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河南救援洪災的髮型師 及他身後的「藍天救援隊」

救援隊成員來自各行各業,他們在第一時間動員。(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救援隊成員來自各行各業,他們在第一時間動員。(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有一支神勇的救援隊伍,平時是三百六十行的普通人,一旦發生險情,他們放下手邊的工作,立即化身一個個「城市超人」,深入災區第一線,英勇救難。

合肥市藍天救援隊員余濤,因為推掉顧客預約前往河南救災而暴紅。(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合肥市藍天救援隊員余濤,因為推掉顧客預約前往河南救災而暴紅。(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幫我剪了六年頭髮的髮型師,今天約他一直沒回覆,剛跟朋友打電話我說這個人怎麼也不回覆我。我朋友說你沒看他朋友圈嗎,他去救援了。」

在河南洪災發生之後,網友「射手女郎JINGS」一則看似與災情沒什麼關係的留言突然衝上熱搜,「拿起剪刀是Tony,放下剪刀是託你」,原來這名不回覆留言的理髮師放下剪刀、推掉所有工作衝上前線救援去。

人民日報旗下「環球人物」雜誌報導,名叫余濤的理髮師平日洗剪吹一套嫻熟的操作可以讓客人容光煥發;遇到災情險情,他換上戰服,就成了合肥市藍天救援隊一員。

救災工作的忙碌讓余濤無暇顧及其他,更別說網上所謂的「走紅」。24日,當余濤的電話終於被撥通,已是他在河南的第四天。

短暫的幾句對話中,余濤沒有談太多他這次赴前線的艱辛,只反復說著現場遇到的那些感人畫面。

救援隊轉移受災民眾離開淹水區。(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救援隊轉移受災民眾離開淹水區。(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合肥馳援鄭州 最早行動

報導指出,合肥市藍天救援隊隊長蘇琴介紹,余濤是2020年8月底入隊的,目前志願服務時長已經超過400小時。此次河南救援任務中,他自告奮勇要求參加第一批次的行動。

合肥市藍天救援隊這次共有19名隊員馳援鄭州,余濤是第一梯隊的11名隊員之一。

20日深夜,合肥市藍天救援隊接到支援鄭州的通報,隊員們開始集結準備。余濤決定前往隊部時,妻子已經睡下了。

「事情發生得比較突然,我就把我愛人叫起來說這個事情。她在醫院工作,也是黨員,對我還是比較理解和支持的。」

21日下午3點多,一路飛馳之後,第一梯隊抵達河南鄭州白沙鎮。余濤和隊友們來不及休息,很快架設起衝鋒舟,搜尋和轉移受困群眾。洪水尚未消退,水流相當湍急,隊員們有時需要到水中把船扶穩。

「鎮上的民房大多是居民自建的,要注意釘子、電線之類的危險物品。農村的路也不平,有的地方水到腰部,有的地方水就直接到脖子了。不過我們都會現場評估,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把群眾救出來,余濤說。

21日晚,包括蘇琴在內的第二梯隊隊員也趕到了白沙鎮。當天的救援工作持續到22日凌晨1點多才告一段落。23日上午,鄭州的洪水基本消退,隊員們又轉戰至新鄉。

在新鄉,救援隊面臨的路況更加複雜。洪水來襲,一些路段被大水淹沒,車子開不過去。若是讓隊員們開船涉水,過了這片水域又可能再次遇到陸路,無法繼續前行。

「好在新鄉的路上一直有來往支援的大鏟車,我們好幾次都是帶著裝備坐在車斗裡前往救援現場的。」蘇琴說。

藍天救援隊第一時間前往河南救災。(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藍天救援隊第一時間前往河南救災。(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災戶送上熱食 暖到心底

在救援過程中,隊員們每天只能睡5、6個小時,幾乎要一整天泡在冰冷的洪水裡。搜救過程中不捨得花時間吃飯,一船隊友用1桶方便麵湊合一天。晚上回到駐地沒有熱水洗澡,就將就著用濕紙巾把身上擦乾淨。

