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出國日子不遠了?蔡總統:已請政院評估開放邊境

林智堅回新竹操盤?從沈慧虹新浮木 看柯家班恩仇錄

最新鮮的土地滋味 臺灣蕎麥的甘與苦

甜蕎也是種蜜源作物,於每年11、12月開花,吸引昆蟲協助授粉。 圖片提供/二林鎮農會
甜蕎也是種蜜源作物,於每年11、12月開花,吸引昆蟲協助授粉。 圖片提供/二林鎮農會

【文字/廖詠恩 攝影/黃毛】

12月來到彰化二林,田裡清雅的白色小花點點盛開,彷彿初雪降臨。許多駐足拍照的人並不知道,它們是蕎麥的花,彰化是臺灣蕎麥的第二大產區。在臺日本人大洞敦史以二林的蕎麥粉製麵,將最新鮮的蕎麥風味分享給臺灣人;隔壁的大城鄉則以苦蕎麥製成茶包、零食,讓蕎麥以更平易近人的姿態走入人們的生活。

「我用過日本、蒙古、俄羅斯、中國等進口的蕎麥粉,最後我選用二林的蕎麥粉,因為蕎麥粉要新鮮才會有香氣。」大洞敦史出生於東京調布市,當地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深大寺周邊開有近30間蕎麥麵店,童年時期縈繞不絕的蕎麥香在他2012年移居臺南後成了最深的鄉愁。

新鮮就是王道 日本人手作臺灣蕎麥麵

「那時臺南沒有蕎麥麵專門店,身邊朋友只看過便利商店賣的蕎麥涼麵。」為了將家鄉的美味介紹給臺灣朋友,大洞敦史白天上班、晚上自學製麵,「蕎麥麵很難做,因為蕎麥沒有小麥蛋白質的筋性,麵團一點韌性也沒有。」他說,做蕎麥麵的關鍵在於水分,「一定要讓水跟蕎麥粉均勻混合,否則做出來的麵容易斷掉。」

辭掉正職工作後,他花上一個半月到日本進行一趟蕎麥麵巡禮,「日本每個地方的蕎麥麵都不一樣,就像臺灣的肉圓一樣。」新潟縣添加海藻的蕎麥麵很有韌性;鹿兒島會將一種名為自然薯的山藥磨成泥,和入蕎麥麵團,做出的麵有山藥的香味,「石臼磨的蕎麥粉顆粒比較粗、味道更濃,有些蕎麥麵店裡有電動石臼,24小時磨粉。」

旅途中大洞敦史結識兩位蕎麥麵職人,一位擅長製麵,一位專門熬煮高湯,在他們的指導下,他逐漸能在臺灣複製出家鄉的蕎麥麵滋味。然而,這樣的日本口味合臺灣人的胃口嗎?大洞敦史舉辦試吃活動,邀請臺灣朋友品嘗他做的麵,蒐集意見,「有人說柴魚醬汁太鹹,所以我把柴魚高湯的比例調高,醬油加少一點。」

大洞敦史2015年創業開店,一天平均耗時三小時製作50人份的蕎麥麵,「東京的標準作法是八成蕎麥粉、兩成麵粉,我店裡提供的是九成蕎麥粉、一成麵粉,更能感受到蕎麥本身的氣味跟口感。」日文以「割」表示蕎麥粉的比例,一割即一成,用兩成麵粉、八成蕎麥粉製成的蕎麥麵稱為二八蕎麥;十割蕎麥的原料僅有蕎麥粉,沒有添加麵粉。

蕎麥麵店開張頭一年採預約制,只在週末營業,後來搬到較大的店面,增加人手與餐點品項,才有固定的營業時間,「週末有時候一天就有兩百個客人,賣得最好的是最傳統的蕎麥沾麵。」

雖然店面已於2020年結束營業,但大洞敦史藉由蕎麥麵牽起的友誼不會消失,「人生要有三種興趣,一是語言,二是表演,三是製造一個東西,我學做蕎麥麵一開始是自己想吃,達到一定水準後,朋友也想吃我做的麵條。這三種興趣可以豐富人生,也帶給身邊的人快樂。」

要將蕎麥麵團擀成厚薄平均、不斷裂的麵片,需要多次練習,以掌握手感。 攝影/蔡宗昇
要將蕎麥麵團擀成厚薄平均、不斷裂的麵片,需要多次練習,以掌握手感。 攝影/蔡宗昇

