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黃曉明、Angelababy官宣離婚!6年婚擁1子畫下句點

花旗270萬名卡友 預計明年下旬陸續換成星展卡

亮麗醫學院高材生落淚問:我只是媽媽的一個名牌包?

身材高挑外貌清麗的醫學院高材生,忍不住落淚說出深埋心底的痛苦疑問:「從小媽媽為我付出很多,但我其實一直不確定她是不是真的愛我?還是 ... ...我只是她的一個名牌包?」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身材高挑外貌清麗的醫學院高材生,忍不住落淚說出深埋心底的痛苦疑問:「從小媽媽為我付出很多,但我其實一直不確定她是不是真的愛我?還是 ... ...我只是她的一個名牌包?」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Ingimage

為什麼我們如此相愛,又如此疏離?

書中所描繪的故事角色,或者現實生活中所見的那些既堅強又受苦、既優秀又疲憊、既強大又脆弱的人們,往往都可以看見這些「小大人」在原生家庭裡的兩種心理位移。

小大人 在家庭動力圖中角色位移了

其一是家庭動力中角色的位移。

比如有一些母親,雖然成年了內心卻始終不肯長大,一直很孩子氣,依賴性很強,總是用任性或柔弱的受害者身分控制所有人。當年幼的孩子想和其他小孩玩的時候,她會露出失落的表情難過地說:「你都不理我,媽媽要哭哭了。」無法進入成人角色的她,離開了家庭系統中她原本應在的「母親」位置,霸占了需要被關心呵護寵愛的「女兒」(小孩)位置。

這時候如果父親的角色是缺席(比如離婚、喪偶)或功能不完整的(比如工作忙碌很少在家),她就像個缺愛的小孩,希望孩子時刻關注自己、陪伴自己。於是,這個年幼的孩子就不得不離開原本兒子╲女兒的位置,位移到父親╲母親的位置上,早熟地成為親職化小孩,承擔起照顧媽媽、讓媽媽依賴,甚至成為媽媽的情緒配偶,傾聽、接收、撫慰媽媽各種心情 ... ...的沉重責任。

離開了孩子的位置之後 心理承擔更多

其二是心理位置的位移。

如同我在《找回聲音的美人魚》一書中所描繪的女主角──因為生命早期手足競爭的生存議題,讓她從小就不自覺地以「媽媽的貼心小幫手」的角色爭取愛、肯定與關注──也就是離開了孩子的位置,位移到母親的位置──拋棄自我地與母親完全融合成為一體。

一個有著相似心理位移歷程的女孩,明明外表亮麗工作能力耀眼,卻一直為「明明男友是個既劈腿又慣性暴力的渣男,為什麼我一直離不開」的情感困境所苦。透過薩提爾學派的冰山圖探索時,她發現自己有一個無比堅固但深深隱藏的內在信念:「我只要再多努力一點,一定可以改變。」

這個信念的源頭,原來深埋在原生家庭的早期成長歷程裡。

透過「我只要再多努力一點,一定可以改變」這句話,女孩想起了一個畫面:從小她一直看著重男輕女的奶奶總是用輕視與不公的態度對待只生了兩個女兒的媽媽,以及每每隨之引發爸爸和媽媽之間的激烈爭吵 ... ...這讓因為手足競爭議題位移到母親的心理位置的她(也就是成為過度與母親融合,也過度承擔母親的「小大人」),在幼小的心裡總是迴盪著一句話:「只要我再多努力一點,再多付出一點,不輸給堂哥,奶奶就會改變對媽媽的態度,爸媽就不會再吵架了!」雖然無論是當年的奶奶,或是現在的渣男男友都沒有因為她的一再付出而有任何改變,但「再多努力一點!」已經成為她在親密關係裡的隱形魔咒。

這些被迫早熟、童年被剝奪、過早成為父母的照顧者或拯救者的孩子,長大之後一方面某部分的他們反而沉浸在童年中無法離開;另一方面,他們從小就工具化了自己,這個工具化的自我讓他們得到大人的愛與肯定,形成了他們的自我價值。

一個人一旦開始工具化自己,所有的關係就都是工具化的了。一個四十餘歲,表面看起來事業財富家庭盡皆美好,也是眾人口中愛家人、對朋友充滿義氣、熱心公益樂於助人的男性,卻不為人知地受苦於每每壓抑不住的暴怒和身心疾病。在逐步往原生家庭歷程探索之後,從小就肩負「光耀門楣」角色的他坦承:「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愛是什麼?我有愛過誰嗎?」對於那些他對家人朋友甚至陌生人的溫暖付出與照顧,他滿臉困惑地說:「我只是給他們錢,或者他們需要的東西啊!但 ... ...那是愛嗎?」

另一個身材高挑外貌清麗的醫學院高材生,在被視為人生勝利組的表象之下承受著越來越嚴重的恐慌和焦慮。她也在深入探索原生家庭的成長歷程之後,忍不住落淚說出深埋心底的痛苦疑問:「從小媽媽為我付出很多,但我其實一直不確定她是不是真的愛我?還是 ... ...我只是她的一個名牌包?」

就像本書作者在書中一開始談及的是酗酒、家暴這類極端機能失衡的創傷家庭,但後續勾勒的案例故事逐漸延展到外表看來「正常」(實則同樣機能失衡)的一般家庭。這些年根據我的觀察,許多小大人也同樣生長在父母全心全意付出愛的「幸福」家庭中。

