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百岳登山樂
郊山路線
山友樂談
生態攝影
海外健行

登百岳雪山主東線 這山就是有一個好聽的名字

2018-08-18 10:25健行筆記 健行筆記

登雪山主峰與東峰行前躺在床上慢慢在心中審視裝備內容物後,又起床把背包的東西再倒出來,用秤麵粉的小秤把每一個小東西都再秤過一次,總共又減了352公克,最後秤一下背包總重約10.5公斤,在確認應該是極限的情況下,按下四點的鬧鐘,懷抱興奮的心情就寢了。

起床後下去樓下地下室開車前,發現右後輪胎沒氣了,耗了二十分鐘補氣後終於上路,上路前買了早餐,並加滿油,從板橋出發,路上經雪隧過後經美麗的蘭陽河谷,不敢在路上多停留拍照,一直往武陵農場奔去,到的時候原來從武陵農場到登山口還有一小段山路,路上看到一隻臺灣獼猴,也揭示了今天會有一個很美好的開始。到登山口時已經是八點二十左右了,吃了維它命B,以及牛樟芝來補充體力,換了長袖排汗衣,長排汗褲,綁緊登山鞋,因為之前去合歡山,有輕微曬傷的地方是後頸,臉頰兩側與鼻尖,特別在這些地方多塗了一層,戴上登山手套,調整好登山杖,吃了一根香蕉,拍攝了一下登山口下的七家灣溪河谷、羅葉尾山稜線,還有大概多年以後才上得了的帝王之山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服務站在一早沒有人在裡頭,所以應該不需看登山前的注意事項影片,就決定投了人生的第一張入園證與入山證,上了洗手間,也拍了有名的雪山登山口的大水池,原來多年以前在攝影網站看到令人羨慕的水池倒影,其實原景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美好,看了最後一眼登山口,心想我終於要上雪山了,此次全身裝備只有登山杖是舊的,其它裝備都是新的,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真正在登山,而不是爬山,雖然雪山主東線在百岳分級上只屬於A級,是初級的百岳,但對我而言是全新的挑戰,前一個月前爬了三座A級百岳合歡主峰,東峰與北峰,而在今明天之後,大概它們只會變成健行路線,這是多麼令人雀躍又令人期待的事情。我一個人就這樣開了三個半小時的車之後,沒有什麼休息的情況下就出發了。

剛開始時因為背包調整不好,水壺為了取水方便放在背包上層,又也許是早上起床開車疲累,從板橋到雪山登山口的路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容易,山路不斷環繞更需要專注力,導致在登山口到七卡山莊前的2K十分的喘,也或者是因為多數為階梯路,心肺呼吸尚沒有調勻,一度生起厭世的情緒,當情緒不斷發酵時卻遇到了一隊六人行的山友,年輕約三十出頭的三男三女,其中一男前背一個大背包,後頭背著自己的背包,是幫一個女山友背的,邊走邊聊天之餘,也忘記了剛才是如何地對自己心生放棄之心。這一隊人馬也跟我一樣準備上雪山主峰,但是因為他們想在三六九山莊住兩個晚上,所以可以慢慢地走,我也擔心那個瘦小的女生在一開始就讓人背起大背包,這如何能夠到達主峰。後來才知道她是第一次爬高山,她有很多好朋友可以互相扶持,應該不會有問題。一路上感覺會下起毛毛雨來,我把背包套套上,穿上防水透氣外套,一個人就先走了,就跟他們說我們七卡山莊見了。一路上是走不完的之字形石梯,路上沒有什麼特別的風景,跟一般郊山的感覺差不多,這時候我的呼吸慢慢調勻了,一直到了2500m的七卡山莊,從登山口共爬升了三百六十幾公尺,路程約2.1K,這樣的感覺跟從冷水坑上到七星山頂的距離與高度差不多,原來要登雪山之前,是要先登上一座七星山的,不過這才開始而已。

