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大雷雨轟北台 鄭明典:煙囪雲形的中尺度對流系統

大雷雨轟炸北北基桃宜竹6縣市!信義、汐止、板橋等雙北7區發淹水一級警戒

大雷雨…蔣萬安提醒上班課注意 雙溪災防警告至8時33分

為什麼自閉症者無法與人眼神接觸?原因有三:其中2個跟群居動物有關

光譜中有些自閉症者與人進行或維持眼神接觸有困難,主要原因有三個。 示意圖/ingimage
光譜中有些自閉症者與人進行或維持眼神接觸有困難,主要原因有三個。 示意圖/ingimage

焦慮:是朋友還是敵人

我最常收到的提問,是關於服用抗焦慮藥物對自閉症兒童是否有助益。在非自閉症者看來,即使在沒有壓力的環境中,自閉症者似乎也生活在一種近乎持續的焦慮狀態中。

與某些動物類似的神經構成

我們有過度活躍或強化的「戰鬥或逃跑」(fight or flight)反應。在離開自閉症舒適圈時,我們往往會過度警覺、煩躁不安、無法放鬆,不斷擔心事情可能(即使極不可能)出錯。受到驚嚇可能會觸發逃竄的反應。焦慮對我們來說是一種自然狀態,因為它是我們神經構成的一部分。

自閉症者往往有與鹿、牛、羊和馬等非掠食性動物(尤其是群居動物)非常相似的神經特徵,具有強化的戰鬥或逃跑反應。自閉症者常具有幾乎不可思議的能力,可以成功地與動物溝通和建立連結,但在與人交流時卻困難重重。這些孩子只是隨意一瞥,就能比身旁的人早發現遠處感興趣的物體;而這些孩子在試圖傳達他們認為重要的事情時,會過於接近他人的臉,此時他們又似乎缺乏空間邊界意識。

自閉症光譜上的許多人很厭惡被輕輕觸碰,卻又喜歡被用力深壓,這幾乎是相互矛盾的現象。為了充分理解焦慮在自閉症中的角色,應該檢視某些有類似神經反應的動物,並進行全面性的對比。

我曾與數百位父母、照顧者、專業人士和各個年齡段的自閉症者談過,他們都同意這個看法。有一點要提醒的是,我在隨後討論到的自然本能特徵是受到外部環境力量影響的,如家庭生活、經濟地位和文化期望等等。如果你在你身邊的自閉者身上沒有看到我在本章中討論的特徵,不代表它們不存在。

自閉症者只是一個概稱,他們是各自具有不同優勢和侷限性的個體。他們並非每個人都會體現自閉症的每一項特徵,或者對焦慮有同樣的反應。雖然自閉症者都有類似的戰鬥或逃跑反應,但表現出來的程度是因人而異的。那只是對外部環境的一種本能反應,不是學習來的行為。

眼神接觸有困難

首先要談一下眼神接觸,或者說缺乏眼神接觸。能否進行眼神接觸,絕不應該成為診斷自閉症的定義特徵。光譜中有些人維持眼神接觸沒有困難,但自閉程度不亞於另一個無法與人眼神接觸的自閉症者。進行或維持眼神接觸為什麼如此困難,主要原因有三個(第一個與動物無關)。

原因一:感覺統合

首先,大多數自閉症者無法一次處理來自超過單一感官的感覺輸入。這就是所謂的感覺統合困難(sensory integration difficulty),其中最常見的是無法同時處理聽覺和視覺輸入。

如果你曾經要求一個自閉症者「我和你說話時看著我」,等於在無意中要求他們同時轉譯來自兩種不同感官的資訊。如果他們確實有感覺統合困難,那麼這個看似簡單的請求就變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現在非常強調要教導自閉症者眼神接觸,這幾乎已經變成強制性的,完全不管我們其實沒有能力同時處理兩個來源的感官輸入。即使訓練成功,自閉症者可以在有人對他們說話時保持眼神接觸,但如果他們在這方面有感覺統合問題,那他們將無法聽進對方說的每一個字,也就難以完全理解所說的內容。

