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親眼目睹逃兵被槍殺!前瓦格納指揮官回憶「戰場前線慘況」

中國女性抬頭? 看看當官的名單還有社會厭女思維

士林這路口紅綠燈藏路牌後「根本看不見」 民眾傻眼投訴

外遇了該如何向另一半衷心道歉?七方針亡羊補牢

外遇後若想挽回另一半該如何好好道歉?七方針或許能讓另一半不那麼崩潰。圖片來源:Ingimage
外遇後若想挽回另一半該如何好好道歉?七方針或許能讓另一半不那麼崩潰。圖片來源:Ingimage

如何做到好的道歉?

要做到好的道歉,我建議下列七條方針:

方針一:為你造成的傷害負起責任。

在每一樁傷害背後都有一名受傷的人。如果你的道歉要有力量,你必須承認自己的角色:「我是肇事者,我對你做了這件事。」如同《原諒無可原諒之人》(Forgiving the Unforgivable)的作者畢芙莉.傅拉尼根(Beverly Flanigan)在書中所寫:「有人錯了,這個人必須被指認出來,然後這個人才可以獲得原諒。」

為了追悼一千六百名猶太人於二戰期間在波蘭遭到屠殺而設立了一座紀念碑,揭幕的碑文上寫著:「為了紀念一九四一年七月十日在耶瓦布尼及周邊地區遇害、葬生於火窟的猶太男女老少、平民百姓。」儘管波蘭總統公開以己之名,也代表那些「為此罪行良心不安的波蘭人」請求赦罪,許多猶太領袖和同情者為了碑文上沒有明白譴責當時的波蘭鎮民而氣憤。沒有地方刻著:「我們做了這件事。」

作為受傷一方療癒歷程的一部分,她需要釐清罪責的歸屬,讓身為加害者承擔過失。因此,有效的道歉不能只是模模糊糊地指涉有人不知怎地受傷了,而是要清楚地承認:「我錯待了你,為此我很抱歉。」

方針二:你的抱歉必須針對個人。

最有效的道歉必須非常細膩地針對當事人。不只是承認「我做了錯事」,而是承認「我錯待你,我對你做了錯事」。要能幫助受傷一方療癒,邁向原諒的歷程,不是你在意違反了你自己的行為準則,而是你在意侵犯了她。

當珍妮發現丈夫與自己未婚的繼妹愛倫上床時,珍妮找她對質。「我每天都耿耿於懷。」愛倫承認,「我不喜歡,這不符合我對自己的期待,但是我必須面對我做的事。」

珍妮聽到了愛倫的懺悔,不過還是很氣惱、不舒服。她很快就恍然大悟是什麼原因。「我不在乎愛倫是不是覺得做錯事了,或是相信她打破了個人的榮譽標準。」珍妮告訴我,「她對自己失望又如何呢?我想要知道的是,她是不是為了我感到難過不安,她是否在意自己對我所做的事?」珍妮寫了一封信給愛倫,要求她正視這個問題。愛倫從未回信,而珍妮也絕不原諒她。

六十二歲的個案羅伊提供了另外一則好例子,闡明了有效的道歉需要的內涵。在他向妻子坦承他有性愛成癮的毛病,到處風流超過十五年時,他解釋童年時代曾遭受過性虐待。「我也是飽受折磨。」他告訴妻子。

他的妻子顯然絲毫不為所動。「他的道歉,更多是關於他的痛苦,而不是我的。」她告訴我,「他為自己傷痛,而不是為我傷痛。」有時候你可能不了解,自己的行為如何深刻撞擊到對方的傷痛。為了把事情挑明,你可以對受傷一方說幾句簡單的話,例如:「我希望了解,我是怎麼重新揭開了你的舊傷,我想跟你道歉,你能幫我嗎?」

