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真正的幸福 不會讓妳覺得在犧牲自己

圖為江宏傑和福原愛在2019年於北海道度甜蜜假期時攝。圖/華研提供
圖為江宏傑和福原愛在2019年於北海道度甜蜜假期時攝。圖/華研提供

(編按:該篇專訪為女人迷於2020年3月的專訪)

福原愛結婚以後,大家都說,她就是嫁了一個好老公,還幸運地有了一個好婆婆。然而她想說,沒有輕易得來的幸福,婚姻像打團體賽,要能一起分擔辛苦,要鼓起勇氣溝通;不論是不是跨國婚姻,你有事不說,他就真的不會懂。

2016 年,福原愛與台灣桌球選手江宏傑結婚、2018 年,她宣布退役,結束桌球職涯,如今2020年,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除了家庭外,小愛並沒有放棄事業,仍努力地為自己想做的事,包含桌球推廣等不斷付出。她說這很重要啊,一個女人,即使有了自己的家庭,妳永遠要為自己保留屬於自己的空間;對於婚姻、婚後的自己,也是她新書《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中一再談論的話題。

但其實在20歲時,她不是這樣想的。

在傳統日本教育環境下成長,她說她從小的夢想,就是結婚、當家庭主婦,在老公回家以前,把剛剛好溫度的飯菜和熱水澡準備好,在門口擺上室內拖,在對方開門時溫柔地說一聲今天辛苦了。聽到這我問她,當時想到這些畫面是很幸福的嗎?她一點遲疑也沒有地說,對,是很幸福的,到現在也都還是。

別人問我以後要幹嘛,我說就是嫁人當家庭主婦

她說,自己一直都有這種想法,覺得女生總有一天要為了家庭犧牲自己。

「以前因為打球,會接觸到世界各地的選手,我跟他們說我以後想結婚,當家庭主婦,他們會笑我,說『小愛妳確定嗎?』。」

「我那時候就想,我要在老公下班前問他,你要先泡澡,還是先吃飯啊?如果他說是吃飯,要想一想老公幾點回來,要在什麼時間煮菜,才能讓他吃到最剛好溫度的飯;如果他說要泡澡,就要把泡澡水準備好,衣服也要洗好。」

會在心裡有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除了受日本外部環境影響,她提到,可能也和自己的母親有關:「我媽媽是在年紀比較大,38歲的時候生我的;所以她有一些比較傳統的想法也會影響我。小時候,她就會因為我是女生,會教我要學會煮飯、幫忙家務,照顧男人。這些事哥哥可能都不用做。」

自己的母親是全職家庭主婦,自己的嫂嫂也是如此。她心裡也想過,這樣其實沒有不好。

而到後來,她真的遇見了適婚對象,也步入婚姻;反而是在這個時間點,她有了機會去思考更多的選擇:「過去當球員時會覺得男生很好,因為我一直以為,女生總有一天為了家庭要犧牲自己;但我遇到了現在的家人,他們一直很支持我,也會幫助我,去讓我做想做的事。後來我發現,其實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有身旁人的鼓勵與理解的話,你可以不必為了家庭放棄工作或者夢想。」

說到這,媒體會爭相報導,說她就是嫁了一個好老公,還幸運地有了一個好婆婆。然而她想說,沒有一蹴而幾的幸福,所有你看到的,可以擁有的這些相處模式,其實也是透過彼此付出、努力,不斷溝通、互相理解而得來的。

婚姻像打團體賽,你不需要也無法什麼都獨自承擔

說到這,總感覺小愛人如其名,對愛的追求很明確。而她也在這段婚姻中漸漸明白,所謂愛不是職責分明,而是擁有共同承擔一個家的勇氣:「在跟小傑交往前,我把男生和女生的分工分得很清楚,覺得家事一定要全部女生來做。但和他交往、結婚後發現,一方面他很願意跟我分擔,而且如果兩個人能一起去面對的話,不論是辛苦、快樂或成就感,你們都可以一起分享。」