我曾有機會與數百名自閉症光譜人士交談過,其中許多人都接受過維持眼神接觸的正式訓練。具有這種感覺統合困難的個體,是很容易辨識出來的。他們雖然與人有眼神接觸,但整體的情緒反應是緊張、僵硬的,說話顯得比較慢、生硬,像是經過計算。而且由於注意力和專注力的問題,他們大多數人很難進行長時間的談話。像我自己就無法長時間保持眼神接觸,因此我會在移開視線時,簡單告知對方這一點。這時幾乎每個與我交談的人都會鬆一口氣,表示他們也有同樣的困難。

拋下眼神接觸的禮節後,我們的談話就變得生動、放鬆和充實了。陪伴他們的非自閉者總是驚訝於他們願意「敞開心扉」與我交談,並問我是運用了什麼策略。從過去和現在,我都沒有什麼神奇的策略,我只是沒有強迫他們做他們(和我)無法自然克服的事情。

有些自閉症者可以與人眼神接觸,看上去沒有任何困難。但這些人可能仍然有感覺統合問題,只不過無法統合的是另外的感覺處理過程。美國社會過度執著於眼神的接觸,誤認為缺乏眼神接觸就代表欺騙、內疚或不感興趣。

能夠進行和維持眼神接觸的非自閉者,即使直視著他人的眼睛,也可能很會騙人或自覺內疚,因此別再把眼神接觸當作確認誠實的方法了。我建議,如果對於正與你合作或交往的自閉症者來說,眼神接觸是個十分難以掌握的目標,那就別要求他們與人有眼神接觸,讓他們自由地瞭解他人和與人交談吧。

我個人有許多方面的感覺統合困難。然而當我必須與人有或長或短的交談時,我不會為了自閉症道歉,解釋說我無法有眼神接觸是因為這種「殘疾」造成的缺陷。這意味著我是個殘疾人,不是一個有完整功能的社會成員,而且在一個對自閉症仍有重大誤解的社會中,我不想向遇到的每個人透露我是自閉症者。這不關任何人的事,是我自己的事。如果談話時間過長或需要全神貫注時,我已經學會自信簡要地表明不保持眼神接觸的理由。我只會簡單地說:「我希望提前讓你知道,雖然你說話時我低頭看地板,但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在聽。我有視覺和聽覺的統合困難,因此非常難以維持眼神接觸。」

這句話我已經用了數千次,從沒遇到任何人因為我無法眼神接觸而感到生氣。我發現有件事很好笑,在進行自閉症研討會時,我發現出席者都會點頭同意這個觀念,並承諾如果太難的話,不會強迫我的聽覺和感覺統合,但很快他們又會忘記這個重要的概念。中場休息或研討會結束後總會有人要求我簽名,這我很樂意,但經常有人會這樣要求:「你在我的書上簽名時,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這正是有感覺統合困難的我無法辦到的事,因為這樣我在仔細傾聽並努力消化他們在說什麼的同時,還必須去思考和書寫。

如果沒有認知到感覺處理問題,學校系統將遭遇許多行為,甚至可能是爆炸性的行為。除了做不到被要求的眼神接觸之外,另一個經常被忽視的感覺統合觸發因素是:在聽老師講課內容的同時,還必須抄寫她在黑板上寫的筆記。我記得小時候,一邊聽課一邊抄黑板上的筆記總讓我十分沮喪,因為毫無例外,每次她擦掉黑板上的筆記繼續進度時,我都只抄到一半。

我變得焦慮,因為我無法和班上其他人一樣正確地理解課程,到了下午,我就會因為沮喪而發出可聽見的躁音。因為發出怪聲而不斷受到訓斥,更導致了我挑釁的行為。最終,我根本懶得在課堂上專心,選擇在家只靠課本上的內容學習。我每天都懇求母親允許我留在家裡,放棄學業,但無濟於事。可悲的是,我在整個學校生涯中,都因為挑釁或不順從的態度而被貼上有行為問題的標籤,但實際上這主要是由於我的感覺統合和處理有困難。

我們不進行眼神接觸,但有意與人交談時仍會專心傾聽,自閉症者在做出這樣的簡短解釋時,不應該有內疚感。這並不是找藉口,而是用自信而非道歉的方式為我們的神經處理差異提供合理的調整。必須確保自閉症兒童學會適應和融入社會,這點我理解,但花過度心力去強迫自閉症兒童變得「正常」,會讓一些原本出於善意的目標變得不切實際,並且帶來挫敗感。非自閉症世界有時必須對我們讓步,開始接受無法眼神接觸,這才是讓我們真正與社會融合的良好開端。

原因二:周邊視覺 vs 中央視覺?

