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林佳龍Line對話曝光!綠委批:宣傳假政績只想著大位

央行子彈所剩不多 新台幣明年可能突破「彭淮南防線」

回首台大醫學系漫漫歲月:大學不過人生一瞬:寫給二十歲的自己

醫師陳璿丞回首當初到了台大醫科這關,就像是《鬼滅之刃》裡的下弦的鬼,已經有夠強了,當費盡全力,後面居然還有十幾位比這些都還要強的對手。報系資料照
醫師陳璿丞回首當初到了台大醫科這關,就像是《鬼滅之刃》裡的下弦的鬼,已經有夠強了,當費盡全力,後面居然還有十幾位比這些都還要強的對手。報系資料照

大學不過是人生的一瞬

圖為陳璿丞醫師於台大醫學系就讀情景。析心事務所提供
圖為陳璿丞醫師於台大醫學系就讀情景。析心事務所提供
我是重考生。當我耗盡氣力,拚死拚活才考進去時,我發現,好多同學已經優雅地在跑道的終點,吃著火鍋唱著歌等我。身為台灣的學生/考生,跑不贏別人是種很痛苦的事情。所以,我跟大家一樣,跑不贏就不跑了。

我就用走的。大家都知道醫學院有共筆的制度,而且醫學生做得最勤,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我過往累積的考試能力,到了台大醫科這關,就像是《鬼滅之刃》裡的下弦的鬼,已經有夠強了,當你費了全力,後面居然還有十幾位比這些都還要強的對手。

我從大一的時候就放棄了。所以我大一就去參加登山社、辦校內的電影節、參加各式各樣校內的活動。我記得我大學成績排行不曾有過前三分之二,但是,我每一個都順利過關了。

我知道學校的教授和老師有用各式各種的方式:作業、小考、報告等等方式,來拉高平均,至少,你付出苦力,還是會刀下留人。我記得大三下學期,我哭著跟我爸媽說,我讀不下去了,我可以轉系嗎?我可以休息嗎?

我爸媽說,若是你讀不下去,就像休息吧。

說也奇怪,當他們告訴我,那就休息吧。我心頭變得很輕鬆,覺得好像晚一點也沒有關係。在我後來的人生裡,常常發生這種,好像晚一點也沒有關係。我的生涯比我同儕都晚了很多年,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摸索著, 雖然晚一點,我還是會心急,但是,我都跟自己說,晚一點,沒有關係。

年輕的我,記得,慢一點,真的,沒有關係

我當初覺得是很無趣覺得很難、讀不下。覺得自己蠢死了。但那些當初覺得很難的科目,現在再回頭看,都覺得「奇怪,沒有那麼難啊,而且很有趣,當初怎麼會讀不下」。

我那個時候很羨慕英文很流暢的同學,我覺得從鄉下來,英文是國中才開始學,自己土法煉鋼,是要怎麼讀完原文書。我後來也放棄了,直接讀共筆。但我還是很想要可以很流暢地讀原文書的感覺。這個小小的夢想,我還是很努力地學習著。直到現在,我可以看任何我想看的原文書,去學習任何我想學的東西。

我想跟那時候的自己說,嘿,不錯喔,你有做到喔。

躲到文學和電影裡

對我最好的兩位教授,一個是教國文的曹淑娟教授。那時候的台大,國文是必修,我選了教詩詞的課。我知道我可以躲到詩詞裡;我也常常下課和老師聊詩詞、聊人生。

另外一位是當時開通識「中英詩賞析」的江文瑜教授。我記得上課就是談詩、談人生;下課也是談人生、談詩。

我記不得醫學系上課的內容。但十幾年後的現在,我還是記得課堂上、課後的討論。說不定是詩詞拉了我一把。

剩下的時間,我都都在圖書館裡。

我最喜歡台大總圖,因為很大,我會隨便逛,拿了書就在某個角落坐了下來。有時會坐上一整天,不然就是去多媒體中心看一些經典的老片,我那時看很多「伯格曼」(Ingmar Bergman)第七封印、野草莓等等。還有很多藝術的老片,越是討論這種存在本質、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就越想要看。還有安哲羅普洛斯,那種很慢很慢,都是風景的片,霧中風景、永遠的一天。

