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成功站斷軌44公分惹議 台鐵局長:加重懲處層級無上限

免費的陷阱:為何廉價的山域活動,是保育與遊憩的雙輸?

無法掌控一切會怪罪自己?內疚感該好好清理了

當我開始領悟到,姊姊和我再也不會像小時候那樣親密的時候,我被悲傷打敗了。姊姊一直都像我的母親一樣,是我心中的磐石,我實在無法忍受她的丈夫和小孩占據了她大半的生活。圖片來源:ingimage
當我開始領悟到,姊姊和我再也不會像小時候那樣親密的時候,我被悲傷打敗了。姊姊一直都像我的母親一樣,是我心中的磐石,我實在無法忍受她的丈夫和小孩占據了她大半的生活。圖片來源:ingimage

當你放棄某些期望,除了痛苦的感覺,你也可能會感到鬆一口氣。悲傷會帶出對其他人的關懷,而當你不再感到悲傷時,你就準備好要往新的可能邁進了。如果你能深入探索自己悲傷的感覺,內疚感就會逐漸消退,而且往往會消失殆盡。

例如:當我開始領悟到,姊姊和我再也不會像小時候那樣親密的時候,我被悲傷的感覺打敗了。姊姊一直都像我的母親一樣,她是我心中的磐石,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我感覺可以百分之百做我自己。我實在無法忍受她的丈夫和小孩占據了她大半的生活。我試過各種方法讓姊姊覺得開心,希望能再讓她覺得我很重要—但因為一再失敗,使得我總是對自己感到生氣。

現在,大多時候我明白,我必須面對自己的失落。但當我感到太悲傷時,我會把它放到一邊,幻想我可以做些什麼,好讓我們再變得親密。另一方面,我感覺我給自己太多壓力,到最後我只覺得良心不安。當我再度放棄希望,告訴自己:「親愛的艾達,妳想要的情景已經不可能發生了,但這並不是妳的錯。」悲傷就會以復仇的方式回到我身上。但接著我就感覺放鬆多了,對自己的觀感也變得更好了。—艾達,32歲

有些人會掙扎非常久,就像心理治療師班特.佛克說的:「堅強的人受的苦最多。這些人花了太久的時間,就是無法認輸。」堅強的人會堅持長時間奮戰,耗盡他們的能量和精力。

艾達是位意志堅強的女性,不會輕易放棄。她遭受許多打擊、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落,到最後甚至開始怪罪自己。儘管如此,她還是繼續奮戰了好幾年,直到她到達臨界點,終於能承認自己的失敗。

我們都知道拒絕放棄奮戰是什麼感覺,即便那會讓我們極度消耗,即便我們深知一切的努力註定會失敗。我們往往需要放棄掌控一切的幻想。

責任和掌控 承擔的責任或內疚愈多,相信自己擁有的影響力就愈多。而其中,可能會有某種形式的安全感。如果和伴侶的關係變差是你的錯,你同時也會是那個可以讓它變得更好的人;如果那不是你的錯,你就沒必要去拯救它了。對於它會往什麼方面發展,你其實沒有影響力。

孩童會迅速承擔比他們真正需要的更多的責任。他們常會高估自己的影響力,心理學領域稱之為「全能感」(omnipotence)。

有些人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全能的思維,包括我們的重要性、掌控和影響力。我們會承擔責任,針對超出掌控範圍的部分怪罪自己。

例如:我的約會對象讓我墜入了愛河。她擁有我夢寐以求的一切條件:漂亮、充滿魅力、腦袋好,而且幽默風趣。我們很快就變得親密,簡直是美夢成真。直到三星期後,她突然不再接我電話。

我的心都碎了,我在自己的公寓裡來回踱步,無法平靜下來。當我回想我最後曾對她說過的每一句話,我總是忍不住啜泣,對一切感到無比後悔—這句話聽起來蠢斃了,那句話聽起來真是太自私了。我把每句話都放在顯微鏡下檢視,把自己批評得體無完膚。我也和自己達成協議,或許最糟糕的是我追求她的步調太快了。所以我決定要給她一些空間,之後再聯絡她。

