af7c8a7e5.jpg

408db930dab00998e6e33aae3bda475a.jpg

d5b5bc741cf28ec553bceb6f11fd4635.jpg

7c4ed4085ebb2f9e2b58bd50b8776303.jpg

ff3ef55e187c04f4e4e8abcfdaa72ad4.jpg

aad98cdb2717e22a48b4820634f1cea8.jpg

95e48b539d53c9ad0feeb88c5689e3ad.jpg

186377a7bfdb22a58723e8348bb8f684.jpg

4f0646fae304818c9b33334c59d9c265.jpg

1b559259b2675dced8bb1c602ecd7e99.jpg

77b35c4eb820e078a41d6675c3ad109a.jpg

7e08855906474ba0593f0514eaad3621.jpg

f02459a63971217759b2f521ff14e6f7.jpg

ad39028e289955d1b043695e5054cfdf.jpg

3f12911ebfce30d2569caec40e7127ca.jpg

696b674598277b079e4d60f88e16190c.jpg

2dc67fdda916a5e6f8c530688546ce7b.jpg

2e05506e0676e5c913e232905e611045.jpg

49075da0be44392ee8eba9c34be283c4.jpg

56f6e39c219eed7ad36d900ef6491869.jpg

8ff8e6cf608d50025e741d06cd659580.jpg

372319245f950a3803723c2883c8a13f.jpg

ac0c8f7a953ffcbab98a1337c46c2dfc.jpg

第十一回,北大武登頂

最後一段長陡坡大約200公尺,因為這時我的隨身行動錄影機的記憶卡滿了,原來我裝錯了SD卡,裝到了32G而不是128G,所以我無法看影片回顧這一段路,是不是只有200公尺,長45-50度的陡坡,而且當時為了爬坡,也沒有用微單攝影,印象中這個陡坡是有繩子的,所以拉繩而上其實也還好,手的力量分散了雙腿的力量,只是整個爬起來還是會很喘,但不至於印象很深刻。

過了之後記得就是山頂平台了,整個平台是一塊巨石,上到山頂平台還要爬一個ㄇ字梯,然後我就登上了北大武姑娘的天靈蓋了。北大武山頂的腹地範圍很小,大概只能容許十幾個人,比玉山的還小,雖然是一等三角點,但前方與右側的樹林太高了,把可以有很好展望的視野都遮住了,我有點小小的失望。十點左右來到登頂時,我並沒有像登上雪山主峰或玉山主峰那麼興奮,我覺得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從檜谷上來的這5K並沒有太多讓我刻骨銘心的事發生,最感動的部份在7.5K的日出雲海已經發生過了,它消耗了很多的情緒,而登頂也一定能成,只是時間問題,所以登頂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太重要的事,自然也沒有太多情緒,它只是該發生的事就讓它很自然地發生的那種事而已。

山頂當然空無一人,第一眼就發現有一張椅子在上頭,不知道那個佛心人背上來的,我當然先大字型的坐下來了,現在整個山頂都是我一個人了,我愛怎麼就怎樣。預估下組登山人馬應該是單攻的,應該還有一小時才會到。我有一小時的時間,所以我心中定下了一個從容不迫的Schedule

1.喝水&吃行動糧

2.給山神糖果

3.與山牌自拍

4.拍小敏送的橘子(代表可憐無法上來的小敏也登頂了)

5.個人獨唱會

6.啃橘子,這樣就可以一起帶小敏下山啦

當一個人在山頂完全無人的時候,也許很多人無法理解,這種感覺有多麼美好,我這一路上偶有覺得單調的時候,我就會趕快轉移注意力,拍拍照或是喊一喊,最好的方式就是唱唱歌,在我的手機中平常都會準備約100首會唱的歌,然後找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山路邊坐下來唱唱歌,因為唱歌可以抒壓,而如果在一個好乖的斷崖上或是好聽話的山頂唱歌,這樣唱完就可以自己梳頭髮了。

唱歌的時候,兩隻金翼白眉一直在旁邊跳來跳去的當我的聽眾,我對拍鳥就是沒有興趣,只管唱著與錄著我的歌,也不知道牠們懂不懂,我只希望這時有長鬃山羊陪我。唱到第二首歌尾端的時候,突然山頂平台下聽見有蠢動的聲音,我以為山羊真的來了,我也不打算停下來,然後有一個年輕男山友突然爬上來了,嚇了我一跳,他看我在唱歌一臉錯鄂,可能覺得我是怪人吧,本來想停下來,但只剩最後幾句,索興繼續唱下去,而那個男山友便是我人生第一個,在百岳上聽見我歌聲的人了。

