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案一審無罪 都是精神科醫師鑑定給的錯?

圖為鐵路警察李承翰在火車上奮力壓制鄭姓乘客,遭鄭姓乘客刺死翻攝畫面。資料照片/翻攝自YouTube
圖為鐵路警察李承翰在火車上奮力壓制鄭姓乘客,遭鄭姓乘客刺死翻攝畫面。資料照片/翻攝自YouTube

公理和正義的答案?

這幾天殺警案的審判出來了。媒體的主要評論就是,天理終於得到了伸張。

但一審的鑑定沈醫師,寫了許多的聲明。譬如不再接鑑定、和二審法官、檢查官和二審的鑑定醫師之間的討論。這過程的思辯都很精采。但再怎麼精采,也喚不回一個人的生命,還有一個家庭的重挫。精神科醫師、和司法之間、和大眾之間,真的沒有交集嗎?

你覺得生氣嗎?

鐵路警察命案一審為鄭嫌精神鑑定的身心科醫師沈正哲,對判決有不同看法,表示以後不會再接鑑定工作。並在24小時內連發3篇文章7500字,表達心境,聯合報記者卜敏正/攝影
鐵路警察命案一審為鄭嫌精神鑑定的身心科醫師沈正哲,對判決有不同看法,表示以後不會再接鑑定工作。並在24小時內連發3篇文章7500字,表達心境,聯合報記者卜敏正/攝影

精神科醫師在歷史上,常常成為替政治服務的棋子而已。像是在蘇聯,或是納粹時代,就常常把政敵,加上精神病的罪名;那些見不得光的政敵們,只好住進再也出不來的精神病院。

而這幾年在中國「#被精神病」,更是一種打壓異見人士的手段。新加坡也有過。因為批評領導,本身就被當成精神有問題。有多少醫師可以在政治、法律和社會大眾的壓力之下,還承受得住?

精神醫學一直都不是醫學的主流,一直到最近,仍然被當成是「小科」,甚至是「不那麼科學」的科。

原因很多,有一部是因為,大腦很難懂;另外一部分是有「人」的因素,有社會、有文化的因素干擾,我們自身也害怕,當腦部的一切都變得很「科學」,但只是物理和化學之間的反應而已,那「我們」人,會是什麼東西?人再也不是「人」了。

很少有醫學的分科需要在「司法」、「社會」、「文學」、「哲學」、「心理學」中打轉著。我們要處理的,不是那麼絕對的科學。看著一二審的精神鑑定醫師的爭執時,也許一方醫學多一點,一方司法多一點,或許再來一次精神鑑定,又有不同的結果。

「啊,你們不科學啦」這要怎麼科學?科學不再只是精神科醫師要考慮的了。要考慮法官、要考慮檢察官、要考慮立委、還要考慮廣大的民眾、還有受害者的家屬。還有自己的心中的那把尺。做精神鑑定的掙扎在這裡,

越是重大的案件,接起來的壓力就越大。

其中有個重點是,犯案當時,罪嫌的精神狀況如何?隨著離案發的時間越遠,一審、二審、三審,就越來越難知道當時的狀況。

在醫學上,我們不可能放著他都不治療;但一開始治療,就會離他當時的狀況越來越遠。我們是要找出公理和正義?還是我們要治療?

人權,什麼是人權?罪犯有人權,那家屬有嗎?若讓罪犯不治療,會比較好嗎?要治療,就又遠離了犯案當時的真實性。醫學就是政治、法律、社會的工具而已。但我願意當工具,只要可以幫助一個人、只要不違背醫學生唸出的誓詞,當當工具人,也沒什麼關係。

「我將會尊重病人的自主權與尊嚴;我將堅持對人類生命的最高尊重;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年齡、殘疾、信念、族群、性別、國籍、政治立場、種族、性傾向、社會地位或其它因素的考量介入我的職責和病人之間。」

這麼高的理想,我想很多醫師不一定做得到。但是,一個患者、一個患者,盡力地去醫治。至於眼前的人是不是罪犯,似乎不是首要考量的事情。

我很喜歡讀楊牧的一首詩《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有人問我一個問題,關於公理和正義。簷下倒掛着一隻詭異的蜘蛛,在虛假的陽光裏翻轉反覆,結網。許久許久」。

公理和正義的問題,不只詩人回答不出來,醫師也回答不出來,律師、檢察官、司法官,回答得出來嗎?至少我不行。

有次演講,有個聽眾舉手問我,「你覺得這些社會案件,精神科醫師有沒有責任?」我想,他想跟我說的是:

