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故事/目睹父母打架 她奪門而出到藥房買鎮定劑

我在雨中走到了藥房,買了兩顆鎮定劑,老闆不疑有他地賣給我,我見如此容易,還得寸進尺地問,可不可以多買一點。老闆臉上露出狐疑的神情,我擔心他反悔,抓了藥就走。示意圖。聯合報記者潘欣中/攝影
我在雨中走到了藥房,買了兩顆鎮定劑,老闆不疑有他地賣給我,我見如此容易,還得寸進尺地問,可不可以多買一點。老闆臉上露出狐疑的神情,我擔心他反悔,抓了藥就走。示意圖。聯合報記者潘欣中/攝影

情緒解壓縮與家庭衝突

家不會沒有衝突,父母爭吵打架亦不少見。孩子在父母激烈爭執的現場,或是在另一端(櫥櫃後、床底下)躲著,或是受不了了奪門而出,抑或是衝入戰局支持弱者對付強者,都是催化人成長的在世體驗。許多時候,這一催化劑如一粒埋藏在土下的種子,好些年後才萌發芽苗。包裹著、收藏著的情緒就是一顆階段性被凍住的種子,當情緒的解壓縮歷程展開時,特定經驗事件的記憶會浮顯,哪怕只是一個場景,亦足以啟動返身回觀的心理重構歷程。使用「情緒解壓縮」一詞,旨在視情緒如一藥引,當個人情緒得以釋出時,絕不能只視之為宣洩的作用,而是要牽引出家庭成員身心記憶內的矛盾情感與衝突事件,所以稱之為「解壓縮」。

記憶解了壓縮,「事件」是重新發生理解的素材,「接納」是在理解過程中逐步發生的情感性態度,而不能是泛道德勸說。理解與接納是寬厚相待的條件。衝突不可怕,懼怕衝突、壓抑掉對衝突的記憶才是一種損失!當壓縮著的情緒得到釋出的機會後,記憶片片浮顯。我們要允許自己帶著矛盾不適感,緩步當車,無須急於界定問題出在哪裡,亦不見得需要馬上去學習什麼溝通技巧來改善問題。壓縮著的情緒釋離而出,返回經驗事件,讓自己今昔參看、和自己對話、與朋友聊聊天,轉化的過程就被催化而生了!

算不清的家庭帳本:勞動家庭的親密與孤單

江怡臨/台北

水泥城市家庭裡的小倆口

國小時,爸媽的關係嚴重惡化,對彼此的折磨堪稱人間酷刑,此時哥姊都在花蓮唸書,獨留我一人面對兩個隨時都會崩潰的大人。爸爸努力工作,清晨出門、半夜回家,賺來微薄的薪水卻填不滿一大家子的花用、二手中古車的維修費和兩邊家庭的家用。爸爸指責媽媽不會算計、不會存錢,媽媽指責爸爸不會賺錢、沒有用。我經常聽到爸爸半夜回家就開始跟媽媽對吼、打架,然後兩人就會聯袂出門拜神發誓。好多年後,我常會在半夜驚醒,仔細傾聽那哭喊的女聲和怒吼的酒醉男聲是不是我家的大人,聽,辨認,然後再入睡。

小五的一個下雨午後,我聽到有人叫著我的名字,喊救命。醒來後走到客廳,看到爸爸面紅耳赤、面目猙獰地掐著媽媽的脖子,媽媽的臉色已經發白、發不出聲,整個人癱軟。我常看他們爭吵,但爸爸頂多是怒吼,不曾看過這樣猙獰的神情,實在令人怵目驚心。我站在一旁良久,靜靜地問:「你們在幹什麼?」爸爸一看到我,嚇一跳立刻鬆手。我指揮兩人各進自己的房間,不准動。接著拿了錢包和雨傘走到巷口的公共電話,想了很久,卻想不到可以打給誰求救。花蓮的親人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哥哥(在兵工廠上班)、姊姊(在台北縣的國小教書),沒人想過要給我聯絡電話,鄰居也不熟,我幾乎是孤立無援。一個人撐著傘,看著熙來攘往的街口,十一歲的我不知何去何從,繁華的城市對照著我內心的荒涼,是一個荒謬的景況。

我在雨中走到了藥房,買了兩顆鎮定劑,老闆不疑有他地賣給我,我見如此容易,還得寸進尺地問,可不可以多買一點。老闆臉上露出狐疑的神情,我擔心他反悔,抓了藥就走。回家後我在茶杯裡各放一顆藥,端進房內給兩人喝,盯著他們喝掉。

