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現場下起「人雨」 女特務憶瀕死經驗聽見呼喚聲

圖為紐約時報於2002年普立茲獎得獎攝影作品:世貿雙子星大樓其中一棟倒塌時的驚悚畫面。法新社資料照片
圖為紐約時報於2002年普立茲獎得獎攝影作品:世貿雙子星大樓其中一棟倒塌時的驚悚畫面。法新社資料照片

2001年9月11日

那陣聲響聽起來,就像一輛垃圾車憑空從天而降。緊接著無數金屬、玻璃和水泥碎片的震動聲在周圍迴響,把原本靜謐的九月清晨天空打出一個大洞。然而,就連我和我在美國特勤局(簡稱特勤局)紐約辦事處的同事們,都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世貿中心的七號大樓一共有四十七層樓,而特勤局的紐約辦事處正位於九樓和十樓。我今天特地提早上班,為了跟在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的聯絡人藍尼見面,我希望他能協助我逮捕某個法國罪犯,我為了調查一起詐騙案正在追捕他。

第一架飛機撞上大樓時,說真的,我正忙著說服藍尼把我的嫌犯列入監視名單,我甚至沒因為這陣巨響而抬頭。「喂,藍尼!專心點。」他開始因為模糊轟隆的聲響而東張西望時,我說:「這件事很重要。」

接著,驚呼聲此起彼落。我們周圍所有人,在這一天提早進辦公室的每個人,不是慢慢站起來,就是嚇得跳起身。我們倆注意到每個人都往窗前移動,便也站起來,跟著其他人來到窗前,這場談話也自然停頓。

大家一同望向世貿雙子星大樓時,火勢已經大得難以想像。烈火沿大洞往上倒灌,完全包圍了整座高塔頂端。我無法理解伴隨眼前這場毀滅的聲響,我的大腦立刻試著尋找一個較為可能的解釋。也許是電線走火,我心想。

這時大樓的廣播系統傳來既鎮定又威嚴的嗓音:「本大樓現在開始疏散。請大家前往最近的緊急出口或樓梯間。」

廣播沒說明原因,沒提到鄰近世貿大樓的火災,也沒提到我們聽見的巨響。大家一同前往樓梯間,在往下走的路上,一陣詭異的寂靜懸在每個人的心頭上……

因為沒辦法從正門出去,所以我們走側門,頭頂著持續灑下的燃燒金屬,盡快奔向北塔的主要入口。

我就是在這時候聽見那陣不尋常的聲響,那是我在此地從未聽過的噪音,尤其不該這麼靠近高樓林立的紐約市中心。在扭曲金屬與粉碎玻璃組成的毀滅之聲中,我許久之後才明白,這是一架波音767噴射客機的呼嘯聲,為了將撞擊力道逼到極限,而把引擎推到最高速。幾秒後,聯合航空175號班機撞向世貿南塔。

地獄變得更為灼熱。

二號大樓的七十七樓到八十五樓之間遭到猛烈撞擊,原本就讓人難以理解的景象,瞬間化為末日場景。烈火、高溫和大塊金屬從幾百公尺的高處墜下,這時,我感覺到一隻強壯的手揪住我的手腕,把我猛力往後一拉。是我的同事麥克。我甚至沒看到那架飛機,但他看見了。

我們這時全置身於空地,毫無掩護,但立刻知道我們需要掩體,於是拔腿狂奔,退回原本所在的七號大樓。

放眼望去,一片混亂。有人奔跑,有人走路,有人只是站在原地,震驚地動彈不得。

我在飛奔途中,看到一名男子,僵在原地,瞪著上方的毀滅場景,這時,某個大型物體砸在他身上!

就這樣,他的人當場沒了,消失無蹤,連影子也不剩……

特勤主管:想走的人可以走,想去的人就跟我來!

我們終於在路上遇到一群人,大約十五名特勤人員和一位主管。

「聽著!我要去裡頭幫忙,」主管說話時,他身後的兩棟大樓已陷入火海。「眼前發生的事,我們這輩子從沒見過。聽著,你們不需要去救人。如果不去,也不會有人批評你們。總之,想走的人可以走,想去的人就跟我來!」

我們陷入一片沉默。我望向雙子星大樓,大批民眾從裡頭逃出來,有些人吶喊,有些人哭泣,有些人震驚得面無表情,然後我跟幾個同事一起走上前。

911現場:寧可跳樓 也不想活活燒死

與此同時,附近某人開始尖叫,然後我聽見猛然的吸氣聲。「我的天啊──」某人說:「他們在跳樓!」

我抬頭,但一開始看不懂眼前所見:一名穿著白襯衫的男子墜入空中,脖子上的領帶往後飄,看起來是紫色,也許是藍色。男子臉上有鬍鬚,面無表情地撞上雙子星大樓周圍一棟較小的建築屋頂,隨即不見蹤影。

