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空服員服裝顛覆想像 !高跟鞋+鉛筆裙空姐服裝 歷史倒帶

烏克蘭平價航空公司SkyUp Airlines於今年10月,決定讓女性空服員換上運動服和運動鞋,一改過去得穿著緊身鉛筆裙和高跟鞋的印象。圖擷自peepingmoon.com/
烏克蘭平價航空公司SkyUp Airlines於今年10月,決定讓女性空服員換上運動服和運動鞋,一改過去得穿著緊身鉛筆裙和高跟鞋的印象。圖擷自peepingmoon.com/

空服脫下高跟鞋和鉛筆裙 這家航空公司讓空服員穿上運動鞋

一家名為SkyUp Airlines的烏克蘭航空公司於2021年10月22日,用白色T恤、橘色寬鬆西裝褲和NIKE運動鞋,來取代原本的高跟鞋和鉛筆裙。

與過去相比,女性空服員缷下髮髻、裙裝和高跟鞋,更具平權新氣象。圖擷自peepingmoon.com/
與過去相比,女性空服員缷下髮髻、裙裝和高跟鞋,更具平權新氣象。圖擷自peepingmoon.com/

根據CNN在2021年10月12日的報導,一家名為 SkyUp Airlines 的烏克蘭航空公司,取消女性空服員必須穿高跟鞋和鉛筆裙的規定。自10月22日開始,白色T恤、橘色寬鬆西裝褲和NIKE運動鞋,將成為 SkyUp Airlines的新制服。

一位擁有七年工作經驗的空服員Alexandrina Denysenko表示,在飛行過程中,他常常沒有一時半刻能坐下來休息。

「我同意穿高跟鞋看起來很美,但航程結束後,腳常會腫脹。」——SkyUp Airlines 空服員 Alexandrina Denysenko

於是,SkyUp Airlines蒐集空服員對制服的反饋,接著便決定取消高跟鞋和鉛筆裙的制服規定。此外,在髮型樣式上,也將以辮子取代緊繃的髮髻或馬尾辮造型。

「我們發現,女性空服員形象很浪漫,但他們的工作,需要大量的體能訓練。」—— SkyUp Airlines 營銷部門負責人 Marianna Grygorash

歷史上的「美麗空服員」從何而來?

第一位女性空服員,出現在1930年代。他的名字叫作Ellen Church,是一名受過訓練的護理師和飛行員,他想駕駛商用飛機,但當時這項工作並未開放給女性。擷自女人迷
第一位女性空服員,出現在1930年代。他的名字叫作Ellen Church,是一名受過訓練的護理師和飛行員,他想駕駛商用飛機,但當時這項工作並未開放給女性。擷自女人迷

其實 SkyUp Airlines不是第一家允許女性空服員身著褲裝的航空公司,2019年,英國維珍航空就取消女空服員必須穿裙的規定,也允許他們素顏上班。就航空界而言,這個決策無疑是推動性別平權的創舉。儘管有些人認為它是維珍航空的宣傳手法,但有公司願意成為改變的 role model,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說到女空服員的外貌勞動,或許可以先概略談一談空服員的歷史。

第一位女性空服員,出現在1930年代。他的名字叫作Ellen Church,是一名受過訓練的護理師和飛行員,他想駕駛商用飛機,但當時這項工作並未開放給女性。於是,他突發奇想,以幫助乘客降低飛行恐懼、相信飛機是安全的為由,成功說服公司,因此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女空服員。

原以為 Ellen Church 進入座艙後,是職場性別平等的一大進程,沒想到在後來,女空服員卻演變成需要花費大量心力去進行外貌勞動、維繫外表的工作。

圖為1936年,空姐為貴賓奉上雞尾酒情景。擷自女人迷
圖為1936年,空姐為貴賓奉上雞尾酒情景。擷自女人迷

許多航空公司跟進,大量招募女空服員,其美麗、優雅、溫婉的形象,從此深植人心,至今似乎仍未鬆動。某一個時期,航空公司甚至規定,應聘者須是25歲以下的單身女性,而且身高不得超過162公分、體重不得超過50公斤,明晃晃地祭出對女空服員的身材要求。

1970至1980年代,一家名為 Southwest Airlines的美國航空公司,讓女空服員穿上貼身上衣、熱褲與長靴,更明白彰顯出當時大眾對女空服員的想像。

空服員的專業與功用,除了服務,實是保護乘客安全,在遇到大大小小的危難時,能夠引導並協助乘客逃難。回歸到空服員的存在意義,化妝與裙裝的規訓、臉蛋與身材的要求,真的重要、真的合理嗎?

或許對於這類的事,人們早已習慣,卻未思考背後所潛藏的性別問題。

「必須美麗」的職場女性:外表是專業的一部分嗎?