傑克是四十歲的電器技師,嘗試遵循上述的建議,告訴妻子在她懷孕最後一個月時,他曾經出軌。首先,他鼓勵妻子說出心中的痛苦,聽進去她必須說的一切。然後他道歉,並且反映她需要他理解的事情:「我想要為了傷害妳這麼深而道歉,我打擊到妳已經很脆弱的部分。」他在我的辦公室告訴她,「我了解當妳懷孕時我不忠,妳覺得自己被困住了,沒有人可以求助,也沒有地方可去。這正是小時候妳父母拋棄妳時妳的感受。妳認為妳可以依賴我,但是我所做的一切加強了妳覺得沒有人會在妳身邊支持妳的信念。」

傑克願意深入妻子的經驗,看看自己的行為如何為她已經受損的自我增加另一道情感傷疤,開啟了她原諒的可能性。他針對妻子的道歉是很好的起頭。

方針三:你的道歉必須明確。

當你道歉時,不要只是說「我很抱歉」,你必須精確捕捉到你為了什麼而道歉。你需要描述的不只是傷害的大概輪廓,還要有清楚的細節。你需要十分具體,不僅為了傷害對方而道歉,還要為了你究竟是如何傷害她而道歉。只有這樣,她才能信任你察知了自己對她造成的傷害,絕對不會再越界。

我建議,特別是傷害了人生伴侶或曾經深入交往的對象的人,你們應該嘗試列出多年來你傷害她的每一件事—而不只是你最近所造成的單一、明顯且巨大的傷口。

五十二歲的美髮師艾美因為不忠向先生道歉時,她不只是說:「對不起,我有外遇。」她試著傳達她的外遇如何傷了他,以及她究竟為什麼而道歉。她也思索除了外遇,她在哪些地方可能傷了他。「過去三十年來,有時候我以完全沒有辯解餘地的方式對待了你。」她以此開頭,然後列出她道歉的行為:

★每一次我跟別人上床時,我讓你暴露在感染性病的風險中。

★我保有祕密不讓你知道,把你貶抑成外人的角色,讓你還比不上某個陌生人對我的了解。

★我使得你懷疑起自己,質疑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

★我玷汙了我們共同生活的許多快樂回憶。

★當我感覺寂寞時我怪罪你,而不解決自己一輩子的孤寂感。

★當我對我們的關係感到生氣和挫折時,我把你排斥在外,而不是直接跟你討論困擾我的是什麼。

★我喝太多酒、工作超時,擴大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我放棄我們的關係,並未讓你知曉,使得我們無法共同努力解決問題。

艾美的先生保羅明白他並非完全無辜,他也以自己的方式拋棄了她。於是他寫下自己的道歉回應她:「我要為了多年來沒有在妳身邊支持妳,以及我帶給妳的所有挫折和痛苦道歉。特別抱歉的是,我一直那麼掛慮經濟上的安全無虞,以致忽略了我們共同生活的品質。妳妹妹過世時,妳得不到我的安慰。我收藏起自己的憤怒,以被動攻擊的方式報復妳,使得妳無法直接回應我的怨懟。」

方針四:你的道歉必須深刻。

如果你希望獲得原諒,你必須和盤托出自己的卑鄙行徑。不要以輕鬆的招供為滿足;繼續挖掘,揭露出更深沉、更黑暗的真相。讓自己尷尬到無地自容,如果這是你應償付的代價。如亞伯特.埃利斯針對投入個人成長課程的父母眾所周知的建言:「如果你覺得坐立難安,你大概就是做了正確的事。」

寫下你的道歉並且持續修改,可能會有所幫助。每一次草稿都會更接近不討喜的真相。我的個案約翰就是這麼做。他一開始寫了一張浮面的紙條,向妻子道歉傷了她的心。然後他又試寫了一次。「多年來,我以不屑的口吻對妳說話,」這是他的開頭,「我貶低妳來抬高自己。我一直隱藏自己不安全和沒有價值的感覺,我是多麼害怕失去妳或是與妳親密。我利用妳仁慈的靈魂,犧牲掉妳來假裝自己比較優越。我母親正是用同樣方式對待父親和我。我痛恨自己這樣的德性。」

