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掰了魔法洞穴!經營43年「鳳山大書城」宣布熄燈…老闆嘆:網路衝擊大

聯準會降息之前 投資人如何趕上美債投資末班車?

已婚特勤少將街邊醉吻女子 遭記兩大過列汰除對象

自閉症者的戰與逃:被觸發的4大跡象 以「凍結」反應最為關鍵

假設你偶然遇見一隻沒預料會碰到你的動物,像是沿著你家圍籬漫步的野貓,貓發現你時嚇了一跳,牠的第一反應會是什麼?牠是立即做出攻擊性反應:弓背、發出嘶聲,還是立刻跑掉?兩者皆非。被嚇到的第一反應是「凍結」。 示意圖/ingimage
假設你偶然遇見一隻沒預料會碰到你的動物,像是沿著你家圍籬漫步的野貓,貓發現你時嚇了一跳,牠的第一反應會是什麼?牠是立即做出攻擊性反應:弓背、發出嘶聲,還是立刻跑掉?兩者皆非。被嚇到的第一反應是「凍結」。 示意圖/ingimage

史前遺留物

對特定觸發因素的自我意識、強化心理訓練以及對外部環境的控制,或許能減低戰鬥或逃跑反應的初始強度,但不可能讓它消失。這是我們內在構造(internal makeup)的一部分。在史前時代,原始人並不位於食物鏈的頂端。我們的穴居人祖先每天辛苦掙扎,以防自己被劍齒虎等掠食者吞噬。

我敢肯定,自閉症者的戰鬥或逃跑反應儘管比一般人強烈,但與我們的先祖們相比,絕對相形見絀。漸漸地,智人移到了食物鏈的頂端。沒多久後,部落和氏族融合成早期文明,隨著人類城市化,這種需要偵測危險以防被其他物種獵殺的高度生存機制,也就隨之變弱。

不過,現今的人類仍然每天都保有這種戰鬥或逃跑反應,只是微弱到幾乎難以察覺。我們所有人在受到驚嚇時都會起雞皮疙瘩,這實際上是原始人反應的遺留特徵。早期的人類,無論男女,體毛都比現在的人多得多。毛髮除了幫助保持溫暖外,在害怕或受到驚嚇時,體毛會像貓一樣豎起來。害怕或受驚嚇的貓背部和尾巴的毛會豎起,讓牠們看起來比實際更大、更強。所以即使到了今天,我們在害怕時身體也會豎起體毛作為防禦機制,而沒有體毛的雞皮疙瘩,正是過往重要生存機制的一項殘餘特徵。

觸發戰鬥或逃跑反應

當戰鬥或逃跑反應被觸發時,會發生什麼事?在受驚嚇或措手不及時,會有一些重要信號,預示戰鬥或逃跑反應即將開始。

● 一.開始「凍結」反應

你會注意到的第一個跡象是「凍結」,受影響的個體會彷彿時間暫時凍結。假設你偶然遇見一隻沒預料會碰到你的動物,像是沿著你家圍籬漫步的野貓,貓發現你時嚇了一跳,牠的第一反應會是什麼?牠是立即做出攻擊性反應:弓背、發出嘶聲,還是立刻跑掉?兩者皆非。被嚇到的第一反應是「凍結」。這種凍結不會持續很久,但這是一個必須認識的關鍵反應。任何動物,包括人,在猝不及防和驚訝時,即使只是一閃而過,都會表現出像是時間凍結的樣子。

完美的例子就是帶有驚喜的惡作劇,譬如說躲在壁櫥裡,等一個毫無戒心的人打開壁櫥門時,對他「哇」的大喊。通常,你會先看到一個困惑的表情,但沒有任何動作,隨之而來的反應才是尖叫、逃跑,或者可能攻擊躲在壁櫥裡的人。最初的震驚還正在進入意識,這個人顯得困惑和無法回應的短暫瞬間,就是「凍結」反應。

在這段凍結反應期間發生的事非常重要。在突然受到驚嚇時,這種本能反應就會被啟動。那短短幾秒鐘的凍結,代表認知思考是暫時停止的。大腦現在切換到純粹的自我保護模式,會憑本能決定最好的做法是出拳還或逃跑。在凍結期間,大腦會想:「我應該堅守陣地並自我防衛,還是應該逃離危險?」我在研討會上會用簡單的示範來說明這一點。我在討論凍結回應的同時,就開始在聽眾席裡來回走,試著挑出一個沒有直接注意我而是忙著寫筆記的人。演講持續進行,我無聲地指指我的「目標」,讓聽眾知道我打算嚇這個人,並將食指放在嘴唇上,用非口語姿勢表示「不要說」。我從後面往前走,站在那個人身後,突然大聲說:「你沒注意我,這很不禮貌,我希望你離開我的班級!」

