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大打悲情牌無效!李義祥、阿好移審花蓮地院 法官裁續押3個月

沒等待完成卻準備迎接失敗?用箭藝鍛鍊心靈

握住拉開的弓弦,必須像嬰兒握住伸到面前的手指。小拳頭的力量讓人驚訝,當他放開手指時沒有絲毫的震動。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嬰兒不會想,從一件東西轉到另一件東西,完全不自覺,沒有目的。圖片來源:Ingimage
握住拉開的弓弦,必須像嬰兒握住伸到面前的手指。小拳頭的力量讓人驚訝,當他放開手指時沒有絲毫的震動。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嬰兒不會想,從一件東西轉到另一件東西,完全不自覺,沒有目的。圖片來源:Ingimage

不管如何,我仍然依照師父的指導勤練不懈,但是我的努力都白費了。我時常覺得我以前不加思索地胡亂放箭,反而射得比較好。我特別注意到,我無法輕鬆地放開右手,尤其是扣住拇指的三個手指總是必須用上一點力。結果造成放箭時的震動,於是箭就射歪了。尤有甚者,我無法緩衝放箭後突然鬆開的右手。師父繼續不氣餒地示範正確的放箭;我也不氣餒地模仿他——唯一的結果是,我越來越沒有把握,就像隻蜈蚣突然想弄清楚自己的腳走路的順序,結果反而寸步難行了。

師父對於我的失敗顯然不像我這樣恐慌。他是不是從經驗中知道了一定會如此?「不要思索你該怎麼做,不要考慮如何完成它!」他叫道,「只有當射手自己都猝不及防時,箭才會射得平穩。弓弦要彷彿切穿了拇指似地。你絕不能刻意去鬆開右手。」

接下來數月的徒勞練習。我一直以師父為參考,親眼觀察正確的放箭,但是我一次都沒有成功。我拉弓後苦苦等待著放箭的發生,結果就會受不住張力,雙手慢慢被拉靠近,這一箭就泡湯了。如果我堅持忍受張力,直到氣喘吁吁,我就必須依賴手臂與肩膀的肌肉。於是我像座石像般站在那裡——模仿師父的不動——但是全身僵硬,我的放鬆也就消失了。

也許是碰巧,也許是師父有意的安排,有一天我們在一起喝茶。我抓住這個討論的機會好好吐露一番心聲。

「我很瞭解,」我說,「要把箭射好,放箭時絕不能震動。但是我怎麼做都不對。如果我盡可能握緊手指,則鬆開手指時就無法不震動。但是相反地,如果我輕鬆地拉弓,則還沒有達到張力頂點,弓弦就會從手中扯脫,固然是猝不及防,但仍然太早了些。我被困在這兩種失敗中,找不出方法逃避。」

師父回答說:「你握住拉開的弓弦,必須像一個嬰兒握住伸到面前的手指。他那小拳頭的力量讓人驚訝,而當他放開手指時又沒有絲毫的震動。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嬰兒不會想:我現在要放開手指來抓其他東西。他從一件東西轉到另一件東西,完全不自覺,沒有目的。我們說嬰兒在玩東西,而我們也可以說,是東西在跟嬰兒玩。」

「也許我懂得你這個比喻的意思,」我表示,「但是我是不是處於完全不同的情況呢?當我拉弓時,到了某個時刻我就會感覺:除非立刻放箭,否則我就忍耐不住張力。於是呢?我就會開始喘氣不已。所以不管我願不願意,我都必須放了箭,因為我無法再等下去了。」

「你把困難形容得再恰當也不過了,」師父回答說,「你知道你為何無法等待下去?為何在放箭之前會喘氣?正確的放箭始終未發生,因為你不肯放開你自己。你沒有等待完成,卻準備迎接失敗。只要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你就別無選擇,只能靠自己來召喚一些應該自然發生的事,而只要你繼續這樣召喚下去,你的手就無法像嬰兒的手一樣正確地放開,就無法像一顆熟透的水果般自然綻開果皮。」

