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獨/新北女警酒駕被調職 一個月後竟又再度酒駕

華航最新塗裝出爐!「CHINA AIRLINES」字樣大幅縮小

「我不配」症候群|你真的願意跟這樣的我在一起嗎?

《做工的人》裡面,那個把檳榔西施當成「女神」的阿全(薛仕凌 飾)。他只有一輛小小的破卡車,沒有房子、沒有住的地方,每個月賺的薪水拿去繳罰單都還不夠;但每次和女神(孟耿如 飾)相聚的時刻,是他最快樂的時刻。圖片:大慕影藝
《做工的人》裡面,那個把檳榔西施當成「女神」的阿全(薛仕凌 飾)。他只有一輛小小的破卡車,沒有房子、沒有住的地方,每個月賺的薪水拿去繳罰單都還不夠;但每次和女神(孟耿如 飾)相聚的時刻,是他最快樂的時刻。圖片:大慕影藝

這篇文章我想要談一談關係裡面的一種感覺,叫做「我不配」。

● 我不配和你在一起

● 和我在一起只會拖累你⋯⋯

●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麻煩?

●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

● 你願意和一個有病的人在一起嗎?

● 我賺的錢只有這樣,你真的不會嫌棄我嗎?你家人真的能夠接受我嗎?

感情裡的地位不均

這是一種「心理地位的不平等」,來自於社會方面各種的期待跟壓力。不論你和對方的社會地位到底是如何,你在心中就已經預設的某一種不平等、預設的自己不配、預設了對方很可能有一天終究會離開你,去找更好的「歸宿」,這樣的狀況最容易發生在下面幾種關係當中:

● 社經地位差距很大的伴侶

● 其中一方有心理疾病

● 其中一方家庭狀況很複雜,需要負擔很多情緒跟債務

● 其中一方表現過好,讓另外一方很沒有自信、被比下去

● 對方的職業環境有很多「更好的選擇」

研究顯示,即使是在伴侶關係當中,我們仍然會跟自己的伴侶做比較(social comparison),一方面可能嫉妒他的成就表現得比我們好,但另外一方面比這個恐懼更加恐懼的是——我們之間差距這麼大、我們的生活有如此多的不同,會不會有一天,你就會離我遠去,去找一個和你比較像、比較配的人在一起?

懷抱著這樣的恐懼、以及心理地位的不平等,可能每一次的約會你都有一種忐忑不安,每一次的聊天,都像是一種測試,測試他會不會走、測試他會不會消失、測試這樣的幸福是不是只是短暫而已、測試這段關係是不是如你自己所預期:我不值得被愛、不值得被珍惜、不值得擁有這樣過分幸福的愛情

如果在你的測試之下,對方真的開始覺得厭煩、覺得嫌棄、覺得「你為什麼一直問同樣的問題」、甚至露出一點覺得不耐煩的表情,那麼你終於就可以驗證你心中那個懸置已久的假設——你看吧!像我做這種工作、像我這種身分地位、像我這種出身、爸媽關係不好,身心狀況又有病的人,果然是不配和這麼完美、地位這麼高、賺這麼多錢、又有自信的你在一起。

於是你罹患了所謂「果然成癮症」,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否定當中,不斷地收集資訊,去驗證自己的不值得,然後也在每一次的「果然」當中,獲得一種小小的快樂,以及最深最深的悲哀。所以,你也很珍惜很珍惜每一次可以幻想、可以快樂、可以被寵愛的時刻,但同時內心當中有一種忐忑,很擔心這樣的幸福有一天會消失,很擔心有一天夢會醒來。

(以下有雷)

必然會醒來的夢

就像是《做工的人》裡面,那個把檳榔西施當成「女神」的阿全(薛仕凌 飾)。他只有一輛小小的破卡車,沒有房子、沒有住的地方,每個月賺的薪水拿去繳罰單都還不夠,只能夠睡在車上、在路邊洗澡。每次和女神(孟耿如 飾)相聚的時刻,是他最快樂的時刻,可是也是挑戰他最多自信的時刻。

他看著女神檳榔攤前面貼的,用印表機列印出來的「我想買的包包」,嘴巴上面雖然說「我買給你呀!」可是心裡面卻知道,連住的地方都沒有的自己,眼前這段若有似無的愛情,隨時都可能會銷聲匿跡——只要有一個富豪經過,買了檳榔、把她接上車廂、甚至願意包養她,她可能就會選擇這個「翻身的機會」,而不會選擇「每天下班都去找她買200元檳榔、一起打屁聊天、陪伴他度過很多歡笑時刻」的這個工人阿全——這是一種從起點就可以看到終點的悲哀。

既然這個夢最終都會醒來,為什麼要讓自己「有夢」,要讓自己承受曾經有擁有,但終究會失去的苦痛?就像是片子裡面的阿祈、阿順、阿全「噗嚨共三人組」,每天做著發財夢,從花大筆錢迎請四面佛被詐騙、把一個涼亭圍起來打算蓋一座廟、到養鱷魚打算去做鱷魚皮皮包等等,每一天都是在幻想與做夢當中經過,可是相較於他們的夢想(或者說是妄想),現實卻是如此的殘酷,不但沒發財,還賠了一屁股債,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

那些想賺的錢、想做的事、相愛的人,終究不會在自己的手裡面。可是他們就還是持續作夢,好像懷抱著一種不甘心、不服氣、我一定要贏回來的「鱷魚精神」,咬了就不放,想要賭一把!