七卡山莊是一個設施簡單但看起來完善的山屋,我對它的好奇心不高,因為不知道會不會看到傳說中的七卡魔女,並沒有在七卡多花時間研究裡頭的設施,到的時候與離開之前,約有十組人馬到達這裡並循序在休息後離開,其中一組人馬為三個外國人,在來的路上他們主動用國語跟我說加油,我也順口說Come on, Go Go Go ,我們相視而笑之後分別到了山莊。在七卡山莊稍作休息之後,用新買的濾水器再濾一次從水龍頭流出的水源盛滿水,調整了背包裡的重物位置,整裝之後我一個人與他們各組人馬就一一往上開始爬了,那原先遇到的六個人隊伍似乎想要休息更久,我回頭看了他們一眼說咱們哭坡見,就離開了七卡,往下一個休息點哭坡觀景台出發了。天空下起毛毛雨,一路上遠眺群山都是霧茫茫的,也開始心中抱怨難道我期待已久的雪山行一路上就是這樣了嗎。從2.1k到4k的哭坡觀景台,兩公里的山路讓我的氣息終於調得更勻了,也走得更順一點,此段的坡度比前一段的更陡一些,但已經不是屬於階梯路,而是真正的山路,石塊與樹根組合的路,不過山路都很明顯,不可能走錯路,我心想這段路如果在秋天來或是積雪前後來時,景色一定很美。這段路只有2k但爬升約500m,如果要比喻這段山路,大概是1.5座七星山。到哭坡觀景台時,我已經爬了2.5座七星山,觀景台的高度已經來到了3000m,從一開始登山口到哭坡觀景台,總長約四公里,但上升了約1000m,可以想見這是一段辛苦的山路。

到了哭坡觀景台時,已經有很多從七卡上來的山友在臺上休息與用餐,然後我也第一次用爐頭與鍋子生火,煮了在三千公尺上的第一碗泡麵。在途中遇到一對還在郵局工作的阿伯阿姨,他們說四十年前也來過這裡,這應該是他們的懷舊之旅,多麼美好的婚姻啊,結為連理那麼多年還能一起爬山,真是令人羨慕。邊用餐時看著哭坡這個小山頭,被雲霧不斷換著臉,哭坡只有三百公尺長,落差也只有187公尺,換算成爬坡角度,其實不陡的,這個小山頭其實看起來很可愛,而事實上爬起來也沒有太多感覺。哭坡的由來並不是因為爬這個小山頭會哭的意思,而是爬完了前面的2.5座七星山,到了這裡又看到這個山頭,應該要哭出來的意思。後來觀景台上人越來越多,感覺真像一個三千公尺的網咖,每個人都在打卡,能在這裡打卡的人真是勇者。山上事物的命名原因真的很有趣,取了一個特別的名字,就感覺它們有了一個新的意義與象徵,驅使很多人前來瞻仰一番。

毛毛雨還是一直下著,我特別在前幾天新買的Gore-Tex防風外套真是不錯,能防雨又能透氣,不知不覺哭坡就爬完了,接下來經過幾個小坡後,約莫1km處就到了雪山東峰下的叉路,西邊就是雪山東峰的小山頭,沒有幾步路就爬上了我人生的第五座百岳,上去的時候跟一群山友互相拍照之後,天空就下起大雨來,我來不及穿上雨褲,褲子瞬間半濕,心想再2k就可以到了369山莊,好好休息一下換上第二套登山衣褲,因為在雨中也無法多拍些什麼,就直接往下走,經過直升機停機坪往即將要睡一晚休息的369山莊了。回想當我登上雪山東峰的時候,我其實並沒有太多感動,因為這山頭似乎太過容易。

