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泰山賣金雞母全家股權 龍邦再拋四大疑點:賣給誰不敢說清楚?

江澤民追悼大會!習近平悼詞藏端倪 分析:影射「為我所用」

敦子媽媽:日本客修養比臺灣客好 會員制非常重要!

敦子媽媽說,通常這種大桌出現的時候,基本上只要一起把氣氛搞好,讓他們開心就可以了。)總之,就是不要讓男客人全部擠在一起,我們要夾坐在他們中間,俗稱梅花座。圖擷自敦子媽媽臉書
敦子媽媽說,通常這種大桌出現的時候,基本上只要一起把氣氛搞好,讓他們開心就可以了。)總之,就是不要讓男客人全部擠在一起,我們要夾坐在他們中間,俗稱梅花座。圖擷自敦子媽媽臉書

《華燈初上》的熱映引發全臺灣對酒店文化的好奇與討論,也讓敦子媽媽回憶起在條通的青春歲月,她用手機一字一字打下自己一路從小姐做到媽媽桑的條通點滴,在戲劇討論社團獲得熱烈回響。這本書不僅是敦子媽媽的職場奮鬥故事,也是那個大時代的一小段真實紀錄。透過《華燈之下》這本書、藉由敦子媽媽的視野,帶大家一窺條通神祕的高級日式酒店王國,也看見裡面每個小人物都是有血有淚,如此認真生活著。

就在我喜孜孜欣賞穿著訂製旗袍的自己有多美,挺著我那一點都不夠凶狠的胸,非常自信的大步跨出更衣室的時候,訊號燈亮起來了。才八點半,誰那麼早來喝酒啊?未免也太早了吧!(這種時間,客人通常都還沒吃完晚飯,所以會在這時候進店喝酒的客人真的很少。)

媽媽帶著我們一起迎向前去,進門是某位大老闆帶著一些年輕的日本出差客(說年輕大概也有三四十歲)和一位臺灣的協力廠商(感覺也是個老闆,日文很好,大概四十五、六歲),總共五個人一起來喝酒。

這組客人不是常客,似乎已經好久沒出現了。對於這種不是常常出現的客人,媽媽都是讓我們自行穿插坐在客人中間。(因為不常來,代表這位帶頭的主客並不是特別為了哪個小姐而來,可能只是欣賞媽媽的個性或喜歡店裡的氣氛而來,甚至只是想來消化存酒罷了。所以通常這種大桌出現的時候,基本上只要一起把氣氛搞好,讓他們開心就可以了。)總之,就是不要讓男客人全部擠在一起,我們要夾坐在他們中間,俗稱梅花座。

當晚是我當番,當番的人要負責調大家的酒,我們稱為做酒,而做酒的人,就要掌控這一桌消酒的快慢速度。

前輩們都往裡面日本出差客的身邊坐下去了。(出差客也要努力抓看看,讓他們以後來臺灣出差時也能進店消費,所以沒人想坐在臺灣客旁邊。)於是我就坐在最外圍的做酒位置,旁邊剛好是整桌唯一的一位臺灣客。

剛開始氣氛都還不錯,大家也都順順的聊著、喝著、唱著。隨著時間流逝,我看酒瓶的酒也漸漸只剩下四分之一了,心裡想著快點消完這瓶酒,就能問客人要不要再開一瓶了。(每多一瓶就是多五百大洋進自己口袋,當番的誰不想把握機會?)

因為當番已經喝了不少,加上原本酒量就不好,我開始在不知不覺中把酒越調越濃,直到身邊的臺灣客人開口。

他先是突然對著我大吼:「你他媽的怎麼回事啊!倒這杯酒是要給誰喝的?」

然後回頭對著媽媽大聲說:「媽媽!妳是怎麼教育小姐的?搞屁啊?她給我倒的這是什麼?開喜烏龍茶嗎?這麼濃是要我怎麼喝啊?」

他又接著說:「我是喝水割り(意指水加冰塊加酒),不是喝ロック(只加冰塊不加水)欸!」

被他這麼一吼,從小到大沒被這樣吼過的我瞬間清醒!才意識到,在我的潛意識裡,為了想要累積當番開瓶的獎金,不知不覺把客人的水割り變成開喜烏龍茶了。媽媽示意我趕緊閃去廚房避一下風頭,我照做了。

走進廚房,關上了門,把背靠在門上,剛剛被大吼驚魂未定的我,越想越覺得百感交集,忍不住鼻酸,紅了眼睛哭了起來。一方面心疼自己,又不是窮到沒飯吃,為了個當番的五百塊,到底在這裡做什麼?每天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犯了錯,還要被客人大吼大叫。(二十五歲的我什麼都沒有,只有自尊心特別高……)

另一方面我心想,他為什麼就不能好好說話?是我做錯,但只要他好好說,我會道歉也會改,為什麼要這樣用吼的?吼到大家都在看我,當著大家的面,一點小小的顏面都不留給我(二十五歲的我也很愛面子)……是的,這就是臺灣客在條通為人詬病的最大原因,以我在條通多年觀察,日本客人是真的大部分(當然也並不是全部)修養比臺灣客好。很多店家媽媽桑不喜歡臺灣客人,就是因為他們有「老子花錢就是大爺」的心態(即使買單的人不是他),不懂得替別人留情面。

