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更容易生氣了?其實是潛意識警戒出問題

這場疫情讓「有人的地方」變得不再安全了,而是成為病毒傳播的戰場──不管是搭捷運、坐公車、走在路上、去超市、看到有人不戴口罩、聽到有人在咳嗽打噴嚏…,這些對你的神經系統來說,都是威脅,你可能衝入「戰或逃」狀態,或是掉入「關閉、凍結」狀態。聯合報系資料照
這場疫情讓「有人的地方」變得不再安全了,而是成為病毒傳播的戰場──不管是搭捷運、坐公車、走在路上、去超市、看到有人不戴口罩、聽到有人在咳嗽打噴嚏…,這些對你的神經系統來說,都是威脅,你可能衝入「戰或逃」狀態,或是掉入「關閉、凍結」狀態。聯合報系資料照

前陣子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寫著:「過去這一個禮拜,我認識的許多伴侶都說,他們在去完超市買菜後都會吵架。我覺得非常的合理呀,超市現在變成了很可怕的地方,而大家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很恐懼,於是這些恐懼就轉成憤怒,傾倒給對方。」

如果在疫情期間,你很容易和身邊的人吵架、對孩子生氣、內心更浮躁易怒,這些都非常正常,而且你一點都不孤單。這場疫情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型態產生許多改變,是我們從未經歷過的。

從今年三月以來,疫情帶來的封城與居家令,讓許多人失去與人實際接觸的機會、失去習慣的生活形態和社交活動。世界各國的人們渡過了好幾個月的「居家令」生活──線上工作與上學,和伴侶、孩子、家人、父母親或公婆每天二十四小時在同一個空間相處。疫情嚴重的國家像美國,這樣的生活型態已經超過半年,還仍然在持續中。

除此之外,疫情帶來許多壓力源,若伴侶或家人有人失業、或是工作型態更暴露在病毒下,都會帶來許多心理壓力、或金錢財務壓力。大家都被關在家時要如何分配空間、分配家事或照料孩子,這些都可能造成關係中的紛爭和衝突。這段期間,不管是台灣或是美國,我聽到各式各樣的關係議題:

「居家隔離期間我和先生很常吵架,我們都在家工作,他卻什麼家事都不做,也不顧孩子,好像都認為一切都應該是由我來做!」

「我的伴侶從疫情開始後就完全不出門,也會阻止或責罵出門的家人。」

「辦公室的同事咳嗽時都不戴口罩,每次聽到有人打噴嚏、咳嗽的聲音,都會讓我很緊張。」

「我有一位很好的朋友,以前只要想談心事就會打電會給她,但疫情開始後,她因為居家令每天都在家裡顧小孩,很少有個人時間,我們也很難像以前那樣談話,我覺得我好像突然失去了支柱。」

人類是群居動物,我們都需要與人連結,但疫情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型態,人不再是安心的來源,而是病毒的傳染源。

我們都脫離了身心容納之窗

最近和一位在美國唸書的朋友視訊,我們聊著這場疫情實在是讓我們的大腦太困惑了:「外面景色看起來好像世界一切正常,從社群網站上看起來大家的生活就和疫情前一模一樣,看台灣的新聞也好像生活一切正常,但是我們的生活卻完全不正常,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前幾個月,我處在大腦「理性上」知道現在有疫情、生活很不一樣了,但這個「知道」並沒有真正進入我的心裡,直到近期,覺得自己卡住、覺得耗竭、提不起勁來做事情、無法像以前一樣有效率,我才真正了解到:「對,疫情真的帶來很大的影響呀。」這樣前所未有的世界大流行帶來許多改變、未知與焦慮,會影響到我們的狀態、精神、專注力、內心能夠處理情緒和事情的空間。

美國精神科醫師丹尼爾‧席格(Dan Siegel)提出了「身心容納之窗」(Window of Tolerance)這個詞彙,他解釋,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身心容納之窗,當我們處在窗內時,能夠調節自己的情緒和狀態。當出現危險時,我們就可能衝出身心容納之窗,進到「戰或逃」狀態,這時候你感受到心跳加速、血壓升高、好像火山要爆發了。有時候威脅太劇烈,你就會掉進「關閉、凍結」狀態,這時候你可能會覺得全身無力、癱瘓、或是凍結住了。

不管是「戰或逃」或者是「關閉、凍結」狀態,這都是神經系統為了幫助我們存活所做的生存機制。而偵測周遭是否有威脅的是來自你的「神經覺」(Neuroception),這是潛意識的、不是大腦在思考後作決定的。

這場新冠狀病毒疫情最弔詭的地方,就是我們「看不見」病毒,一般災難或危險發生時,我們看得見災難帶來的殘害或是看得見危險源,但是現在危險可能就在身邊,但我們卻無法看見。而且每天看出窗外,還會覺得世界似乎一切都正常、沒有任何的改變。