我記得我的大學,就在讀小說、看電影、寫小說中渡過。如果把小說、電影從大學中抽掉,我還真不知剩下什麼。

愛情、友情、親情

那時候在學校,很多現在回想,已經小到不行的事情,當時看都覺得很大很大。現在網路上討論的事情、社團之間的磨擦、愛情之間的我愛你、你愛他、他愛我等等。也或許是在探索自己的職業方向、探索自己的感情、探索自己的友情,又第一次離家好遠好遠。所有的情緒都被放得很大,所以現在回想,覺得實在是很可愛的事情,當下的情緒波動都好大好大。

那時候也想要假裝自己是個大人處理事情,想要假裝自己是在社會打滾許久的成年人。但其實,我們只是情緒漲高的年輕小子而已。

我想跟自己說,這時候你覺得很大條要完蛋的事情,其實回頭看,都是人生的小劇場。

你會覺得很有趣、年輕時候的自己,當下怎麼會如此覺得負荷過重、壓力過大。

或許,是因為時間的治療;離自己很遠了;或許是真的長大了。那些你曾經發生的事、那些讓你在醉月湖畔哭泣、在小福前、在活大前痛哭失聲的事情,你現在也說不上來,奇怪,當下怎麼會哭成這個樣子……

爬山

我很感謝登山社。那時多愁善感的自己,覺得自己無法面對現實生活時,都是躲到山裡去。山中無歲月,大自然很完整地包容了在大都市遍體鱗傷的自己。我很喜歡在山上野營的日子,營火、美酒、星光。我覺得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療癒的了。

大學過完,人生也過完了??

是台灣媒體還有老師太強調大學的重要了嗎?我們都被恐嚇成,大學是你找尋人生另一半、找尋人生方向、職涯最重要的時候。我個人覺得,因為大學有資源;你又是學生、又是成年人,社會對你的包容相對地大,又有很多資源可以使用。但不表示,過了大學的人生是無趣的。

我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有趣的人生體驗,都是出來上班之後才有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也是畢業之後才發生的。大學四年,就算在加上研究所2-4年的期間,也不過是4~8年內。這不會是你人生的全部,只是你的1/10或1/20之一而已。

沒有那麼重要。

活著去體驗,才是完整的人生。

你終究會成為你想成為的人,你終究會走出一條,這條路,沒有任何競爭者,只有你奔馳在上面。因為你開始踩,才走出來的一條路。

當你擺脫世俗要求你去競爭的道路,你就可以開始做你自己。即使,你現在有很多外在的要求、外在的限制,讓你要在框架下做事情。雖然很心靈雞湯,但我從孩提時代,就常常跟自己說:「當你真心渴望一件事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我年輕時,很喜歡聽一首芭樂歌,叫「life is a rollercoaster」。

We found love, oh So don’t fight it Life is a Rollercoaster Just gotta ride it

最後,我們都會找到愛 不要和生命對抗 人生起起伏伏就像是雲霄飛車 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坐上它

你不知道,現在最低潮、最難過、最無趣的階段,其實, 是要準備往上爬,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

有困難,我們都在這。

台大近日接連發生學生輕生事件,氣氛低迷,學生會在校園內舉行燭光晚會,在地上點亮排著「TOGETHER」的燭光,寫著「這個冬天,我們一起走過」。聯合報記者余承翰/攝影
台大近日接連發生學生輕生事件,氣氛低迷,學生會在校園內舉行燭光晚會,在地上點亮排著「TOGETHER」的燭光,寫著「這個冬天,我們一起走過」。聯合報記者余承翰/攝影

(本文出自析心事務所《大學不過是人生的一瞬: 寫給二十歲的自己》,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台灣大學

延伸閱讀

致在期望裡迷失的「高材生」:示弱、求助都是繼續戰鬥的方法

相關新聞

單親媽「7年24小時無自由」殺兩子被判死 王婉諭:她的無力應被看見

網友對王婉諭的PO文討論熱烈。有網友感嘆:「殺了自己的孩子自己也不要活了,結果社會把她救活以後再處刑她一次,真的是太殘忍了!」覺得這起案件就像「長照殺人一樣」,「撐不下去的,永遠是付出最多的」。

思覺失調症代表離毀滅不遠 該如何同情一個瘋子?

