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長榮鳳凰酒店櫃檯員工足跡曝 宜蘭證實女友也確診CT14

翻譯鬼魂主題書涉入太深太傷?作家揭露心路歷程

王浩威。聯合報記者鄭清元/攝影
王浩威。聯合報記者鄭清元/攝影

相遇

參與這本書的翻譯,純屬偶然。或者說,一開始以為純屬偶然。

2017年,離開中國已經13年的王一梁,與李毓(白夜)定居泰國清邁。當年11 月左右,遇見了到清邁參加短期工作坊的一位心靈工坊夥伴H。當時他們倆已經迷上榮格的書寫,閱讀之餘也翻譯了不少。

因為同樣的理念,經由H,我們接上線以後,開始透過網路通訊頻繁的接觸。在討論以後,在許多譯稿中,先將完成度較高的《遇見榮格:1946-1961 談話記錄》(愛德華.貝納特著)和《榮格的最後歲月:心靈煉金之旅》(安妮拉.亞菲著)分別在2019、2020年出版。

這段時間我們一直都是遠距離的聯繫。他們來不了台灣;而我的時間一直被工作占據著。這期間我曾一度有短暫假期,可以考慮去泰北一趟,聯絡以後才知道他們因為簽證問題,轉居尼泊爾了(2018 年9 月起九個月)。而2020 年初,新冠瘟疫開始蔓延開來,旅行變得困難,見面更不可能了。就這樣,與他們兩人一直如參商。

2020 年6 月,李毓告知,王一梁在清邁家中突感食難下嚥。我因醫學背景,自然有一定的擔心,而這果然由清邁大學醫院診斷證實是食道癌晚期了。他們兩人在病情的折磨下,繼續翻譯生病以前已經進行幾個月的《幽靈.死亡.夢境:榮格取向的鬼文本分析》,同樣是安妮拉.亞菲的作品。

食道癌是一個相當惡性的腫瘤,何況是晚期了。2021年1月3日,王一梁因癌引發的放射性肺炎而緊急送入美賽醫院,次日凌晨就瀟灑離開世間了。又過了一個多月,2 月10日,收到李毓的郵件,表示:「今天終於完成了《通向死亡夢與鬼的原型方式》,⋯⋯個人認為,這本書的趣味性要超過前兩本,既有很多真實的鬼故事,也有對生命、死亡和幽靈現象的深度分析。一梁生前我們一起翻譯了80%(包括中間跳過的部分),後來身體惡化,認為與死亡話題有關就擱下了。因此也可以說,這本書真的是一梁用生命換來的,⋯⋯」

我負責先看一下譯稿,發現比起前面兩本,這一本已經開始涉及許多理論討論了。而且,因為是旅程的顛沛流離和醫療期間的生死關頭,只能算是翻譯的初稿。因為如此,也就開始加入,成為第三位譯者了。

這一本書確實如李毓所說的,趣味性十足。然而,真的要翻譯嗎?同樣是學習榮格的朋友S,就好心警告說,還是要考慮一下,有關鬼魂主題的書,如果涉入得深,恐怕是太傷了。他說起蘇黎世的一個都市傳說,當年瑪麗- 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就是寫了一本有關死亡夢的書,(不知道是不是指《論夢和死亡:榮格取向的解釋》OnDreams & Death: A Jungian Interpretation 這一本書?)病情才開始惡化的。而正如李毓所說的:「後來身體惡化,認為與死亡話題有關就擱下了。⋯⋯這本書真的是一梁用生命換來的」,要翻譯嗎?

這樣的鬼神說法,我並非是不相信。我自己腦海也閃過一絲的不安,不過很快就被這本書有趣的討論吸引了。在不安的同時,我告訴自己說:「沒關係的,向來朋友都說我陽氣很盛。」有時到某些地方旅遊,同行朋友都有一種莫名的感覺,獨我沒有;甚至有一回自助旅行,同行的其他三人都生病了,就只有我還是到處活蹦亂跳。其實,再怎麼科學的訓練,這些念頭都還是會在腦海裡隱隱約約地出現,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鬼魂

然而,要怎麼去看待科學的領域所不承認的鬼魂呢?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反而更是挑戰。和這個問題相同的,是我如何開始閱讀榮格,或者說踩進入榮格思想的世界一樣。對於我這樣一個科學訓練背景的人,而且從小就十分理性地面對生命的人來說,確實是相當困難的。

