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人妻為這件事崩潰 將盤中食物砸向主管級老公

她突然站了起來。家裡所有人都看著她把盤子裡的食物抓起來丟向法蘭克。蘆筍和醬料擦過他的額頭,灑在他的西裝上,連他身後的玄關也遭殃。蒂娜生氣地大聲尖叫。她從來不知道有人可以如此憤怒。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她突然站了起來。家裡所有人都看著她把盤子裡的食物抓起來丟向法蘭克。蘆筍和醬料擦過他的額頭,灑在他的西裝上,連他身後的玄關也遭殃。蒂娜生氣地大聲尖叫。她從來不知道有人可以如此憤怒。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表面平靜的家庭

法蘭克.戴維斯,三十五歲,是加州一間頗具規模的電子公司主管。他擁有加州大學資訊工程學士學位,畢業後從事系統分析師的工作五年,之後回到校園取得企管碩士學位。他在第一間公司工作時認識了蒂娜。蒂娜也主修企業管理,他們倆有許多共同的興趣。

法蘭克與蒂娜在碩士學業即將完成之際結了婚。三年之後,他們有了兩個小孩,並懷了第三個。為了照顧家庭,蒂娜決定將她的工作暫緩,待在家裡好好照顧老公與孩子,而法蘭克的事業則平步青雲、如日中天。他和蒂娜擁有所有成功的年輕夫妻應有的配備:一棟大房子、湖邊的度假別墅、兩輛BMW轎車,還有私人鄉村俱樂部的會員證。每個人都覺得他們的婚姻幸福美滿。

法蘭克的童年看起來是平靜無波的。在家中五個孩子中排行第三的他,出生時父親的外科醫師生涯正要開始飛黃騰達。法蘭克在學校的表現非常優異,其中數學更為拿手,這一點讓父母非常引以為傲。他也擅長運動,很受同學歡迎。法蘭克的母親則是那個年代典型的完美醫師娘:美麗、端莊、迷人,並且在社區活動中有一定的領導地位。雖然家中有請管家,但他母親並沒有閒閒地待在家裡。她籌備帶領童子軍的活動,同時也是當地醫院志工組織的一員,並且與先生一起參加教會的讀書會。他們在鄰居眼中是成功、虔誠、積極參與社區事務的完美家庭代表,而法蘭克很以他的家庭為榮。而他知道他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為他努力維持這個家族的優良傳統。

若要用文字來形容法蘭克的爸爸,那「可靠」或許是最好的形容詞了。他是一個傳統、穩重的人,也是個完美主義者,很多外科醫生都是這樣。有時候法蘭克的媽媽會開玩笑說他爸爸的行蹤有多麼容易掌握,就算把家中所有的鬧鐘扔掉,只要看他爸爸何時回到家就知道是幾點了。他們自認是一個和睦相愛的家庭,儘管受到奶奶和外公那邊的北歐挪威血統影響,他們很少顯露出熱烈的情感表現。不過沒關係,他們知道彼此是相愛的,並且認為這樣便已足夠。

看似完美 但其實佈滿陷阱的生活

法蘭克在中學和大學的表現皆一帆風順,每次一有好表現,家人就更加誇獎他。每當他得到優異的成就,他爸爸就會驕傲地跟他說「真不愧是我們戴維斯家的人」。認識蒂娜時,他已在工作領域上頗有成就,並覺得是時候延續優良的家族傳統了。蒂娜也以身為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為榮,很驕傲自己為家族添了三個孩子。到了法蘭克三十三歲這一年,他的美滿婚姻已經維持了六年,三個小孩幸福地生活在他與妻子共築的愛巢中,但他的人生開始起了變化。

起初這些變化非常的細微,他和蒂娜將其歸咎於熱門報章雜誌上提到的「三十危機」。畢竟從他們結婚的那天起,人生便是一陣又一陣忙碌的旋風。但那些變化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失。

剛開始法蘭克會在開車上班的途中突然感到胃裡一陣翻攪,滿腦子嗡嗡作響的都是他負責的新專案。但他會立刻甩開那些折磨人的焦慮情緒,重新投入案子之中,對成功的渴望超越了那些偶爾浮上表面的自我懷疑和恐懼感。晚上時他則會靜靜地和蒂娜一起吃飯,然後把隔天的工作計畫再看一遍,洗完澡後窩在蒂娜溫暖的懷中好好睡一覺。

這樣的模式持續了好幾個月:持續的焦慮情緒與工作帶來的成就感相互交織;晚上則與太太共進安靜的晚餐。而他們的周末時光通常塞滿了社交活動或跟孩子去湖邊度假。但不安的情緒還是沒有消失,法蘭克開始感到害怕。他開始做惡夢、容易分心,然後有時候變得易怒,連他自己也嚇一跳。他心想,戴維斯家族中沒有人會讓一丁點小事激怒自己,更何況是微不足道、小小不安的情緒而已。