一年後,我才想通,她從來就沒想過要和我發展深入的關係,我們之間只不過是一時的激情罷了。—拉爾斯,38歲

拉爾斯立刻就為約會對象的離開負起全部責任。當我們發現自己面臨的狀況出現了意料之外、令人不快的反轉時,這其實是很典型的反應。只要我們承擔全部的責任,就可以繼續相信我們有辦法改變這個狀況。

拉爾斯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不再自責,並且領悟到他其實什麼也不能做,因為她就是不想再見到他了。

接下來,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

正如我在前面章節提過,多年來我因為和母親的關係感到內疚,並為此深受折磨。我的內疚感肇因於自己想掌控一切的幻想。我覺得如果我把每件事都做對,就可以讓母親變成一個情緒健康且溫暖的人。幾十年來,我一直怪罪自己,直到有一天,我終於想辦法放下了我的期望和掌控一切的幻想,並反過來感受自己的悲傷和無力感。直到那時候,內疚感才放過了我。

高估自己克服人生挑戰的能力,可能會很痛苦。

圖為《內疚清理練習:寫給經常苛責自己的你》書封。究竟出版社提供
圖為《內疚清理練習:寫給經常苛責自己的你》書封。究竟出版社提供
現在我才明白自己有多可笑,竟然承擔了這麼多遠超過我能掌控的責任。我實在太高估自己了!就像是小臘腸狗跑去攻擊德國牧羊犬,毫無意外地被打趴,因為牠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咬下的分量根本超過嚼得動的範圍。

我花了多年時間,才終於能對我覺得自己可以達到的成果一笑置之。當我意識到自己能掌控的範圍根本不是我認為的那樣,我就能感受到大量的情緒,而這些情緒中,幾乎一點焦慮的成分都沒有。處理這些情緒的方法,是向某人訴說,那會比你獨自面對還來得有效率。

當我們敢於面對自己的無能,接納其中包含的不安與悲傷,就會有豐厚的獎賞等著我們:我們將不會再一心想著內疚,並用良心不安折磨自己。

(本文出自《內疚清理練習:寫給經常苛責自己的你》,究竟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假笑比真笑停留時間長...身體有5個地方說不了謊

相關研究還表明真笑的時長大約是0.5秒—4秒,而假笑的用時則會相對較長。因此,在用時較短和用時較長的兩組笑容之間,較短的笑容的可信度相對較高。

疫情下更容易生氣了?其實是潛意識警戒出問題

除此之外,疫情帶來許多壓力源,若伴侶或家人有人失業、或是工作型態更暴露在病毒下,都會帶來許多心理壓力、或金錢財務壓力。大家都被關在家時要如何分配空間、分配家事或照料孩子,這些都可能造成關係中的紛爭和衝突。

謊話有玄機!話裡沒有「我」 突然變快或變慢洩真意

說謊者在說謊時往往不願意提到自己,而在正常的交流過程中,「我」卻是使用最多的字眼。

無法掌控一切會怪罪自己?內疚感該好好清理了

我花了多年時間,才終於能對我覺得自己可以達到的成果一笑置之。當我意識到自己能掌控的範圍根本不是我認為的那樣,我就能感受到大量的情緒,而這些情緒中,幾乎一點焦慮的成分都沒有。處理這些情緒的方法,是向某人訴說,那會比你獨自面對還來得有效率。

劉軒:信任孩子的選擇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

眼前的孩子就像個錯綜複雜的迷宮,永遠不知道你何時會碰壁,或者觸碰什麼機關。在孩子處理問題的時候,有時父母會看不下去,覺得孩子繞遠路了或解決方向不對。這時,有些家長會忍不住下指導棋

U值媒/你常對別人的善意心生罪惡嗎?

有一種人,總是害怕別人對他太好。他們和所有人一樣,期待自己是這個世界上獨特的存在,渴望被認同、被肯定與被友善對待,但是,一旦有人對他太好,心中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令他們感到「難以承受」。雖然說「無功不受祿」,但是人與人之間的互惠互助,親人或愛人之間頻繁地接受與給予,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而且,接受別人施予的小惠,又有什麼關係;何以非得要拒他人好意於千里之外呢?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