從東峰下來後穿過一個小森林時,因為時間已經允許我慢慢閒晃,不會有摸黑到369山莊的情況發生,我坐在一個有苔蘚的石頭上,放下背包準備在這裡休息喝水,吃點行動糧時,整座森林突然感覺完全無聲,我回想起之前遇過的這種寧靜,是多年前在北插天山叉路往東滿步道的地方,這二十分鐘的寧靜中,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沒有任何山友經過,那是一個不會感到任何害怕的當下,而事實上這一路上,多數時間都是我一個人在走,我也並不感到孤單,如果草叢中有什麼風吹草動,我是多麼希望那是一條蛇或是一隻鹿,或是一種叫不出名字的生物也好,但是其實什麼也沒有,只有我一個人,而且似乎懷著憨膽,沒有產生需要害怕的需要,再次證明我是可以一個人獨行的,獨攀有很多好處,最重要的是我是需要自由的,想休息就休息,想拍照就拍照,想一個人在野蕈旁閉目沉思,沒有人會提醒我需要趕路了,我一點都不想趕路,我只想慢慢地走在山中,爬山對我來說不是運動,它對我而言是修行,我們永遠不會爬的比它還高,比它更久,山不會懷念你,但你會懷念它,你一動情就輸了,我們永遠爬不過山,不要用征服的角度去爬山,你征服的只是自己,山只是給了你一個美好的理由。

接下來的2k是很平坦的山路,穿過小小的樹林與箭竹林,偶有高低起伏,感覺就像是一條被祝福過的山路,如果不是天空霪雨霏霏,這條路上的風景應該很美,也許雨被樹收下,而霧被路剪斷的時候,也是很美的。在路過一個很美的峭壁時,我刻意站在一個突出的石頭上,眺望下頭的幽幽深谷與遠方層層折疊的山巒時,心中一點也不感到畏懼,而是感到十分寧靜,人什麼都不想的時候,看起來就是一棵心智凝結的玉山圓柏。在我沉思的時候,在哭坡網咖的四人年輕男女隊伍已經跟上,我分別跟他們說聲加油後,就慢慢獨行在這個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山路上,這時海拔約為2900-3100之中起伏,這種高度的確是被山神的呼吸祝福過的。

沒有經過多長的祝福後,就穿過山路看到了369山莊的屋頂,經過兩個在遠方山頭鋪陳著緞帶雲海的下坡,就到了山屋前。369山莊名稱的由來是,原建於本諾夫山下之草坡上,以前此峰標高舊時的量測是3690公尺,所以命名成369山莊,後來測量資料修正為3666公尺,原來也是誤會一場,如果名稱再改為3666山莊,我也是覺得可以的,但是我覺得前面既然有一個哭坡,那麼一路被祝福了兩公里之後,應該改成笑傲山莊也許會更好。

在午後三點半左右,我到了今晚休息的地方,一進入山莊裡頭,滿滿都是看起來一臉疲憊的山友,先把濕淋淋的衣服換成另一套備份衣服後,緩慢進入山屋的寢室大通舖,我想應該有一百顆眼珠看著我走進來,每個山友應該都是被這種表情歡迎過來的,能走到369山莊的人相信都有一樣的心情,前頭的七公里山路,每個人踏過的路都是一樣的,每個人看過的景色、閃過的樹根,扶過的花或是淋過的雨水無論幾盒都是一樣的,過一會兒我整裝好爬上通舖樓上暫歇時,再看到新的山友走進來時的眼神也會是一樣的,那就會是第一百零二顆眼球的心事了。通舖上層的右邊有一個男性山友,看來已經整理好背包裹著睡袋睡了,我的左邊還沒有人,心裡想著千萬不要是一個跟我一樣獨攀的女山友,這樣我在睡覺時就不知道怎麼安全翻身了,我想管理員應該不至於讓男女山友在晚上時處於如此尷尬的局面,而幸好約莫一個小時之後,左邊的男性山友出現了,簡單跟他聊聊天談未來行程之後,因為肚子實在是太餓了,就下床去廚房煮晚餐了。369山莊的廚房位於寢室房出去的左手邊,是一個很簡單的小屋子,裡頭有外包搭伙協作的廚房伙食工在煮東西,是一個可愛的女生,瞄了一眼菜色真是不錯,我也順便跟她聊了一下,拿了名片,如果以後有機會爬B級山,往雪北或是下翠池,還有機會來到這裡。搭伙是一個好的選擇,登山輕量化不是偷懶,而是為了自己的能走更遠的路著想。