永遠也追不到的人

也像是片中曾和阿欽(柯淑元 飾)在一起的前女友秀玲(林韋君 飾),最後嫁給了餐廳的大老闆,他只能遠遠跟蹤著到他們的豪宅。

影片當中有一段我印象非常深,阿欽和黑色轎車一起在等紅綠燈的時候,他看向轎車的車窗裡面,昔日的前女友秀玲正在跟他現在的老公聊天,他心裡其實清楚,她可能沒有那麼愛他,可是因為金錢、因為地位、因為阿欽是工人、因為阿欽過去有一段荒唐的過程,所以他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眼前那個很愛很愛的人,搭著或許自己一輩子也買不起的車,開往那個十輩子也買不起的別墅。

阿欽他在漆黑的車窗面前,看到的不是秀玲,而是他自己的鏡像(因為車窗太黑,裡面太暗,外面太亮)——那個歷經滄桑,眼睛因為日夜工作充滿血絲,可是卻不論如何也追不上她的自己。這是另外一種「我不配」的心情——我想要給妳幸福、我想要讓妳過上好生活、我想要我們之間有未來、我想要牽著妳的手、帶著我們的小孩一起長大,可是這些一切又一切的「想要」,卻因為我的身分、我的地位、我的出身、我是工人,變成一種奢望。

我只能夠在夢裡見妳,只能夠在夜裡焊著鐵的時候想著妳,只能夠在窗邊抽著煙、喝酒、吸著毒品,想像著自己如果有一天能夠翻身,想像著如果我們還在鬥陣,那些很美好,一起歡笑的曾經。

原來,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並不是天和地,也並不是我在你面前但是你並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我們明明彼此相愛,卻因為現實地位的考量,只能夠遙遠對望,而無法真正在一起。這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練習跟自己說:我值得

我記得多年前,我曾經看過一篇論文在談這種「我不值得」的感覺,不但會讓你和對方之間形成一堵巨大的高牆,也會讓你每天活在「對方總有一天會離開我」的忐忑跟絕望裡,而且,在你不相信「自己是值得的」之前,對方再多的保證(reassurance seeking )、再多的承諾、都會讓你心中有一顆無法消化的小石頭,卡著你的呼吸,也卡著你們的關係。

如果你總是覺得自己不配、總是覺得自己的社經地位和對方相差甚遠,就連你自己也不想跟這樣的自己在一起,那該怎麼辦呢?

過去我經常建議大家可以做一件事情:就是每天早上起來,練習跟自己說「我值得被愛」,然後兩隻手擁抱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到自己對自己的照顧跟關愛。但有些人表示,這樣子反而會有反效果,這個弔詭的動作法會讓他想起自己是多麼的不值得、多麼假掰。所以這裡想要提供另外一個方法,就是「承認自己很多地方不值得,但也有一些值得的部分」。

對方會跟你在一起、當初會選上你,勢必代表你們之間有一些其他的關係所無法取代的東西,例如你曾經的經歷,讓高度防衛的他,有一種「被走進心裡」的感覺;例如你們擁有共同的想法和過往,讓你可以提供他一種「別人不能懂的懂」;又例如,你所經過的那些風雨,提供了他一種從來沒有看過的世界的模樣,他在你的生命裡面得到了很多的故事跟滋養⋯⋯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值得的一小部分」,儘管你可能賺得錢不多、社會地位不高、甚至還有病,但這並不妨礙你有些部分是一個很值得被寵愛的人。

如果你終其一生都沒有辦法在你的關係當中消除「我不配」的這種感覺,那麼也沒關係,你只要試著先練習跟自己說:「對啊,我大部分的時候都不配,不過有時候配」這樣就好了。

那個一點又一點累積起來的信心,雖然不一定能夠延續這段感情,但或許會讓你在享受幸福的時候,內心更為平靜,而不是一邊幸福一邊擔心,害怕這個幸福總有一天會墜落。

所有的關係,都必然有權力的高低,這個高低是一種動態的平衡,你的伴侶在某些地方或許贏過你,但你勢必也在某些地方擁有較高的權力,這樣的一種高低動態平衡,才能讓這段關係繼續下去。

而如果你發現,自己會不經意地貶低關係中的自己、或者是這段關係已經嚴重失去平衡,那麼你該真正解決的問題並不是「我不配、我不值得」的疑慮,而是重新檢核,對方到底是愛你,還是愛你們的曾經?