那首歌就是謝春花的『借我』,我好喜歡唱她的歌,本來想要唱好又唱滿她的八首歌,但是被山友所打斷了,只好跟單攻的山友哈拉一下。最後覺得無法再繼續唱歌,我也順利考完第二個科目了。所以就在11:00先行從山頂下去了,因為需要留一點時間給今晚傍晚的喜多麗雲海,所以也應該不能混太久,需要下山至檜谷了,

接下來我知道,就是考驗我膝蓋的時候了,怎麼陡上來的就怎麼陡下去,我穿上護膝,準備考我的第三個科目『爆膝測驗(1)』。我的膝蓋同學們,可是要爭氣點啊。

這兩首歌,有興趣者可戴上耳機聽聽,沒興趣者當成沒看見就好喔。

妄為 http://17sing.tw/share_song/index.html?sid=57410781借我 http://17sing.tw/share_song/index.html?sid=5741096193bdbd7e966f5f6907b7f02ec1801fff.jpg

21de2ede0c7e0adc73fb95b4a443c6f4.jpg

3ecc39c1b16cbfe36c8e7d27091fe841.jpg

2f384ec89d26d5076577d028eb4214e7.jpg

34995e0980951af92894f76cefad5cbf.jpg

937768f02e3f48f7ee45ed25d8c60cf1.jpg

8df765df4f8adf67aaa646fc9f7a2788.jpg

ffbc6459fac4201dca30854d53804ded.jpg

eadaaa3f708e78d56df15004bca5ec46.jpg

e55acf14430958e51f1710d872cacd2e.jpg

ae5592434669049bf7cc4017fc6faf80.jpg

13e872b3c9d2766d9eb16889a5085837.jpg

405ef136f17fc6cf4d35625a672bc2d8.jpg

第十二回,下至檜谷山莊

北大武山頂從9K下至4.2K的陡坡可真是又臭又長,自己就像一台很重的火車頭一直下墜,必須用雙杖不斷地往下找支點撐住,幸好我雙杖已經使得很熟練了,總是能一下子找到最好的點,施力在能讓我的膝蓋受力最小的那些石頭上。我其實可以靠施雙杖來很快下坡的,但是我總是會擔心膝蓋的緩衝不夠,累積太多動能產生疲乏的泡泡而不自知,這是我在奇萊南華步道上得到的教訓。奇萊南華的路很平,微下坡時當時半小時用衝的能走2K多,但接下來才發現左膝蓋兩側會抽痛,從此之後我的百岳行就有了警覺,開始在爬山的下坡時,刻意讓速度變慢,所以我下坡的速度就希望能控制在與上坡的時間相同,或多一些而已。

早上且與鐵衫戰鬥且爬到北大武山頂,從三點到十點,扣掉打混摸魚看景發呆與跟山友哈拉的時間約2H,我大約花了5H,所以現在我11點下山,保持上下山一樣的速度,我可以最快四點前到檜谷,然後休息一下趕上喜多麗的夕陽雲海,這些都是我不斷在腦中演練的時程,因此我下山的時候也不能混得太兇,拍太多照片,在11點出發是最好的時段,我順便也可以在大武祠的空地上吃我的愛心飯團當午餐。

那段長陡坡下坡就是慢慢的拉著繩子下就沒有問題了,山神對我真好,如果這時有雨或是前夜有雨,這樣的石頭就要非常小心,隨時有機會會滑倒,過了長下坡,又見原來的鐵杉林,因為日近中午氣溫變高了,陽光的紫外線也強烈了,因為考量這段崚線上有樹廕的關係,所以早攻時並沒帶上我的大圓盤帽,所以漸漸擔心我的臉頰會曬傷,因此我僅量都不在太多日照的地方逗留。

鐵杉林的枝幹變得更清楚了,但是日光光線正從90度的上空往下照,林相照起來總不如早晨或傍晚的斜光來得美,這是攝影人對光線的要求基本的挑剔,因此我也不打算多拍照了。到約快8K的時候,一片山嵐從北大武山的右臉那側飄過來,剛好猶抱鐵樹半遮面,最後幾乎要把整個臉遮上了。下坡的沿途果然遇到很多單攻上來的或是從檜谷睡到飽才上來的山友上山,因此我真替即將要登頂所遇到的白牆的他們,感到微微的悲傷。

