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兄弟萬里沙灘游泳捲外海失蹤...哥哥遺體今晨沖上岸 家屬泣不成聲

被指論文抄襲!高虹安赴北檢告週刊加重誹謗「我與張淑娟感同身受」

琴譜摔到身上他一滴眼淚也沒掉 抬頭一看他的臉驚呆了

我正要去扶他,他自己站了起來,一滴淚也沒掉。我看著他的臉,那是沒有靈魂的表情。現在想起,或許那就是在巨大的羞辱創傷之下,他關掉自己的情緒,讓自己沒有感受、像傀儡一般,讓自己忍過這段時間;努力生存下來。此為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我正要去扶他,他自己站了起來,一滴淚也沒掉。我看著他的臉,那是沒有靈魂的表情。現在想起,或許那就是在巨大的羞辱創傷之下,他關掉自己的情緒,讓自己沒有感受、像傀儡一般,讓自己忍過這段時間;努力生存下來。此為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在我寫到「教師霸凌」時,剛好許多人和我分享這類的經驗,而這類羞辱創傷所造成的自我懷疑與痛苦,很多時候對我們的影響極為深遠。

我自己曾有個經驗:小時候學鋼琴時,遇到了一個很嚴厲的鋼琴老師。當然,在那個時候,許多父母都會跟老師說:「如果我的孩子不乖,請盡量教、盡量打。」現在想來,這樣的說法,除了與「不打不成器」的文化有關之外,也是父母想要讓老師知道:「我是一個明理的父母、會好好教小孩,不是那種會為了溺愛小孩而不管他的父母。」也就是說,父母說出這段話,代表的是自己很負責任、捨得讓孩子「吃苦」,以換得更好的未來,而不會溺愛小孩,造成別人的困擾。

所以,我媽媽不免俗地也對老師這麼說,而老師也沒客氣。當時我報考的英國皇家鋼琴檢定,在聽力相關的主題上要求很高。如果你沒有絕對音感,幾乎是無法通過。同時間有一個孩子與我前後上課,他是一個很認真、琴彈得非常好的學生,但因為沒有絕對音感,在聽力的練習上,非常吃力。

我印象很深刻,每一次,老師讓我們一起做模擬測驗時,答不出來的他總被老師「修理」:用尺打、把琴譜摔到他身上、推打他、辱罵他……那過程對於還是小學生的我來說,是非常可怕的,即使我只是一個旁觀者。如果連我都覺得那麼可怕,那對於承受的他來說,是多麽令他恐懼的經驗?

但是,父母並不清楚這個過程。當他的父母來接他時,總是謝謝老師認真的教導;希望老師可以對他再嚴格一點,因為父母希望他未來可以出國學音樂。

某次,在他答錯問題,老師辱罵著他:「你是豬啊!」「你怎麼那麼笨,這麼簡單的東西都不會。我教狗,狗都會了!」「彈琴好有什麼用,耳朵根本是廢物!」一邊說著,又一邊推了他,「砰!」地一聲,他摔到地上,就在我的面前。

我正要去扶他,他自己站了起來,一滴淚也沒掉。我看著他的臉,那是沒有靈魂的表情。現在想起,或許那就是在巨大的羞辱創傷之下,他關掉自己的情緒,讓自己沒有感受、像傀儡一般,讓自己忍過這段時間;努力生存下來。

讀到這裡,可能很多人會說:「這老師根本不適任、他有問題,應該要換掉他才對!」又或者會好奇,為什麼這老師的學生,包含被傷害的他、與我,我們都沒有跟父母說過這個老師教學的情況?我猜,對他與對我來說,我們都以為:做錯事被傷害、被羞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那是老師在花力氣「教我們」。如果跟父母說,父母可能不會站在我們這一邊,還會責怪是我們沒做好、而且「不懂得老師的用心」。