毫無例外,這位觀眾會彷彿時間暫時凍結了一樣(身體一動不動),滿臉困惑,說不出話來。我會等五秒鐘後才說自己只是在開玩笑。然後,我請出席者告訴我,當我要求他們離開時,腦中第一個想法是什麼?其中有一半人說他們對我的語氣感到憤慨,來參加我的研討會可是花了不少錢的,準備給我「一點顏色瞧瞧」,換句話說,是要對抗我。另外一半則說他們差點哭出來,只想拿起筆記本迅速離開房間。

我之所以問他們最初的想法,是因為當我嚇他們時,觸發了戰鬥或逃跑反應,他們必須即刻做出反應,沒有機會思考問題。他們是憑本能做出反應。感覺憤怒、心想「她怎麼敢這樣」,是一種戰鬥反應,這人想留在原地跟我對抗。另一種則想立即離開,是逃跑反應。自閉症者的反應也是一樣的,但由於我們天生過度警戒,這種反應會被放大十倍,進而導致非常戲劇性的行為。

● 二.釋放腎上腺素

是什麼促使了這些行為?當戰鬥和逃跑反應被觸發時,你的身體會釋放出突然爆發的腎上腺素,給你力量和決心來「拯救自己」。萬一你在半夜驚醒,發現飯店房間正要被烈焰吞沒,你會自動本能地立刻跑出燃燒的建築物。我不相信有人會有意識地決定拿起電話,然後打給朋友尋求建議。在新聞報導中,記者總是訪問倖存者,問他們一看到火焰或聞到煙霧時的想法。大多數震驚的倖存者都回答說,直到最終走出大樓之前,他們都茫茫然沒有任何想法。

據說母親們在緊急情況下會暫時擁有巨大的力量,可以將是自己體重好幾倍的物體從受困的孩子身上搬開。正是這種突然爆發的腎上腺素,賦予了超人力量,或為生存而關閉了疼痛接受器。如果你研究美國國會榮譽勳章的戰地英雄得主,會發現在許多案例中,他們儘管身受重傷,卻仍無視自己的個人安危,做出勇敢的壯舉,挽救周圍人的生命。因為許多這些將士的行為已導致陣亡,所以是由家屬代表去領的勳章。腎上腺素的突然釋放不僅給予他們難以置信的力量和勇氣,也暫時降低了受傷的疼痛反應。

● 三.喪失認知意識

在自閉症者的戰鬥或逃跑反應中,一旦反應被觸發,腎上腺素也會充斥在血管裡。這種突然爆發的能量讓人得以逃離(逃跑反應),但不幸的是,因為這是本能的,人只是做出反應而沒有思考,反而是危險所在。在短暫的凍結期間,大腦從認知思維切換到本能的自我保護反應。如果是壓倒性的衝動是逃跑反應,人就會逃離。然而這裡最危險的點在於,此時他們無法處理任何事情、認不出家庭成員、也認不出與他們一起密切工作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這時大腦的唯一功能,是讓我們找到一個讓人有安全感的地方,無論這地方在哪。嚴重的後果就是:無論兒童或成年自閉症者都會盲目地跑出建築物,直接衝到馬路上,並且急切地試圖推開任何擋住去路的人。他們會本能地渴望一個沒有感官刺激的避風港,如果可能的話,會盡量尋找黑暗、偏僻的地點。人們常常發現他們會躲進壁櫥裡,桌子底或床下,以及任何黑暗的小隔間,在戶外的話,甚至會躲進洞穴或廢棄的建築物裡,以尋求「安全」。沒有感官刺激的黑暗地點,會創造出威脅性較小的環境,因為在這裡他們不會在感官或認知上受到進一步的刺激。

某個地點可能極其危險,但由於他們沒有認知思維,當下就會躲避進去。常常可發現自閉症者在危險的環境中尋求安全避風港,他們在逃生模式中對危險渾然不覺,只有等最終平靜下來時,才會意識到自己所處的環境不安全,然後又開始再度陷入恐慌。