我正要回去的山路上卻也飄來了雲霧,我卻感到欣喜,我終於可以拍一點不一樣的鐵樹潑墨山水畫了,正當我竊喜的時候,我終於遇見了傳說中的藍色OR帽的邱大哥,住高雄左營的他是今天單攻上來的,且上山以前很熱心地要在明天中午再來一次登山口接送我去左營搭火車,真是一個道路很古老而腸子很熱的好人啊,因此我看到他格外感到溫馨,我們哈拉幾句後相約在他下山十回到檜谷,一起煮咖啡喝再去喜多麗看夕陽,之後合照一張後,我才發現沒戴上新買的OR藍色圓盤帽,跟他一起拍照真是失敗,因此我心中希望一起看夕陽時,我一定要跟他撞帽合拍才可以。

因為他正要攻頂,而那時霧快要鎖住北大武姑娘的臉了,所以沒有聊太久,就放太迫切攻頂的他去攻頂了,最後卻陰錯陽差地,我並沒有緣份跟他一起在喜多麗喝他煮的咖啡,只有隔天下山才相遇了。

分開後,我也慢慢地走到了8K的大武祠用我的午餐,有一個山友剛上來也在休息,拿出了他準備的四軸飛行機空拍北大武,這的確是最好的地點,我便吃著東西,邊向這無人飛機揮揮手致意了,也許有人會在Youtube發現有個人在下頭揮揮手,在2018/12/22的中午左右,那個人就是我囉。

我對購買四軸飛行器這事非常掙扎,因為它太大台了而且目前太貴了,雖然功能上已經齊全,但電池續航力的部份我還是覺得不行,我等了很久還沒有等到一台小台一點的,續航力又夠,能抗風又解析度高的但相對便宜的飛行器。而那不是必備的登山用品,有些網路上的神人貢獻他們的體力與精神背很好的飛行器上山空拍,再後製加上配樂的影片,把山的美好壯麗分享給每個人,讓人愛山敬山,我總是看了會兩眼汪汪,那些山頭山頂,原來全貌是這個樣子,人在高山上藐小地像螻蟻,山神用小指頭一捏人下去,就會變成一顆小小塵沙,永遠變成祂的一部份了,看這些空拍影片,才會知道我們看似很長的生命,其實只是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如果那些山是我爬過的,我就會莫名地特別激動,會拉著我的小孩說,把拔爬過這座,把拔爬過那座,那座爬得不要不要的喔,我總是期待有小孩能發出『哇』的一聲平聲,但是目前我只聽到『喔』的幾聲入聲,我理解的,那是因為她們沒有親臨現場過,她們一定不懂把拔的興奮在那裡,我以前看MIT臺灣誌時也只是『喔』而已,看電視爬山或是用臉書爬山的人,大概都是這種感動的Level而已。

同時我也更能理解,沒在爬高山的人看這樣的文章,也不會有多少興奮的心情一樣,但是我還是想要寫,因為我再不寫我就要忘記我行山的過程了,更慘的是,每一次行山都會被下次行山的新興奮所掩蓋了一些,而變成舊的興奮與回憶,因此我必須寫,趁有空有機會的時候寫下這些過程,不全然只是為了發表,絕大部份只是為了我以後老的時候爬不動的時候得以下酒。既然女兒們大了揪不動不愛爬山,我總是可以騙騙我的孫子們吧,跟他們說,阿公以前爬山的時候是怎樣瘋狂,遇見那些有趣的人,看過那些美好的風景,遇過多少危險,有一次獨攀北大武山還快要死翹翹喔,雖然只是快要抽筋而已。