一杯牛奶爆發家庭戰爭 她拿盤中食物砸向「完美老公」

在這段期間蒂娜則持續扮演著支持與包容的好太太。她不僅照顧家裡大小事、參與社區活動、當個稱職且迷人的女主人,並在法蘭克回家時細心照顧他。但侵蝕著法蘭克的東西,終於也逐漸開始侵蝕她。

當法蘭克還找不到他不安情緒的來源時,蒂娜已經知道自己的了。但知道原因更令她感到害怕。幾個月以來她一直逃避這個情緒,直到她再也忍不住了。這個情緒就是對法蘭克的憎恨。她一再告誡自己不可以去想,因為她認為這段婚姻是她此生夢寐以求的完美婚姻,所以怎麼可以有這樣的想法呢!她和法蘭克的生活緊密交織,兩人一步步走進看似完美但其實佈滿陷阱的生活。

蒂娜跟隨著法蘭克的忙碌步伐。她把自己完全投入社區活動中,安排與孩子和朋友們的各項旅遊和活動。朋友們和社區幹事對她讚譽有加,甚至推舉她加入社區管理委員會。身為一個成功的母親、朋友,和社區領導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完美典範像是旋風一般,建構了她的人生。最終他們的大兒子傑生也掉入了陷阱裡。當他七歲時,他開始在學校遇到一些麻煩。他知道自己是個聰明的學生,老師們也知道,但他卻會忘記帶學校作業回家給媽媽檢查。他開始欺負班上其他小孩,並在課堂上搗亂。他一直搗蛋,試圖得到別人的注意。

後來學校終於通知了蒂娜,而她的反應則一派冷靜。她說要不是老師不夠細心敏銳,她的兒子才不會有這樣反常的表現。過幾天後,她就把傑生轉學到一家私立學校就讀,那間學校大部分的營運經費都是來自於法蘭克任職的電子公司。整體情況似乎在蒂娜的掌握之中。

在她複雜的腦袋裡,有一個很小的聲音試圖要跟蒂娜溝通。那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這個聲音單純天真、非常清澈,雖然微弱卻很清晰。它一再地重複:「有地方不對勁,蒂娜,有地方不對勁啊。」

親友和社區居民越稱讚蒂娜的表現,她心中那微弱的聲音就越來越強烈,內心的衝突終於在某個禮拜四的傍晚爆發了,當時她正與三個孩子安靜地吃著晚餐。

那天法蘭克剛搞定一個新的合約,當他帶著興奮之情走進家門的時候,大兒子傑生剛好因為打妹妹而把一杯鮮奶打翻了。那個瞬間彷彿一個靜止的超現實狀態;蒂娜的眼神一開始是震驚的,然後馬上瞥向傑生,又瞄了那杯打翻的牛奶一眼,最後落在法蘭克身上。她的眼神冰冷,似乎要把人看穿,就這麼定定地盯著他。她的臉和雙手因為心中爆發的怒火而脹得通紅。

她突然站了起來。家裡所有人都看著她把盤子裡的食物抓起來丟向法蘭克。蘆筍和醬料擦過他的額頭,灑在他的西裝上,連他身後的玄關也遭殃。蒂娜生氣地大聲尖叫。她從來不知道有人可以如此憤怒。

「你再也不准帶著那副愚蠢的笑容走進家門!」

時間再度靜止,空氣瞬間凝結,蒂娜蜷起身子倒在餐廳地上痛哭,悲傷的源頭來自於心中那個小女孩,淒厲的哭聲在夜裡迴盪著。她躺在地上不停地哭,感覺哭了好久好久,才靜靜地起身,回到臥室把門鎖上。

孩子們嚇壞了,也開始嚎啕大哭。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父母這麼激烈的爭吵,平常他們就只是偶爾會對彼此大小聲,所有父母都會這樣啊。法蘭克怔怔地站在玄關,還處於驚嚇之中,無法相信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其實這個陷阱幾個月前就已經在他們身旁伺機而動,只是他們到現在才觸動機關。這個痛楚現在變得真實了,聞得到、嚐得到、看得到、呼吸得到。只是沒有人知道這是開始還是結束。

法蘭克試著安撫孩子們,然後他想進房間和蒂娜說說話,但整晚房門都是鎖著的。每當他想進去,蒂娜就會邊啜泣邊叫他走開。

那天晚上他在客廳的沙發上睡睡醒醒,胃好像打了結一般難受。

隔天一早,蒂娜下樓幫法蘭克和孩子們準備早餐。吃早餐的時候沒有人說話,刀叉和杯盤撞擊發出的聲音格外刺耳。法蘭克出門上班,心裡茫然、疲憊又空虛,而孩子們則一整天在學校胃都不舒服。

蒂娜哭了一個早上,既孤單又困惑。心中那個小孩已經變成一個她無法應付的怪獸。出於害怕和絕望,她拿起電話簿找到了一個心理治療師的名字。她又花了一個下午在心裡天人交戰,考慮到底要不要撥這通電話。當學校快放學的時候,她還是拿起了電話。