接著,更多人跟著跳樓,恐怕數以百計。這幅畫面讓人感到莫名,天空下的不是雨,竟然是人。然後我懂了:這些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結束生命。他們寧可跳樓,也不想活活燒死。

我回頭看著站在一旁的同事凱文,他的胳臂上有道傷,血沿著傷口滴下。「凱文,我們必須想想辦法,」我說:「我們必須救人。」

「我們哪有辦法阻止那種場面?」凱文回答時,嗓音低沉,眼睛盯著陷入火海的兩棟大樓。

我記得當時聽他這麼說的時候,我很生氣。我們竟然只能站在這裡,任憑這麼恐怖的事在我們眼前發生。但事實是,他說的對,我們無能為力,只能目睹這些人跳樓身亡。

這是我這輩子感到最無助的一刻。

「好吧,」我們的主管說:「我們走。」

我沒回頭看誰選擇前進、誰選擇留下。這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幫助每一個人……

碎片持續墜落,我們沒辦法進入大樓,因此在二號大樓底部的西城公路上建立了一座臨時檢傷站。救護車紛紛在路邊停靠。

「去,快往河邊走。」我們指向一旁的哈德遜河,引導能行走的倖存者前往河邊。

我們引導需要立刻就醫的人們上救護車,在能力範圍內幫他們處理傷口。但還有許多人被困在建築物裡,我們根本不知道那些人在哪,也碰不到他們,這雖然讓人感到氣惱又無助,但我們還是試著努力幫助幫得了的人。

一名來向我們求助的女子表示呼吸困難。我試著用氧氣瓶給她空氣,但沒能成功,因為我已經太久沒操作了。我跪在氧氣瓶旁邊,集中精神,責罵自己笨手笨腳。我忙著接上管線,沒注意到周遭一切變得無比安靜──

我抬起頭時,才意識到每個人都不見了。

然後,高空傳來一陣詭異哀號,聽起來很明顯是鋼鐵彎曲的聲響。

聲音的變化一開始聽來緩慢,只是金屬回音在空中環繞,接著是一種象徵著全數毀滅的急速摩擦和恐怖呻吟聲。某種可怕的事情即將發生。

我這時不算害怕,主要是不知道自己該怕什麼。我這時候根本不知道大樓即將倒塌。根據這陣駭人的撕裂聲來判斷,我猜想,屋頂或某種龐大碎片即將沿其中一棟雙子星大樓的側邊滑落。無論物體砸落的原因是什麼,我只知道,我必須盡快找掩護!……

為了求生,我做了唯一能做的事:我注意到最近的一棟建築底部有一堵水泥牆,便朝那裡奔去,還順手抓起一瓶用來幫傷患清理眼睛和嘴巴的水;我如果被活埋,也會需要水。

我匆忙跑過一家餐廳的露臺,裡頭已四下無人,我稍微停步,抓住露臺的一張金屬桌。我們在特勤局的爆裂物訓練中學過,高速墜下的玻璃能像子彈一樣輕易奪去人命。

憑藉著腎上腺素激增獲得的蠻力,我把無比沉重的金屬桌拖到建築物一旁,希望這張桌子能為我擋下掉落的碎片,在我被活埋時,讓我有呼吸的空間。

我把桌子推到牆邊,然後爬到桌下,屈膝抱胸,盡量縮小自己的體積。

鋼鐵彎曲的震耳呻吟達到巔峰時,大樓分崩離析,無數窗戶同時粉碎,建築的結構終於瓦解。

然後高塔傾倒而下。

席捲我的這道巨響和破壞力宛如天崩地裂,我畢生未曾經歷過,像火山爆發時身處在火山的中心地帶,高密度的熱氣和毒塵充斥空中,我幾乎無法呼吸。水泥、鋼鐵和碎玻璃襲擊我周身,地面隨著物體墜落發出如雷巨響,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刺耳。

意識到死亡 傷心恐孤獨死去

我很快就明白,這次的經歷超出我的想像。白天頓時變成了黑夜,我身下的大地發出無比低沉的咆哮,我以為地面即將裂開、將我一口吞下。如今回想起來,我當時做出的某個舉動似乎毫無意義:我開始拚命搖晃桌子,徒勞地希望這麼做就能避免碎塊累積在上頭、將我活埋。這是我唯一想到該做的事,也是我唯一能奮戰下去的求生方式。我雖然還是不知道現在發生什麼狀況,但隨著破壞持續加劇,我很快但也很慢地意識到:我要死了。

