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中部以北今轉溼答答 明天恐大雨亂元宵

遭性侵後仍與加害者互動不夠格當受害者?從《童話・世界》談權勢性侵

劇中強勢律師杜子甄,在擔任狼師湯師承辯護律師時說道:「在關上門的那一刻,再純真的女孩都會失去被推定清白的權利。」言下之意在於,是妳們自己走進去的,沒有疑慮、沒有脫逃、沒有拳打腳踢地吶喊、沒有歇斯底里地尖叫,做實「不夠格的被害者」一角。圖為《童話・世界》劇照
劇中強勢律師杜子甄,在擔任狼師湯師承辯護律師時說道:「在關上門的那一刻,再純真的女孩都會失去被推定清白的權利。」言下之意在於,是妳們自己走進去的,沒有疑慮、沒有脫逃、沒有拳打腳踢地吶喊、沒有歇斯底里地尖叫,做實「不夠格的被害者」一角。圖為《童話・世界》劇照

電影《童話・世界》透過三個女孩的生命故事來叩問讀者,男老師與女學生之間,是誘姦,還是自願?是性侵,還是愛情?是童話,還是狼師的叢林?(內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電影《童話・世界》的第一頻,是飄著雨的宜蘭,張孝全飾演的律師張正煦步履蹣跚,筆直向前,拖著長長的影子,好似一種蒼涼的隱喻。

童話故事的開頭,通常有一雙帶著濾鏡的眼睛,恍若少女視角,天真地崇拜著台上巧舌如簧的歷史老師,以為甜言蜜語就是真愛。

在補習班狹小的空間,因升學考而感到匱乏的生命點起了一株火苗,誰知那火是自焚的火,老師的甜言蜜語換來的卻只是一次次身體的侵犯。

少女的身體用完就丟,好似她髒了一般,於是一票女孩受盡委屈,少數走上法庭的,換得更是傷痕無數。電影《童話・世界》所描繪的場景,既不天真,也不浪漫;真實地令人作嘔,真實地令人無奈。

現實裡的童話,包含著強行隱匿的真相

電影開場,律師張正煦(張孝全 飾)匆匆地跑進警局,目睹警察粗暴的筆錄方式。警察對著高中生詩琪問:「老師在對你做那件事的時候,你有沒有求救或是反抗?」

詩琦不語,警察執意逼問:「發生事情的地方是補習班,如果她有呼救、她有反擊,事情怎麼會發生?」

電影花了很大篇幅辯論「曲意順從」和「權勢逼迫」之間的關係,然而放進現實的脈絡裡,不呼救的女孩卻永遠失去的清白的權利。

由上對下的權勢性侵有著相當複雜的關係網絡,包括發生關係的進程究竟是愛情還是誘姦?發生關係的過程究竟有沒有威迫或是暴力?當女孩們意識到性侵的存在,從害怕隱忍到走上法庭,又是一條漫漫長路。

權力不是要人做什麼,而是它能讓人做什麼。

電影《童話・世界》以20年前、20年後改名換姓的補習班狼師湯師承多次性侵女學生遭告訴為主軸,張正煦為前後兩起案件分別擔任被告(加害人)辯護律師、以及原告(性侵倖存者)辯護律師交錯敘事。

多名女孩遭到狼師誘姦,然而法律與輿論卻形同二次傷害的利刃,無論走上法庭與否,這個世界彷彿從不為了這些女孩停留,劇中由尹馨飾演的強勢律師杜子甄,在擔任狼師湯師承辯護律師時說道:「在關上門的那一刻,再純真的女孩都會失去被推定清白的權利。」

言下之意在於,是妳們自己走進去的,沒有疑慮、沒有脫逃、沒有拳打腳踢地吶喊、沒有歇斯底里地尖叫,做實「不夠格的被害者」一角。

而狼師的獨角戲從性侵前一直演到法庭上,無知的男人遭如蕩婦班女學生勾引,男人的罪孽在於心軟,而女孩就活該成為通姦罪的罪魁禍首。

那是一個通姦尚未除罪化的年代,女孩們只能百般無力地,細聲詢問地「出庭究竟是保護自己,還是讓這世界有機會再次撻罰妳?」同時亦得忍受家中父母畏縮的神情,怯懦地問律師:「啊是不是出了庭,大家都會知道?我女兒還要不要嫁人?」

「明明是別人犯的錯,為何遭定罪的人卻好像是我?」

電影《童話・世界》的言下之意,在於傷害難以復原,父權的價值除了賦予加害者傷人的底氣,也點燃了二次傷害的鑰匙,即便是最親密的家人、本應保障被害人權力的律法,都是其中加害者。

沒有誰是「完美的被害者」

我寧願我是一個媚俗的人,我寧願無知,也不想要看過世界的背面。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電影《童話・世界》帶出了兩件真實事件的既視感:一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二是《我是金智恩》。前著談的是倖存者之殤,後者談的是法的二次傷害。

本就具有法律背景的導演唐福睿在法律攻防上下足了苦工,赤裸裸、血淋淋地,去闡述受害女學生在法庭上如何遭對方律師強詞奪理地剝奪話語權,逼迫到牆角,承認自己是刻意改短制服裙的小三。

「如果女學生要藉由公開審理,號召輿論來攻擊你,那麼我們也用輿論來審判她。」20 年前作為狼師湯師承辯護律師的張正煦,在父權的脈絡下毫無痛癢地講出這一番話的同時,不知道自己深愛的小新(江宜蓉飾)也是狼師魔爪下的受害者。