和小傑在一起,成一個家,他們不管多大多小的事情都會一起討論,然後一起面對、解決。

她說,這其實和以前打桌球團體賽的感覺是很像的:「我當隊長的時候,也很重視全隊的『心的溫度』要是一樣的。因為如果今天這個人的心比較偏涼一點,這個人的心熱一點,大家做事的態度不同,這樣就很難一起達到目標。」

於是,不是各自分頭煩惱,我以為女生就得犧牲工作只為家庭,但我還有不想放棄的人生該怎麼辦?而是不管你們各自有什麼渴望,從一個人到兩個人,生活還會有更多你想像不到的困難;但不論即將面對什麼事,你們也沒有把握能不能好好解決,但至少能有共同承擔生活的意願。

不論是不是跨國籍婚姻,你有事不說,他就真的不會懂

而維持婚姻同樣重要的事,她覺得,是能夠保持溝通暢通。

踏入跨國籍婚姻,她經常被問到經營和相處上的困難。然而對小愛而言,其實核心都是一樣的,就是你們要能夠說出自己的想法,以及願意進行溝通。

「因為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會感覺到的東西都是不一樣的。」於是,想要讓兩個人更靠近的方法,除了她剛剛提到的「一起分擔,讓心的溫度同步」之外,還有就是你們要真的可以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

「以前我會覺得,自己的老公,對我來說是距離最近的人,我不講他也應該能懂吧?但其實沒有。然後自己還會生悶氣,覺得你為什麼都不了解我。」

「後來發現,不管講得好不好,只要你能表達真心話,加上對方願意理解,他有那顆心,就一定可以聽得懂也知道是什麼意思。」除此之外,很多時候就因為離得很近,表達愛、感謝,就變得非常重要:「譬如你希望對方幫你做家事,不要覺得因為是老公,所以正常。你一定要說,辛苦了,謝謝你,還好有你的幫忙。這樣的話沒有人不願意聽。」

在這個過程當中,不論是發語者,或者接收者,都可以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視的。因為我心裡的話,有人也同樣放在心上;以及在需要和被需要之間,是充滿愛和感謝的。

給三明治族:為誰辛苦為誰忙,都不能失去你自己

今年 31 歲的福原愛,同時扮演著女兒、妻子和母親的角色。過去那個想結婚的夢想所帶來的幸福感並沒有改變,但進行的方式改變了。因為她最終發現,當你越要扮演眾多不同的樣子,你越不能捨棄屬於自己的空間。

「我以前覺得自己就是媽媽、媳婦、老婆,對這些角色分得非常清楚;覺得因為是女兒,所以一定要全聽母親的,或者因為是媳婦,所以一定要聽婆婆的。但後來發現,長期下來會很疲倦,也會有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覺。」

「我是一個人,我會有自己的想法,而這個東西一定要拿出來。並不是我是白色的,要我變紅我就變紅,變綠就變綠。所以不管我現在是哪一個角色,『自己』這個東西就像柱子一樣,一根柱子,在心裡面,會支撐著你。」

到了這個階段,除了是因為你很容易失去自我,因此必須時時提醒自己保有自我外;更重要的,是因為你現在打的是一場團體賽:「像 20 歲的時候會覺得,過完一天,就有那天就結束的感覺。但現在 30 歲的我發現,每一天、每一件事情都是連在一起的;一天的結束就是明天的開始,也是未來的開始。」

過去結婚對她來說,有點像是一個人生目標,像跑馬拉松,42.195 公里,跑完了就完結了自己的任務。但此刻的她漸漸明白,進入家庭生活後,就再也不是一個人的事。而越是如此,你就越要能夠抓住自己。

說到這我問她,有更喜歡現在的自己嗎?