以下是有效道歉的其他例子:

★母親告訴女兒:「我從來沒有讓妳覺得自己表現不錯,妳本來的樣子就很棒。我總是嘗試改變妳,想讓妳變得比較女性化,比較像姊姊,迫使妳符合我心目中正常小女孩的形象。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焦慮,為什麼對妳有疑慮;不過這是我的問題,不是妳的。」

★女兒告訴母親:「成長過程中,我對妳很嚴苛,氣妳似乎心思總是被別的事占滿了。現在我有自己的孩子,我明白要兼顧家庭和工作,還有關注孩子的感受,是多麼困難。在爸爸喝酒、不能給妳任何支持的情況下,我不知道妳是如何撐住整個家。我只想到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應該為妳想想。」

★朋友之間的道歉:「我對你說了小心眼、惡劣的話,像是:『不是每個人一出生就有一百萬在銀行裡。』我不想承認,不過有時候我會嫉妒你。你的人生跟我比起來,似乎太輕鬆寫意了。」

★哥哥向妹妹道歉:「我讓妳照顧爸爸,沒有給予任何援手。我假裝自己很忙,然而事實是我只為自己的事而奔忙。妳喜歡幫助別人,所以我就順著占妳便宜。我沒有必要變成妳,但是我做得這麼少是不公平的。」

方針五:你的道歉必須發自肺腑。

有時候人們道歉得宜,不過是出於自私的理由:為了讓自己擺脫內疚、降低衝突好讓生活比較好過、向上帝或朋友炫耀自己是高尚的人。需要我說明如果你的心意不對,你的道歉多半會成為馬耳東風嗎?任何人都能接受訓練,說出優雅的文辭來表達悔恨。挑戰是體驗和傳達出「心態的轉變」。如果你想要獲得真誠原諒,你的悔恨必須是真心、深刻而且永久的。

我的導師以色列.史坦拉比喜歡在猶太人的贖罪日期間提醒他的信眾,上帝不會因為我們信守齋戒而感動。他指出,齋戒本身只是行禮如儀的行為,出於真心的齋戒才具有意義和目的。真心齋戒會騷動我們的靈魂,激勵我們走向那些我們錯待的人。在贖罪日的禮拜儀式期間,猶太會堂會吹響公羊角製成的號角,將會眾從沉睡中喚醒,鼓動他們的良心。「上帝,」史坦拉比斷言,「對我們的儀式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是我們的善良本性。」

你如何傳達發自肺腑的道歉?一個方法是透過溫暖、柔和且熱誠的語氣。另一個方法是透過合宜的身體語言。當人們在我的診間互相道歉時,我會要求他們放下手裡的東西,面對面,雙手不要交叉,直視對方的眼睛。如果他們坐著,我會建議他們不要蹺腿,傾身向前靠近對方。然後我指導犯錯者以非常緩慢的速度說話,讓受傷一方能感受到他的真心誠意,察知到他所言不虛。

在《性、愛與暴力:轉化的策略》(Sex, Love, and Violence: Strategies for Transformation)一書中,家庭治療師克勞伊.麥德尼斯(Cloe Madanes)要求,任何人曾經性虐待別人,得跪在他的受害者面前表達懺悔。無論你是否匍匐在地,你的道歉核心精神必須是真誠的謙卑。唯有當你剝除自己的自尊自大,捨棄你的防禦策略,你才能開始說服受傷者你是真心道歉。

馬莉的父親就沒有做到這一點。馬莉三十五歲時接到父親的信,告訴她自己快要死了,他想要為了過去多年的行為當面跟她道歉。「我希望妳知道我很抱歉,為了我傷害妳的每一件事。」他寫道,「現在他們說我還可以活兩個月,如果妳能在我死前原諒我,會帶給我心靈莫大的平靜。」