簡單煮了乾燥飯吃完之後,369山莊前來了更多人,因為山莊外的雲海開始變得很美,夕陽是看不到了,問了人說天氣好的話可以看到武陵四秀品田、池有、桃山、喀拉業山,那些山大概是我幾年後才會到達的地方了。本想打個卡報平安,但山莊附近連中華電信都沒有信號,所以往附近的山路走去看看,在路上卻讓我看到了高山的第一道彩虹,只是因為彩虹被雲遮住了,拔地而起時只能看到一小段,在這裡閒聊的山友不少,也認識了同樣一個獨攀的山友,後來在雪山主峰上有了訊號,我們就互相留了連絡方法,希望以後有機會可以一起登山,並約好在半夜穿過黑森林時可以一起走,避免一個人走會被魔神仔刁走。雖然沿途都跟很多山友閒話家常,但沒有機會或是動機需要留下連絡方法,也許真有緣份,這會是我第一個覺得可以一起爬山的朋友。

約晚八點時,山友們陸陸續續睡了,睡前跟承恩山友約好兩點半起登,也準備好了攻頂小背包,但最後還是拖到了凌晨三點才起登,人生第一晚在山屋與山友們睡,睡的品質很不好,也許是高山氣壓的關係,我一直輾轉難眠,一方面是旁邊的山友在打呼,還有比較沒有公德心的山友開頭燈在找東西,一夜之間偶有燈光在眼皮上反射,很難真的睡著,後來隔天看了我的運動手錶,原來那天我只深睡了四十幾分鐘,其它的時間都是半夢半醒的淺眠。雖然中途還是忍不住拿起了耳塞塞住耳朵,但是忘了帶眼罩,沒有辦法維持一個穩定的睡眠。凌晨兩點多時,陸陸續續聽到有人在起床打包,後來聽說那三個外國人,是第一批不吃早餐直接起登進入黑森林的,我們其它人也陸陸續續起登,約三點零五分,我跟承恩山友跟著一路比較長的隊伍後頭一起出發了,跟我們一樣想法不想落單的山友也跟在我們的後頭。黑森林夜攻大概是這條雪山路線中會有安全疑慮的地方,我們戴著頭燈依序往上經過幾個之字坡後終於進入黑森林,黑森林有些鬼怪的傳說,但那時我刻意不去想,也無法想,因為必須全心全意專注在前頭山友的後腳跟上。在黑夜裡什麼都是黑的,我也不敢把頭燈往高處去照,萬一看到什麼奇怪的微笑就不好了,往黑森林的高處看去,好幾個燈火在樹林間閃耀,這樣的百種神秘感覺,讓人特別感到新奇,我從來沒有戴過頭燈在黑夜穿過一個原始的森林,不過最為失望的部份是,我這次沒有聽見貓頭鷹的叫聲。

 

  

黑森林的路長約為2K,一路上都是石塊與樹根交錯的陡升路線,因為前面的山友一直上升不休息,終於隊伍像蚯蚓一樣被美工刀切成了三段,我們最後一段連我只有四個人,但往下看,還有一些斷斷續續的燈光隊伍在下頭閃爍著光,偶而把某棵冷杉刷得通體發亮,但隨後又隱沒在黑暗之中。其實仔細抬頭照耀那些樹幹上,都有綁著一些好人繫上的反光條,用編號告訴我們該往那裡走,雖然路上並沒有明顯的路徑,但是只要專心不荒亂,黑森林其實並不如想像中那樣會讓人迷路。雖然黑森林的路只有兩公里,但這兩公里爬坡其實感覺永無止境,它的坡陡度大概是從七卡到哭坡那段類似,因為我們專心低頭看著自己頭燈的燈光與前人的腳步,無法預測前頭的路況,因此在心理上並不會覺得它很困難,一路陡上之後,終於天空有些微亮,出黑森林最後一棵樹時,大約是快要凌晨五點了,我們在黑森林裡穿越了將近兩個小時,爬升了海拔四百多公尺,我終於也爬過這傳說中的黑森林了。