fb89ddca8749dcb3397729bbfa5196b5.jpg

0b40f18be9aa3f06dbe69ecd85fd3ac4.jpg

bbc23de3cdf5bcc4894192f09c6d5c8b.jpg

9394558048d1f5204160cdbcbb179e06.jpg

7016acdef22544cddf3ef2461798b874.jpg

6da7562a87db0edbbce8619a9ef84c12.jpg

c42c473a3a941830b34ee328ac3f2b7d.jpg

24ce6adfaac4fdbe3ec9d6945470f844.jpg

04746b94d990c23e36e3ba37910a51a7.jpg

13950cbaa3c9cee97f7ce0c82abcd3e6.jpg

41637048ce8edd9a0071273957763ef1.jpg

4c7657a0e4217d2a556e62af1b92e689.jpg

22acb6a35e16f0d689d6d05b56b69c93.jpg

804a0166c5d88cf938868e747440e208.jpg

f5f0228deb755a253cb0f8be19271146.jpg

0e6eec8d56d03bc63faa226c47a4e4d2.jpg

920692cc58fea5189a72b742188ef5f9.jpg

5e71a773f26f1ed50b4e50bc9fed52f9.jpg

63440b5edcce67e0337a53fc7dde40a5.jpg

1effdde0c9c92d7c72908b5fe1bff684.jpg

40d9c65456e01f02ddfea1a67a116185.jpg

008db9333d5e188399d25a7bf43f9c77.jpg

e8cea412de4091bd9b6de8734c615fed.jpg

4d2359dcd49bf984ae8e79e27029bfb3.jpg

cb541436364469b81be6d8d6606cd7f8.jpg

第十三回,到達檜谷

仍然一直陡下,只是換了用過不同感情的樹根,不一樣結局的石頭裂縫,直到換了不一樣緣故的天空, 終於一路到了水源地,此時鐵杉林道館已經休息,進入了中級郊山的那種永無止境的林相枯燥迴圈。

唯一不枯燥的就是水源地,一片苔蘚手作的牆,汨汨地透露著涓滴的水流,我用它先洗了手,再直接盛了水喝,它有著孢子的香氣,有著摸黑過石頭的味道,有裂痕合攏的味道,這樣的水如果要用濾水器濾過一次,對地球內心深處的尊嚴就是一種侮辱,我接連喝了十幾口,因為這裡的高度應該就是北大武姑娘的乳房。

用寛口瓶接奶的時候,懷著無起感恩的心,因為我站著的位置,也許是占據了長鬃山羊跪著喝奶的地方。

水流往下流的時候,切出了一條水路,夜攻沒看清楚的,現在都已經明白,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它花了幾萬年的時間才找到自己的方向,我只花了半分鐘就僥倖地找到對策了,也許在這裡滑倒,才是對它的尊敬。但我的登山鞋抓地力實在太好,這是鞋子的錯,讓我經常感到無預警的損益失衡的,都不該是過去的你,這都是鞋子太好的錯。

我就像是一個沿街叫賣日光的人,從6K開始喊價,一直到達檜谷山莊前的三叉路口時,有個遠遠的帳篷喊到最低價,4K只要4.5H的低價就得標了。

回到檜谷看到一隊純女山友群剛上來,與正在山莊的熟識山友快樂嚷著,今天帶了湯圓要上來煮喔,我才突然恍然大悟原來今天是冬至了,我該在晚餐時跟她們要湯圓吃嗎,我得好好想一想,吃了湯圓,就是傳說中的四十九歲了呢。