我有一個禮拜不敢去和爸爸說話,我不敢去面對那個很可怕的爸爸。有一天,姊姊跑來跟我說,爸爸跟她抱怨我不理他,他很難過。我那天晚上才又鼓起勇氣去跟他說笑。我相信他當時必然有些愧疚,不知該如何安慰我,但最後的卻得由我來收尾,同時還得狠心撇掉內在的那份驚恐。我對自己這樣的成長經驗是心疼的。我強烈經驗到一個在都市長大的小孩,家庭發生危機時,失去一個家族所能提供的支援,沒有網絡可以協助我,關在城市鐵門內的我們,像身在一個個小監牢,不知該向誰呼救。我只得獨自面對鐵門內的爭吵及鐵門外的冷漠。

回想這對男女走過了台灣農業社會,來到工業發展時期,從花蓮遷徙到台中,最後落腳在台北。一個做女工,一個開計程車,遠離了父母、親友,離鄉背井地獨自面對大城市的現實功利。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環境,面對超乎自己成長經驗的事件、變化、困難、壓力、痛苦時,他們兩人只能相互依靠、討論,一切都只能憑著自己的本能求生,奮力抵抗逼進小家庭的那股龐大經濟壓力,那其中的害怕、不安、不確定性是多麼強烈恐懼,讓關係更緊密,卻又更加拉扯衝突。當年那個會關心對方有沒有吃早餐、有沒有吃飽的男人好像消失了。那個依賴著男人、沉默少言的女人也變了。

圖為《家是個張力場》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家是個張力場》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故事沒說的是,當年這個女人懷孕後期,心臟承受不起時,這個男人日夜加班,開著大貨車從南到北不間斷地運貨,壓縮自己的休息時間,只為多跑一趟車可以多賺一次錢,好讓他的妻子可以在醫院待產。當妻子的妹妹要來台北出嫁時,這男人陪著去婆家協商,在小姨子要出嫁的那個早上,他清晨就起床洗車、擦車,讓妻子的妹妹可以隆重地嫁出去。

故事沒說的是,當婆家需要人力幫忙時,這個女人辭掉了台北的工作,離開小孩回到花蓮去,陪著丈夫幫忙家族的工廠⋯⋯

相關新聞

從《鬼滅之刃-那田蜘蛛山》 談父母的犧牲與小孩的成全

父母身為人類的道德倫理決定殺了累,防止再有其他人類犧牲時,累認為父母是因為不愛自己,為了其他人而選擇「犧牲」了自己,而在「犧牲自己的生命,才是愛父母」,與「愛自己,放棄父母」之間,選擇了愛自己,然後開始用控制來滿足自己想要建立一個家庭的渴望。

成大最帥教授兒時模樣曝光!洪瀞:三人行必有「懂王」

「懂王」,根據我自己下的註解,意指在眾人面前,善於表現出「全知全能全懂」等強大氣場的一般人。我相信這是一個有趣,且富有正面意義的詞。儘管,懂王們難免遇到不懂裝懂、被打臉的時刻,但他們總有不滅的熱情,相信「打腫臉,頭更大」,才更顯尊貴、冰雪聰明,不吝於為大家開拓知識領域與視野,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想不想知道,又或者在不在乎。

個性分析/從十種咖啡口味看出你的性格!要選哪一杯?

有人愛喝黑咖啡,有人只喝低咖啡因的咖啡,有人堅持喝虹吸式酒精燈煮的咖啡。有趣的是,他們的生活哲學幾乎和他們所選擇的咖啡口味不謀而合。

「他最懂所向披靡」費德勒初見老虎伍茲:我們童年大不同

老虎伍茲和羅傑.費德勒首次見面,兩人正如日中天。伍茲搭私人飛機去看美國公開賽的總決賽,費德勒因此分外緊張,但仍贏得比賽,連續三年抱得冠軍。伍茲在更衣室跟費德勒一起慶功,兩人英雄惜英雄。「我所遇過的人裡,就屬他最懂何謂所向披靡。」

「我拿東西往她身上摔,她才安靜下來」男炫耀毆打女友 被讚「真男人」

「前幾天她月經來,她那時要我出門買東西,而我因為牌位上不去就拒絕了,結果她在那邊給我碎碎念,我一時不爽就往她臉上揍了一拳。這時她不像以前那樣默默不說話,而是捂著鼻子歇斯底里哭著,我就想說是因為在一起久了,她膽子變大嗎?後來我是拿東西往她身上摔,她才安靜下來。」

不管有沒有嫁出去,我都比你想像中的更愛我自己

妍如其實很想告訴母親,我很喜歡我現在的工作,而且收入夠我住在市區小套房,還有大眾交通工具可以通勤,花費不是問題,更沒有和先生吵架就得面臨「房子是我的,你給我出去」的困擾;我有穩定信賴的交友圈,甚至有時還可以陪陪那些帶孩子帶到快憂鬱的女性朋友們,單身套房是她們得以大聲抱怨的避風港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