當天晚上,她跟法蘭克和孩子們說,「我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但我會去尋求幫助並找出答案。有些問題很嚴重,我再也無法這樣過日子了。」

有無數的心理治療學派和理論探討為何人們會「無緣無故地」情緒失控。蒂娜的心理治療師為她的保險理賠申請表寫上的正式診斷是依據《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the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SM)而下不過醫生在病歷上潦草記下的問診紀錄更能描述蒂娜的狀況:

三十三歲的白人女性,結婚七年,育有三個子女。先生是工作狂,妻子在多年的自我否認與數個月的強迫症傾向行為後,經歷嚴重的共依存症狀:憤怒、憂鬱、罪惡感與自我認同喪失。

法蘭克是個工作狂,而蒂娜只知道一個方法來應付她深愛的先生對工作上癮的情況,就是讓自己也對什麼事物上癮。

一開始她對照顧法蘭克這件事上癮,法蘭克的工作常常加班,她就等他回家,幫他加熱幾個小時前就已經煮好的晚餐,安撫並照料法蘭克,也助長了他的工作狂傾向,並否認她心中日漸增長的憎恨。但最終還是爆發了。

孩子用「搗蛋」 說出沒人承認的緊張關係

最後,她加入了他的上癮行列,給自己找更多事情做,試圖掩蓋自己那令人害怕的情緒,因為她從來不曾學習該如何面對,但情緒還是逐漸浮上檯面。而正當她心中的小孩開始清楚地說話,她親生的孩子也以他唯一知道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心聲:在家中和學校搗蛋以突顯家裡沒有人說出口、沒有人承認的緊張關係。

戴維斯一家人的命運正要重新展開。蒂娜開始了一個長期療程,重新探索和學習如何避免再次落入依存情緒的陷阱裡。法蘭克和孩子們則和蒂娜一起接受家族治療。法蘭克還沒有清楚意識到他自己生活中潛在的依存行為。雖然他沒說出口,他還是覺得這基本上是蒂娜個人的問題。家庭的規範和情感連結是如此的強烈,讓他成為一個追求成功的工作狂。而他的家庭表面上相親相愛,卻無法自然地表露情感,這讓他的否認機制更為根深柢固。

圖為《親密無能:早熟童年的隱形代價》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親密無能:早熟童年的隱形代價》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在任何一個上癮系統中,系統內每一個成員都會深受影響。在這樣的危機中,若要發展出健康完整的新系統,則每一個成員都必須做出改變。

有時候,當家中只有一、兩個成員情況改善,他們為了維持自身健康的唯一選擇,便是離開這個家。

(本文出自《親密無能:早熟童年的隱形代價》,心靈工坊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婚姻

相關新聞

完美人妻為這件事崩潰 將盤中食物砸向主管級老公

她突然站了起來。家裡所有人都看著她把盤子裡的食物抓起來丟向法蘭克。蘆筍和醬料擦過他的額頭,灑在他的西裝上,連他身後的玄關也遭殃。蒂娜生氣地大聲尖叫。她從來不知道有人可以如此憤怒。

窮小子與富家女研發出BNT 億萬富豪家不開車不玩社群

第一次的浪漫相遇,可能是在火車上、在餐廳、在遊樂園、在帝國大廈頂樓;對研發出輝瑞BNT疫苗的BioNTech創辦人夫婦來說,他們定情於血液腫瘤科病房。

採集自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沙」成謝哲青旅行中的紀念品

旅途中的不期而遇,被攜帶回來的偶然,記述著原本不屬於我的回憶。無論接受贈予、購買、撿拾或其他方式,世界的一部分成為自我的一部分,似乎,我們的世界也向外延伸了一些。

台大學霸女美國電話面試犯一大忌 20分鐘內丟正職機會

不是都模擬面試這麼多月了嗎?可我說話還是支支吾吾,只能照著眼前的筆記瞎唸一通。更慘的是,我沒料到圖書室的訊號不好,對方聽我說話斷斷續續的,二十分鐘後,終於受不了地說...

老公不上班供養他?李安太太幸運等到吐氣揚眉這一天

李安成名前在家裡待了六年,老婆上班賺錢,他負責在家做飯、帶孩子。後來他成名了,苦盡甘來的不單是他,也是他老婆。那一年,李安憑《臥虎藏龍》拿到奧斯卡獎,記者訪問他老婆,他老婆是個非常強勢也坦白的女人,她說,李安失業在家做飯的那六年,她不是沒有懷疑過

34歲「最出色」的她選了條件出眾的丈夫 結果卻身心俱疲

父母住的房子是她買的,她送禮物給家裡的人也是最慷慨的,到了三十四歲,她選擇了一個條件出眾、家人會引以為傲的丈夫。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