無法進行眼神接觸的第二個理由,與群居動物有關。這和視野有必然的關係。你是否注意過,馬、牛、山羊、綿羊、鹿和麋鹿這類群居動物,牠們的眼睛都在頭的兩側?這是一種生存機制,讓牠們擁有廣大的周邊視野,以便於發現可能在遠處跟蹤的獵食者。

不幸的是,由於眼窩位在頭骨的兩側,這些動物臉的正前方有「盲點」,這表示牠們無法看見正前方的東西。他們的中央視覺嚴重受到阻礙。我自己養了一小群馬和小馬,除了騎馬外,我花無數個小時餵食、梳理和撫摸每一匹馬,讓牠們熟悉親近我。但我要從正前方接近任何一匹馬時,仍然會很小心,因為牠們會因為我突然的靠近而受到驚嚇,並本能地向後退。老虎等掠食性動物、獵鷹、鷹和貓頭鷹等猛禽,以及熊、狼等許多動物的眼睛在頭顱前方,因此非常精通中央視覺,這讓牠們能夠清楚地鎖定正在跟蹤的獵物的一舉一動。

如果你是接觸無口語兒童的專業人士或父母,應該很熟悉他們是如何與老師或照顧者進行互動的。他們不會直接從正面接近你,而通常從你的側面過來。我曾經在教室裡觀察一個六歲的無口語孩子,因為他在學校經常崩潰,我被找來諮詢意見。在最初兩個小時裡,他完全無視我的存在,儘管我就坐在他的工作桌旁。

等他對我的出現感覺自在後,就變得好奇起來,想用他學到的手語與我互動。他直接站到我身側,伸出手摸我的肩膀。我以沒有轉頭看他的方式,認可他開啟對話的請求。他立刻在我身邊坐下,開始用手語進行交流。他的老師馬上試著調整他的位置,要他坐到我面前,讓我們可以「看到對方」,結果男孩變得非常激動和焦慮。

我告訴那位老師,只要讓男孩以放鬆的方式交流就好,像他待在我的側邊就是。這孩子走進房間時,有辦法憑著眼角餘光就看見最遠區域的某些他感興趣的物品。就算他手拿著一件感興趣的物品,他「盯著」看的方式,也是把物品放到側邊看,而不是放在正前方。他就像群居動物一樣,有著高度發展的周邊視覺。我在觀察無口語個體的互動時,經常看到這一點。雖然我不知道針對這個主題是否有正式的臨床研究,但我個人在與自閉症者、他們的家人和供養者的互動中,觀察和討論過周邊視野的這個現象,他們也都同意我的見解(由於缺乏專業研究,只能算是一種科學推測)。

要確定我的理論是否適用於你接觸的自閉症者,最容易的方法是嘗試以下這個簡單的策略。在與他們互動時,與其直接坐在對方面前,不妨嘗試坐到他們的側邊或斜對面。觀察他們的反應。如果他們看起來放鬆並且與你相處變得更和諧,那麼周邊視野可能就是主導。

曾有母親們向我吐露:「我和我的亞斯伯格症孩子最棒、最放鬆的幾次對話,是發生在我開車的時候,我的孩子坐在前排我旁邊的位置。」同樣,就和群居動物和無口語個體一樣,高功能自閉症者的周邊視覺往往非常出色,但中央視覺卻不發達。