當自閉症者的逃跑反應被觸發時,你就不可能使用理性或期待與他們進行有條理的互動。即使你是他們的父母,也不要指望被認出來,因為他們辦不到。在這種時候,人們能做的就是將他們「控制」在安全區域之內。我將在本書後面提及對付崩潰的策略時,更詳細地討論這個問題。我認為有一個類比可以言簡意賅地形容我們的逃跑反應,那就是一群橫衝直撞的牛群。

在蜂擁竄逃時,動物們變得太過恐懼,導致逃跑反應被啟動,於是盲目地踐踏過路徑上的任何東西,這種自我保護模式是如此強烈,牠們只是衝動地做出反應。人類也不例外。想像一下,如果有人在一個擁擠的電影院裡大喊「失火了!」,而所有人在盲目的恐慌中衝出座位、試圖同時離開時,會有多麼混亂。已經發生過無數此類的悲劇,人們要不是被人群踩死,要不就是根本逃不出起火的建築物,因為出口被恐慌襲擊的顧客堵住了。在逃跑反應中,沒有人有認知能力去意識到:只要人們不再擠到出口而是有序地離開,門就能打開了。

● 四.受傷的危險

戰鬥反應被觸發的話,受傷的人會更多,就如同企圖壓抑處於完全崩潰狀態的自閉症者一樣。此類個體同樣處於本能模式,對周圍的環境一無所知,並且由於認知停止運作,他們無法識別熟悉的面孔。當其他人進入他們的個人空間時,他們只能感知到有「威脅」。他們會憑本能反應,對此人狂踢猛打來自我保護。

在這些人捶打自己、丟東西或是揮動手腳時,任何曾試圖動手阻止來讓狀況「平息」人都會發現,這只會導致行為強度更加提高。這些處於戰鬥模式並感覺受到威脅的自閉症者,會展現出極大的耐力,與任何進入他們個人空間並試圖限制他們的人,發生無休無止的肢體衝突。這一切都要歸因到在血管中湧動爆發的腎上腺素,其賦予了他們自我保護的能力,只不過此時的他們是缺乏認知思維的。即使再溫和的孩子,也會在戰鬥反應中變成一個憤怒的強大對手,而且在渾然不覺中對進入他們個人空間的人造成嚴重的身體傷害。

因此,平時有自殘行為的自閉症者在崩潰期間不僅會加劇,而且可能會咬、抓或用頭撞試圖干預的人。他們感覺不到疼痛,因為在這種戰鬥反應中,為了自我保護,疼痛接受器不會將痛覺收錄進去。他們攻擊試圖干預的人,是因為他們感覺個人空間被入侵,因而對自身安全和生命造成可能的威脅。

我要再次強調,在戰鬥反應被觸發的狀況下,這純粹是一種本能反應,而非故意報復的行為。戰鬥或逃跑反應期是自閉症者唯一不應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時機,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認知受損,只是對壓力源做出反應而已。在任何其他時間,這種行為或鬧脾氣都是不可接受的,因為它們只是用來達成目的的操控工具而已。在那些狀況中他們必須承擔責任,但現在我們要認真處理的,還是他們對戰鬥和逃跑反應的本能反應。

凍結反應

現在讓我們先回到表現在戰鬥和逃跑反應之前的「凍結」反應。作為干預者,這個凍結點正是你阻止全面崩潰的最後機會。如果你沒有在這個關鍵階段保證為他們找到解決狀況的方法,讓自閉症者重新定向(redirect)或平靜下來,一旦戰鬥或逃跑反應啟動,就無法避免全面升級。凍結階段的開端是大腦切換到本能生存模式之前,訴諸認知思維的最後一扇機會之窗。錯過這個機會後,要在升級期間嘗試與他們理性對談,都將徒勞無功。

不幸的是,凍結反應是安靜且不明顯的,所以周圍的人通常不會注意到。凍結反應因人而異,就算是同一個人,身體也可能出現不同類型的凍結反應。若要瞭解您的案主(client)或孩子,便是觀察他們應對壓力的方式,以及在崩潰前一刻出現的「跡象」。某些凍結反應很明顯,他們就像受驚野兔一開始會先蹲下,或者鹿被來車的大燈照到時所露出的表情。

