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忽然變超大...聽見白噪音的思覺失調現場直擊

思覺失調症患者往往在青春期至成人早年發病,患者可能出現聽幻覺,或者妄想不存在的事情,若及早發現及早治療,有機會回復到正常生活。聯合報系資料照
思覺失調症患者往往在青春期至成人早年發病,患者可能出現聽幻覺,或者妄想不存在的事情,若及早發現及早治療,有機會回復到正常生活。聯合報系資料照

知覺改變

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在1943年出版〈告密的心〉(The Tell-Tale Heart),故事中主角思覺失調症快要發作時對讀者說:「我沒跟你說過嗎?你以為的瘋狂,其實只是感官的過度敏感。」愛倫坡深刻瞭解人類的黑暗面,直指瘋狂的核心。知覺的改變在思覺失調症發作早期尤其明顯。根據研究,三分之二的患者都有這個現象。研究者認為:「知覺功能失常是最常見的思覺失調症早期跡象。」我們可以從復原患者口中獲知這個現象,但很難讓正在發病或長期發病的患者描述這種改變。

與愛倫坡同時代的精神醫學專家也注意到,知覺改變是思覺失調症最具代表性的特徵。1862年,伊利諾州立精神病院(Illinois State Hospital for the Insane)的主任寫到:「瘋狂是大腦對接收刺激和認知的方式與所謂的正常完全相反,或與之有重大改變。」改變有可能是增強(較常見)或減弱。所有的感官都可能受其影響。例如,愛倫坡筆下人物的主要症狀是聽覺過度敏銳:真的!神經質──我變成了非常可怕的神經質!但是你為什麼說我瘋了呢?這個病讓我的感覺更敏銳──不是失去能力──不是感官變遲鈍,而是聽覺變得非常敏銳。我聽到各種天上人間的聲音。我還聽得到地獄的各種聲音。所以囉,我怎麼會瘋了呢?聽好了!看看我說故事的時候有多麼健康──多麼冷靜。

另外有人如此描述:那時候,我覺得聲音都比以前更大聲,好像有人把音量放大了……背景雜音最嚴重──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白噪音一直都存在,可你本來不會注意到。

視覺感官改變比聽覺改變更常見。一位病患如此描述:顏色看起來比較明亮,好像幾乎會發光。除非我伸手觸摸,否則我不確定東西是實體。我比以前更注意到顏色,雖然我沒有什麼藝術天分……不但顏色吸引我,各種小細節,像是東西的表面質感,都會吸引我。

另一位描述色彩的清晰和物件的改變: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很鮮明,尤其是紅色;人們看起來很邪惡,身體有著黑色的輪廓,眼睛白得發亮;各種東西──椅子、建築物、障礙──都活生生地;它們有著野獸的外貌,好像做出威脅的姿態。

有時候,視覺改變讓事物變得更漂亮:許多事物看起來充滿魔幻;它們會發亮。我在餐廳工作,餐廳看起來比實際上高級多了。

有時候,視覺改變讓事物變得醜陋或可怕:人們看起來很畸形,彷彿動過整形手術,或是化了妝讓骨骼結構看起來不一樣。

顏色和質地可能混為一談: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非常明亮、豐富、純粹,好像很細很細的線,或是像水一樣平滑,但還是固體。過一陣子,這些東西又變得粗糙灰暗了。

有時候,聽覺和視覺同時增強,例如以下這位女士:這些危機不但未曾減弱,還有增加的趨勢。有一天,我在校長室,房間忽然變得超大……我感到深深的恐懼,好像迷路了,我絕望地四處看,尋找援助。我聽到人們說話的聲音,但是聽不懂含義。這些聲音有著金屬的質地,沒有溫度或色彩。偶爾,一個字蹦了出來。這個字在我的腦海裡一再重複,很荒唐,

好像它被一刀切了下來。

和感官過度敏銳密切相關的症狀,就是感官受到過度刺激。感官不但變得更敏銳,而且患者會看到並聽到一切。一般而言,我們的大腦會篩除大部分的外在視覺和聽覺刺激,讓我們得以專心做事。某些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篩選機制不建全,讓許多感官刺激同時淹沒大腦。

以下是一位病患對過度聽覺刺激的描述:

即使我對任何事情都沒有興趣,所有的事情卻都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正在跟你說話,但是我可以聽到隔壁及走廊上的聲音。我很難不聽到這些聲音,我很難專心思考我要跟你說的話。

