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擠城市讓人更無禮、冷淡 最需要社群時它根本不存在

「你是否常覺得跟身旁的人離得很近,心卻很遠?」在城市裡,身邊總是會有人,但卻鮮少感覺他們「與你同在」。聯合報記者林伯東/攝影
「你是否常覺得跟身旁的人離得很近,心卻很遠?」在城市裡,身邊總是會有人,但卻鮮少感覺他們「與你同在」。聯合報記者林伯東/攝影

更無禮、更短促、更冷淡

所以現代城市到底有什麼特質,讓人感覺如此冰冷和孤獨?

如果你住城市或在城市工作,請你想一想二十一世紀日常通勤的典型狀況:推擠旁人好搭上塞爆的火車、開車族要忍受其他駕駛兇悍的喇叭聲,還有大批無視你存在的無名氏毫無笑容地快步經過你身邊。

無禮、草率、沉浸於自己世界的都市人樣貌,並非只存在於刻板印象。研究顯示,城市的禮貌程度不但較低,而且會與人口密集度成反比。部分原因是權衡輕重的結果;既然日後再碰上某個路人的機會很低,便讓人覺得缺乏一些禮貌也不會怎麼樣(好比撞到人卻不道歉,或是放手讓門在他們臉前面砰然關上)。匿名會滋生敵意和草率,而置身在充滿幾百萬陌生人的城市,匿名性實在太強了。

「你是否常覺得跟身旁的人離得很近,心卻很遠?」在城市裡,身邊總是會有人,但卻鮮少感覺他們「與你同在」。

城市的規模不光是帶來粗魯無禮,也在許多人身上強加了一種應對機制。正如在超市看到有二十種果醬品項時,我們預設的反應是一個都不買,在面對那麼多人的情況下,我們也經常以退縮封閉來回應。避免感到招架不住是一種理性反應。

因為儘管活力十足地和他人打交道是許多人嚮往的目標,或說服自己應該這樣想,現實卻是城市生活逼得我們要跟那麼多人共享空間,以致我們若想要給每個路人完整的人性關懷,社交能量勢必耗盡。正如同作家珊儂.迪普(Shannon Deep)所寫的紐約體驗:「如果要跟經過的每個人打招呼,到中午你的嗓子就會啞了。你不可能對從走出公寓到地鐵站之間整整十個街區的七十五個人都很『友善』。」

所以我們常做相反的事。城市熙熙攘攘、噪音和視覺刺激的疲勞轟炸使生活在其中的人難以招架,因此早在新冠病毒侵襲前,我們就傾向於保持有效的社交距離—不是生理上,而是心理的距離。

數位獨處泡泡

鑽在手機形成的隔絕泡泡裡,打造隨我們個人行走的繭。多虧了蘋果、谷歌、臉書和三星的產品,我們能輕易關掉周遭的人和環境,製造自己不利於社交的數位獨處泡泡。圖/聯合報記者侯永全攝影
鑽在手機形成的隔絕泡泡裡,打造隨我們個人行走的繭。多虧了蘋果、谷歌、臉書和三星的產品,我們能輕易關掉周遭的人和環境,製造自己不利於社交的數位獨處泡泡。圖/聯合報記者侯永全攝影

用耳機捂住耳朵、戴墨鏡,或是鑽在手機形成的隔絕泡泡裡,打造隨我們個人行走的繭。多虧了蘋果、谷歌、臉書和三星的產品,我們能輕易關掉周遭的人和環境,製造自己不利於社交的數位獨處泡泡。當然,諷刺的是,在抽離真實世界包圍我們的大批人群後,我們卻開發了虛擬的替代方案—瀏覽他人Instagram上的生活畫面或閱讀別人推特上的想法。

有些社會理論家和符號學家甚至提出,城市已經演化出「消極禮貌文化」,在這種社會規範下,沒有正當理由就侵入別人的物理或情緒空間是很無禮的,雖說其中當然有地理和文化上的差異。好比在倫敦地鐵上,多數人會覺得路人熱情地向自己打招呼很怪,要是陌生人試著想聊天,我們甚至會訝異且不悅。大家早已確立的慣例是,沉默地看報紙或盯著手機。