馬莉記得,在她五歲時,母親把父親踢出家門,因為他否認自己的酗酒問題,而且置家人於不顧。「那麼多年來他從未寄過卡片、禮物或扶養費,」馬莉告訴我,「現在他希望我拯救他的靈魂。」

父親寥寥數語帶過的空洞道歉無法替他在女兒心中爭取到位置。她需要聽到他為他的言行對她造成的影響而吐露出的深沉悲傷,然而她聽到的只是他對地獄的恐懼。

這個故事有多麼悲哀?誰能說他的悔改不是真心的?使用不同的話語,難道他就沒有療癒彼此的可能嗎?然而只聽到一句浮面的「我很抱歉」,加強了馬莉的假設,認定他的道歉只是權宜的手段,是想要在上帝的審判桌上獲勝的方法。她再也沒有跟他說過話。

方針六:你的道歉不能拖泥帶水。

最有效的道歉是乾脆而直接了當的,既不複雜也沒有但書,沒有天花亂墜的粉飾,也不會擺出不接受就拉倒的態度。

斟酌的道歉很容易適得其反。如果你試圖把自己的不當行為輕描淡寫化一個錯誤、一樁無足輕重的事件,或是因為對方的錯誤行為所引發的可理解反應,你傷害的人多半會比之前更加受到打擊和氣憤。要不要用比較溫和的角度看待傷害取決於她,而不是你。

在這種時候,不妨記得,如果你承認罪責,受傷一方也比較容易承認她的責任。這就是發生在史丹和娜米之間的情況。

與妻子的酗酒問題共處二十六年之後,史丹與別的女人發生外遇。「我感到沒有愛和不受重視已經夠久了,」他告訴我,「娜米的酗酒讓她變得很惡劣,而且她在公眾場合的表現也令我難堪。」

娜米並未責怪史丹造成她的酗酒問題,在大學時代她就已經喝得太凶了。不過史丹經常旅行在外,在東京的上空酒吧招待日本客戶,還有她的寂寞,都加重了她的酒癮。她也一樣感覺沒有愛和被拋棄。

在史丹坦承外遇時,這對夫妻的關係迅速瓦解。他們努力想要重建。私底下,兩人都知道自己錯待了對方,然而他們的對應卻是互相控訴。「我外遇是因為妳躲到自己的世界裡了,也拒絕改變。」史丹告訴娜米。娜米反擊回去:「我喝酒來淹沒我的寂寞,因為你從來不在身邊支持我。你也不是完美的。」

我建議他們在家一起寫下給對方的道歉信,然後下次會談時準備好讀出來。我鼓勵他們克服自己「我需要你舔我的傷口,之後我才能舔你的傷口」這種關係取向,不妨輪流認罪。

他們寫下的道歉成了原諒的踏腳石。史丹先起頭:「我很抱歉,讓妳覺得不安全和寂寞,而且藉由疏離來報復妳。我很抱歉透過回擊妳來處理自己的傷痛,而不是採取建設性的行動,例如接受治療,或是參加酒癮患者家屬的支持團體。」

娜米寫道:「我很抱歉讓你感覺如此絕望,你得轉向我們婚姻之外的人尋求聆聽,而不是向我傾訴。我很抱歉漠視自己的酗酒問題,在公眾場合連累到你。」

這對夫妻學到的是,你不可能控訴一個人同時跟他道歉,正如你無法同時以一隻手既拿取又給予。這兩種姿態會互相抵消。你們兩人必須放下自己的反脣相譏,輪流地徹底道歉,並且讓彼此的道歉有機會銘印在對方心裡。

方針七:一再道歉。

對於「表面的傷口」,一次道歉或許足以贏得原諒。但是對於比較嚴重的傷害,你可能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尤其是如果你希望修好。我有位個案抓到先生瞞著她使用兩人聯名的信用卡負債累累後,告訴他:「我不想要聽你說你很抱歉。我要你跟我一起哀愁,我希望你滿懷悲傷,就跟我一樣,每天跟我一起努力償債。」