也有時候,反應可能幾乎無法察覺,例如當您在教孩子一項任務時,突然間他們露出彷彿凝視著遠方的空洞眼神。這常會被誤解為輕微的癲癇發作,因為即使你在他們面前揮手,他們也不會接收到你的動作。而導火線可能只是你使用了某個模糊的定義、隱喻或非特定時間框架之類的。

舉例來說,假設你是自閉症者提米的個別特教陪伴專員。提米今年八歲,被認為是高功能自閉症者,語言能力強。他到校時非常興奮,因為今天下午他們班預定要去水族館參觀教學。海水生物是他的興趣。提米有些太過興奮,無法專心上課、坐立不安,並開始干擾課程的進行,不斷詢問水族館的魚有哪些類別、他能不能餵魚、能不能和魚一起游泳等等。由於他的干擾不休,最後你沮喪地說:「提米,除非你專心,讓我們完成這一課,否則可能不會有水族館參觀教學了。」

突然間,這個活潑過頭的孩子變得一動也不動,空洞的眼神就好像從激戰中歸來的士兵臉上才有的「千碼凝視」(1000-yard stare)。這只持續了幾秒鐘,但突然之間,提米的情緒從興奮變成了焦慮。無論用任何方法都無法讓他平靜下來,因為不管你怎麼向他保證一定會去水族館,他現在的心思只固著在不去的可能性上。他只聽到可能不會有參觀教學,這造成了凍結反應,讓他聽不見其他任何聲音,包括你的保證。

你在與自閉症者(尤其是年幼的孩子)合作時,如果對方在你們交談中突然哭了起來,很有可能是你說了什麼讓他們驚訝的話,程度嚴重到足以觸發凍結和接下來的焦慮反應。凍結反應總是發生在戰鬥或逃跑反應之前。你一定要學會識別與你合作的自閉症者是如何表現出這種反應的,因為這不僅有助於減少可能的崩潰,而且也能用來確定對方是否真的陷入崩潰,或只是利用鬧脾氣來當作操縱的手段。

我個人的凍結反應經驗

即使在成年後,我也曾發生過這種情況。在二○○五年時,我決定接受神經心理學評估,因為我早就曉得自己與他人不同,但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在社交場合溝通如此困難,以及為什麼當事情沒按照計劃進行時,我會出現那些近乎歇斯底裡的情節。

測試過程約有八到十小時之久,目的是了解我的大腦是如何處理資訊的。在許多子測試中,測試人員必須提出一些定義不明確和模糊的問題。作為一個擁有碩士學位的成人,我自信滿滿地要求釐清,以便我可以簡潔地作答。我最初告訴她我不明白題意,要求她說得更具體一點,她回答說不行,因為這樣會「干擾」測試的有效性。當下我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儘管她還試圖說了些其他的話,但我聽不見。

我空洞的眼神沒有收錄到任何視覺輸入。我真的「凍結」了千分之一秒。她的答案「不行」兩個字讓我太驚訝了。我的大腦完全聚焦在「不」這個字上,無法繼續前進。我不明白為何釐清一個模糊的問題會毀了測試。過去我在與人交談時經常要求釐清,對方也總會重新闡述,以便我理解。於是我立即開始在焦慮的浪潮中盤旋下沉,我焦慮自己無法正確回答問題,從而無法傳達出我有多聰明,而且總體得分會低於標準。

測試人員試著在口頭上安慰我,但我的戰鬥反應已被觸發,所以我只能哭泣,並開口(用相當強烈的語言)攻擊這次評估的整個設計和測試程序。謝天謝地,在此之前她早知道我是自閉症者,因此沒有將這種公然的情緒爆發視為亂鬧脾氣,而是沮喪和困惑所引起的無心反應。她知道我正處於某種崩潰狀態,所以只是讓我發洩,不和我起衝突,直到我所有的能量(激增的腎上腺素)耗盡為止。當時試圖與我進行任何有邏輯的互動都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我在認知上無法處理任何訊息。

等我一冷靜下來,就被自己的行為嚇壞了,不斷道歉,然後才有辦法接受她的安慰,說我不是亂發脾氣,只是陷入崩潰。一旦平靜下來,我就能傾聽她解釋不被允許釐清問題的理由,雖然我不喜歡,但我現在明白緣由,等同樣狀況在整個測試過程中多次發生時,我就不那麼驚訝了。