請她們幫我拍一張當時下坡太熱,脫了只剩短袖的樣子,還在四十八歲的我還及格吧,我的鮪魚肚還不足以作鮪魚罐頭吧。那麽那麼,到底要不要在晚餐後跟她們要幾顆湯圓吃呢。

進入山莊大字型躺在山莊的床上,是人生最美好的事了,一直陡下的我,碟煞都快冒煙不行了,就小小昏迷了一會兒,心裡想的是就是大大的湯圓,有直徑49mm大的洞那種。

e37cf26699e659ecde86eb0e65d7701c.jpg

efbfae053d83b918b41dfd7d99e18336.jpg

b9aae7cea93df7de22327bcf4a077440.jpg

cfbb9e32e1ed0b3c3dda45dbeafd9770.jpg

4adfa948dc82e75f823a931ac5b48e20.jpg

5562cb3d7a5fd6843119c4380dfb47f2.jpg

第十四回,崖上尋人未果

瞇一會兒之後,已經四點多了,趕快卸裝備,上洗手間,替大腿按摩擦藥膏,準備我的第四個科目考試,考的是喜多麗斷崖上的攝影技術與感動的深度,這堂科目考的顯然是申論題。

因為檜谷收訊不好,我沒辦法聯絡上之前遇到的邱大哥,也不知道他攻頂下來回到檜谷會是什麼時候,因此邊整理邊等他。全山屋的山友們都一致準備要去看雲海了,都跟我一樣心情興奮級了,累了一天了,只要再走兩百公尺就能領到心靈雞湯了,預估日落是在五點17分左右,因此四點半出發是很好的時間,但是我在山屋的床上或山屋門口一直等不到邱大哥來找我,時間越來越緊迫,所以決定到三叉路口等他下來,那時已經四十分了,只要有山友下山就會問他們有沒有看到一個戴OR藍色大盤帽的男山友,但是似乎都沒有看到,會不會腳扭了,會不會被咩咩叫的長鬃山羊圍攻了呢。一直等到五十分時,天空的亮度突然有明顯的變化了,本來想寫紙條貼在指示牌上說我先去看夕陽了,但是想到我沒有帶紙筆上山的習慣,覺得如果邱大哥找不到我,也會順路到喜多麗看雲海,然後能直接下山,最後我真的等不及了只好一個人往斷崖奔去。

到喜多麗時,崖上就像是菜市場一樣人滿為患,腳架相機等可以想得到的裝備都有,一群山友都已經佔好了最佳位置,我遍尋不到藍帽子的人,只好找個下山一定會經過的路衝等大哥,然後坐著看雲海,直到夕陽落下,崖上無人漆黑之時,我當了最後一個關燈的人,還是沒有等到他。事後隔天才知道原來大哥四點多就來檜谷找我,但是可能我在上洗手間沒遇到,他自己一個人就直接爽爽地在崖上煮咖啡看夕陽了,他說他還特別帶了煮咖啡機煮咖啡要來跟我一起享受雲海,只可惜檜谷收訊太差,無法雙向連絡,錯過了這個美好的相會,這讓我興起了想買無線電的念頭了。

崖上也有很多美麗的波妞山友,但是身旁都有護花使者,話也不能這麼說,那些崖上的波妞˙也都是憑真本事上來這裡的,在高山上,沒有人能幫你太多忙,除了心理的安全感多一些之外,一切都要靠自己,每次我看到女性山友,心中就有無限佩服,但是吸引我更多的是喜多麗前方的無敵展望。這個崖上腹地不大,但視野卻很好,如果前方的雜草與樹林能低頭一點就完美了。

下表是檜谷山莊網站的資料,查閱之後才知道十二月中以後,並不是爬北大武山的最好時機,因為我這次來,青楓與紅榨槭都已經吹乾了,阿里山千金榆的綠也枯黃了,難怪我這次對北大武山的中級山林相印象如此之差,這次獨攀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只有崚線日出與下一集需要準備消防栓的喜多麗火海了。表中還有令人更深刻的就是北大武整年都有雲海,因為秋冬時節,地面溫度低,層積雲的凝結高度也低,會讓水氣形成的雲海降低非常多,約在一千公尺左右,雲海容易形成,然而夏天時從南方海峽過來的水氣,碰到北大武山的屏障,因此水氣便集中在喜多麗對面的山谷裡,在夏天的雲海高度便幾乎跟喜多麗一樣高了,有機會崖上盡是白牆,只能在雲海裡游泳摸蛤了,因此我得到一個結論,如果要再訪北大武,三四月的雲海高度尚低,能賞到雲海,又能賞到在某些路段的杜鵑林盛開的樣子,而冬天最好的季節就是十一月了,最差的季節就是暑假時間了,那時颱風頻率高也會很麻煩。

不過夕陽是不分季節的, 在蓋著棉被的天空裡放火,是喜多麗最擅長的作夢暴力美學了,下一集我將只允許喜多麗放火,不許自己偷偷點燈。

7ddd883c311da530f8e8feef96e69abb.jpg

第十五回,崖上最後關燈之人

終至崖前,黃光燦燦,左側流沙以光,中置群臣,上火於君膝者,偕雲使者也。谷地頓且輝煌,絲綢留畫,附於其身,常感騷長,框前為坡,內空外洩,新封於頂,流瀑飛海,滿溢高張。

若有前者,使之若張,海將昇平高節處,風剪衣杉止於斷,細目飛豆灑四方,無人認領徒傷短。有石荒張微裂聲聲處,更是強將欺兵短接時。草前光杯,樹冠量酒,枯等兄坡前,舉目無雙。爾獨樂樂之不待,戒叨擾恨情長。