出黑森林時,天空只是微亮,聽說日出時間是五點半左右,我們可能無法登上主峰看雪山日出了,往圈谷方向走去一陣子再回頭看著黑森林的全貌,還有要日出前被微風打翻顏料罐的紅色雲海,我就在路邊休息了一會兒來感受這個當下的靜謐,這時的海拔應該是三千六百公尺,是圈谷往雪山主峰的入口。圈谷就是冰斗,這是雪山的一號圈谷,冰河時期結束後在雪山留下的一個大碗公,從碗底來測從這裡到雪山頂的高度大概是一個比101大樓略低的大碗公,它主要的功能在雪季是用來盛雪的,但在夏天的夜晚,它一定是用來裝星星的,而現在它的主要功能,是用來裝晨曦的。這個壯觀的橢圓型大碗公可以一碗多吃,但是這個碗不像是瓷器,是像比較表面粗糙的陶胚,是由一群亂石鋪成的。我們像螞蟻一樣沿著巨大的碗公下邊緣旋轉攻頂,如果我們不小心踏空,從亂石中跌落下去,那麼那個人看起來就會像是在一碗湯麵裡沉入的一片蔥花。

  

最後攻頂之路只剩不到1.1K,但卻異常難行,這是一段堅苦卓絕中不斷拔高的350m,也許是因為睡眠不足,體力即將透支,或者因為高山海拔的氧氣濃度,這段路我們是邊走邊休息,我評估我還有兩成的體力可以攻頂,慢慢爬總是會讓我摸到那個主峰石碑的。

天空慢慢亮起來,大碗公被陽光照得發亮,金黃色的碗就這樣充滿了光芒,旁邊的玉山圓柏開始也跳起舞來,我終於爬上了我第六座百岳雪山主峰,海拔3886M的臺灣第二高峰。爬上來時已經有很多山友在那裡拍照,承恩山友也早我一步上來等候我多時,我爬上來時只想要再多喘一口氣,看看主峰旁的眾山在清晨六點零五分時醒來的模樣,聖稜線層巒疊翠,南湖大山、中央尖山、奇萊山、中央山脈、合歡山等等都醒來了,那是一個多麼美好的當下,還有值得一提的是我看到了環山部落,在二十五年前退伍前的放假日,我還在環山部落眺望過這裡,寫過一首詩,而上個月我也在合歡北峰上跟山友閒聊菜鳥應該怎麼安排登山路線,應該怎麼循序漸進來登山時,訂下了我的下一條百岳路線就是這裡,行前我準備了所有必要的裝備與規畫,盼了一個月之後,而我終於上來了。

分享

雪山這山就是有一個好聽的名字,一座山有好聽的名字是很重要的,一座山環顧四周有很好看的山景也是很重要的,可是這樣說對旁邊的北陵角來說真的很不公平,北陵角是一座很好看的山頭,它默默無名,不在百岳之內,卻只能分到一個角,連山名與峰名都沒有,但是它實實在在是臺灣的第三高山,真的不知道是誰命名的,它應該叫做雪山次峰。

依山神的規定要跟石碑拍照,跟承恩山友換過連絡方式也一起合拍之後,他就先下山了,我在主峰看著群山坐在山頭約半個小時,心中沒有任何懸念。一些山友往北陵角方向走去,有的則是嚮往雪山北峰的童話小屋前行去了,有的想要下翠池,去看看臺灣高度最高的天然湖泊,那些都是我以後想要規畫一探究竟的路線,雪山主峰對於資深登山客而言,只是一個中途休息中繼站,這一次我只把它當成了終點。本來山友們跟我約說現在往雪北來回只要八小時,又可以拿到百岳一顆,還是有機會可以在晚上回到七卡,但我挽謝了,我此行並沒有這種規畫,還是慢慢來吧,登山可不能太快過於自信,你的能力可以到達哪裡,你的腳程最多只能加上120%到達那裡,一切還是安全與體力考量為重,山永遠都在那裡,即便是阿共打來了被統一了,山還是在那裡,山不會被搬走,山只會被雲移動一會兒,再移到原來的地方,下次你來的時候,它還是在這裡。