我自己是在台灣受到現代的醫學教育。在我們的四周,不論是上一代或下一代,大部分都是像我這樣的人:從小到大,所謂的知識,是在以學校為主的教育體系中持續地訓練出來的。

二次大戰以後的現代教育,無論在地球的哪一個角落,都已經是以實證科學為基礎所發展出來的了。我們只相信自己(其實這個「自己」,更多是教科書或教育體系所同意的書籍)透過觀察或感覺經驗,所認識到的個人身處的客觀環境和外在事物。每個人接受的教育雖然不同,但用來驗證感覺經驗的原則,並無太大差異,因為如此,從小的教育就告訴著我們知識的客觀性。

甚至,實證還是不夠的。這種觀察-歸納的方法,在解決問題的過程,還是不免會滲進個人的想像力和創造性。卡爾.波普爾(Karl Raimund Popper, 1902-1994)提出任何公認的真理,只要從實驗中,哪怕是萬分之一,只要能證明可能是偽的,就不是科學。所謂的證偽原則,才是區別「科學的」與「非科學的」。於是,在這些年來,醫學界更強調所謂的循證科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雖然所有醫學都從科學角度出發,並具備一定程度的經驗支持,但循證醫學更進一步,將證據依知識論上的強度分類,並要求只有強度最高的證據才能歸納為有力的建議證據。

在醫院裡工作時,或是意識到自己在執行的是所謂的醫療工作時,身為醫學專業人員的我是有著上述的這樣一個「科學」的頭腦。然而,離開醫院以後,回到世俗世界的日常生活裡,我是不是還是這樣呢?

圖為《幽靈.死亡.夢境》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幽靈.死亡.夢境》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要接手繼續完成這本書的翻譯,就像前面說的,鬼魂或死亡這主題畢竟還是讓人感到恐懼的。而我們生活裡面,不也充滿這樣的經驗嗎?

譬如說,走過萬華的龍山寺,或者是任何街弄旁的任何一個大大小小的寺廟,忽然想到自己好久沒來了,順便就繞進去吧。走進廟裡頭,看到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神明,心裡猶豫一下:到底要不要拜一拜呢?我雖然不是長輩那一代有著十足的傳統信仰,但總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腦海閃過「至少可以保平安」的念頭,最後還是一尊一尊地慢慢拜過去,而且是依照諸神地位的高低,這樣傳統規矩的順序。

這樣的我,精神是多麼的分裂呀。我以為我是科學的,但是我的生活其實是根深柢固地相信一些科學所否認的東西。

(本文出自《幽靈.死亡.夢境》,心靈工坊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幽靈

相關新聞

愛情長跑八年結婚前夕男友的一場車禍 讓她發現性愛成癮的他

她從不看男友手機,她相信兩人可以相互坦誠和尊重。交往八年來,兩人關係穩定,即將許下終身承諾。要不是男友突然發生一場車禍,她需要緊急幫忙處理許多事,她不會發現男友的另一面。

判決書附記寫給8歲童「你仍是被深深愛著的」暖心法官關臉書

法官除了判決本身,最後附上 1470 字的悄悄話給八歲的小孩,告訴孩子無論如何「爸爸媽媽都很愛你。」以及最重要的——這個判決「不是因為你講了什麼」還有「這個結果不是你的錯」。

王力宏偕三男「硬闖」家門?律師:趕快蒐證聲請保護令

李靚蕾昨(11)日深夜PO文再控前夫王力宏帶3名男子硬闖家門,除了讓自己嚇得手抖不停,也讓孩子們嚇哭,喧鬧了一夜,王力宏也發出聲明回擊,表明出現在家門口的三人分別是生活助理、工作人員及保全。律師林智群也在深夜呼籲李靚蕾,應趕緊蒐證並找律師聲請保護令,「找大家評評理,你最終會落得失望的」。

老公一吵架完立刻打電腦 人妻偷查檔案大驚:準備要離婚?

如果在婚姻生活中,忽然發現伴侶時刻都在「蒐證」留存記錄,甚至是任何不利於你的記錄時,會擔心對方想離婚嗎?一名國外家庭主婦投訴她的煩惱,她發現先生每逢在吵架完後都會去打電腦。

雷宏之戰網勸「別拿孩子當擋箭牌」 曾經堵了多少受傷女性的嘴?

站在小孩心理健康發展、為孩子著想的言論,正是長久以來,綁架女性在離婚時必須保持緘默、有苦也不能言的最好理由。

自戀型人格特質解析 心理醫師坦言:人格診斷治癒率相當低

個案會非常地重視「老化」這件事情,希望自己年輕、有肌肉、強壯;也因此對於自己「中年」之後,特別會有危機的感覺,甚至,可能會因情緒低落。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