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中共擴張國際媒體影響力 自由之家報告:台灣最受影響

「確診者隔離」也放寬? 張上淳:後7天快篩陰擬開放聚餐聚會

好煩人!iPhone「加我賴」垃圾訊息再起 轉戰這一處網友超傻眼

歷經條通全盛期 她曝真正沒「外帶」的小姐集中在這3區

圖擷自敦子媽媽臉書
圖擷自敦子媽媽臉書

《華燈初上》的熱映引發全臺灣對酒店文化的好奇與討論,也讓敦子媽媽回憶起在條通的青春歲月,她用手機一字一字打下自己一路從小姐做到媽媽桑的條通點滴,在戲劇討論社團獲得熱烈回響。這本書不僅是敦子媽媽的職場奮鬥故事,也是那個大時代的一小段真實紀錄。透過《華燈之下》這本書、藉由敦子媽媽的視野,帶大家一窺條通神祕的高級日式酒店王國,也看見裡面每個小人物都是有血有淚,如此認真生活著。

進來這個環境才知道,所謂的條通,一般指的是五條到十條。在我工作的那個年代(大概西元2000年),光是條通裡,各式各樣的小酒店就有四五百家。

真正比較精華精緻的店跟年輕漂亮的小姐,大部分都集中在七八九條。五六條就比較複雜了,臺灣客人多,彪哥多(黑道幫派,《華燈初上》彪哥那類型的客人),餐廳多,那些有做外帶(日本人稱性交易為外帶,臺式酒店稱為S)的店大部分都在這兩條裡,觀光客和好奇的一般客人通常也都集中在這裡。

可能也是因為五六條的店面場地都比較大,七八九條以小店面居多,反而適合想走單純有質感路線的人開店吧!

我所工作的「姬グループ」(姬Group)屬於條通的銀座酒店(最高級也最貴),Group裡有八家店,全部都在七八九條裡。每一間分店都會有一位被雇用的媽媽(也就是店長,年齡大約在三十到五十歲之間。)整個Group背後有一位大老闆,我們都稱呼她大媽媽。

在「姬Group」裡,除了客人之外,全都是女人。沒錯,跟電視劇裡演的不一樣,在我們的世界裡沒有少爺。(我猜是因為現場若有男人,會讓男客人無法放鬆,保持戒心不自在。加上很多少爺喜歡偷追小姐,或者搞日久生情那套。所以在我們Group裡從來沒看過少爺。)

真正像銀座的日式酒店是完全傳統日式作風的,我從沒看過我們店裡燒金紙拜拜,但我們每天都會在店門口放一小碟鹽。沒錯,就是鹽,用意是驅趕不好的東西。

每家店裡都有一位會計,每個月八位會計會在八家店裡輪調,避免弊端。她們的頭上還有一位總會,非常厲害。

一家店裡大概就是一位媽媽加上三四位小姐,店面也不大,大約二十坪左右。很小卻很精緻簡潔又高級。

店裡有一間男女共用的廁所,超級乾淨。在那個還沒普遍使用免治馬桶的年代,店裡廁所用的早已經是TOTO免治馬桶!

然而,雖然說是酒店,但與大家傳統印象不一樣,日式酒店裡幾乎完全沒有熱食(在高級酒店裡,熱食的味道也是一種會打擾到旁人的東西),所以也就完全沒有下酒菜。我們只提供高級水果(必須保證又甜又香又新鮮)和日式米菓(類似搭飛機常會拿到的那種米柿),因為日本人喝酒的習慣跟臺灣人不太一樣。他們幾乎不需要碰杯,所以不需要又鹹又辣的下酒菜,也不會豪邁的吼搭!大家都是按照自己的習慣或喜歡的速度各自喝各自的,即便是一起來的朋友、同事,也不太會互相干擾喝酒舉杯的頻率。這點我很欣賞,也是日本客和臺灣客差別最大的地方。

至於水果,不怕貴,只怕品質不好。店裡會把各式高檔名貴的水果切成適口的大小,再放進鑲金邊的名牌高級骨瓷食器,端上桌供客人享用。水果都是可以一直續的,但通常日本客人都只會吃個幾口,說穿了,其實就只是擺設。在那個沒有防疫口號的年代,「辣薩呷、辣薩大」的我,總在客人走後、幾杯黃湯下肚後,溜進廚房偷吃家裡很少買的高級水果⋯⋯

圖為《華燈之下》書封,圓神出版提供
圖為《華燈之下》書封,圓神出版提供
《華燈初上》蘇媽媽說得沒錯,在日式酒店裡工作,高爾夫球、插花、日文……這些都是必學的,後面的故事再聽我慢慢講古囉!

(本文出自《華燈之下》,圓神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如果當年我爸沒破產 會不會後來的我也能考上台大?

如果當年我爸沒破產,我不用從高中時開始寫言情小說賺錢,還能買齊參考書、或許請個家教或補習,會不會後來的我,也能考上台大?問題,是永遠不會有答案了。

公務員長女一路扛經濟養么弟 直到房子變弟弟新婚房才爆發

「妳爸爸不是有留一間公寓嗎?我打算把那間給妳弟當作新婚房。好歹我們也是男方,有間房給親家看比較體面。」感到氣憤的她,問母親要搬去哪裡住,她的母親馬上理所當然地回答:「我?去住妳家就好啦,反正妳看起來也不想結婚。我們母女倆就像朋友一樣一起愉快地生活、一起變老吧。」

凌晨四點半起床 南韓女律師稱凌晨為「尋找自我的時間」

「為什麼偏偏是清晨四點三十分?下午不是也可以做那些事嗎?」我稱清晨為「由我主導的時間」,稱此外的時間為「交給命運的時間」。仔細想想,一天之中能單純按自己的意志行動的時間並不多。從早到晚,出乎計畫的意外事物經常奪走我的專注力和時間。

異鄉遇烏克蘭難民女孩 結帳時她幫買單:一碗麵的心意

傍晚時刻走入一間我常去的餐廳,其實我只是想吃碗麵。巴黎今天雨超大,非常濕冷,吃碗熱騰騰的麵最舒服。大概我後面的女孩跟我貼太近,餐廳老闆娘以為我們是一起的,就把我們排在一起。

「我再打電話給你」這句應酬話傷了多少人的心?

剛出社會時,常常會分不清什麼是應酬話?什麼是真心話?有人邀請,就相信是真心誠意;有人承諾,便深信諾言會有兌現的一天。聽過次數最多的社會應酬話,一句是:「我再打電話給你。」另一句是:「沒問題,到時候我一定來。 」別小看這兩句話的威力,它不知讓多少人心神不寧,讓多少人期待落空,讓多少人慘遭挨罵。

敦子媽媽:日本客修養比臺灣客好 會員制非常重要!

臺灣客在條通為人詬病的最大原因,以我在條通多年觀察,日本客人是真的大部分(當然也並不是全部)修養比臺灣客好。很多店家媽媽桑不喜歡臺灣客人,就是因為他們有「老子花錢就是大爺」的心態(即使買單的人不是他),不懂得替別人留情面。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