但他們印象深刻的,仍是那些感動時刻。

蘇琴記得,在白沙鎮,一位酒店老闆看到隊員們救援,多次過來喊隊員們去吃飯。

「其實我們自己準備了乾糧,但是他說了好多遍,感覺不去他那裡的話他很難過了,所以結束救援後我們就去了。吃飯的時候,他還一直感謝我們,讓我們一定要吃飽。」蘇琴說。

余濤則回憶,在新鄉,兩位婦女帶了兩個8、9歲的孩子,蹚了大約一里路的水,送來滿滿一桶上百個熟雞蛋給救援隊,「當時真的眼淚都快下來了」。

合肥市藍天救援隊提供的數據顯示,21日至22日,隊員們在白沙鎮解救了230名受困群眾,為災區運輸物資160箱;23日,在新鄉轉運了34名群眾。

東莞藍天救援隊的29名志願者日夜兼程抵達鄭州,直奔救援現場。( 新華社)
東莞藍天救援隊的29名志願者日夜兼程抵達鄭州,直奔救援現場。( 新華社)

藍天救援隊 擅長山野作戰

據公開資訊,藍天救援隊正式成立於2007年,最初由來自綠野戶外網的一批戶外運動愛好者發起的、從事戶外遇險救援的民間公益性團體。

2010年9月,北京市紅十字藍天救援隊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記註冊,成為中國第一家正式註冊的民間救援隊。目前已經覆蓋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

起初,藍天救援隊的名字只是在驢友圈中小有名氣。藍天救援隊的創始人、總指揮張勇介紹,「我們剛開始主要是幫助一些在野外遇險的人,因為大家本身也都是戶外運動愛好者,對於山野環境比較有經驗,所以有能力救援。」張勇向「環球人物」介紹著。

2008年的汶川地震,讓這支山野搜救經驗豐富的隊伍走上了更大的戰場。

地震襲來的時候,山路斷裂,很多村莊成為孤村,與外界失去聯繫。這支驢友隊伍依托長期積累的「山野作戰」經驗,擔負起開闢山路、進入村莊、建立聯絡的重任。

「你別說,在山野救援這一塊兒,其它救援組織還真比不過我們。我們搞戶外的,就是對大山有感覺。」張勇回憶說。

汶川地震是藍天救援隊第一次參與重大災難救援,也讓他們發現自己的短板——搜救技能的欠缺。通過與國家救援隊的合作,藍天救援隊專門進行了地震救援技能的訓練。

此後的玉樹、舟曲等地震救援現場,還有「北京7·21特大暴雨」救援現場,都活躍著藍天救援隊隊員的身影。

藍天救援隊在汶川地震現場。(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藍天救援隊在汶川地震現場。(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普通人的隊伍 靈活行動

「我們的隊員中,有很多就是這些領域的專家,他們放棄休息時間,無償來為隊友講課。」張勇說。藍天救援隊每年會和國家救援隊一起進行實戰訓練,也曾赴香港、美國進行觀摩學習。

這支既神勇又有血有肉的救援隊伍,由來自三百六十行的普通人組成。

平日裡,他們的身份可能是燃氣工、理髮師、醫生、老師、交警等等,一旦發生險情,他們立即化身一個個「城市超人」。這群人能上山、能下河,會開車、會搞通信,有醫學知識,能做疫區消殺,甚至能搭建、能勘察,在各個領域都很能打。

報導說,不僅隊員都是兼職,救援隊的資金來源也很「民間」。張勇稱「我們不接受任何商業性捐款,也極少接受民間捐款,運營至今,全靠隊員們自掏腰包才一路順利地走了過來。」

救援隊裡大到救生艇、擔架、潛水器械,小到每一次的路費、飯費,都是隊員們自己花錢置辦起來的。

在大規模突發性災難面前,僅靠國家力量是遠遠不夠的,只有充分挖掘自救能力,才能有效避免更大的傷亡。民間力量的靈活性甚至是國家救援隊所不具備的。「國家沒關注到的我們填上,國家顧不過來的我們頂上,救援漏洞就能越來越少。」張勇說。

相關新聞

衝河南救援洪災的髮型師 及他身後的「藍天救援隊」

有一支神勇的救援隊伍,平時是三百六十行的普通人,一旦發生險情,他們放下手邊的工作,立即化身一個個「城市超人」,深入災區第...

【美中台新博弈】鄭州洪災是西方氣象武器? 金燦榮反智發文背後是樁好生意

金燦榮是中國有名的政治學者和美國問題專家、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更是網紅,自稱「戰略忽悠局政委」,與「北京霧霾能讓美國的雷射制導失靈」發言聞名的「戰略忽悠局局長」張召忠並稱。 還記得在1990年代末,我在北京與他見面,他當時剛剛從社科院美國所轉到人民大學來,我好奇問他,為何不留在社科院, 他說除了待遇之外,考慮到兒子可以就讀明星高中「人大附中」是最重要的原因,我當時就覺得這個人腦筋很靈活。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