若有更前者,光輝迷茫,左眼掏金沙沙,右眼有橘網。更有隱情者,寡以獨占石壁斜匿處,借耳聞風不動時,空虛側側疑有人,暖風已去留明火,卻使無情作有情。

此際須臾,流瀑擾動,小山昏闕,大山平息,日落噴海,奔火入枯,神助鬼亂。火棉先進,烈燄補心,皺不可策,顫不可鳴,語不能發,口無遮蔽。

柴燒一夕長,暉盡一寸短,鎏光逶迤去,留我作新鞍。坐罷回頭止,人去崖空望,舉燈觸檜谷,步中多不捨,喜多麗神往。

分享

3fdc61f230bf191c8a70f048778a489e.jpg

da1a5c0ffb2e619a2e7d2fb82d8f7eab.jpg

f66a802e7010a0d18fcd573f3c8b1711.jpg

fa2cda581310754b96b8a736183b7f69.jpg

b6e151041fe101b0822c1a2dfeafbcab.jpg

8ddbc459d81ce04e469bbfa9e5fbf6cf.jpg

ff6256a9e4fdff6af8e30b4b4a2fa883.jpg

821b41386edd98feb0f1ff46cafeea7e.jpg

7bf1bf028fe70a35942eaee2a48654e2.jpg

059f2b3377420a2ca39ce5cbecfbe68d.jpg

f1c289bd2d47ac8b9693cb65bd1dc93f.jpg

c8f7791b3c0f6afda0f0a5b72bd1d739.jpg

5f4f2e24c175b2d813d83c4255afa4f3.jpg

d03dd758da132802ec68bef673c9a364.jpg

627ef4ebefb2a0b007575aeb66b87ee0.jpg

20e4f59d001328300de5de3311ac4927.jpg

8431eefc54ffacbfec6dfc683fdf7ce4.jpg

4529e46884ad1a94221e3fa86686094b.jpg

3fcaa3669efef299eda47ffac047b335.jpg

b0bd6494da43338474b8924b25a11474.jpg

3696b8273b1d886de4f8e35825cc3af1.jpg

bd9fd839fc5c170ec30dcd2ed92eb3de.jpg

571c00171ec7e41069852cae624a6f1a.jpg

3b580dd63780871333f70c3f25739c33.jpg

2c9206296c25566cb03512587b946aad.jpg

cad0dd32f21f51ef80431aaff1f25613.jpg

2f3d39bd9abf521c18b4bb2ad655cc0c.jpg

3da4a7307f6969c6a9be7b16572b0a1d.jpg

a18758a304582eb4683fdd67c64a8ed0.jpg

be54eb377958be1ef04d51d1452224e8.jpg

c6e945f3a3ca597a035087e92182428d.jpg

d8562e6005669c97711ed9a7708271d0.jpg

7f53688c86317e9d808b17932b6e1224.jpg

cfb1d5394604213c65a589f9af3b2293.jpg

cbae83980b3fc4f4eb5627df6d5ea1a0.jpg

5da5f1cf1bbb1c85b0093e1c5255eec3.jpg

第十六回,誰來晚餐

吠出文言文之後,就是晚餐時間了。

協作的晚餐煮的一樣好吃,但是在這裡吃到大蝦子顯然不太禮貌,這畢竟是高山了不是牠們出生與死亡的地方。端了一大碗飯菜蹲到一個陰暗的小角落裡努力吃著 ,但最後真的吃不太下,倒了一點到廚餘筒中,對那些還需要把廚餘背下山的山青們,說聲抱歉了,每次在高山的山屋中用餐都是這樣,心裡渴望著飽足,但生理上總是厭食,最後比較能吞得下的就只有熱湯了。

協作說他也煮了熱湯圓甜點,所以我不需要再去跟那群女山友要湯圓,建立某種施與捨的魂結,他問我要不要吃,我說不了,一方面是吃不下,一方面因為我想把第一次的四十八歲留在武大武,我一定沒有第二次的四十八歲了,這獻禮說起來很珍貴,但作起來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我越過湯圓那個坎,但越不過今年這隻雞身,我今年四十九了。