2018年,韓國MBC電視台的女主播林賢珠,因為戴上眼鏡播報晨間新聞,引發熱議。圖擷自人民網
2018年,韓國MBC電視台的女主播林賢珠,因為戴上眼鏡播報晨間新聞,引發熱議。圖擷自人民網

許多職業領域,女性工作者的專業與否,和外貌展演習習相關。比如說,在招募時就會進行化妝與美姿美儀考試的女空服員;必須穿上黑絲襪、高跟鞋的女OL;需要控制身材、好讓自己在螢幕上看起來纖細的女主播;甚至是運動員,像女體操選手的體操服,清一色是露出大腿根部的三角褲型,和男體操選手包覆整隻腿的樣式很不一樣。

自出生以來,我們便經由社會化,來學習性別角色。而這些因為性別而衍伸出來的規則,至今依然無所不在。主流社會用各種方式來區分「女生」和「男生」——具體的像是裙裝或褲裝、粉色或藍色;抽象的則好比陰柔或陽剛、被他人保護或保護他人⋯⋯種種僵化的標準,劃出一個個小框格,硬要將所有人塞進去,沒有選擇的餘地。

性別,本來就是流動的,它是一道光譜,你可能固定不動、也可能來回移動,每個人都擁有選擇的權利。

職場上的服裝、外貌標準也應該如此,透過D&I多元共融的精神,我們可以在沒有壓力的情形下,尋得一處最適合自己的位置,自己決定要不要化妝、要不要穿裙裝或高跟鞋,並且感到安心,不必害怕遭人非議。

若是為自己而梳化打扮,自己開心就好;但這些職業女性,卻往往沒有選擇權。化妝打扮得漂漂亮亮,不是壞事,但它應該要是能選擇「要」或「不要」的事,而非囿於主流社會對女性外貌的期待,導致所有人都必須這麼做。

2018年,韓國MBC電視台的女主播林賢珠,因為戴上眼鏡播報晨間新聞,引發熱議。2019年,日本女星石川優實發起 #KUTOO 運動,抵制女性要穿高跟鞋的工作規定。2021年,東京奧運,德國女子體操隊穿上包覆住大腿的體操服,反對體操界性化(sexualization)女性的現象。

「我們想表達所有女性、所有人都可以決定自己要穿什麼,」——德國女子體操隊選手 Elisabeth Seitz

2021 年 9 月,巴西的航空公司 GOL Airlines 要求女空服員須提撥部分薪資來維持儀容,讓 4,000 多名女空服員提起聯合訴訟,最終巴西法院判決該航空公司應支付化妝補貼費用給女員工。

改變正在發生。

我們樂見也期盼,愈來愈多企業或組織,能自發性加入改變的行列,打破舊有性別框架。讓梳妝打扮不再是「因為規定或潛規則,所以不得不做」的困擾;而可以很單純是一件「因為我想做,所以我去做」的事。

本文由女人迷授權,原文連結請點【性別觀察】跟裙裝和高跟鞋說 Bye!烏克蘭航空:空服員要保護你,而不是取悅你

▌延伸推薦:性別觀察】史上第一位空姐Ellen Church:沒有女人,男人哪敢上飛機?

▌延伸推薦:廢止高跟鞋的#Kutoo運動,日本航空打頭陣,下個換誰?

▌延伸推薦:空服員一定要有腰?空姐的工作任務裡沒有「扮演性感」

相關新聞

他十歲陷入困境之坑 父親冒雨尋爛醉妻:家裡怎能沒有媽?

那個滂沱大雨的夜晚,爸爸從風雨中歸來,卻得知媽媽離家了。他兼一節課鐘點費四十元,一晚為了賺八十元,在風雨中騎車歸來,回家面對此情此景,情何以堪?

把醜小鴨部屬當空氣 會議室裡的他淚流滿面道出內心秘密

我徹底無視了他,安排工作時也把他當成空氣─現在看來,這就是俗稱的「職場霸凌」吧。雖然這不是很好的做法,但我認為這位下屬難以改變自己的工作方式,因此即使很難過,但為了整個團隊和其他職員著想,我認為這樣做是迫不得已的選擇。

一場疫情突顯她最好與最壞的性格 從一張素顏老婦照片談起

柏林政治圈的觀察家們清楚地看到:總理似乎快要出大事了。她的座車於清晨抵達總理府,她下車時大家發現,總理不修邊幅,沒有化妝,疲憊不堪。她走路時微微向前彎腰,歪著頭,一副沒辦法保持平衡的樣子。她身上穿的芥末黃西裝外套,使她的臉色看起來更加蒼白。

新一代空服員服裝顛覆想像 !高跟鞋+鉛筆裙空姐服裝 歷史倒帶

SkyUp Airlines蒐集空服員對制服的反饋,接著便決定取消高跟鞋和鉛筆裙的制服規定。此外,在髮型樣式上,也將以辮子取代緊繃的髮髻或馬尾辮造型。

越成功越容易被操控?高嘉瑜委員「妳不蠢,妳很勇敢」

你越是看起來成功、看起來「好」、看起來光鮮亮麗,你就越容易成為被操控的對象。面對自己的脆弱,那才是真勇敢。 高委員,妳不蠢,妳是一個很勇敢的人。

停格在小學教室的傷 讓國中女騎車回家摔倒嚎啕大哭

老師從女孩的座位,扯下她的書包,往教室窗外丟。書包裡的物品掉出來,如天女散花一般。她陳述自己像「透明人」,被所有的人無視。所有人都無視她的存在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