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恩主公醫院出包 25民眾被施打未稀釋BNT疫苗原液

教師節不快樂/被直升機家長修理 老師成校園霸凌隱形受害者

元配死後情色念頭不斷 關於悲傷沒有告訴你的事

作者談及喪妻後,一開始熄燈後準備就寢的當下,充滿誘惑的情色念頭就不請自來,對象不是我認識的就是最近見過的女性。情慾與羞恥同時將他淹沒。圖為示意圖,與作者無關。圖片來源:Ingimage
作者談及喪妻後,一開始熄燈後準備就寢的當下,充滿誘惑的情色念頭就不請自來,對象不是我認識的就是最近見過的女性。情慾與羞恥同時將他淹沒。圖為示意圖,與作者無關。圖片來源:Ingimage

性與悲傷 四十五天之後

瑪麗蓮去世不久後等待出殯的那幾天,坦克車衝撞天安門學生夢魘般的畫面出現在我腦海裡一事,現在感覺起來卻像是許久以前的事了。這些畫面持續不斷出現,使我對強迫念頭的本質與力量有了新的認識。幾天之後,坦克車及天安門逐漸消散。心思平息下來,心緒也安定了好幾個星期。

但現在,又有新的強迫念頭入侵: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一放鬆,想要把心靜下來時,譬如說熄燈之後準備就寢的當下,充滿誘惑的情色念頭就不請自來,對象不是我認識的就是最近見過的女性。這些畫面力量強大,持續不斷。我拚命阻擋,想將之從腦海中清除,將念頭轉移到別處,但不消多久又再度浮現,再度抓住我的心思。情慾與羞恥同時將我淹沒。瑪莉蓮幾個星期前才入土,我竟然不忠至此,令我厭惡不已。

回顧過去幾個星期,我也覺察到自己一種前所未有的怪異(且尷尬)的情形:對女人的胸部產生強烈興趣,尤其是巨大的胸部。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但面對瑪莉蓮許多來訪的朋友,我還非得提醒自己不可,眼睛要看她們的臉不要落在胸部。心裡浮現一幅漫畫—最初是在哪裡看到的,已經沒有印象,或許是少年時期:一個女人托著一個男人的下巴往自己的臉上湊去,說道:「唷嗬,我在這裡!」

有時候隨著這種新的衝動,以前的一幅景象,大約七十五年前—也會跑出來。過去幾天,就不時在心頭浮現。記憶中,我大約十或十一歲,不知為了什麼事情進到父母臥室,母親剛好也在裡面,半裸著身子。只見她裸露胸部,不僅沒有趕緊蓋上,反而直盯著我,彷彿在說:「儘管看吧!」

記得好多年前,我還和奧莉芙.史密斯(Olive Smith)花了不少時間討論過這段記憶。精神科住院醫師時期,奧莉芙是我的分析師,為我做精神分析超過六百小時。很明顯地,我現在的情況無關於退化,而是因為我困在極大的哀痛之中,有如哀哀求告的孩子,在尋求母親的援助。這讓我想起自己某一本書中的一句話:「佛洛伊德並非一無是處。」

這些情色的強迫念頭令我不安和羞恥,在內心展開一場爭論。對自己,對瑪莉蓮的愛,我怎能如此作賤呢?難道我的愛真是這樣淺薄?但話又說回來,讓自己活下去,展開新的生活,不正是我現在的首要之務嗎?然而,若為此而玷污了瑪莉蓮對我的記憶,我又覺得極度可恥。但話又說回來,對一個一生都活在兩人世界中,如今卻發現自己落單的人來說,這種情色念頭或許是十分自然的吧。

於是,我決定到喪偶與性的文獻中去作一番考察,但讀者或許還記得,說到現代醫學文獻的搜尋,我完全不在行。於是,我找上了一個醫學文獻的搜尋專家,也就是最近協助我和莫林.列西切修訂我們合著的團體治療教科書第五及第六版的同一個人。我請她幫忙尋找任何和喪偶與性有關的醫學及心理學論文。一天之後,她回電郵給我,說她搜尋了好幾個小時,但一無所獲……什麼都沒有……查無相關文獻!她向我致歉,並說由於工作拿不出成果,她不收取報酬。「沒這個道理!」我回她,並堅持付酬。她沒能找到任何論文,本身就是很有價值的訊息。

接下來,我找上一位史丹佛的研究助理,一位好友兼同事大力推薦的,請他也花幾個小時做這件事。結果相同的情況上演:在醫學及心理學文獻中一無所獲,我同樣堅持他要為所花的時間接受報酬。