我不得不向師父承認,這個解釋使我更為迷惑了。我說:「我拉弓放箭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擊中箭靶。拉弓只是達到目標的一種手段,我無法不顧這種關係。嬰兒對此毫無所知,但是對我而言,這兩件事是不可分的。」

「真正的藝術,」師父叫道,「是無所求的,沒有箭靶!你越是頑固地要學會射箭擊中目標,你就越無法成功,目標也離你越來越遠。阻礙了你的,是你用心太切。你認為如果你不自己去做,事情就不會發生。」

「可是你自己都時常告訴我,箭術不是一種消遣,不是無意義的遊戲,而是生死大事!」

「我還是這麼主張。我們箭術師父都說:一擊一生命!這句話的意義你現在還無法瞭解。但是用另一種說法來描述同樣的經驗,可能對你會有所幫助。我們箭術師父說:射手以弓的上端貫穿天際,弓的下端以弦懸吊大地。放箭時如果有一絲震動,便會有弓弦斷裂的危險。對於有心機與暴躁的人而言,這種斷裂便是永久的,他們便陷入上不及天、下不著地的可怕境地。」

圖為《對愛入座》書封。三采出版社提供
圖為《對愛入座》書封。三采出版社提供
「那麼,我該怎麼做呢?」我沉思地問。

「你必須學習正確地等待。」

「怎麼學習呢?」

「放開你自己,把你自己和你的一切都斷然地拋棄,直到一無所有,只剩下一種不刻意的張力。」

「所以我必須刻意地,去成為不刻意的?」我聽見自己這麼問。

「沒有一個學生這樣問過我,所以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新的練習?」

「時候到了就知道。」

(本文出自《箭藝與禪心》,心靈工坊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911現場下起「人雨」 女特務憶瀕死經驗聽見呼喚聲

接著,更多人跟著跳樓,恐怕數以百計。這幅畫面讓人感到莫名,天空下的不是雨,竟然是人。然後我懂了:這些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結束生命。他們寧可跳樓,也不想活活燒死。我回頭看著站在一旁的同事凱文,他的胳臂上有道傷,血沿著傷口滴下。「凱文,我們必須想想辦法,」我說:「我們必須救人。」

妻揭發老公外遇下場大逆轉 原來結婚第一年就出事

這麼晚才得知丈夫知曉自己之前出軌的行為,蘇菲驚呆了。之前說出的那些威脅的話,只能嚥回肚子裡。這對夫妻竟然靠著互相揭露對方的不當行為所帶來的羞恥感,維繫了兩人的婚姻!

周慕姿專訪/被說工作狂是讚美?是你沒看見我的傷

周慕姿笑稱,跟過度努力的人共事時,當對方吐出心聲:「我其實已經降低很多標準了」,可能會更氣結。在資本主義當道的國家,「過度努力的人,在社會上是被支持的。」對於別人形容他是「龜毛」、「工作狂」、「神人」等綽號,好像「一邊罵他,一邊也在稱讚他」的那種迷思,無形中會加深「努力」的力道。

【活動】QA小測驗抽強檔好書: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你總是不停歇地往前衝刺嗎?即便很累了,還是覺得不能停下來?《聯合新聞網》與您一起內觀自己,運用十題小測驗,檢視你/妳的人生,是否過度努力了?

評《成功的反思》/菁英虐待自己下一代?青少年精神疾病、壓力過高

這讓菁英虐待自己的下一代,逼著上最好的學校鍍金,有錢有勢的人不只是要給孩子繼承財富和集團總裁,更要孩子擁有努力過後的文憑來證明「天賦異稟」,結果是青少年的精神疾病、成癮及壓力過高,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這限縮了孩子對於世界的探索和接觸,變成只有被設計好的一切備審資料。

殺警案一審無罪 都是精神科醫師鑑定給的錯?

人權,什麼是人權?罪犯有人權,那家屬有嗎?若讓罪犯不治療,會比較好嗎?要治療,就又遠離了犯案當時的真實性。醫學就是政治、法律、社會的工具而已。但我願意當工具,只要可以幫助一個人、只要不違背醫學生唸出的誓詞,當當工具人,也沒什麼關係。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