夏天凌晨山頂的溫度大約十度左右,今天沒有什麼風,斜射的陽光慢慢地把圈谷刷得通紅,我綁起了護膝,戀戀不捨地在六點四十分下山了。下山的時候往原來走過的圈谷路徑一看,小小密密的一些山友,像一點一點的彩色斑點,正交錯在那些亂石路上往上面攀登,我不敢相信在半昏黃的晨光裡我是如何爬過那些石頭路,我到底是怎麼上來的。下山要比上山更小心翼翼,我把伸縮的登山杖加長了一些,用兩手的力量緩衝下山的重力,慢慢一步一步往下走,玉山圓柏看起來更美了,遠山群峰的雲把自己負責的山頭洗得越來越熟練了,對每個昨天上山遇見的山友隊伍們打聲招呼,為他們加油打氣,告訴他們其實現在看到的山頭是假的,是我一路上的傲氣對話內容,心中有那麼一種小小的優越感,我是從最高的地方下來的,你們將走的道路我都走過,你們將要受的苦我都苦過,我這時更像是一個牧師,但是我並不會表現出我的驕傲,他們正在攻頂而天人交戰的那些厭世的苦,我都理解,祝福與打氣才是唯一與山友之間心靈交心時的共同語言。

我好像走在一個巨大的彈簧上頭,每一步踏出的下坡路,我都在感受那瞬間以及瞬間之後準備的另一個彈起的瞬間,已經跟最後一批攻頂的人打過招呼,就這樣我走到了黑森林的入口,原來稍早時黑森林的出口已經變成了入口,我記得海葵在海中也是這樣吞吐的,黑森林就像是一隻海葵,我們都是一群蜉游生物,等著被它消化,最後再還原回來我們原來的樣子。白天的黑森林非常美麗,是臺灣海拔最高的冷杉純林,這種林相聽說不輸歐洲,到處攀生倒蹋橫陳在路上的斷樹,看起來都是雷神索爾前幾集的傑作。這些林相在稍早夜探時完全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人認為它很可怕,我在黑森林的下坡路上特別放慢腳步在走,中途頻頻休息,享受一個人擁有一座森林的特權,甚至我到了一個比較平坦的台地上,我放下背包,特別靠著樹幹睡了一會兒。醒來的時候,沒有看見巫婆,沒有會走過來的蘑菇,沒有看見紅衣小女孩,也沒有臺灣黑熊與水鹿,連魔神仔都懶得理我,森林還是一樣安靜,連樹葉磨擦的聲音都沒有,只有關節磨著自己的聲音。

休息夠了之後我往下走到8.7k的地方,果然真的有一個從石縫中取出的水源,我用新買的濾水器接了來喝,原來傳說中的雪山冰泉是如此地甘美,再往下走經過一個石瀑,這意思是亂石作成的瀑布,我懷疑這一定是某個雪怪從山頂往下倒的,感覺石頭都是不用錢似的,傾洩而下,而現在要走的路徑,就是另一個比較好心的雪怪用手指頭往山腰畫了一條線作出來的道路,我快步從這一個缺口中走過去,原來晚上走過的石瀑,是這麼地危險。

經過石瀑之後還是不斷持續的下坡,陽光把森林的路照得很明亮,樹木並不是太密,還是可以讓陽光穿透,循著這種明顯的山徑是很難迷路的,除非你看到一頭水鹿拋妻棄子追過去,或是想要抓住一隻穿橘色背心的維尼小熊而卡在樹心裡頭,或是看到有個衣衫單薄的女人在跟你招手,而你的同情心居然相信了那個雪山魔女不會是詐騙集團的車手的時候,我就會成為海葵的一個部份了。