雖然大腦理性上感覺世界好像一切正常,但你的「神經覺」並不這麼認為。這場疫情讓「有人的地方」變得不再安全了,而是成為病毒傳播的戰場──不管是搭捷運、坐公車、走在路上、去超市、看到有人不戴口罩、聽到有人在咳嗽打噴嚏…,這些對你的神經系統來說,都是威脅,你可能衝入「戰或逃」狀態,或是掉入「關閉、凍結」狀態。

可是,我們的大腦不知道身體進入這樣的狀態,讓我們更可能把這些情緒轉成和身邊的人的互動,於是,當伴侶忘了洗碗、當孩子不斷嚷嚷著要你陪他玩、當媽媽跟你抱怨一兩句話,處在「戰或逃」狀態的你就可能提高音量、吼罵、說出傷人的話語,處在「關閉、凍結」狀態的你就可能整個人關閉、冷戰不講話。

我們需要覺察到自己的身體狀態是否脫窗了,以及,了解到疫情所帶來的壓力和焦慮,讓我們每個人現在有較狹窄的身心容納之窗,更容易因為生活上的小事,衝到「戰或逃」狀態,或是掉入「關閉/凍結」狀態,讓你和伴侶和家人發生爭執。

在壓力中,容納差異,保有連結

現在真的是一個充滿焦慮和壓力的期間,疫情帶來許多身心層面的影響,就算你的大腦理性上不覺得,但是你的身體感受得到。你不需要一定要都過得很好、不一定都要達到過往對自己的期待和標準,因為,現在的生活真的不一樣。美聯社
現在真的是一個充滿焦慮和壓力的期間,疫情帶來許多身心層面的影響,就算你的大腦理性上不覺得,但是你的身體感受得到。你不需要一定要都過得很好、不一定都要達到過往對自己的期待和標準,因為,現在的生活真的不一樣。美聯社

世界著名的婚姻與家庭治療師艾絲特・佩萊爾 (Esther Perel)在幾場和疫情有關的講座中提到:現在我們要做的,是要建立一個空間,容納差異。

我們每個人之間都會有差異,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在壓力下,我們每個人都會變得更極端、讓彼此之間的差異更劇烈。

譬如有些人在壓力下需要更多規則,有些人在壓力下需要拋棄規則,這都沒有對錯,就是每個人處理壓力的方式不同。 但是當我們沒有意識到這些差異時,就可能會產生衝突。

譬如居家隔離時,你認為應該要更嚴格限制孩子使用平板的時間,但伴侶覺得現在可以寬鬆一點沒關係。或者同住的家人認為和朋友聚會沒關係,但你認為現在應該要嚴守社交距離、不應該見面。又或者,你認為疫情下應該要對生活更充滿感激,而你的伴侶每天抱怨、十分焦慮。這些差異,都可能造成關係間許多紛爭。

艾絲特・佩萊爾在許多講座中都談到,我們要練習抱持著「兩者都是」(Both/And)的眼光,而非「兩者擇一」(Either/Or)。我們的大腦很喜歡將事情簡化,所以喜歡用二擇一的方式解讀事情。但是這種「兩者擇一」的角度,就會讓彼此間開始對立:「只有我在乎孩子的健康,伴侶根本不在乎平板對孩子造成的負面影響」、「只有我在乎防疫和安全,家人根本不在乎、還想出去聚會」。當我們這樣做分化,另一方就變成了敵人,於是,彼此間的談話就不是溝通,而是戰爭、攻擊與防衛。

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你們兩個都在乎孩子的健康、都在乎防疫和安全,只是你們在不同觀點上有差異。我們可以練習建立一個空間,抱著「兩者都是」(Both/And)的眼光,同時容納這些不同與差異,讓這些不同的情緒、觀點可以同時存在。當兩個對立分化的人,可以走到中間,真正傾聽彼此的觀點,溝通才能開始。

當然,容納差異不代表你一定要同意或照做,我們也要幫助自己建立界線──知道哪些是自己的情緒、哪些是別人的情緒?我們要對自己的情緒負責,而對於別人的情緒,我們可以提供陪伴、給予資源、或試著發揮影響力。但是我們擁有無法為另一個人負責、或強迫另一個人做改變,不管那個人是你的伴侶、家人、或是孩子。

你可以非常愛你的伴侶、父母、或家人,但也同時對他所做的行為感到憤怒;你們可以在事情上有不同的看法、可以有爭執、有衝突,也仍然維持彼此間的連結。

然後,要記得,現在真的是一個充滿焦慮和壓力的期間,疫情帶來許多身心層面的影響,就算你的大腦理性上不覺得,但是你的身體感受得到。你不需要一定要都過得很好、不一定都要達到過往對自己的期待和標準,因為,現在的生活真的不一樣。