導演用相當諷刺的手法賞了張正煦兩個耳光,當他站在法庭上看著台下淚流不止的小新,他突然懂了,自己在湯師承的圈套裡成為他最鋒利的武器。

而全世界無論何處,針對性侵倖存者的法律伎倆如出一徹。

遭前南韓總統候選人安熙正多次性侵得逞的金智恩,在書中寫道:「一審法官從未從權力行性侵探究問題,反而揪著金智恩事後壓抑創傷、強顏歡笑地在手機上與安熙正對話,主張她『並無受害人的樣子』而認定安無罪。」圖擷自seoul.co.kr/
遭前南韓總統候選人安熙正多次性侵得逞的金智恩,在書中寫道:「一審法官從未從權力行性侵探究問題,反而揪著金智恩事後壓抑創傷、強顏歡笑地在手機上與安熙正對話,主張她『並無受害人的樣子』而認定安無罪。」圖擷自seoul.co.kr/

遭前南韓總統候選人安熙正多次性侵得逞的金智恩,在《我是金智恩》一書中這麼寫道:「一審法官從未從權力行性侵探究問題,反而揪著金智恩事後壓抑創傷、強顏歡笑地在手機上與安熙正對話,主張她『並無受害人的樣子』而認定安無罪。」

電影《童話・世界》裡,20 年前作為狼師湯師承辯護律師的張正煦也說出了一模一樣的台詞:「妳是不是在和老師發生關係之後還照常去上課?照常去補習班補習?直到考完聯考後的半年後,才發現事情不對勁?」

性侵倖存者存意識到反彈的歷程相當複雜,內心有可能經歷多次反彈、不承認和自我超譯,有時強迫自己深信「因為我深愛老師;老師也深愛我」比起承認自己遭到性侵來得容易,保護機制容易使得性侵倖存者出現認知上的偏誤,這都是常有的事。

更何況以性侵倖存者的身份走上法庭,無論在20年前,還是20年後,都是難以想像的艱難。

「老師沒有強迫我,我看老師開心,我也覺得開心,反正失戀,本來就很痛苦,不是嗎?」——電影《童話・世界》

20 年前、20 年後,父權的霸凌從未離開這些女孩,誘姦案要在法理上勝訴更是難上加難,最終,女孩簽字和解,附上給師母的道歉信,硬把性侵當成愛情。

而所謂「童話世界」在此電影中的意象,我想亦可視為一種誤解和幻象,在天真濾鏡的包裹,以及老師花言巧遇的勸誘下,「童話故事」化身為最危險的武器、無意掉入的陷阱,而從此往後,女孩們住在童話裡,與真實世界裡的幸福別離。

本文由女人迷授權,原文連結請點為你挑片|《童話・世界》談權勢性侵:權力不是要人做什麼,而是它能讓人做什麼

▌延伸推薦:性別選書|《我是金智恩》:南韓 Metoo,是權勢性侵受害者的劫後重生

▌延伸推薦:通姦罪違憲失效第一步!行政院會今日通過刪除刑法第 239 條

性侵 狼師

相關新聞

首爾東大門代購人生...曾被大陸買手台幣幾十萬現金「攔胡」

剛開始我就曾經在檔口選好了上萬元台幣的商品,突然一個中國買手出現,拿出一袋目測折合台幣幾十萬的現金放在檔口櫃檯上,並告訴檔口的人這些錢就是要在這間店買完。我瞬間變成隱形人,檔口人員直接跳過我,俐落且迅速地為她揀貨包裝,索性放棄我這種小訂單的客人。

得備妥嘔吐桶、吉祥話的尾牙文化 即便情慾流動都會被包容

不少公司在昨天(星期五)辦尾牙,昨天「尾牙捐出來」貼文,大家抒發對尾牙活動的看法。我討厭尾牙,除了強迫員工上台表演、忍受管理階層假親民又不專業的娛樂節目之外,我最反感的橋段是:一一排隊到主桌,向老闆、主管敬酒。

老父急診室內無私守護著他的唐寶寶...但願有一天 社會能接納

「如果有一天,你在產檢時就知道腹中的胎兒有先天性異常,但這異常不至於致死,甚至可以動手術治療時,你還願意把寶寶生下來嗎?」想想阿多,但願有一天,我們的社會不僅能夠理解、接納留下來的孩子,當他們的父母老去時,亦有足夠的能力承接、守護這些長不大的孩子。 願我們能。

台商心情/回台了...「心理」上水土不服怎麼辦?

回到了家,怎麼感覺人生地不熟?以前在兩岸工作時認識的台商朋友,最近因為疫情影響決定回台。聊天敘舊的過程中,說出心中的感受和心情。

旅行一窩蜂挨酸 吳鳳:不要管別人說什麼 好好探索世界就對了

我們全家上次去北海道,機場很多人大家都等很久!看到有人留言:活該!幹麻一窩蜂?

當家主播尾牙中50萬電話裡拒捐 事後回應:一樣是受薪階級

我很討厭那種硬性/ 強制 要求員工上台表演「娛樂」管理階層的公司;更厭惡管理階層「男扮女裝」的表演,自以為「親民」,實際上,無比噁心。還有老闆上台唱歌飆高音,破音比高嘉瑜還厲害,員工耳膜慘遭傷害,還要高喊:Bravo!真的有病。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