不必等待完美或正確的時機出現再來道歉,抓住任何可行的時機。也不必等到你找出具有神奇力量的字眼才去做;往後你可以不斷修改或增補。

道歉不只是認罪

當你認罪時,你承認自己的錯誤;當你道歉時,你表達對自己錯誤行為的悔恨。這兩種回應各有價值。認罪是陳述事實:「身為神職人員,我侵犯了小男孩。」「身為父親,我以皮帶鞭打孩子,讓他們的身體和靈魂都留下鞭痕。」「身為妻子,我拒絕你求歡,讓你覺得自己無能。」相較之下,道歉是陳述感情,不只有事實,還表露出你的感受。

認罪有其價值,因為顯示了你擁有洞察力和道德感,能分辨對錯。道歉更進一步顯示出你有勇氣,也懂得謙卑,願意接受你錯待的人審判自己。「認罪暴露了你的局限,」畢芙莉.傅拉尼根指出,「道歉則把你的局限交到對方手裡,由他決定接受或拒絕。」

圖為《教我如何原諒你》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教我如何原諒你》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有時候,受傷一方不知道你錯待了她,直到你坦承相告。這樣的招供給了她權力和地位。突然之間,她跟你一樣接近真相。如同家庭治療師弗蘭克.皮特曼(Frank Pittman)曾說過的,問題「不在於你跟誰上床,而在於你對誰說謊。」你跟誰分享祕密,就跟他產生了比較親密的連繫。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本文出自《教我如何原諒你》,心靈工坊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外遇 婚姻

相關新聞

首爾東大門代購人生...曾被大陸買手台幣幾十萬現金「攔胡」

剛開始我就曾經在檔口選好了上萬元台幣的商品,突然一個中國買手出現,拿出一袋目測折合台幣幾十萬的現金放在檔口櫃檯上,並告訴檔口的人這些錢就是要在這間店買完。我瞬間變成隱形人,檔口人員直接跳過我,俐落且迅速地為她揀貨包裝,索性放棄我這種小訂單的客人。

得備妥嘔吐桶、吉祥話的尾牙文化 即便情慾流動都會被包容

不少公司在昨天(星期五)辦尾牙,昨天「尾牙捐出來」貼文,大家抒發對尾牙活動的看法。我討厭尾牙,除了強迫員工上台表演、忍受管理階層假親民又不專業的娛樂節目之外,我最反感的橋段是:一一排隊到主桌,向老闆、主管敬酒。

老父急診室內無私守護著他的唐寶寶...但願有一天 社會能接納

「如果有一天,你在產檢時就知道腹中的胎兒有先天性異常,但這異常不至於致死,甚至可以動手術治療時,你還願意把寶寶生下來嗎?」想想阿多,但願有一天,我們的社會不僅能夠理解、接納留下來的孩子,當他們的父母老去時,亦有足夠的能力承接、守護這些長不大的孩子。 願我們能。

台商心情/回台了...「心理」上水土不服怎麼辦?

回到了家,怎麼感覺人生地不熟?以前在兩岸工作時認識的台商朋友,最近因為疫情影響決定回台。聊天敘舊的過程中,說出心中的感受和心情。

旅行一窩蜂挨酸 吳鳳:不要管別人說什麼 好好探索世界就對了

我們全家上次去北海道,機場很多人大家都等很久!看到有人留言:活該!幹麻一窩蜂?

當家主播尾牙中50萬電話裡拒捐 事後回應:一樣是受薪階級

我很討厭那種硬性/ 強制 要求員工上台表演「娛樂」管理階層的公司;更厭惡管理階層「男扮女裝」的表演,自以為「親民」,實際上,無比噁心。還有老闆上台唱歌飆高音,破音比高嘉瑜還厲害,員工耳膜慘遭傷害,還要高喊:Bravo!真的有病。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