於是,我們都閉嘴不說,以免再遭受一次不被理解、被指責是「你的錯」的羞辱創傷。

這其實就是世代累積的羞辱創傷所造成的「約定俗成」──社會共同忽略他人的感受,「感受」僅為上位者、有權力者服務。而在這個創傷經驗中遭遇過的傷痕與羞恥,就這樣埋藏在我們心中,成為啃噬我們自我、懷疑自我能力與價值的養分。現在的我,看著這個老師,或許他也是羞辱創傷的受害者,或許他以前學鋼琴時,也是被這樣對待,所以他認為這麼做是為我們好、是正確的。也許他有他的理由;也或許,這的確是文化造成的,是一個共犯結構。

但此時,我只想對著那個曾被傷害過的孩子說:那真的不是你的錯,你沒有做錯任何事,值得被這樣對待。

圖為《羞辱創傷》書封,寶瓶出版社提供
圖為《羞辱創傷》書封,寶瓶出版社提供
或許你也有類似的經驗,對象可能是父母、老師、同學、上司……在這過程中,我想邀請你,在當時,你或許沒有機會照顧自己、站在自己這一邊,但當你現在重新經驗,甚至重新感受過往的回憶湧起、情緒升起的時候──請你試著站在自己這一邊,對自己說:「是很糟糕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而不是我很糟糕。」這句話,我們都要記得。

(本文出自《羞辱創傷》,寶瓶出版社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公務員長女一路扛經濟養么弟 直到房子變弟弟新婚房才爆發

「妳爸爸不是有留一間公寓嗎?我打算把那間給妳弟當作新婚房。好歹我們也是男方,有間房給親家看比較體面。」感到氣憤的她,問母親要搬去哪裡住,她的母親馬上理所當然地回答:「我?去住妳家就好啦,反正妳看起來也不想結婚。我們母女倆就像朋友一樣一起愉快地生活、一起變老吧。」

凌晨四點半起床 南韓女律師稱凌晨為「尋找自我的時間」

「為什麼偏偏是清晨四點三十分?下午不是也可以做那些事嗎?」我稱清晨為「由我主導的時間」,稱此外的時間為「交給命運的時間」。仔細想想,一天之中能單純按自己的意志行動的時間並不多。從早到晚,出乎計畫的意外事物經常奪走我的專注力和時間。

琴譜摔到身上他一滴眼淚也沒掉 抬頭一看他的臉驚呆了

答不出來的他總被老師「修理」:用尺打、把琴譜摔到他身上、推打他、辱罵他……那過程對於還是小學生的我來說,是非常可怕的,即使我只是一個旁觀者。如果連我都覺得那麼可怕,那對於承受的他來說,是多麽令他恐懼的經驗?但是,父母並不清楚這個過程。當他的父母來接他時,總是謝謝老師認真的教導;希望老師可以對他再嚴格一點,因為父母希望他未來可以出國學音樂。

「我再打電話給你」這句應酬話傷了多少人的心?

剛出社會時,常常會分不清什麼是應酬話?什麼是真心話?有人邀請,就相信是真心誠意;有人承諾,便深信諾言會有兌現的一天。聽過次數最多的社會應酬話,一句是:「我再打電話給你。」另一句是:「沒問題,到時候我一定來。 」別小看這兩句話的威力,它不知讓多少人心神不寧,讓多少人期待落空,讓多少人慘遭挨罵。

敦子媽媽:日本客修養比臺灣客好 會員制非常重要!

臺灣客在條通為人詬病的最大原因,以我在條通多年觀察,日本客人是真的大部分(當然也並不是全部)修養比臺灣客好。很多店家媽媽桑不喜歡臺灣客人,就是因為他們有「老子花錢就是大爺」的心態(即使買單的人不是他),不懂得替別人留情面。

旗袍開兩側高衩高到連底褲都看見 她憶述在條通上班的第一天

她看了我一眼後,直接叫我明天報到。於是,從此展開了我接下來十年的條通生活,也是我人生最像一場夢、最精采絢爛的十年!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