但過了幾天,兩位研究助理都傳送了幾篇有臨床根據的論文過來,取材自較為通俗的刊物,譬如,《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二○一五年十一月號)的一篇文章,題目是<關於悲傷他們沒有告訴你的五件事>(作者是Stephanie A.Sarkis,執業醫師)。其中第五項顯然涉及性與悲傷:性慾實際上會增強。對許多人來說,悲傷會削減性慾。但對另外一些人,卻會增強。對喪偶之痛或失去伴侶的人來說尤其如此。但一個人因悲傷陷入麻木時,他們發現性可以使自己覺得重要。面對死亡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時,這也是對生命的肯定。

這幾行文字裡面,好幾個地方都點出了我的問題,特別是一個人因悲傷陷入麻木時,性可以使人感覺到自己重要這句話。「麻木」一詞精確地點出了我的情況:一種跟自己的感覺脫節的狀態。聊天、吃飯、看電視,我照常進行,但心都不在上面。倒是性的念頭比較真實,產生一種肯定生命的感覺,使我清醒,使我跳脫死亡的念頭。

我去請教了幾位與悲傷者合作頗有經驗的同業,他們都同意,性衝動及性想像之於失親者,情形之普遍超出一般的認知,儘管男人在這方面的問題往往比女人來得大,但毫無疑問地,女人也免不了。我指出,失親者很少會主動提出性慾增加的問題,臨床醫師雖然認同,但卻說,如果醫師毫不避諱地點出了性的問題,許多失親者的回應都是肯定的。很明顯地,失親者即使有這類情況,也都羞於啟齒,以致談到自己的悲傷時,對於性的問題,不是避而不談就是拐彎抹角說不清楚。

圖為《死亡與生命手記:關於愛、失落、存在的意義》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死亡與生命手記:關於愛、失落、存在的意義》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這總算讓我鬆了一口氣,毫無疑問地,我這種性衝動心理狀態並非罕見,性慾在悲傷中扮演了一個角色。更重要的是,要老年人敞開來談自己內心的性生活也不容易。我倒是不介意跟家人或朋友談起,幸運的是,我有我的治療師團體,幾十年來定期聚會不輟,跟他們談,大有助於緩解自己的不安。

(本文出自《死亡與生命手記》,心靈工坊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完美人妻為這件事崩潰 將盤中食物砸向主管級老公

她突然站了起來。家裡所有人都看著她把盤子裡的食物抓起來丟向法蘭克。蘆筍和醬料擦過他的額頭,灑在他的西裝上,連他身後的玄關也遭殃。蒂娜生氣地大聲尖叫。她從來不知道有人可以如此憤怒。

窮小子與富家女研發出BNT 億萬富豪家不開車不玩社群

第一次的浪漫相遇,可能是在火車上、在餐廳、在遊樂園、在帝國大廈頂樓;對研發出輝瑞BNT疫苗的BioNTech創辦人夫婦來說,他們定情於血液腫瘤科病房。

臨終階段會有「臨死覺知」?醫師證實:列入交班事項 預測死亡相當準確

我告訴大家一個合理的推論:說不定臨終的身體狀態,會讓病人打開「天眼」或「第三隻眼」而看到另一個世界。這類事情在安寧病房之所以被列入交班事項,用來判斷病人是否瀕臨死亡,是因為有時候「臨死覺知」比「瀕死症狀」和「生命徵象」都來得更準確,而且可靠。

突然覺得城市喧囂好怪 醫:居家上班生理失調正在發生

疫情警戒下修至二級維持至8月23日,不少公司行號陸續開始恢復「到公司上班」,重回正常生活,讓部分民眾感受到「不適應」,體...

玻璃心父母慎入!連其他爸媽也沒興趣聽的九大類五四三

對於小孩子有多麼「可愛」,我完全免疫。不過,根據經驗談,加上當爸媽的人在黃湯下肚後,很容易就對沒小孩的朋友傾吐自覺羞恥的小秘密,我可以明白告訴你,就算是已經為人父母的人,他們其實也常對別人家小孩的話題毫無興趣。

元配死後情色念頭不斷 關於悲傷沒有告訴你的事

熄燈之後準備就寢的當下,充滿誘惑的情色念頭就不請自來,對象不是我認識的就是最近見過的女性。這些畫面力量強大,持續不斷。我拚命阻擋,想將之從腦海中清除,將念頭轉移到別處,但不消多久又再度浮現,再度抓住我的心思。情慾與羞恥同時將我淹沒。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