這樣的孩童(無論是口語還是無口語的)會把書、感興趣的物件或隨身電玩遊戲機拿得靠臉非常近。他們寫字的能力似乎很糟,會坐得離電視機非常近。這些人最常見的社交失禮狀況,是在與人交流時離對方過近,近到幾乎真的要貼著人的臉程度。那個有自閉症的小提米,在有真正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或者希望你全神貫注時,會把他的臉向你的臉靠近,近到幾乎要碰到你,這是為什麼呢?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不是空間界線的問題,而是視野的問題。因為我們之中有許多人是以周邊視野為主要視野,所以無法看清正前方的事物。

已經有一些書籍討論到有關自閉症者無法辨識人臉這件事。我在許多自閉症相關資料中讀過,有些自閉症成年人無法看著別人的臉,他們抱怨那會造成「生理上的疼痛」,或者只看到一片雪白或靜態的景象,而無法辨認人的五官。之所以造成生理上的疼痛,是因為必須讓眼睛以他們不習慣的方式聚焦。

你不妨試著用鬥雞眼的方式盯著距離你臉前幾公分的物體五分鐘,很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會感覺疲倦和疼痛,因為你的眼睛不習慣用這種方式聚焦看東西。任何在我們正前方的東西—比如一個人站在那裡—都會失焦,而就在他們後面或兩側的景象卻會十分清晰。我們唯一能真正利用中央視覺的方法,是本能地將物體拉到貼近我們的臉,藉此擋住周邊視野,這樣就看不見周圍一切其他東西。

對於眾多因違反空間界線而受責備的可憐自閉症孩子,我深表同情,因為很多時候他們這麼做只是因為想看清楚對方,把所有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而已。因為主要使用的是周邊視覺,我們的注意力很容易被應該關注的個體他們周圍所發生的事拉走。有時背景中的突然移動會導致驚嚇的反應,然後這個孩子可能會被誤認為是注意力有缺陷的過動兒。事實上,如果利用得當,以周邊視覺為主要視覺可以成為一項優點。

我在成年後便一直隸屬於志願搜救隊。目前,我是美國空軍後備隊的上尉,擔任地面搜救隊隊長。認識我的人,包括我的家人,幫我取了個綽號「鷹眼利普斯基」,因為我可以用高度發達的周邊視覺進行掃描,比周圍的人更快發現感興趣的物體。

在搜索和救援任務中,當我們在荒野中尋找失蹤者、傷者或失事的飛機時,我只需其他人一半的時間就能掃描完一個區域,並發現該環境中異樣的微小細節,也就是可能的搜索線索。我可以幾乎不用看,就能發現幾碼外地板上的一枚硬幣,但如果我掉了一支鉛筆在正前方的地上,我就必須移動,拉開我和鉛筆之間的距離,這樣才有辦法「掃描」(善用我的周邊視覺)該區域,取回我的書寫工具。

雖然不能完全解釋為何我們無法判讀非口語的肢體語言,但我相信,無法清楚地看到人,或許直接導致了我們經常不理解許多微妙的身體暗示和姿勢。如果我在交談時,只能與另一個人保持合理的距離,而他的臉看起來非常模糊,那怎麼能期望我注意到他挑眉、微笑、皺眉或眨眼等微妙的臉部表情?

● 改善中央視覺的練習

有一些眼睛練習可以幫助改善中央視野。我推薦一種我親身實驗過的方法,就是拿一個引起興趣的物體,把它舉起靠近練習者的臉,要求他們聚焦在那個物體上。然後慢慢地將物體前後移動,每次漸進地移遠一點,每次練習幾分鐘即可。隨著時間過去,或許能提高中央視覺的準確性。

觀察原先習慣將物體(譬如書本)擺得離眼睛極近的的人,是否開始拉開距離,就能判斷練習是不是有效。就我本身而言,在進行「近距離」工作時,例如穿縫紉針、黏合破碎的陶器或數硬幣等,我的中央視覺的確獲得改善,但總體來說,我發現自己還是使用周邊視覺來作為主要視野。

圖為《我不是故意發脾氣:認識與因應自閉症者的焦慮與崩潰》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我不是故意發脾氣:認識與因應自閉症者的焦慮與崩潰》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原因三:不具攻擊性的姿勢