我了解隱私的重要,也能體會為何鄉村裡那些掀開窗簾一角窺探的行為,會驅使大量的人投身都市、嚮往都會風情—在都市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必承受社會責難。然而因疫情封鎖期間的一些都市人際疏離故事,更加凸顯都市生活匿名性的後果。畢竟除了有團結合作這類窩心故事之外,也有些心碎故事點出了享受都市的隱私空間是要付出代價的。

七十歲的海柔.費爾德曼獨居在曼哈頓市中心只有一張床的公寓,她揪心地說起在封鎖期間,驚覺自己無法依賴任何鄰居幫忙採買日用品:「新聞一直在說:『人們凝聚在一起了。』那些人或許有凝聚在一起,只是不包括這裡。不包括這類建築。」她就和法蘭克一樣,住在有上百戶人家的公寓,時常在走廊和電梯見到其他住戶,卻不曾真正「認識」哪一個人,更別說把誰當作朋友了。

當我們最需要社群的時候 它根本不存在

我們自立自強以及拚命工作的文化,極受新自由資本主義的推崇,可是也讓我們付出重大的代價。當鄰居都是陌生人,友善與連結度離標準很遠,其危險就是,在我們最需要社群的時候,它根本不存在。

圖為《孤獨世紀》書封。先覺出版社提供
圖為《孤獨世紀》書封。先覺出版社提供
在城市裡,我們和人互動的模式並未帶來好處,還得過一陣子才能知道新冠病毒對我們行為模式的衝擊會不會帶來長遠的改變,姑且先不論是變好或變壞。如果城市人早已因為「消極禮貌文化」而吝於表示友善,再加上害怕被感染這一層因素後又會如何?和陌生人主動攀談會變得更怪異嗎?等到危險過去後,願意為年長鄰居採買日用品放在他們家門口的人,還會繼續確認他們的安危嗎?還是又會回到對他們漠不關心的狀態?

(本文出自《孤獨世紀》,先覺出版社,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首爾東大門代購人生...曾被大陸買手台幣幾十萬現金「攔胡」

剛開始我就曾經在檔口選好了上萬元台幣的商品,突然一個中國買手出現,拿出一袋目測折合台幣幾十萬的現金放在檔口櫃檯上,並告訴檔口的人這些錢就是要在這間店買完。我瞬間變成隱形人,檔口人員直接跳過我,俐落且迅速地為她揀貨包裝,索性放棄我這種小訂單的客人。

得備妥嘔吐桶、吉祥話的尾牙文化 即便情慾流動都會被包容

不少公司在昨天(星期五)辦尾牙,昨天「尾牙捐出來」貼文,大家抒發對尾牙活動的看法。我討厭尾牙,除了強迫員工上台表演、忍受管理階層假親民又不專業的娛樂節目之外,我最反感的橋段是:一一排隊到主桌,向老闆、主管敬酒。

老父急診室內無私守護著他的唐寶寶...但願有一天 社會能接納

「如果有一天,你在產檢時就知道腹中的胎兒有先天性異常,但這異常不至於致死,甚至可以動手術治療時,你還願意把寶寶生下來嗎?」想想阿多,但願有一天,我們的社會不僅能夠理解、接納留下來的孩子,當他們的父母老去時,亦有足夠的能力承接、守護這些長不大的孩子。 願我們能。

台商心情/回台了...「心理」上水土不服怎麼辦?

回到了家,怎麼感覺人生地不熟?以前在兩岸工作時認識的台商朋友,最近因為疫情影響決定回台。聊天敘舊的過程中,說出心中的感受和心情。

旅行一窩蜂挨酸 吳鳳:不要管別人說什麼 好好探索世界就對了

我們全家上次去北海道,機場很多人大家都等很久!看到有人留言:活該!幹麻一窩蜂?

當家主播尾牙中50萬電話裡拒捐 事後回應:一樣是受薪階級

我很討厭那種硬性/ 強制 要求員工上台表演「娛樂」管理階層的公司;更厭惡管理階層「男扮女裝」的表演,自以為「親民」,實際上,無比噁心。還有老闆上台唱歌飆高音,破音比高嘉瑜還厲害,員工耳膜慘遭傷害,還要高喊:Bravo!真的有病。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