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現場:思覺失調症患者是否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今(2020)年10月,台南市一名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李姓男子,凌晨持家中八種凶器狠殺母親,現場客廳血跡斑斑。聯合報記者吳淑玲/翻攝
今(2020)年10月,台南市一名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李姓男子,凌晨持家中八種凶器狠殺母親,現場客廳血跡斑斑。聯合報記者吳淑玲/翻攝

對於思覺失調症患者、家屬、精神科醫護人員、法官和陪審團,最大的挑戰就是判斷患者對自己的症狀和行為有多少自控力?大部分患者有部分自控力,因此有部分責任,但是程度不一。即使是同一位患者,每個星期狀況也不一樣。很多患者可以經由努力,短期壓抑幻聽或怪異的行為,但是無法維持太久。

英國精神醫學研究者約翰.威恩說得好:管理思覺失調症的問題就是它不像視覺障礙,不影響患者做出獨立判斷,也不像嚴重智能障礙,患者完全無法做獨立判斷,它介於這二者之間。患者的洞察力和疾病嚴重程度不斷改變。

如果罹患思覺失調症的兒子堅持在客人面前脫光衣服,要怎麼辦?有時候,幻聽命令他這麼做,否則世界就會毀滅。有時候則是因為他思考紊亂,對某個長得像這位客人的人不高興,於是用行為抗議。他也可能是刻意對客人或自己家人表達不滿。有些思覺失調症患者很會利用自己的症狀操控身邊的人以達到目的。有些患者被安置到他不想住的地方時,完全知道如何做就能讓自己被送回醫院或原來的住處。曾經有許多病患改善了,但是明白地告訴我:「醫生,我改善了一些,但是還沒有好到可以回去工作。」

如何辨認患者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多少責任呢?認識患者很久的家屬、朋友和精神醫學專業人員最有資格評估,因為他們瞭解患者的基本個性。在以上那個脫衣服的例子裡,等到客人離開以後,家屬應該讓患者坐下來,一起冷靜地回顧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發生、以後如何避免發生、這種行為如何影響患者住在家裡的權利、在公眾場合裸體的法律後果。討論時最好有患者的精神科醫師、諮商師、社工或個案管理護理師在場。

思覺失調症患者如果犯罪,行為責任更難判斷。患者可能被送上法庭或被判定不適合上法庭、強制住院。如果上法庭,往往用精神異常做為辯護。

精神疾病辯護立意:保護患者不用比照正常人判刑

殺警案的鄭姓男子被鑑定出罹患思覺失調症。圖/聯合報資料照片
殺警案的鄭姓男子被鑑定出罹患思覺失調症。圖/聯合報資料照片
四十四歲林姓留美女碩士(圖)涉嫌持棍棒毆死母親,向警方謊稱母親疑遭他人傷害,士林地方法院認為林女雖患有思覺失調症,但犯案當下仍有辨識行為能力,託詞卸責,依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致死罪,判林女有期徒刑。聯合報記者蘇健忠攝影
四十四歲林姓留美女碩士(圖)涉嫌持棍棒毆死母親,向警方謊稱母親疑遭他人傷害,士林地方法院認為林女雖患有思覺失調症,但犯案當下仍有辨識行為能力,託詞卸責,依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致死罪,判林女有期徒刑。聯合報記者蘇健忠攝影

從十三世紀開始就有人用精神異常做為辯護了,稱為「野獸測試」(wild beast test),認為患者像野獸一樣,因此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十九世紀英國將之修改為「是非測試」(right or wrong test),認為患者無法辨別是非,因此不用負責。近年來,美國許多州改為「產物測試」(product test),認為患者是精神疾病的產物,因此不用負責。或是採用介於「是非測試」和「產物測試」之間的某種修正和妥協,多半會考量患者缺乏自由意志,申明患者是基於「無法抗拒之衝動」犯案。

精神疾病辯護的立意是保護患者不用比照正常人判刑。如果患者偷了一輛車子,他可能以為那是他的車子,或是幻聽命令他偷車,和偷了車子去賣的偷車賊情況不同,判刑自然應該不同。

很多人反對並希望取消精神疾病的辯護。判斷一個人的行為是否是精神疾病的「產物」非常困難,而且非常主觀。有人曾說:「基本上,幾乎所有的犯罪都不合社會常態,都可以被認為瘋狂。」至於「無法抗拒之衝動」,有人說過:「無法抗拒之衝動和不肯抗拒衝動之間可能不比微曦和清晨更容易分辨。」這些判斷是回顧式的,因此更為困難。如果犯罪行為發生在審判的幾個月前的話,誰能真的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呢?