他們跟以前不一樣了,他們瘋了!我們不瞭解他們的言行,也不瞭解病程。思覺失調症不像慢慢長大的腫瘤,而是腦部失控。我們要如何同情一個被無名力量控制的人呢?同情一個瘋子?

靜靜來襲...后翼棄兵裡的決斷時刻

這部戲讓我很著迷。 著迷的是一個棋士的成長過程,一個人在面對人生的每個節點時的選擇。 我之前聽過一個說法,叫做「決斷」,決斷是,當你決定了之後,人生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2020...在充滿事故的一年 學習人生最重要的事

疾病和死亡或許是人生最好的導師。當凡事可以依循自己的期待、計畫或努力前進的時候,「人生無常」、「活在當下」的教誨聽起來如同輕風拂耳。往往要到切身經歷健康與生命的失落,才真正明白人生什麼最重要。

鬼滅之刃浸在淚水裡的觀後感:記住自己燃燒的心

鬼滅之刃最能打動我的地方,在於劇情呼應了心理諮商的基本核心:沒有人想成為壞人,全劇的精髓也緊扣著炭治郎如何在與鬼對決後,去感受每一個化為鬼的靈魂深處,都藏著一份曾經生而為人對生命際遇的盼望。

回首台大醫學系漫漫歲月:大學不過人生一瞬:寫給二十歲的自己

我是重考生。當我耗盡氣力,拚死拚活才考進去時,我發現,好多同學已經優雅地在跑道的終點,吃著火鍋唱著歌等我。身為台灣的學生/考生,跑不贏別人是種很痛苦的事情。所以,我跟大家一樣,跑不贏就不跑了。

在關係中如何良好互動?從外遇及不安感談起

最近受邀去講「吃醋」的主題,在整理資料的過程中也在反思個案是否有因吃醋議題而來,竟然發現這並不是一個常來晤談的原因,對於這樣的發現有點驚訝,畢竟我是個看很多韓劇、日劇、陸劇和台劇的人,在不同的電視劇裡面這是個很重要的內容,也就是劇情中的男女主角因為知道或看到對方跟其他人比較靠近或怎樣而感到內在的不安。

「那有什麼,我們當年……」—其實我們的苦,都該好好被聽見

宥凡悶著頭把電話掛掉,明明自己才是那個剛生完的產婦,打個電話回娘家不過想討個溫暖,討拍不成反而被自己的母親堵了一胸口的委屈;其實母親以前的個性就是這樣,聽不得人抱怨,稍微一點點的發洩,馬上就會被「你應該要感恩惜福」這類的話語堵住嘴巴。

什麼時候才適合顯露我們的脆弱?從林書豪崩潰痛哭談起

每個人的性格中都有堅強和脆弱的一面,我們都善於「展示堅強」,卻把脆弱的一面深深埋藏起來,因為在別人面前顯露自己的脆弱,需要比堅強更多的勇氣。

你是喜歡凡事靠自己?還是不敢相信別人呢?

如果在你的過往生命裡, 來自重要他人的好的關係連結,不存在,應該要得到大人關心的,沒有,應該要受到老師保護的,沒有,應該要得到伴侶疼惜支持的,沒有。你又要如何安然信賴別人呢?

房間忽然變超大...聽見白噪音的思覺失調現場直擊

另外有人如此描述:那時候,我覺得聲音都比以前更大聲,好像有人把音量放大了……背景雜音最嚴重──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白噪音一直都存在,可你本來不會注意到。

U值媒/別輕易說出「你為什麼不求救?」對於那些無法開口的聲音

「你為什麼不求救?」如此,事情的走向變成只要受害者求救,就可以主導事件的走向,避免更多悲劇或遺撼的發生。可惜的是,事件的主導者多數時是在施暴者的身上,他們捏著受害者的喉嚨,利用受害者的恐懼,對他們予取予求,一直到受害者忍無可忍,做出了無法挽回的悲劇,人們開始去找事件發生的原因,認為只要受害者當初有所改變,所有的一切就會消失,而忘了當事人永遠不是旁觀者。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