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府院遭爆介入鏡電視案?陳椒華「邀蘇貞昌對賭」:歡迎提告鑑定錄音檔

不當普丁的砲灰!俄反徵兵動員「抗命槍擊案」

關鍵錄音帶曝光!府院被爆施壓介入鏡電視案 蘇貞昌否認

旗袍開兩側高衩高到連底褲都看見 她憶述在條通上班的第一天

圖擷自敦子媽媽臉書
圖擷自敦子媽媽臉書

《華燈初上》的熱映引發全臺灣對酒店文化的好奇與討論,也讓敦子媽媽回憶起在條通的青春歲月,她用手機一字一字打下自己一路從小姐做到媽媽桑的條通點滴,在戲劇討論社團獲得熱烈回響。這本書不僅是敦子媽媽的職場奮鬥故事,也是那個大時代的一小段真實紀錄。透過《華燈之下》這本書、藉由敦子媽媽的視野,帶大家一窺條通神祕的高級日式酒店王國,也看見裡面每個小人物都是有血有淚,如此認真生活著。

二十五歲那年冬天,好奇心加上一心想賺錢,讓我一腳踏進了條通這個神祕世界。當時的我耳聞過太多傳言,所以不考慮臺式酒店,決定到條通最高級也最嚴格(當然也是消費最高、薪水也最高)的「姬グループ」(姬Group)體系工作。

面試那天,門一打開的當下我就傻了!因為大門打開後,裡面竟然還有一層霧面玻璃門,而這道門只能從店內往外開,站在門外的人是無法打開的。(後來才知道條通的高級店家都是這樣的,只接熟識的客人,也就是所謂的「會員制」)看著打不開的門我愣在原地,幸好等了幾秒,當時的媽媽桑就來開門了。

那道厚重的門後,映入眼簾的只有兩個字:高級。

面試的地方是姬的總店,店裡超級明亮,沒有卡拉OK,沒有鋼琴,只有一個長型吧檯和兩張大理石桌子。沙發是高級絨布沙發,就連牆面也全都是麂皮的。當時因為時間還早(晚上八點半對條通來說算是早的了),裡面只有兩位客人,小姐大約有三位,每位都操著流利的日文,輕聲細語又笑容甜美的跟客人聊著天,這副景象就是我對這裡最初的印象。

「姬Group」在條通總共有八家店,每一間都各有一個媽媽,但都不是老闆。真正的老闆我們稱為大媽媽(大ママ,畢竟老闆最大嘛),大概六十歲,面試的就是她,她看了我一眼後,直接叫我明天報到。

於是,從此展開了我接下來十年的條通生活,也是我人生最像一場夢、最精采絢爛的十年!

姬Group的八家店裡有三種營業型態。第一種是單純聊天的店,這種店其實蠻累的,因為要一直想話題跟客人聊天,而且是用日文!重點是還得看臉色找話題,總店就是這種型態。

另外一種就是Piano bar,這種跟一般想像的一樣,有琴師彈琴幫客人伴奏。基本上琴師會跟著客人的調子節奏來演奏,讓客人唱得輕鬆,對歌藝很有加分的作用。客人獨唱時,小姐可以不用一直聊天,小小休息一下,但記得一定要誠懇的拍手,加上認真又真誠的稱讚客人「お上手ですね」即可!至於小費給不給並沒有硬性規定,但來到這裡的客人基本上沒人會不給的。

最後一種就是大家熟悉的卡拉OK了,我被分配到的店就屬於這種。

上班第一天我先到總店報到,總店的會計帶著我穿梭在條通裡,過了馬路,走進巷子。不久,她到了一家門口極為低調,啥都沒有,只有一個小小黑色招牌,黑底白字寫著兩個漢字店名的店。打開門一踏進玄關,就聽見裡面的人齊聲喊著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我跟會計乖乖站在霧面玻璃門前,等著裡面的人來開門。不出兩三秒,有個大約三十五六歲的女人,笑容可掬,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推開了門。她,就是帶我的入門媽媽,她叫真希(マキ),我們都直接稱她媽媽(ママ)!