有些臺灣客人,真的是幾杯黃湯下肚後就喜歡口沫橫飛大聲說話,更別提碰到點什麼不開心的事,不是大吼就是拍桌!誇張一點的還會作勢要打人或嗆聲說認識誰誰誰,要落人來砸店。(這種類似《華燈初上》裡彪哥的人物,我在Group裡沒碰過,幾年之後轉戰外面的店,才見過類似的。)總之,喝了酒之後,前後判若兩人的男人多了去。(女人也是啦,有些醉態也很恐怖。)

而這位客人,我早已忘了他姓啥名啥,就連他長啥樣,我也一點都想不起來了,但從此「開喜烏龍茶」這幾個字卻成了我每每想到就莞爾一笑,卻又永生難忘的條通夢魘。

所以,你若問我會員制重不重要。我會說:非常重要!畢竟修養不好的客人,走到哪都是惹人厭的。但很可惜的是,幾乎所有店家都有營收的壓力,挑客人這種事,不是每個老闆都敢跟自己口袋挑戰的。

但我相信,一家店若是願意把目光放遠一點,花時間好好過濾客人,即便眼前少收個幾萬塊錢,久而久之就能做到保護自己、保護員工,也保護客人。到最後,最大的贏家還是自己。

為什麼說我們每天喝得醉醺醺呢?不是只有當番的時候才要拚自己的獎金嗎?這樣想就太天真了。每天都有人當番,別人當番的時候妳不幫忙消酒,等到妳當番的時候,還會有誰願意跟妳一起努力,幫妳消酒呢?沒有同事的幫忙,單靠自己,請問妳一個人一張嘴是能喝多少?不可否認就是因為這個制度,把我們每個人都訓練到像喝酒機器一樣,看到酒就是一直喝一直喝,直到瓶子空了為止!

當然,喝酒也有技巧。酒,等同於客人的財產,人家花大把銀子開的酒,不是用來給妳失戀時猛灌的。所以怎麼拿捏著喝客人的酒,是要觀察氣氛也要觀察客人的。尤其在高級的店家,絕對不允許偷倒客人的酒,這是一種小偷的行為。也就是說,妳酒杯裡的每一口酒,再不想喝都得吞下肚,不能倒掉!

在應徵的時候,媽媽曾經跟我說:「我要妳們喝酒,但不准妳們喝到醉!」話雖如此,但哪有那麼簡單啊?每天有那麼多酒要消,到底誰能不醉?

圖為《華燈之下》書封,圓神出版提供
圖為《華燈之下》書封,圓神出版提供
所以可不要以為我們的工作只是陪客人坐在沙發上唱唱歌、喝喝酒,感覺很輕鬆。過來人的我想說,真的一點都不輕鬆。至於那些大頭症、公主病、講不得、碰不得的……謝謝再聯絡,我看妳還是省省吧,別來這裡自找難看了!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本文出自《華燈之下》,圓神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老父急診室內無私守護著他的唐寶寶...但願有一天 社會能接納

「如果有一天,你在產檢時就知道腹中的胎兒有先天性異常,但這異常不至於致死,甚至可以動手術治療時,你還願意把寶寶生下來嗎?」想想阿多,但願有一天,我們的社會不僅能夠理解、接納留下來的孩子,當他們的父母老去時,亦有足夠的能力承接、守護這些長不大的孩子。 願我們能。

那些年我在建中國樂社 寫在橘色惡魔之後「最美好的一段」

橘高校來台展現的青春洋溢的演出,很多人都在討論台灣的學校要怎樣才能跟上,也提了很多的方向,結論多半圍繞在投入時間、專業指導、升學壓力和一些政治因素。這勾起了我的這段回憶,也發現這段經驗當中,時間和專業似乎都不是能夠幫助高中生創造的條件。青春熱血和奔放自由才是。

如果當年我爸沒破產 會不會後來的我也能考上台大?

如果當年我爸沒破產,我不用從高中時開始寫言情小說賺錢,還能買齊參考書、或許請個家教或補習,會不會後來的我,也能考上台大?問題,是永遠不會有答案了。

公務員長女一路扛經濟養么弟 直到房子變弟弟新婚房才爆發

「妳爸爸不是有留一間公寓嗎?我打算把那間給妳弟當作新婚房。好歹我們也是男方,有間房給親家看比較體面。」感到氣憤的她,問母親要搬去哪裡住,她的母親馬上理所當然地回答:「我?去住妳家就好啦,反正妳看起來也不想結婚。我們母女倆就像朋友一樣一起愉快地生活、一起變老吧。」

凌晨四點半起床 南韓女律師稱凌晨為「尋找自我的時間」

「為什麼偏偏是清晨四點三十分?下午不是也可以做那些事嗎?」我稱清晨為「由我主導的時間」,稱此外的時間為「交給命運的時間」。仔細想想,一天之中能單純按自己的意志行動的時間並不多。從早到晚,出乎計畫的意外事物經常奪走我的專注力和時間。

外遇了該如何向另一半衷心道歉?七方針亡羊補牢

在史丹坦承外遇時,這對夫妻的關係迅速瓦解。他們努力想要重建。私底下,兩人都知道自己錯待了對方,然而他們的對應卻是互相控訴。「我外遇是因為妳躲到自己的世界裡了,也拒絕改變。」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