「都是你們的精神鑑定,讓要受到懲罰的人沒有得到懲罰」。這些問題,我也想了許久許久。看著同行的文章、在同業的群組裡頭大家抱團取暖、大家一起替沈醫師發聲,覺得不捨。但大眾們,其實是想要問我們:

「嘿,你們知道公理和正義的答案嗎?」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些人生了病,生了個可能會去傷害別人的病。而這個病,人人都有機會得到。

我常常想,如果我得到了、我的家人得到了,我希望人們、醫師怎麼對待我?怎麼對待我的家人?但是,我也常常想,如果我是受害者呢?我滿滿的憤怒要誰來償還?

醫師說不是他。法官也說不是他。但家人的血沾在他的手、家人的命在他失序的靈魂裡。

不是他,那是誰?法院的判決書沒有答案,

立委們的關懷沒有答案。我們都想要問,公理和正義的答案在哪裡?

身為一個人

身為精神科醫師,我覺得他的確可能是受症狀控制;但身為一個人、身為一個家屬,我會希望他得到處罰。雖然我知道他得到處罰再也喚不回一個人,但那是身為一個人,最後的一點期盼。

鑑定是一種追求科學的過程、求真理的過程。精神鑑定,求的是真理,但卻沒有公平和正義的答案。

我們再怎麼追也追不到,就像是要去台北,卻開往屏東的列車。精神科醫師給不了的,也許法官給了,社會,也給了?但是,#公理和正義的答案?誰可以替我回答?

(本文出自析心事務所《公理和正義的答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殺警 李承翰

延伸閱讀

鐵警案一審精神鑑定醫師沈正哲:不會再接鑑定工作

鐵警案兇嫌改判 二審檢方及一審鑑定醫師互指對方錯誤

鐵警命案/大逆轉! 鐵警案凶手 改判17年

司法精神病院 政院:已盤點場地

相關新聞

為什麼有人會「中年離婚」?沒離婚的人都有做到這件事

四十歲以後,意外有不少人走上「離婚」之路。連那些自認 「我們家沒問題」的人,也可能只是問題還在發酵而已……不過人家說日本人平均每三對夫妻之中就有一對會離婚,相信各位讀者身邊也有不少人離過婚。聽說四十到四十九歲夫妻的離婚率,僅次於三十到三十九歲。

多10棵行道樹就像薪水多28萬 越多樹真的會越開心

研究顯示,當我們身在綠色空間,心中的敵意與焦慮都會減少。除此之外,綠色空間還有改善心情、降低精神疲勞的效果。另外,它更會改變人類的行為,鼓勵我們多多運動、多和鄰居互動。但是,雖然有許多研究證實了這些效果,就很多方面而言,我們才剛開始認識身心對自然環境複雜的反應而已。

911現場下起「人雨」 女特務憶瀕死經驗聽見呼喚聲

接著,更多人跟著跳樓,恐怕數以百計。這幅畫面讓人感到莫名,天空下的不是雨,竟然是人。然後我懂了:這些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結束生命。他們寧可跳樓,也不想活活燒死。我回頭看著站在一旁的同事凱文,他的胳臂上有道傷,血沿著傷口滴下。「凱文,我們必須想想辦法,」我說:「我們必須救人。」

妻揭發老公外遇下場大逆轉 原來結婚第一年就出事

這麼晚才得知丈夫知曉自己之前出軌的行為,蘇菲驚呆了。之前說出的那些威脅的話,只能嚥回肚子裡。這對夫妻竟然靠著互相揭露對方的不當行為所帶來的羞恥感,維繫了兩人的婚姻!

周慕姿專訪/被說工作狂是讚美?是你沒看見我的傷

周慕姿笑稱,跟過度努力的人共事時,當對方吐出心聲:「我其實已經降低很多標準了」,可能會更氣結。在資本主義當道的國家,「過度努力的人,在社會上是被支持的。」對於別人形容他是「龜毛」、「工作狂」、「神人」等綽號,好像「一邊罵他,一邊也在稱讚他」的那種迷思,無形中會加深「努力」的力道。

【活動】QA小測驗抽強檔好書: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你總是不停歇地往前衝刺嗎?即便很累了,還是覺得不能停下來?《聯合新聞網》與您一起內觀自己,運用十題小測驗,檢視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