說到這裡,我的腦海裡馬上浮現她那熟悉的笑臉,請容許我岔開話題一下。我想告訴她,儘管我的條通生涯裡後來又換過兩三個媽媽,但在我心裡,最感念的永遠是她。

進門後,媽媽帶我走進更衣室,小小的空間裡掛滿了各種不同花色的旗袍。這些旗袍都是小姐的私人物品,媽媽吩咐小媽媽(チーママ)拿她的旗袍借我穿,瞬間我就知道為什麼我被分配到這間店了。因為這家店的小姐一個比一個高,一個比一個腿長!我一六九的身高,在這裡是倒數第二!換好衣服,我被旗袍的兩側高衩嚇得不敢走出更衣室的門,那個衩,高到我的底褲都被看見了⋯⋯

好不容易才蹩手蹩腳又扭扭捏捏的跟著小媽媽走進長型吧檯裡,面對著坐在吧檯的媽媽和客人。 媽媽問我:「妳會日文嗎?」

我說:「嗯,應該算會吧!基本會話應該都沒問題,我在學校讀的就是日文。」

媽媽又問:「妳有日文名字嗎?」

我說:「沒有。」(心想,誰沒事會自備日文名字啊?我也沒想到那麼快就面試成功直接上班了啊。)

於是,媽媽直接看著她身邊的客人,問道:「××桑~這是我們家的新人,還沒有名字,你有什麼建議嗎?你覺得她適合什麼名字?」 ××桑想了兩秒,爽氣的說:「就叫敦子あつこ吧!」

媽媽問:「為什麼你幫她取名叫敦子呢?」

圖為《華燈之下》書封,圓神出版提供
圖為《華燈之下》書封,圓神出版提供
××桑說:「因為她長得有點像我老婆年輕的時候。」 哇咧……誰跟你老婆像啊?總之,從此以後我的名字就叫敦子あつこ(中文發音類似阿紫口,媽媽和熟客暱稱我阿獎),反正也就只是個藝名。誰知道,最後這個莫名其妙來的名字,居然跟著我一輩子。

(本文出自《華燈之下》,圓神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公務員長女一路扛經濟養么弟 直到房子變弟弟新婚房才爆發

「妳爸爸不是有留一間公寓嗎?我打算把那間給妳弟當作新婚房。好歹我們也是男方,有間房給親家看比較體面。」感到氣憤的她,問母親要搬去哪裡住,她的母親馬上理所當然地回答:「我?去住妳家就好啦,反正妳看起來也不想結婚。我們母女倆就像朋友一樣一起愉快地生活、一起變老吧。」

凌晨四點半起床 南韓女律師稱凌晨為「尋找自我的時間」

「為什麼偏偏是清晨四點三十分?下午不是也可以做那些事嗎?」我稱清晨為「由我主導的時間」,稱此外的時間為「交給命運的時間」。仔細想想,一天之中能單純按自己的意志行動的時間並不多。從早到晚,出乎計畫的意外事物經常奪走我的專注力和時間。

「我再打電話給你」這句應酬話傷了多少人的心?

剛出社會時,常常會分不清什麼是應酬話?什麼是真心話?有人邀請,就相信是真心誠意;有人承諾,便深信諾言會有兌現的一天。聽過次數最多的社會應酬話,一句是:「我再打電話給你。」另一句是:「沒問題,到時候我一定來。 」別小看這兩句話的威力,它不知讓多少人心神不寧,讓多少人期待落空,讓多少人慘遭挨罵。

敦子媽媽:日本客修養比臺灣客好 會員制非常重要!

臺灣客在條通為人詬病的最大原因,以我在條通多年觀察,日本客人是真的大部分(當然也並不是全部)修養比臺灣客好。很多店家媽媽桑不喜歡臺灣客人,就是因為他們有「老子花錢就是大爺」的心態(即使買單的人不是他),不懂得替別人留情面。

旗袍開兩側高衩高到連底褲都看見 她憶述在條通上班的第一天

她看了我一眼後,直接叫我明天報到。於是,從此展開了我接下來十年的條通生活,也是我人生最像一場夢、最精采絢爛的十年!

小房間內的故事:一段切不到鳳梨的求愛之旅

蘋果是位江蘇妹,我很喜歡她的聲音。第一次約她的時候,天氣很冷,她好像很怕冷,整個臉紅撲撲的,所以我叫她蘋果。所謂「一天一蘋果,醫生遠離我」,但是在我心中,似乎是一週看一次蘋果,寂寞就會遠離我。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