圖為《思覺失調症完全手冊:給病患、家屬及助人者的實用指南》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思覺失調症完全手冊:給病患、家屬及助人者的實用指南》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修改精神疾病辯護的提案很多,其中之一建議將案件分為兩個部分:罪責和情有可原。將相關資訊(包括精神疾病)分開審理。罪責部分只決定當事人是否真的犯下被控訴的罪行。如果判定有罪,精神科醫生和其他證人才可以為當事人的心智狀態及其他情有可原的原因做證。這些證據可以協助法官決定當事人應該被送進監獄或精神病院,以及應該被關多久。

第二個審理部分可以對當事人應負多少責任做出判決,比現有的法律系統好。現在的法律系統判定當事人或是需要負責,或是不需要負責。正常人需要負責,精神病患無需負責。黑白分明,沒有中間灰色地帶。簡化的思考模式和思覺失調症完全背道而馳。思覺失調症患者有時可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有時不能。大部分的情形在二者之間。

(本文出自《思覺失調症完全手冊:給病患、家屬及助人者的實用指南》,心靈工坊提供,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思覺失調症

相關新聞

從《鬼滅之刃-那田蜘蛛山》 談父母的犧牲與小孩的成全

父母身為人類的道德倫理決定殺了累,防止再有其他人類犧牲時,累認為父母是因為不愛自己,為了其他人而選擇「犧牲」了自己,而在「犧牲自己的生命,才是愛父母」,與「愛自己,放棄父母」之間,選擇了愛自己,然後開始用控制來滿足自己想要建立一個家庭的渴望。

成大最帥教授兒時模樣曝光!洪瀞:三人行必有「懂王」

「懂王」,根據我自己下的註解,意指在眾人面前,善於表現出「全知全能全懂」等強大氣場的一般人。我相信這是一個有趣,且富有正面意義的詞。儘管,懂王們難免遇到不懂裝懂、被打臉的時刻,但他們總有不滅的熱情,相信「打腫臉,頭更大」,才更顯尊貴、冰雪聰明,不吝於為大家開拓知識領域與視野,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想不想知道,又或者在不在乎。

個性分析/從十種咖啡口味看出你的性格!要選哪一杯?

有人愛喝黑咖啡,有人只喝低咖啡因的咖啡,有人堅持喝虹吸式酒精燈煮的咖啡。有趣的是,他們的生活哲學幾乎和他們所選擇的咖啡口味不謀而合。

「他最懂所向披靡」費德勒初見老虎伍茲:我們童年大不同

老虎伍茲和羅傑.費德勒首次見面,兩人正如日中天。伍茲搭私人飛機去看美國公開賽的總決賽,費德勒因此分外緊張,但仍贏得比賽,連續三年抱得冠軍。伍茲在更衣室跟費德勒一起慶功,兩人英雄惜英雄。「我所遇過的人裡,就屬他最懂何謂所向披靡。」

「我拿東西往她身上摔,她才安靜下來」男炫耀毆打女友 被讚「真男人」

「前幾天她月經來,她那時要我出門買東西,而我因為牌位上不去就拒絕了,結果她在那邊給我碎碎念,我一時不爽就往她臉上揍了一拳。這時她不像以前那樣默默不說話,而是捂著鼻子歇斯底里哭著,我就想說是因為在一起久了,她膽子變大嗎?後來我是拿東西往她身上摔,她才安靜下來。」

不管有沒有嫁出去,我都比你想像中的更愛我自己

妍如其實很想告訴母親,我很喜歡我現在的工作,而且收入夠我住在市區小套房,還有大眾交通工具可以通勤,花費不是問題,更沒有和先生吵架就得面臨「房子是我的,你給我出去」的困擾;我有穩定信賴的交友圈,甚至有時還可以陪陪那些帶孩子帶到快憂鬱的女性朋友們,單身套房是她們得以大聲抱怨的避風港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