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職場性騷擾的工具書

圖為雞排妹現身翁立友記者會情形。聯合報記者潘俊宏/攝影
圖為雞排妹現身翁立友記者會情形。聯合報記者潘俊宏/攝影

近期在準備年後數場職場不法侵害預防的演講,正在更新本來的簡報內容。恰好留意到《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一書,感謝寶鼎文化提供本書,讓我對於職場性騷擾(職場不法侵害是更大的議題,包含性騷擾)這個議題,又多了更多可以與聽眾分享的素材。

什麼行為會被視為性騷擾?

根據社會當前的普遍標準,以下是被視為性騷擾的五種行為:

1.性別歧視言論及行為、2.因性別而施以霸凌行為、3.不當及令人反感的性示好、4.性侵害(sex assault)、5.以賄賂及(或)威脅懲處來脅迫性行為。

解釋這五種性騷擾類型最簡單的方法,便是根據其相似特色將其分為三類。這三類分別是性別騷擾、討人厭的性注意及性要脅。

圖片引用自《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第42頁
圖片引用自《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第42頁

本書上市的時間很巧妙,近期沸沸揚揚的雞排妹事件,激起了許多民眾對於「性騷擾」這個議題的關注。只是,對多數民眾來說,性騷擾這個詞到底該如何界定?這種現象常見嗎?加害者、被害者兩造的心理狀態各式什麼,乃至於要如何預防,我們所知其實都比較有限。

我曾與不少企業的教育訓練或人資專員聊過,其實不少公司都曾辦過「職場不法侵害」、「性別平等」或「性騷擾預防」的課程,但發現效果都不好(事實上,早點辦這類課程,對企業來說是有利無害;未來職安相關法規對於這部分的規範會愈來愈嚴格,超前部署是好事)。

他們的觀察是,大部分講師都聚焦在法規與罰則上。乍看之下,這確實是相當有威嚇效果的宣導。

只是,法規和罰鍰的宣導,很多時候無效,是因為聽眾還是對於這類事件的核心預防機制無感,那就是「尊重」、「同理心」,以及對「權利不對等」和「界線」概念的意識。從這個角度切入,往往更容易讓聽眾理解性騷擾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職場性騷擾無關性慾或慾望,而是一種維護傳統權力結構的非法手段。」

在準備這類課程時,案例往往是最有效的。而這也是《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一書讓我受益良多的地方。本書包含了大量案例,從騷擾者的類型、共犯的類型為起點,呼籲每個職場工作者培養出直覺,對性騷擾議題有所感。

接著,若真的遇到這種狀況,該如何記錄、蒐證,在合適的時機拿出證據,又能透過哪些管道申訴。故事到此尚未結束,除了行政的程序之外,要如何修復自己的心理狀態,這部分在書裡也有必要的介紹與討論。

一般來說,過往這類講座多半強調的是「男女兩性」,但其實我們可以做的還有更多,除了生理性別之外,對於多元的心理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概念,也都可以涵蓋在裡頭。本書也完整地把這些多元議題囊括進來,架構非常完整。

作為一本案例書、工具書,乃至觀念釐清的書籍,本書非常易讀,而且內容完整。推薦給所有對這類議題感興趣的讀者、企業人資、教育訓練、性平專責者,乃至於校園負責相關議題的行政人員與老師。

(本文出自愛心理《我的美好,不該是你騷擾我的藉口》:職場性騷擾的工具書》,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性騷擾 雞排妹

相關新聞

911現場下起「人雨」 女特務憶瀕死經驗聽見呼喚聲

接著,更多人跟著跳樓,恐怕數以百計。這幅畫面讓人感到莫名,天空下的不是雨,竟然是人。然後我懂了:這些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結束生命。他們寧可跳樓,也不想活活燒死。我回頭看著站在一旁的同事凱文,他的胳臂上有道傷,血沿著傷口滴下。「凱文,我們必須想想辦法,」我說:「我們必須救人。」

妻揭發老公外遇下場大逆轉 原來結婚第一年就出事

這麼晚才得知丈夫知曉自己之前出軌的行為,蘇菲驚呆了。之前說出的那些威脅的話,只能嚥回肚子裡。這對夫妻竟然靠著互相揭露對方的不當行為所帶來的羞恥感,維繫了兩人的婚姻!

周慕姿專訪/被說工作狂是讚美?是你沒看見我的傷

周慕姿笑稱,跟過度努力的人共事時,當對方吐出心聲:「我其實已經降低很多標準了」,可能會更氣結。在資本主義當道的國家,「過度努力的人,在社會上是被支持的。」對於別人形容他是「龜毛」、「工作狂」、「神人」等綽號,好像「一邊罵他,一邊也在稱讚他」的那種迷思,無形中會加深「努力」的力道。

【活動】QA小測驗抽強檔好書: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你總是不停歇地往前衝刺嗎?即便很累了,還是覺得不能停下來?《聯合新聞網》與您一起內觀自己,運用十題小測驗,檢視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評《成功的反思》/菁英虐待自己下一代?青少年精神疾病、壓力過高

這讓菁英虐待自己的下一代,逼著上最好的學校鍍金,有錢有勢的人不只是要給孩子繼承財富和集團總裁,更要孩子擁有努力過後的文憑來證明「天賦異稟」,結果是青少年的精神疾病、成癮及壓力過高,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這限縮了孩子對於世界的探索和接觸,變成只有被設計好的一切備審資料。

殺警案一審無罪 都是精神科醫師鑑定給的錯?

人權,什麼是人權?罪犯有人權,那家屬有嗎?若讓罪犯不治療,會比較好嗎?要治療,就又遠離了犯案當時的真實性。醫學就是政治、法律、社會的工具而已。但我願意當工具,只要可以幫助一個人、只要不違背醫學生唸出的誓詞,當當工具人,也沒什麼關係。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