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性換取回報錯了嗎?從《惡女》看你我心中潛在的「惡」:這世界不存在所謂的正義

示意圖/ingimage
示意圖/ingimage

邵雨薇林美秀主演的電影《惡女》,劇情參考日本「木嶋佳苗案」,導演宋欣穎用不同於《幸福路上》的懸疑題材,帶入性別、媒體亂象等議題,讓觀眾自行解讀,究竟「誰才是惡女」?

電影《惡女》是由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幸福路上》的導演宋欣穎自編自導,林美秀及邵雨薇領銜主演的台灣懸疑驚悚片。靈感取自2009年日本「木嶋佳苗案」,中年女子擄獲無數男子騙婚詐財,被稱為「結婚活動殺人事件」的傳奇案件。

整部劇情圍繞在黃立美(邵雨薇 飾)及何秀蘭(林美秀 飾)兩位女性角色的權謀鬥志。新聞台當家主播對上捲入三起命案的蛇蠍女,《惡女》不只透過劇情的轉折,引導觀眾反思何謂善惡,更帶出了傳統價值對女性的道德束縛。

看過預告的觀眾通常已經對劇情走向有了大致的期待與想像,而當我們抱著這些預設的想法進入戲院,也就驗證了宋欣穎導演在本片埋下的核心問題:在善與惡的規則下,我們是否都在無形之中,成為了惡者?

(以下內容涉及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傳統性別角色下,誰才是惡女?

我很喜歡黃立美跟何秀蘭兩位主角的對比,一個在工作場所呼風喚雨、在家佔有主導地位;一個溫柔婉約,懂的用情掌握人心。這樣的設定雖不新穎,但在劇情的推演下,卻讓我對傳統性別角色有了不同的反思。

比起黃立美在職場上的卓越表現,何秀蘭因家境貧窮及時代背景的不同,必須透過按摩工作維生,便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習如何討人歡心,學會利用情感付出獲取金錢回報,而這在立美的眼裡,是出賣身體的低下行為。

但若回到家庭場景,傳統思維所期待的,不就是一個會顧家、能忠心陪伴丈夫的妻子?秀蘭不僅會做菜、會撒嬌,也知道男人要的是什麼樣的陪伴;反觀立美長期因為工作晚歸、不擅下廚,然而也正是在職場中累積的技能,讓她能用盡手腕保護家人不受傷害。

秀蘭與立美看似極為不同,卻都在某些層面上「滿足」了社會對女性角色的期待,也用各自的方式在照護身邊的人,但她們的愛情最終都沒走向好的結局。

習慣將細節掌握在手裡的立美,最終遭遇未婚夫悔婚、戀人的欺騙,甚至將自己的父親逼向絕路。

這樣的劇情,可能會讓有些人覺得老套,但其中的反思是:為什麼我們總預設像立美這樣的女性,無法擁有美好的關係?如果角色性別對調,我們是否會抱持一樣的期待?

這樣的反思,同樣出現在何秀蘭的首次登場。林美秀把何秀蘭的神秘韻味詮釋得非常到位,面對立美的窮追猛打、有意無意地嘲諷,以及鋪天蓋地的殺人指控,秀蘭不論在法庭上或在媒體前,都泰然自若地為自己辯護,絲毫不受外在評論影響。

即使種種跡象都指向秀蘭就是操縱人心、害人奪命的「惡女」,但在秀蘭一次次的反擊下,你很難真心去討厭這個角色,因為她選擇用直球對決的方式面對,也向所有人拋出提問:女性付出情感陪伴,利用「性」換取回報,真的有錯嗎?

在觀看《惡女》兩位女性角色的角力過程,你會感覺原先預設的立場慢慢被鬆動,重新看見一道道謎團背後,潛藏了什麼關係、性別議題。也讓觀眾從「誰是惡女」的視角,轉變成「是什麼讓她們成為惡女?」的思考。

也許秀蘭真的沒有殺人,只是在追求一段能互相扶持、照料的公平關係,因此選擇離開那些認為能用金錢綁住她的對象,是大眾對於秀蘭外貌、年齡,職業的歧視,讓她成為惡女。而立美則是因為對秀蘭的偏見,始終無法看見自己內心、以及周遭隊友的「惡」,最終走上錯誤的道路,成為惡女。

沒有絕對的正義,其實我們都是惡者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正義。」

劇情走到最後,秀蘭被無罪釋放、成功洗刷冤屈,立美也成為更具影響力的女主播,更親自播報了秀蘭遭釋放的新聞。同事紛紛為立美抱不平,認為秀蘭能躲過死劫是社會正義的失靈,而立美只是淡淡的回了句:「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正義。」