 

之後穿行了森林約莫一小時後就走到了黑森林的出口,一個非常美好的柳暗花明,外頭是藍天白雲與翠綠山峰連坐的世界,369山莊就在山腰處,山坡上遍是玉山箭竹與白木林,白木林是過去森林火災被燒剩的臺灣冷杉,由於氣溫很低,樹幹不容易腐化倒下,就形成了這種特別奇特的林相,這種白木林其實在很多高山上都有,但我是第一次在高山上看到這麼大群的枯樹,在陽光之中閃閃發亮,像一群正在跳舞的舞者被一下子抽走了身體的水而愣在那裡。

因為將近十點,陽光變得很強烈,我在山腰的地方塗上了防曬乳後,就慢慢循著之字型下坡走向了山莊,途中遇到一個女山友,我問她是一個人要上黑森林還是準備要下去,她說因為狀況不好,領隊叫她別進黑森林去了,令她回369山莊等待。但是我跟她說,黑森林不黑,現在裡頭很美又明亮,建議她可以走進去100m再回頭回山莊,因為人都來了,總要看看什麼是黑森林,後來她沒有參考我不專業又可怕而且不負責任的建議,亦步亦趨地跟在我的後頭也回山莊了。如果黑森林的名稱改成貓頭鷹森林,我相信她一樣會進去瞧一瞧的。

十點多回到山莊之後,在原來的床上拿起我的大背包,把攻頂包的東西倒出來,整理進去大背包之後,去廚房煮了一些簡單的午餐回到床邊吃著,把登山鞋脫下來讓腳能夠好好休息一下,現在在山莊裡頭的寢室變得很安靜,沒有幾個人在山莊裡頭,人多半是去攻頂還沒回來的,或是攻頂比我早下山而早些時間離開369的、或是星期六剛抵達武陵農場正在整裝爬山還在七卡或是剛過七卡的路上,這個時候,山莊終於像是一個山莊的樣子,孤獨而又不喧嘩的山莊才能稱之為山莊。休息一陣子之後從369出發,屢屢回頭看著在這條路上盡頭閃閃發亮著的369屋頂,我告訴我自己,我還會再來的,在明年冬天雪融的時候,或是我可以往雪山北邊更深處的時候,我還會再來的,至此我總算是踏上了回家的路。

這條到雪山東峰的路,依然是被祝福過的山路,只是回頭路被祝福得更深了,因為天氣極好,之前被雲霧遮住看不到的山頭,都一一展現在這條路上了,這大概是山神之前欠我的,而現在全部還給了我,一路上風光明媚,不知名的鳥囀陪著我,沒有多久就回到了停機坪與東峰之下。我沒有決定再爬一次東峰,也許山頭的景色也是很好,但是大概不會比主峰更美,所以我選擇路過,往哭坡觀景台往下走。這時巧遇從聖崚線經過雪主回頭下山的四人隊伍,這個隊伍身背巨大的登山背包但健步如飛,閒聊了一下他們的事蹟,真是一個超強的隊伍,後來本來想跟著他們下山,但一下子他們就消失在流雲轉彎的深處了。

在哭坡下坡的時候我遠眺觀景台,昨天我還在那裡煮著午餐,而現在我又回來了,下坡沒有什麼困難,一下子就到了觀景台,台上有好多登山的商業團體正在那裡休息準備午餐,我也在台上準備我的午餐,突然有一隻說不出名字的鳥停在圍欄上,心想這是我此行除了臺灣彌猴之外,唯一能看見比三公分更高的生物了,這一路上顯少有什麼會令人感到新奇的生物出現,也許八月來登雪山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季節,又或者這條路線是登山熱門路線,大型生物都已經習慣避開了。