苦蕎不苦 只是比較費工

蕎麥有兩大栽培品種,一種是俗稱甜蕎的普通蕎麥,也就是二林種植的品種,另一種是韃靼蕎麥,因種子微帶苦味,又稱苦蕎。臺灣苦蕎的主要產區位在彰化大城,2006年臺中農業改良場培育出台中2號,隔年彰化縣大城鄉蕎麥產銷班第三班班長林志騰就在自家五分大的地上試種,「蕎麥屬於抗旱作物,滿好種的,還可以增加冬季裡作的收入,」他苦笑著說,「只是當初不知道加工那麼費工。」

採收下來的苦蕎得浸泡、清洗、蒸煮、乾燥後才能脫殼,「蕎麥的外殼比水稻厚而硬,所以非常難脫殼。」起初林志騰委由廠商代工脫殼、磨粉與製麵,為了拓展苦蕎加工的可能性,2014年他投資兩千多萬進口機器,打造苦蕎初級加工一條龍產線,並通過產銷履歷驗證,成立品牌「麥時尚」。

相關新聞

擁有隱身術的海底智者 烏賊的腦袋很迷人

十隻長長的手,頭部兩側呈W狀的瞇瞇眼視力絕佳,還擁有隨環境秒變體色的超能力,這種呆萌中帶點神祕感的生物其實很常見──牠是烏賊。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焦傳金跟許多人一樣喜歡烏賊,原因不是牠美味的身體,而是牠的腦袋,「我們研究烏賊的行為、數感、決策、體色,都是因為我們對烏賊的大腦跟神經組織非常有興趣。」

在家蛇來蛇去一整天也不會膩

每次聽到「蛇」這個字,就讓你渾身起雞皮疙瘩嗎?請先深呼吸放鬆心情,把恐懼放一旁,好好欣賞這些美麗、無毒、溫馴,甚至有點膽小,被玩家們稱為「玩具蛇」的牛奶蛇、王蛇、玉米蛇吧。 飼養蛇十多年的「蛇來蛇趣」粉絲專頁經營者沈老師,誠摯地向想養寵物的讀者喊話:「蛇大概一週只要餵食一次,連晒太陽都不需要,可說是最適合忙碌飼主的『懶人寵物』啊!」

濃縮質樸生活況味 那碗念念不忘的豆簽麵

「你去關廟找那個姓李的吧!他的麵才夠硬、夠Q……」 臺南大勇街的寧靜一角,被各種觀葉植物包圍的民房,若非招牌提醒,外觀很難聯想是間庶民食肆。裡頭熟客笑聲與麵食的質樸香氣隨空氣流轉,「許來福豆簽羹」麵店主人許瑋本是攝影師,多年來用膠捲為無數家族留下了記憶軌跡,但現在,為了重現自己家族的記憶,開起市區內少見的豆簽羹專門店。

與麵線共舞 縷縷細絲飄揚國際

清晨5點天尚未亮,大多數人還在被窩中沉睡,石碇山中的許家麵線師傅們已開始練功。手工製麵線三十餘年的許仁評堅持古法製作,每一個步驟都需極大的體力及耐力,還要與麵線律動合一,將傳統工藝與職人精神發揮到極致。

以稀豆粉米線 追索家族的流離記憶

不只有用麥粉做的麵條,粄條、米粉、米苔目等米麵家族也在臺灣麵食裡自成一派。慢島劇團團長王珂瑤承襲雲南外公與擺夷外婆的飲食習慣,吃的是從滇緬傳入的米線、米干、粑粑絲。白泡泡的米線加上熱呼呼的豌豆粉,辛香料自由添加,王珂瑤私心認定最幸福的料理上桌開吃!

尋找埔里山城消暑涼意

即將進入酷夏收割季,埔里「籃城好生活」、同時也是「穀笠合作社」的三位夥伴吳宗澤、張森葳、夏秀慧,拿著平時下田的工具,以及自家田裡種出來的埔里放伴米,立於田埂間留影。他們因為喜愛農村生活,進而成為身體力行的青年農民,藉由一己之力,復興埔里的水稻文化。也趁著農暇之餘,帶著我們尋找這山城小鎮的消暑涼意。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