我記得,我當時並不害怕,只是傷心,因為我即將孤獨死去;而且塵埃落定時,我將粉身碎骨,屍骨無存,沒有完好的屍身能送回我父母身邊。

我雖然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但從沒為今天這種死法做好準備……

周圍的世界四分五裂時,我始終睜著眼睛,想目睹死神來臨的那一刻。我知道無法選擇自己是生是死,但我能選擇如何面對死亡。就算我再也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就算我的臉和嘴都塞滿塵土,我還是睜開眼睛祈禱……

不知何時,這波衝擊平息了,破壞停止。聽見這無比震耳的寂靜時,我才意識到這一切都結束了。現在,周圍只有一團黑,黑得就像我肺臟裡滿是塵土的空氣。

圖為《真正無懼的身心防彈術》書封。方智出版社提供
圖為《真正無懼的身心防彈術》書封。方智出版社提供
只有疼痛讓我知道自己還活著。我覺得嘴和咽喉就像著了火,眼睛和鼻孔無比灼痛。我不知道自己身上其實沾滿了有毒的化學物質、建築材料……天曉得還有什麼!

我把一手舉在面前,卻伸手不見五指。我終究還是慘遭活埋了嗎?

我小心翼翼地觸碰周圍,但沒摸到東西,沒有熔化的金屬或扭曲的鋼梁把我包圍在金屬墓穴裡。我伸出雙臂,開始從桌底下爬出來,摸到左手邊是牢固的建築物磚牆後,我才站起身。

沒有一點人聲,我只聽見駭人的寂靜。

我的天啊,我心想,每個人一定都死了。

我雖然被塵埃灼痛雙眼,還是強迫自己睜大眼睛,把注意力集中於一團看似遙遠的光芒。

我朝光芒走去。如果我還活著,光芒就是好東西;如果我已經死了,那光芒應該也是好東西。那團光就像柔和的燭光,我朝它走去,直到終於聽見一個嗓音。我立刻認出這個聲音,是我的同事兼好友蓋布瑞,他正在呼喚我!

這一刻,在我以為世界毀滅之際,我聽見了熟悉的嗓音,恐怕無法透過文字來表達我有多麼安心。

(本文出自《真正無懼的身心防彈術》,方智出版社,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恐攻

相關新聞

為什麼有人會「中年離婚」?沒離婚的人都有做到這件事

四十歲以後,意外有不少人走上「離婚」之路。連那些自認 「我們家沒問題」的人,也可能只是問題還在發酵而已……不過人家說日本人平均每三對夫妻之中就有一對會離婚,相信各位讀者身邊也有不少人離過婚。聽說四十到四十九歲夫妻的離婚率,僅次於三十到三十九歲。

多10棵行道樹就像薪水多28萬 越多樹真的會越開心

研究顯示,當我們身在綠色空間,心中的敵意與焦慮都會減少。除此之外,綠色空間還有改善心情、降低精神疲勞的效果。另外,它更會改變人類的行為,鼓勵我們多多運動、多和鄰居互動。但是,雖然有許多研究證實了這些效果,就很多方面而言,我們才剛開始認識身心對自然環境複雜的反應而已。

911現場下起「人雨」 女特務憶瀕死經驗聽見呼喚聲

接著,更多人跟著跳樓,恐怕數以百計。這幅畫面讓人感到莫名,天空下的不是雨,竟然是人。然後我懂了:這些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結束生命。他們寧可跳樓,也不想活活燒死。我回頭看著站在一旁的同事凱文,他的胳臂上有道傷,血沿著傷口滴下。「凱文,我們必須想想辦法,」我說:「我們必須救人。」

櫃姐爆內幕:先找價格標籤的客人 不會浪費時間在他身上

我有一個女性朋友,在某精品服飾專櫃擔任櫃姐多年,有天閒聊時告訴我,只要客人一進來就翻找價格標籤,通常都是窮人或買不起的人─簡單講,就是不會買的人,所以通常她就不會浪費時間在那位客人身上。

吃迴轉壽司只敢取1盤價食物 一頓750元付得起的初體驗

我突然發覺一個奇怪的現象。我發現自己雖然是不經意地拿著一盤盤壽司,但都會不自覺地跳過某些以兩盤計價的壽司(爭鮮迴轉壽司每盤均一價三十元,但有些高價食材製作的壽司是直接以兩盤計價,也就是六十元)。而當我看著老婆自然無礙地拿取從我眼前經過的兩盤計價壽司時,我愣住了。

從曾博恩談「恆毅力」一點點雪花,也能越滾越大

而這些事情的源起,就只是純粹的興趣與熱情,並不帶有任何一絲功利。然而誰又能想到,在十幾年後,博恩會因為一個喜劇段子一炮而紅,瞬間成為台灣家喻戶曉的人物?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