圖為《我不是故意發脾氣:認識與因應自閉症者的焦慮與崩潰》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我不是故意發脾氣:認識與因應自閉症者的焦慮與崩潰》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正如你所看到的,焦慮和凍結—戰鬥—逃跑反應是密切相關的。這可以解釋我們的某些行為,但也並非全部。在本章中,我介紹了對焦慮的本能反應,但也有一些焦慮與這種反應沒有直接關聯,這種本能反應似乎支配著我們的推論能力,並對我們無憂無慮「享受當下」的整體能力,造成負面的影響。這種憂慮感是一個主要特徵,彷彿掌管著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下一章中,我會更深入地介紹我們的想法和感受,以及為什麼我們似乎一直生活在擔憂中。

※本文為心靈工坊出版的《我不是故意發脾氣:認識與因應自閉症者的焦慮與崩潰》,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自閉症

延伸閱讀

自閉症者的戰與逃:被觸發的4大跡象 以「凍結」反應最為關鍵

如何與自閉症者溝通良好? 過來人:把他們當成鄰居家新來的幼犬

相互矛盾!自閉症者厭惡被輕觸卻渴望「深壓觸摸」 她從40年養馬經驗分析原因

為什麼自閉症者無法與人眼神接觸?原因有三:其中2個跟群居動物有關

相關新聞

「如果你愛我就該給我錢」…憤怒會讓你變窮 影響自己與金錢之間的五種能量

很多人將金錢能量和愛的能量畫上等號,對於這個理論我不甚贊同,因為這樣的理論容易導致人們把「金錢」和「愛」混淆在一起,而造成「如果你愛我,就應該給我錢」的假象。我引導過的女性學生當中,有些人在小時候曾被媽媽耳提面命的教導:如果以後交男朋友,男方出門不付錢或不買禮物,就表示不是真的愛你。學生們因為看不清金錢和愛的真相,在親密關係中常為了金錢而誤解對方或爭吵。

從以馬內利事件談兒童睡眠剝奪…3點反思 看睡太少帶來的6大傷害

從兩位小孩目前的成就表現,我想沒有一定程度的樂在其中,是不可能達到的。而是否完全的樂在其中,我想,其實只有這兩位小孩知道。但我覺得最可惜的是,看到有留言提到「第八名都敢拿出來炫耀」之類的內容時,我真的很擔心這兩位小孩哪天看到留言的心情,因為我可以感受到兩位小孩多麼的努力才有現在這樣的成就表現。我們可以有判斷,但或許也可以減少評價,因為評價所帶來的並非激勵,更可能是傷害。再者,這整件事,小孩其實是無辜的,我相信大家都可以清楚這件事。

人人都是汪洋中的一座島嶼 獨一無二且無可取代…談做自己與如何避免悔恨

海是地球上唯一沒有群聚定居的地方之一──我指的是人類的群聚定居。然而仍有少數例外:島嶼。彷彿陸地想扳回一城,跑來侵門踏戶,來這裡享受漂浮的快樂。於是在這裡,在海與天之間,形成了這些一小塊一小塊的大陸,形成了這些對腳踏實地之感覺的回憶。

孩子需要什麼都不做的「放鬆期」!補習風氣盛行下 孩子所經歷的苦難

原本應該用五感自由探索世界、滿足好奇心,在該玩的時候好好玩的孩子,卻早早就坐在書桌旁開始念書。父母以培育國際人才之名,讓孩子準備程度測試,為他們貼上等級的標籤,再幫孩子安排學齡前教育、英才教育、英語,甚至是創造力、演說力、領導力課程等,知名補習班的一系列課程。

燃燒電影魂就要斷六親?曾參與《看見台灣》、《返校》 台灣電影幕後推手王師這麼說

齊柏林導演執導的《看見台灣》創造2.2億的票房,來自被號稱台灣國片推手的幕後英雄——牽猴子行銷總監王師的參與。

何謂「健康的憂鬱」?它讓人承認自己很糟糕 並激發貢獻社會的願望

溫尼考特將感受憂鬱的能力視為健康的徵兆。這種「憂鬱」較接近與失落感和罪惡感相關的悲傷。對失落和罪惡的覺察使個體承擔起責任,並激發出貢獻的願望。這顯示個體已經達到「單元狀態」以及關懷的能力。在1958年,溫尼考特提供了一個量尺(scale)。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