檜谷山莊在晚餐時間人聲鼎沸,一隊一隊熙熙嚷嚷的,我一個人蹲在角落裡,不太想跟別人哈拉,也無法插話,就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吃東西,我一個人也獨攀好幾座山了,在山路上從不感到孤單,但在人多的地方,這種孤單的感覺就特別容易油然而生,比如說我今年九月獨攀奇萊南華時,在山屋聽莊主彈吉他唱歌,滿屋子都是人的時候,就感到特別落寞。北大武的山屋用餐更是如此,因此我不想逗留在人多的地方,吃完晚餐整理完明天要下山的大背包,一個人就戴著頭燈往檜谷下遠離營帳無人的地方,坐在步道的石頭上,關上頭燈,在一片漆黑的夜晚中,聽我自己以前錄過唱過的歌,想像著自己被塗在荒山野嶺的黑漆裡,作一個比較不黑的部份,然後我就想起十年以前寫過的一首詩,你的一個部份,替代了過去的某些遺憾。

我期待有一群黃喉貂正在圍繞著我,如果我打開頭燈,就會看到牠們的黃喉嚨,以我為圓規的中心,畫出一條厚厚的彩虹,就像剛才的喜多麗的火海一樣。

你的一個部份

是我想你

〝很久以前〞是一個全新的部份

代替我不在

不再是更新的部份

因為我知道

記憶在等待裡頭是滑牙的部份

命令耳朵對螺絲起子

全面反攻的那個部份

思量是窗外的樹木生鏽

剝奪的部份

光滑是春天剩下的部份

勇敢是一隻筆慢慢損害空虛

那個堅硬的部份

把懷中的蛹寫成〝死〞字的部份

蝴蝶沒有在花上頭是一個過去的部份

死角是隆起的海浪的部份

堆積是粉末的部份

部份是因為我想你

那個正在崩塌的部份

另一個部份是因為我不能說

一個防空洞對它微光的部份它這麼感覺

〝蝙蝠聽說是一個不怕黑的部份〞

〝回聲是一個不能倒立的部份〞

雷達波是回不來的部份

探針是你永遠不會知道的深刻的部份

你正在想我的那個部份

是我還沒練習過的部份

有關於樓梯的部份。

第十七回,回程下坡

五點半起床盥洗,山屋多數的人都在更早時攻頂去了,現在應該快到水源地了,喝我昨天沒喝完的泉水,然後在更晚時,看我沒看完的鐵杉林雲海日出。吃完鹹菜粥 ,就要說再見了。

冬天時的高山, 在早上六點,天還是九成黑,有一隊人馬也準備下山,我跟他們說我先下山了,畢竟是摸早黑,心裡負擔小,我會經過前天的那條抽筋路,應該還會看到那隻救命藍腹鷴吧。

摸黑回到必經之地喜多麗斷崖時,昨天被燒過的地方,並沒有留下廢墟,天龍八部裡頭最厲害的藏經閣掃地僧,把它們當成落葉掃走了,遠方屏東市的燈火還是微軟的作業系統,當機的藍色營幕非常熟悉,也像記憶海眠,正在秘密地吸收夢裡人的震央。我在崖上待了十幾分鐘,本來昨天就是一個崖上最後熄燈的人, 所以早上也該作一個點燈的開關。只是我等不下去了,因為需要等到六點半,而且日出方向不對,要開的是房間後頭的燈,不是喜多麗單人房。

有沒有一個相同的景點,可以擁有日落與朝陽呢,當然有的,只有你站在有一等三角點的山頂,或是在南北向的崚線上,你才不需要移動雙杖,你只需要旋轉。合歡北應該是最好的地方,日落與日升能夠一天吃到飽,那是我以後要去搭營的地方,喜多麗就不行了,不是它的錯,放火燒光一切,需要準備與累積很久的無奈情感。

喜多麗崖下就是一個陡下坡,小心通過就好,前晚看不清楚的現在還是一樣,那個快抽筋的路上當然還是不斷的陡下,我依然亦步亦趨,慢慢地直下,因為天還是昏暗的,鳥還沒消化完左晚的小蟲,所以還沒醒來。

下到約3K的地方,從樹林間看到遠方的山巒慢慢睜開眼皮,一層比一層更深,這是中級山的清晨了,四周安靜無聲,心裡的聲音竟沒有辦法整理得跟山一樣乾淨,它們的名字叫做如果,如果是唯讀記憶體裡叫暖暖的人,也是無法被複寫的冷酷未來。

想要爬山帶上來仍掉的,好像都會原封不動的帶回來,唯一帶不回來的 就是又看見的藍腹鷴,只要丟不掉的,就會長成一對,藍腹鷴也是一樣。我並沒有拍照,安安靜靜走過牠們的身旁,這樣才能符合測不準定律。