過度的視覺刺激:有時候視覺扭曲和某種程度的幻覺會困擾我。有幾次,我的眼睛對光線過度敏感。一般的色彩變得非常明亮,陽光強烈又耀眼。這種時候不可能閱讀,因為印刷文字顯得非常黯淡。

這兩件事情往往同時發生:我的注意力很奇怪,我可以畫出街上行人的樣子。我們去溫哥華的那次,我還記得公路上那些汽車的車牌號碼。我也記得我們付了三塊五毛七的油錢。在溫哥華,冷氣機響了十八次。

別人可能只看到一個「和現實脫節」的人,其實我們是跟許多面向的現實接觸,以至於非常困惑,有時

候簡直是承受不了。

圖為《思覺失調症完全手冊:給病患、家屬及助人者的實用指南》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思覺失調症完全手冊:給病患、家屬及助人者的實用指南》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這些案例說明,很多的感官刺激同時湧入大腦,讓人很難專心或專注。一項研究顯示,一半以上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有無法專注的問題,也很難掌握時間感。一位患者如此描述:有時候,別人跟我說話,會把我的頭塞爆,因為訊息太多了。訊息一進來就馬上跑出去。才剛聽到的話一下子又忘記了,無法持久。它們就只是空氣裡的字句而已,除非你可以從別人的臉上讀懂訊息。

因為感官負擔過重,思覺失調症患者在社交上往往有很大的困難。一位年輕人說:社交場合簡直讓我無法掌握。我不愛搭理別人,而且感覺到焦慮、緊張,或看來奇怪。我只聽到一些片片斷斷的對話,一直問人家其他人在說些什麼。

(本文出自《思覺失調症完全手冊:給病患、家屬及助人者的實用指南》,心靈工坊提供,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思覺失調症

相關新聞

從《鬼滅之刃-那田蜘蛛山》 談父母的犧牲與小孩的成全

父母身為人類的道德倫理決定殺了累,防止再有其他人類犧牲時,累認為父母是因為不愛自己,為了其他人而選擇「犧牲」了自己,而在「犧牲自己的生命,才是愛父母」,與「愛自己,放棄父母」之間,選擇了愛自己,然後開始用控制來滿足自己想要建立一個家庭的渴望。

成大最帥教授兒時模樣曝光!洪瀞:三人行必有「懂王」

「懂王」,根據我自己下的註解,意指在眾人面前,善於表現出「全知全能全懂」等強大氣場的一般人。我相信這是一個有趣,且富有正面意義的詞。儘管,懂王們難免遇到不懂裝懂、被打臉的時刻,但他們總有不滅的熱情,相信「打腫臉,頭更大」,才更顯尊貴、冰雪聰明,不吝於為大家開拓知識領域與視野,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想不想知道,又或者在不在乎。

個性分析/從十種咖啡口味看出你的性格!要選哪一杯?

有人愛喝黑咖啡,有人只喝低咖啡因的咖啡,有人堅持喝虹吸式酒精燈煮的咖啡。有趣的是,他們的生活哲學幾乎和他們所選擇的咖啡口味不謀而合。

「他最懂所向披靡」費德勒初見老虎伍茲:我們童年大不同

老虎伍茲和羅傑.費德勒首次見面,兩人正如日中天。伍茲搭私人飛機去看美國公開賽的總決賽,費德勒因此分外緊張,但仍贏得比賽,連續三年抱得冠軍。伍茲在更衣室跟費德勒一起慶功,兩人英雄惜英雄。「我所遇過的人裡,就屬他最懂何謂所向披靡。」

「我拿東西往她身上摔,她才安靜下來」男炫耀毆打女友 被讚「真男人」

「前幾天她月經來,她那時要我出門買東西,而我因為牌位上不去就拒絕了,結果她在那邊給我碎碎念,我一時不爽就往她臉上揍了一拳。這時她不像以前那樣默默不說話,而是捂著鼻子歇斯底里哭著,我就想說是因為在一起久了,她膽子變大嗎?後來我是拿東西往她身上摔,她才安靜下來。」

不管有沒有嫁出去,我都比你想像中的更愛我自己

妍如其實很想告訴母親,我很喜歡我現在的工作,而且收入夠我住在市區小套房,還有大眾交通工具可以通勤,花費不是問題,更沒有和先生吵架就得面臨「房子是我的,你給我出去」的困擾;我有穩定信賴的交友圈,甚至有時還可以陪陪那些帶孩子帶到快憂鬱的女性朋友們,單身套房是她們得以大聲抱怨的避風港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