薩提爾女士曾說過:「每個父母都是竭盡所能」,只是許多父母的所能很有限,他們自身就受困受苦於自己的原生家庭傷痕,以及社會文化偏頗歧誤的價值觀裡(比如重男輕女或望子成龍望女成鳳 ... ...)之中,因此他們給出的愛往往也同時(不自知地)帶著傷害,或者他們自身也無能為孩子創造一個「功能良好」的家庭。

這些在無論表象是酗酒家暴或者平靜幸福,內裡都是「機能失衡」的原生家庭中成長,以致於過早成為大人的「小大人」,呼應著薩提爾女士的另一個深刻且悲憫的觀察:「每個孩子都是很忠誠的」。

對父母忠誠的小大人們往往從小就鍛鍊了強大的生存能力──在學業與事業上表現傑出的負責、專注、堅忍、能幹、理性、冷靜 ... ...等特質與能力,但同時,也伴隨著包括忽略身心、遺忘創傷、切斷感受 ... ...等防衛與武裝。這使他們在成年後不自覺地墜入過度成癮(性、工作、健身、食物、購物、酒 ... ...)、憂鬱、強迫症、不健康的依存關係 ... ...的身心負累狀態裡,進而一步步侵蝕崩毀了他們原本努力建構的幸福生活。

作者在書中協助讀者看見早熟孩童╲親職化小孩長大後的面貌,以及來自原生家庭的根源影響之後,繼續帶領大家往前,看見我們的防衛機制、看見我們強硬的保護盔甲之下種種真實的痛苦、看見我們與自己與他人之間受困扭曲的關係,同時也進一步看見冰山之下的共依存關係模式。這些對於自己的過往與當下、內在與外在的雙重看見,固然會讓我們感到痛苦,但同時也讓我們有了重生的機會。

這些年,在邀請及陪伴許多人走上屬於自己的「心」旅行時,我一再見證著一句話:「看見,就是力量」。因為真正清楚看見的痛苦,具有一種「恍然大悟」與「我受夠了!」的扭轉力量。它讓我們開始有機會脫離原本(如同隱形幽魂引領般)潛意識的自動運行迴圈,轉而走上具備覺察與意識的,一條貼近自己、理解自己、療癒自己的成長進化之路。

圖為《親密無能:早熟童年的隱形代價》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親密無能:早熟童年的隱形代價》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這也是我一直分享的一個理念:原生家庭的確會影響我們,但它不會決定我們,我們可以自我創造!──不僅重新創造我們的現在與未來,也從我們自身開始,改寫代代相傳的家庭動力腳本(我們,也是我們孩子的原生家庭)──協助我們成為更具覺察力也更有能的父母,不再讓我們的孩子身受「小大人」之苦。

(本文作者為心理諮商碩士、薩提爾認證合格心理諮商師,著有《找回聲音的美人魚》、《溫柔是我,剛強也是我:來自薩提爾的生命啟發》)

(本文出自《親密無能:早熟童年的隱形代價》,心靈工坊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醫學院 親子

延伸閱讀

慢跑與工作是兩大上癮偽裝?有人慢跑其實是為了抗憂鬱

相關新聞

愛情長跑八年結婚前夕男友的一場車禍 讓她發現性愛成癮的他

她從不看男友手機,她相信兩人可以相互坦誠和尊重。交往八年來,兩人關係穩定,即將許下終身承諾。要不是男友突然發生一場車禍,她需要緊急幫忙處理許多事,她不會發現男友的另一面。

判決書附記寫給8歲童「你仍是被深深愛著的」暖心法官關臉書

法官除了判決本身,最後附上 1470 字的悄悄話給八歲的小孩,告訴孩子無論如何「爸爸媽媽都很愛你。」以及最重要的——這個判決「不是因為你講了什麼」還有「這個結果不是你的錯」。

王力宏偕三男「硬闖」家門?律師:趕快蒐證聲請保護令

李靚蕾昨(11)日深夜PO文再控前夫王力宏帶3名男子硬闖家門,除了讓自己嚇得手抖不停,也讓孩子們嚇哭,喧鬧了一夜,王力宏也發出聲明回擊,表明出現在家門口的三人分別是生活助理、工作人員及保全。律師林智群也在深夜呼籲李靚蕾,應趕緊蒐證並找律師聲請保護令,「找大家評評理,你最終會落得失望的」。

老公一吵架完立刻打電腦 人妻偷查檔案大驚:準備要離婚?

如果在婚姻生活中,忽然發現伴侶時刻都在「蒐證」留存記錄,甚至是任何不利於你的記錄時,會擔心對方想離婚嗎?一名國外家庭主婦投訴她的煩惱,她發現先生每逢在吵架完後都會去打電腦。

雷宏之戰網勸「別拿孩子當擋箭牌」 曾經堵了多少受傷女性的嘴?

站在小孩心理健康發展、為孩子著想的言論,正是長久以來,綁架女性在離婚時必須保持緘默、有苦也不能言的最好理由。

自戀型人格特質解析 心理醫師坦言:人格診斷治癒率相當低

個案會非常地重視「老化」這件事情,希望自己年輕、有肌肉、強壯;也因此對於自己「中年」之後,特別會有危機的感覺,甚至,可能會因情緒低落。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