經過崩壁時,天幾乎都亮了但是刮不乾淨,仍然是陰天,壁前那座山頭上的雲瀑,從昨天傍晚以來,都一直不動著,像是上了髮膠,難道昨晚整夜無風嗎,怎麼可以這樣想被無視,我整夜也是無夢的呢。再來的路程,沿路遠遠都可以看到在北大武崚線上遠望所看到的溪流,但是聽不見水流的聲音,我對這種山中小溪特別無法抵抗,不知道有沒有人想到來這裡溯溪 ,直上日湯真山。這時候我聽見附近有扣扣的聲音,有人在用摩爾斯密碼求救嗎?我到處尋找才發現在樹上有一隻臺灣小啄木鳥,正在用尖喙教導那些小蟲,什麼叫作斷腸,什麼叫作死亡。這個世界不是樹死就是蟲死,樹醫生只愛蟲並不愛樹,我只是愛山,並不愛啄木鳥,我只是愛自己,並不是愛你。

回到舊登山口管理站就是休息的地方了,我下坡走了4K,腳需要休息了,管理站有很多人聚集但是都不是要上檜谷的,而是日湯真山的山友。看到有一個山友從日湯真山下來, 問了一下它美不美,不過也是寒喧一下而已,因為我已經約了丘大哥下午一點到新登山口等我,怕又被美景耽誤就不好意思了。

最後的2.8K就這樣不知不覺地走下山了,選了一條剛上山沒走過的叉路,下了一個沒上來過的登山口,剛好十一點整,出來走到馬路時又走了三百公尺努力找了一個遮不了雨的路邊,此時天空微雨,我在北大武姑娘的腳趾頭的地方等丘大哥來接我,考完了我五個科目,給了自己九十分,扣十分是因為我忘了吃小敏送的鹽糖,差點在夜裡抽筋的倒扣分。

我現在是百岳國中生了,可以在今年2019走向更深的B級百岳了,而我的畢業禮物則是邱大哥載我去山下的萬巒,我銘感五內之下吃了正統的萬巒豬腳。

我的北大武山之旅已然結束,新的旅程將於1/18起程,我的第一座B級百岳,玉山北峰,我要來了。

612b97640e9df5aba0bc0bfb513dd7ea.jpg

7c9768c3d05cad3e15fda82d624dc9f8.jpg

a0b74130cd6d75ea4aac5ba349de1786.jpg

1bad8f9b5ff8dc26e7610f3a37e4816f.jpg

7b0e8d2c7e6f91d6b7702d4e57568c75.jpg

b638d30f8c6601d3acc7a6bda678f0e5.jpg

12e8b99f10f1b7cc9dd7f307ac47600a.jpg

e1ac721d6d49cd79c11edbcb57e27294.jpg

3adaf1ef1c52af00cea9b2ca757a1c53.jpg

de4cd1764372192e887367ebb70f4f5e.jpg

fddf44fd1d9b1b680de2b116c43167fc.jpg

38b008d651f986efd9af3d734a5806ed.jpg

645e7db8a484ef57106c36d5828220ff.jpg

5d992125f1038103a964f122f6f7648b.jpg

3a1ba781052185c0197cfa957a5c308d.jpg

a022dc515036d8ab2fa1b0f1cfe0470f.jpg

7bb0a92d59e40cabfb08576e667b1712.jpg

7699fffb346dad248d6b477d6b2646d6.jpg

e937b84a8277fb6d13237a1b25cc1b32.jpg

7f79dfb873bcaa7ac720042d3e1f8123.jpg

4c9b28b72ad69d30c495ab298b02498a.jpg

a7dd4e424bee778bb6224dd2656a7c0c.jpg附錄參考資料北大武行程 ~~12/21(五)早~12/23(日)晚  (12K*2=24K)地圖,選A

162f166cd59705eb8419f135f578786e.jpg

9f9b756b2e6a35ecdd7119b308fca2a5.jpg

1f2428b9991796d0cfac7c8f9489c472.jpg

a6f9a0e8bdbe8a43eac783fe4ed36ec3.jpg

d7c4b556fb873625238cfa86a44cb0b7.jpg

a63d5174a4b6f745a60b4a7abd67426e.jpg

71de65ea2ae674c22153b4667bf8927a.jpg

想知道更多旅遊美食資訊,請追蹤按讚「udn走跳世界」

登山美景湯圓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