午餐吃完整裝準備下山的時候,天中又下起小雨,我用最快的速度穿上防風防雨衣與套上背包套,因為我知道這種小雨在一分鐘之後就會變成滂沱大雨,但是還是趕不及穿上雨褲,結果空中居然下起了小冰雹,哇是冰雹呢,我從來沒有遇過冰雹,打在手掌中的小冰塊感覺真新奇,突然一陣幸福的感覺由然而生,這是雪山送給我的第二個禮物。冰雹雨沒有多久就停了,接著就是小雨不斷,一直到登山口之前,雨一直不斷地下,讓我連休息的地方都沒有。

從觀景台往七卡走,這是上山時比較陡的路段,因為天雨,已經將相機收入背包不再拍照,我下山時格外的小心,用雙手不斷地在下坡時撐著,儘量不讓膝蓋直接受力,向下的力量很重,有很多次腳趾頭衝向了登山鞋前端頂住,在裡頭壓迫著,一路上一直想,我到底是怎麼走上來的,怎麼可以一個人就這樣憨憨地往上爬沒有回頭的打算,這條下坡路特別地長,一直到七卡山莊休息之前,小雨一直的下,雨與汗混在一起。在回家後的第二天,我雙臂兩側的肱三頭肌有點酸痛,就是因為這段下坡路的關係,我的雙臂一直在用登山雙杖在施力,這同時也分散了我的小腿與膝蓋承受的力量,我的膝蓋因為套了護膝,所以下山後幾天完全沒有什麼異樣,只有小腿與手臂的肱三頭肌會感到微微酸痛,不過差不多一天就全都好了。到七卡山莊時約為兩點半左右,在庭院中卸下背包休息時遇到一個健談的巡山員,還有一個在今晚住七卡的可愛女生,我們邊閒聊邊喝著他們遞給我的熱茶,瞭解了雪霸巡山志工每年都固定會在各山屋輪值,在那裡輪值期間要作些房屋修繕與保育,防止盜獵的工作,這些工作當然當然是相對地危險的,也正因為有了他們默默的付出,對於山林的守護,我們這些登山客才能享有山屋,不被風吹雨淋,有一個棲身之處,感謝有他們默默的付出。

跟他們說再見之後,從七卡離開就是一連串的階梯下坡,我總是刻意繞過階梯從旁邊的土坡直下,因為下階梯是很傷膝蓋的事,因此我下坡也下得慢,加上小雨不斷,這段路下坡的衝擊,應該是導致了我在下山兩天之後,我的雙腳中指失去了一點知覺並且有些微麻,後來爬網去瞭解這可能是脊椎壓迫到了掌管腳址的神經,去三總掛神經內科照X光之後,醫生說是椎間盤突出壓迫到了神經,所幸現在吃了幾天的藥後,症狀慢慢地減輕了。

約四點半左右回到登山口,大水池上的倒影已經變成陰天,此時也許是近鄉情怯,整個身體突然疲勞不堪,遞了入山資料給服務員,到了服務中心的車子旁,換裝成輕便的衣服,心想先下去武陵農場再說吧。後來在農場的停車場瞇了半個小時之後,一路開車經過連續不斷的山路到南山吃了這幾天以來最美味的便當,再一路彎路開車下山,以及走走停停塞車的雪隧,一度在隧道裡半睡驚醒,後來又一路走北二高到了板橋回到了家,時間是晚上九點多,一回到家放下背包,體力完全用盡,趴在床上就睡著了,連洗澡都忘了,這是我第一次感到體力完全透支,第一次睡得這麼沉,結束了我的兩天一夜雪山行。

*其餘未貼出之圖片均放在我的Flickr圖床,約300張,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按此連結。雪山行Album雪山行前之菜鳥心得

想知道更多旅遊美食資訊,請追蹤按讚「udn走跳世界」

登山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循著先民的腳步!「淡蘭古道」慢步歷史的長廊

2018-12-11 08:00

踏上「奇萊主北」望著絶美日出 金黃色稜線!

2018-12-10 12:00

大屯山美景!芒花季結束了 但還有雲海可以追

2018-12-12 09:0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