「當然是會覺得以前比較輕鬆啊,一天結束就結束的感覺;現在是一定要用頭腦。」她說,以前可能比較自在一點,也可以賴在年紀上;因為年輕,所以失敗了也沒有關係。但現在有了家人,有更多身份,所以一切都不一樣了;你需要比以前對自己,還有身邊的人有更多的責任感。

「至於喜不喜歡,我覺得都差不多,都是我。」

很像她說的,現在的她,也還是很愛哭。想哭的感覺是一樣的,都是想要用一種方法,去排解累積在心裡的東西。而那一道自己對自己的暗號也沒有改變,眼淚是通關密碼,以前曾經帶給她變得更強的想望,如今,則是在一次次的淚水裡,看自己身份更易,從女孩到女人,淚水的溫度,讓她可以聽見自己內心裡最渴望的東西。

日本桌球退役名將福原愛去年出版自傳《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圖/三采文化提供
日本桌球退役名將福原愛去年出版自傳《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圖/三采文化提供

【她們教會我的事】

如果你想知道,維持婚姻關係有什麼秘密?

1. 家務、決策,如果可以,讓兩個人一起共同面對,也能共同承擔失敗或成就感。

2. 每個人的成長背景都不同,因此有想法就要試著盡量說出來,維持暢通的溝通管道。

3. 進入婚姻後,一定要保持自己的生活、感興趣的事。

本文由女人迷授權,原文連結請點

專訪福原愛:真正的幸福 不會讓妳覺得在犧牲自己

福原愛 婚姻

相關新聞

911現場下起「人雨」 女特務憶瀕死經驗聽見呼喚聲

接著,更多人跟著跳樓,恐怕數以百計。這幅畫面讓人感到莫名,天空下的不是雨,竟然是人。然後我懂了:這些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結束生命。他們寧可跳樓,也不想活活燒死。我回頭看著站在一旁的同事凱文,他的胳臂上有道傷,血沿著傷口滴下。「凱文,我們必須想想辦法,」我說:「我們必須救人。」

妻揭發老公外遇下場大逆轉 原來結婚第一年就出事

這麼晚才得知丈夫知曉自己之前出軌的行為,蘇菲驚呆了。之前說出的那些威脅的話,只能嚥回肚子裡。這對夫妻竟然靠著互相揭露對方的不當行為所帶來的羞恥感,維繫了兩人的婚姻!

周慕姿專訪/被說工作狂是讚美?是你沒看見我的傷

周慕姿笑稱,跟過度努力的人共事時,當對方吐出心聲:「我其實已經降低很多標準了」,可能會更氣結。在資本主義當道的國家,「過度努力的人,在社會上是被支持的。」對於別人形容他是「龜毛」、「工作狂」、「神人」等綽號,好像「一邊罵他,一邊也在稱讚他」的那種迷思,無形中會加深「努力」的力道。

【活動】QA小測驗抽強檔好書: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你總是不停歇地往前衝刺嗎?即便很累了,還是覺得不能停下來?《聯合新聞網》與您一起內觀自己,運用十題小測驗,檢視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評《成功的反思》/菁英虐待自己下一代?青少年精神疾病、壓力過高

這讓菁英虐待自己的下一代,逼著上最好的學校鍍金,有錢有勢的人不只是要給孩子繼承財富和集團總裁,更要孩子擁有努力過後的文憑來證明「天賦異稟」,結果是青少年的精神疾病、成癮及壓力過高,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這限縮了孩子對於世界的探索和接觸,變成只有被設計好的一切備審資料。

殺警案一審無罪 都是精神科醫師鑑定給的錯?

人權,什麼是人權?罪犯有人權,那家屬有嗎?若讓罪犯不治療,會比較好嗎?要治療,就又遠離了犯案當時的真實性。醫學就是政治、法律、社會的工具而已。但我願意當工具,只要可以幫助一個人、只要不違背醫學生唸出的誓詞,當當工具人,也沒什麼關係。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