(本文出自愛心理「我不配」症候群|你真的願意跟這樣的我在一起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愛情

相關新聞

投降哲學!那位教輸的老師 《后翼棄兵》裡的校工啟蒙師

薛波先生棋力不高,在女主角幾乎無敗的征途上,根本無法給她任何技術上的指點。然而,這個看似無足輕重的龍套人物,卻在女主角貝絲生命中舉足輕重。

老是查勤另一半?別再用一通通查勤電話 掩埋恐懼

「我發現我很在意男友的行蹤,會一直查他的臉書、IG、甚至上線狀態,核對他跟我報備有沒有吻合,你說這樣是不是很有毛病?」

思覺失調症代表離毀滅不遠 該如何同情一個瘋子?

他們跟以前不一樣了,他們瘋了!我們不瞭解他們的言行,也不瞭解病程。思覺失調症不像慢慢長大的腫瘤,而是腦部失控。我們要如何同情一個被無名力量控制的人呢?同情一個瘋子?

靜靜來襲...后翼棄兵裡的決斷時刻

這部戲讓我很著迷。 著迷的是一個棋士的成長過程,一個人在面對人生的每個節點時的選擇。 我之前聽過一個說法,叫做「決斷」,決斷是,當你決定了之後,人生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2020...在充滿事故的一年 學習人生最重要的事

疾病和死亡或許是人生最好的導師。當凡事可以依循自己的期待、計畫或努力前進的時候,「人生無常」、「活在當下」的教誨聽起來如同輕風拂耳。往往要到切身經歷健康與生命的失落,才真正明白人生什麼最重要。

鬼滅之刃浸在淚水裡的觀後感:記住自己燃燒的心

鬼滅之刃最能打動我的地方,在於劇情呼應了心理諮商的基本核心:沒有人想成為壞人,全劇的精髓也緊扣著炭治郎如何在與鬼對決後,去感受每一個化為鬼的靈魂深處,都藏著一份曾經生而為人對生命際遇的盼望。

回首台大醫學系漫漫歲月:大學不過人生一瞬:寫給二十歲的自己

我是重考生。當我耗盡氣力,拚死拚活才考進去時,我發現,好多同學已經優雅地在跑道的終點,吃著火鍋唱著歌等我。身為台灣的學生/考生,跑不贏別人是種很痛苦的事情。所以,我跟大家一樣,跑不贏就不跑了。

下單隔天就後悔了?「我就是忍不住買買買」 元凶原來是它!

最近是什麼日子?我想你一定很清楚吧,前陣子是各大百貨週年慶,這陣子是迎來的1111購物節。很多人會在一陣瘋狂的購物行為之後,第二天腦袋昏昏沉沉、開始後悔。

與家人的財務界限:不幫忙出錢 還是家人嗎?

小美要為家人背房貸,但住在房子裡的是父母、弟妹與弟弟的女友,住在裡面的人沒有付一毛錢,房子是父母選的,小美跟先生另外住在自己的房子,當經濟喘不過來要跟父母談時,家人都炸開,覺得房子未來是小美的,為什麼家人要付?

渴望開放式關係?是平穩還不穩感情狀態 讓你想要尋刺激?

兩人都迫切渴望擁有新的刺激,達成共識展開「開放式關係」,在彼此的眼皮底下尋找床伴,每每女主角蓋比狂歡後返家,男主角馬汀總會問一句:妳有高潮嗎?以求女友心仍屬於自己的心安。

貼身內衣物常不見要警覺!心理師:戀物者常在固定處偷竊

對男人而言,性愛不只是發洩欲望的管道,更可以「感覺自己像個男人」,同時還能「減輕焦慮不安的情緒」,並且「調適生活壓力」。諮商心理師林萃芬在其新書《從習慣洞察人心》(時報出版)提到, 也因此,一旦男人在性愛上面得不到滿足,就會產生嚴重的「性焦慮」,為了降低焦慮感,男人會嘗試各種不可思議的方法,甚至養成「危險的性偏好」的習慣。危險的性偏好(Paraphilic Disorder)指的是,「性對象」和「性目的」的不恰當。有「危險的性偏好」的人會重複下面這些行為以引起性興奮

在關係中如何良好互動?從外遇及不安感談起

最近受邀去講「吃醋」的主題,在整理資料的過程中也在反思個案是否有因吃醋議題而來,竟然發現這並不是一個常來晤談的原因,對於這樣的發現有點驚訝,畢竟我是個看很多韓劇、日劇、陸劇和台劇的人,在不同的電視劇裡面這是個很重要的內容,也就是劇情中的男女主角因為知道或看到對方跟其他人比較靠近或怎樣而感到內在的不安。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