或許這樣,我們對自己和對身邊的人,都可以有多一點包容和理解。

(本文出自愛心理疫情期間容易和人吵架?「身心容納之窗」概念為你解答》,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投降哲學!那位教輸的老師 《后翼棄兵》裡的校工啟蒙師

薛波先生棋力不高,在女主角幾乎無敗的征途上,根本無法給她任何技術上的指點。然而,這個看似無足輕重的龍套人物,卻在女主角貝絲生命中舉足輕重。

老是查勤另一半?別再用一通通查勤電話 掩埋恐懼

「我發現我很在意男友的行蹤,會一直查他的臉書、IG、甚至上線狀態,核對他跟我報備有沒有吻合,你說這樣是不是很有毛病?」

思覺失調症代表離毀滅不遠 該如何同情一個瘋子?

他們跟以前不一樣了,他們瘋了!我們不瞭解他們的言行,也不瞭解病程。思覺失調症不像慢慢長大的腫瘤,而是腦部失控。我們要如何同情一個被無名力量控制的人呢?同情一個瘋子?

靜靜來襲...后翼棄兵裡的決斷時刻

這部戲讓我很著迷。 著迷的是一個棋士的成長過程,一個人在面對人生的每個節點時的選擇。 我之前聽過一個說法,叫做「決斷」,決斷是,當你決定了之後,人生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2020...在充滿事故的一年 學習人生最重要的事

疾病和死亡或許是人生最好的導師。當凡事可以依循自己的期待、計畫或努力前進的時候,「人生無常」、「活在當下」的教誨聽起來如同輕風拂耳。往往要到切身經歷健康與生命的失落,才真正明白人生什麼最重要。

鬼滅之刃浸在淚水裡的觀後感:記住自己燃燒的心

鬼滅之刃最能打動我的地方,在於劇情呼應了心理諮商的基本核心:沒有人想成為壞人,全劇的精髓也緊扣著炭治郎如何在與鬼對決後,去感受每一個化為鬼的靈魂深處,都藏著一份曾經生而為人對生命際遇的盼望。

回首台大醫學系漫漫歲月:大學不過人生一瞬:寫給二十歲的自己

我是重考生。當我耗盡氣力,拚死拚活才考進去時,我發現,好多同學已經優雅地在跑道的終點,吃著火鍋唱著歌等我。身為台灣的學生/考生,跑不贏別人是種很痛苦的事情。所以,我跟大家一樣,跑不贏就不跑了。

下單隔天就後悔了?「我就是忍不住買買買」 元凶原來是它!

最近是什麼日子?我想你一定很清楚吧,前陣子是各大百貨週年慶,這陣子是迎來的1111購物節。很多人會在一陣瘋狂的購物行為之後,第二天腦袋昏昏沉沉、開始後悔。

與家人的財務界限:不幫忙出錢 還是家人嗎?

小美要為家人背房貸,但住在房子裡的是父母、弟妹與弟弟的女友,住在裡面的人沒有付一毛錢,房子是父母選的,小美跟先生另外住在自己的房子,當經濟喘不過來要跟父母談時,家人都炸開,覺得房子未來是小美的,為什麼家人要付?

渴望開放式關係?是平穩還不穩感情狀態 讓你想要尋刺激?

兩人都迫切渴望擁有新的刺激,達成共識展開「開放式關係」,在彼此的眼皮底下尋找床伴,每每女主角蓋比狂歡後返家,男主角馬汀總會問一句:妳有高潮嗎?以求女友心仍屬於自己的心安。

貼身內衣物常不見要警覺!心理師:戀物者常在固定處偷竊

對男人而言,性愛不只是發洩欲望的管道,更可以「感覺自己像個男人」,同時還能「減輕焦慮不安的情緒」,並且「調適生活壓力」。諮商心理師林萃芬在其新書《從習慣洞察人心》(時報出版)提到, 也因此,一旦男人在性愛上面得不到滿足,就會產生嚴重的「性焦慮」,為了降低焦慮感,男人會嘗試各種不可思議的方法,甚至養成「危險的性偏好」的習慣。危險的性偏好(Paraphilic Disorder)指的是,「性對象」和「性目的」的不恰當。有「危險的性偏好」的人會重複下面這些行為以引起性興奮

在關係中如何良好互動?從外遇及不安感談起

最近受邀去講「吃醋」的主題,在整理資料的過程中也在反思個案是否有因吃醋議題而來,竟然發現這並不是一個常來晤談的原因,對於這樣的發現有點驚訝,畢竟我是個看很多韓劇、日劇、陸劇和台劇的人,在不同的電視劇裡面這是個很重要的內容,也就是劇情中的男女主角因為知道或看到對方跟其他人比較靠近或怎樣而感到內在的不安。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