就如同在看待所有社會上的爭議事件時,我們總會想要趕快站在自認為「對的」那方批判,而在社群媒體、資訊傳播如此發達的現代,這樣的現象又更加嚴重。人們在乎的往往已經不是事件的真相,而是如何在輿論中聲張所謂的「正義」。

但所有人都是從自己的視角去看世界,若忽略了成長脈絡下產生的無形框架,便很容易用帶有偏見的眼光去評斷他人。

就像立美因為認為靠性轉錢是作賤自己,所以一直無法用公平的視角追查案件,在要求秀蘭提出證據的同時,卻輕易相信了檢察官的謊言。而社會大眾在看待秀蘭案件時,想的不是為什麼死者會認為秀蘭沒有離開的選擇,而是將她塑造成謀財害命的冷血蛇蠍女。

導演宋欣穎曾說,創造《惡女》這部電影,她期待的是觀眾在觀影的過程帶入自身經驗,去思考「究竟什麼是善?什麼是惡?」

走出電影院,我不禁回想起過去在看待這些重大事件時,自己又是抱持著什麼樣的視角去解讀?當我在評論時事時,是不是也侷限在自我框架之中?

邀請讀者一同進戲院觀賞,也許我們在某些時刻,都無意間的成為他人眼中的惡者;又或許是因為帶有立場的視角,才讓他人成為惡者,期待在觀影後,我們能更有意識的去看見自己潛在的「惡」,去發覺那些框架外的「善」。

林美秀 邵雨薇

延伸閱讀

沒說不行就是願意?解析伴侶間常見迷思:步入關係就有履行做愛的義務

永續時尚是什麼?打造個人永續衣櫥 5個方法讓你環保又時尚

家務分工不平等將影響「伴侶關係」?丈夫投入家事的積極度與妻子社經地位呈正相關

瑜珈褲單穿不得體?女性身體戰場:從Leggings爭議談身體自主權

相關新聞

孩子需要什麼都不做的「放鬆期」!補習風氣盛行下 孩子所經歷的苦難

原本應該用五感自由探索世界、滿足好奇心,在該玩的時候好好玩的孩子,卻早早就坐在書桌旁開始念書。父母以培育國際人才之名,讓孩子準備程度測試,為他們貼上等級的標籤,再幫孩子安排學齡前教育、英才教育、英語,甚至是創造力、演說力、領導力課程等,知名補習班的一系列課程。

燃燒電影魂就要斷六親?曾參與《看見台灣》、《返校》 台灣電影幕後推手王師這麼說

齊柏林導演執導的《看見台灣》創造2.2億的票房,來自被號稱台灣國片推手的幕後英雄——牽猴子行銷總監王師的參與。

何謂「健康的憂鬱」?它讓人承認自己很糟糕 並激發貢獻社會的願望

溫尼考特將感受憂鬱的能力視為健康的徵兆。這種「憂鬱」較接近與失落感和罪惡感相關的悲傷。對失落和罪惡的覺察使個體承擔起責任,並激發出貢獻的願望。這顯示個體已經達到「單元狀態」以及關懷的能力。在1958年,溫尼考特提供了一個量尺(scale)。

憂鬱是健康的徵兆…主要有「3大用處」:它不需被療癒 只需等待

溫尼考特在貫穿他所有作品的許多不同脈絡中使用「憂鬱」一詞,各有不同的強調。基本上,他用「憂鬱」一詞指稱心情(mood)或心智狀態(state of mind)。然而,他似乎很容易以相互矛盾的方式使用這個詞。例如,在1954年的論文〈正常情緒發展中的憂鬱位置〉裡,他非常明確地聲稱「憂鬱位置」這個詞會誤導人,因為「憂鬱」意指健康的發展涉及了一種「心情疾病」(mood illness),而他指出心情疾病並不是正常發展的一部分。

是真心為你好還是想翻舊帳?開口指正他人前 先自問「4句話」

除了其他基本需求,人最大的渴望就是愛與被愛—正是我們的人際關係讓這句話得以實現。然而,令人驚訝的是,我們珍視並牢記在心的關係很容易被忽視與濫用,雖然大多數情況下人們並非有意,而是因為沒有覺察或不知道更好的做法。即使立意良好,以不恰當的方式提供建議,造成的傷害也可能大於好意。因此,我們必須透過練習與反省正確地學習如何「指正」他人。

人際關係的經營如同股票買賣 指正他人前「先投資再取款」

二○一七年九月底,我受邀至孟買證券交易所發表演講,主題是「印度文化賦權工作與生活平衡」。場地就像預想中的那樣:一個巨大的圓形禮堂,鋪著天鵝絨紅地毯的宏偉舞臺,以及來自世界各地證交所的一百五十名高階主管。這是享譽四方的活動,可以受邀演講我十分榮幸。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