即使你能讓他們克服上面提到的兩個原因,由於不擅於眼神接觸,你還必須對付第三個原因或障礙。與具有戰鬥或逃跑本能反應的動物一樣,眼神接觸會被解讀為一種攻擊的跡象,而眼神不接觸則傳達了雙方只是無攻擊性的相遇。無論自閉症者是否意識到這一事實,直接的眼神接觸都會產生一種內在的不安感,並且經常會逐漸增強,等累積到一個點後便會轉化為焦慮。對動物來說,這種內在的「感覺」是一種原始的警告機制,戰鬥或逃跑反應有一部分就是大腦將直接眼神接觸視為威脅所引發的。

※本文為心靈工坊出版的《我不是故意發脾氣:認識與因應自閉症者的焦慮與崩潰》,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焦慮 自閉症

延伸閱讀

自閉症者的戰與逃:被觸發的4大跡象 以「凍結」反應最為關鍵

如何與自閉症者溝通良好? 過來人:把他們當成鄰居家新來的幼犬對待

相互矛盾!自閉症者厭惡被輕觸卻渴望「深壓觸摸」 她從40年養馬經驗分析原因

為什麼自閉症者無法與人眼神接觸?原因有三:其中2個跟群居動物有關

相關新聞

什麼是認知彈性?如何引導自閉兒控制情緒並保持彈性?對話技巧一次看

身體彈性,讓人們可以彎腰而不折斷身體、能夠適應狹小的空間、早上穿衣服可以塞進衣服裡。而認知彈性,則讓人們可以產生更多的解決方案與答案,辨識出一個策略或反應是無效的,並採取新方案、思考複雜或有衝突的訊息(例如:哈姆雷特是一位英雄,不過他也犯了過錯),以及懂得協調或妥協。對許多自閉症類群者而言,認知不靈活、缺乏彈性(或稱固著)可能阻礙交友、影響在普通班(融合教育)的學習、甚而招致飯碗不保。增進孩子的認知彈性,也會讓家長、老師與治療師的生活變得輕鬆一些。

北市特教師生衝突…他憶高中時期差點持棍棒打人 卻因「1段話」被溫柔接住了

在教育現場遇到與衝突時有一些簡單的操作手法,只不過這些技巧如果不是在一個能夠很好整合自己內在的老師身上其實很難應用,因為外在的應對受到內在狀態的驅動,所以要能夠確保老師們能夠安全與和諧地跟學生相處,不是透過一招半式就有辦法達到,需要的是長時間的自我照顧、覺察以及實際演練,才有辦法將「一致性」這個裝備安裝在老師們的身上。

北市特教生失控毆打老師…諮商師列衝動行為「循環7階段」:情緒爆炸時「減害優先」

這幾天在網路上流傳某高中課堂上的影片,我看過了,實在令人捏把冷汗。如果你沒看過,那也別找來看。這樣的影片不該被流傳,不然叫當事人情何以堪。

當壞事發生就覺得自己很糟糕?你所經歷的一切 並不能與你的價值畫上等號

開始執業不久後,我發現除了大腦生病的病人以外,大多數人的情緒問題,其實大多來自過度自卑。

陳俊翰律師是誰?身障平權鬥士離世:好的社會是能追求理想 「不被障礙所限」

說起陳俊翰這個名字,背後代表什麼意義?他是不受罕病禁錮的生命鬥士,是專攻人權與身障權益的律師,同時,他也是一名為心中信念不遺餘力的倡議者。

「如果你愛我就該給我錢」…憤怒會讓你變窮 影響自己與金錢之間的五種能量

很多人將金錢能量和愛的能量畫上等號,對於這個理論我不甚贊同,因為這樣的理論容易導致人們把「金錢」和「愛」混淆在一起,而造成「如果你愛我,就應該給我錢」的假象。我引導過的女性學生當中,有些人在小時候曾被媽媽耳提面命的教導:如果以後交男朋友,男方出門不付錢或不買禮物,就表示不是真的愛你。學生們因為看不清金錢和愛的真相,在親密關係中常為了金錢而誤解對方或爭吵。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