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幾歲應該沒性慾?心理師一席話讓他秒懂

人幾歲應該沒有性慾?心理諮商師一席話讓 接受諮商的老先生秒懂了。圖片來源:ingimage
人幾歲應該沒有性慾?心理諮商師一席話讓 接受諮商的老先生秒懂了。圖片來源:ingimage

「老師,我只問你三個問題!」老先生連珠炮地說完,

「一、人幾歲應該沒有性慾?

「二、壓抑性慾會不會對身體不好?

「三、老人性慾應該怎樣抒發才對?」

我嘆了一口氣,苦笑了一下,「只有三個問題嗎?」

老先生點點頭。

「好喔,我們有一個小時,只要回答這三個問題,ok的,先讓我喘口氣吧!」

剛坐定拿起水杯,一口水,還沒嚥下,「老師,你有氣喘嗎?」我噗嗤一聲,陳先生天兵的程度讓我差點把口裡的水噴出來。

「沒有沒有,我沒有氣喘。」看著我喝水,老先生也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一個像小酒壺般的、雕花非常細緻的翠綠色瓶子,旋開蓋子,瞬間茶香四溢。精緻的打扮,精緻的配件,把我從剛剛的家庭動力中吸引過來,我好想問他那壺哪裡買的,感覺是有故事的壺子啊!

我一面欣賞壺子,一面解說諮商同意書中的事項,同時確定了稱呼彼此的方式,完成了基礎的程序。

「陳先生,讓我了解一下,在你們家,如果要看醫生什麼的,很習慣全員到齊嗎?」

「喔——」老先生彷彿突然懂了我說的喘口氣,「你說他們啊!是不會啦!我也常一個人看病。」他語帶歉意地說:「老師,剛剛不好意思,你不用介意,我家老二就是這樣,家裡的事都由她發落,我們都習慣了,她就是說話不客氣,但人很好啦!」老先生連聲安慰我,快速地以他自己的思維與視角跟我連結。

「原來如此,謝謝你跟我說明,我正在適應你家人的氛圍,沒能像你這麼自在。剛剛一進來我們都還沒坐下,你就問了三個問題,我需要稍微喘口氣調整一下我自己,才能跟上你的節奏。」

老先生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喝了口茶,等著我發言。

「能否也讓我了解一下,你是怎麼做出要來諮商的決定呢?你覺得諮商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想像,或是,你說你只有三個問題要問我,這是什麼意思呢?」我連續拋出了幾個我需要知道的問題,但逐漸把語速放慢,調節到令他舒緩且能思考的速度,目的是從陳先生回應的結構與能力來評估他的思考邏輯功能,以決定之後我表達的方式與速度。

老先生沒有想太久,很自然地開口:「諮商啊!我老二是跟我說,就跟看醫生一樣,把自己擔心的跟醫生講,看醫生怎麼診斷。我是想說,心理醫生應該不是這樣吧!但也懶得跟她辯,總之,我知道她要我來做什麼。」我看著他,露出邀請的表情,鼓勵他繼續把這句話的意思講得更清楚,「哎呀,反正就是要我行為要檢點些,她很看不慣我啦!」

「看不慣……」我用疑惑的聲調邀請他做更多說明。

「哎呀!就是覺得我很豬哥啦!依我對老二的了解,我相信她早就已經把我的所作所為都講給你聽了。」老先生看著我:「老師,我們不用講那些啦,他們不懂啦。」

我點頭表示接受他目前設定界線的決定,「剛才我們還沒坐定,你就急著提出的那三個問題是……」

老先生把帽子拿下來,「真不好意思,有點唐突,我是怕自己說話沒有重點,把想問的問題記下來,怕忘記啦!」

到目前為止,老先生與我互動的方式,充分顯現出他與人連結的能力,無論是同理、解讀訊息、清楚表達自己、回應情緒的方式及邏輯掌握,都恰到好處。他的自如跟陳小姐的焦慮,實在是兩極的對比,引發我十足的好奇。

「好的,那我明白了。來,你想問的第一題是……人幾歲……」

「人幾歲應該會沒有性慾!」老先生快速接上話,顯然非常關心這個題目;他熱切看著我、期望我的回答。我做出思考的表情,也選定了介入與評估的策略。

「我來說說我的看法。性慾跟年紀沒有關係、也不只與性生理功能狀況有關,跟社會文化、個人經歷、性行為技巧與經驗都是有關的。」看陳先生的表情,他還沒有對複雜的語言失去耐心,我露出認真回答的表情說:「這個題目還需要定義,怎樣做,叫做完成性慾。性慾的表達方式很多,不一定只有想做愛/或自慰,才叫有性慾,慾望是很複雜的。你要不要更具體地告訴我,你想問的?」

大部分個案來的時候,都帶著他對性、慾望、性技巧,或是性行為中性別角色該有的表現等等既定的期待。我的任務就是依照對當事人的評估,鋪墊相關的知識、拓展他的視野、打亂他原先既定的想法,才會在個案大腦中騰出空出空間讓我工作。然而,這個技術的困難之處在於如何能在個案既定的思維中,不觸發他腦中的警鈴而能啟發他拓展思維,而最重要的是持續保持他對諮商關係的興趣,最好能喚起他對自己的好奇感!

我放進了一組訊息進他的大腦,接下來就等著他的回應來測試我的評估。

老先生顯然在努力地轉動他的大腦,抓著壺子無意識地把玩。

「呃……這……老師你講的是說,到死都可以有性慾?」

「可以這麼說。」

「你是說……站不站得起來跟有沒有性慾沒關係。」

「你是說能不能勃起跟有沒有性慾沒關係?是的,可以這麼說。」

「你是說……有性慾不一定要靠性來抒發……這個有點……」老先生很認真地思考著我拋出來的訊息。

「有點難理解,是嗎?」老先生點頭,顯然想聽解釋,我笑了一下。「這一點我等一下再跟你說明。你要不要先告訴我,原本讓你想問這個問題的原因是什麼?這樣讓我可以更精準回答你。」

「喔!」老先生突然回過神來,彷彿一時間忘了他提出問題的原因。「是這樣啦!因為我女兒一直說我老豬哥不正常,說她看過有些文章說有些病會影響性慾什麼的,還是擔心我失智、帕金森什麼的,一直要我去做各種檢查。我去做健康檢查,除了血糖有點高,其他都正常,我七十五了耶!你看得出來嗎?」老先生講到這裡,不覺得得意了起來。

我豎起大拇指,回應他的得意。「好喔,所以第一個問題解答了嗎?」我誠懇地說:「顯然你對自己的認識是,你還持續有著性慾,至少,七十五歲的你,有性慾是正常的!」老先生笑了笑點點頭。

「來,那第二個題目呢?」

「我差點想不起來了,第二個題目……」他眼睛一亮,「壓抑性慾對身體會不會不好?」

按照前面的經驗,我決定加入一些建構「性價值觀」的思考來引導他,看看老先生是否跟得上。「喔,陳先生你的問題都非常重要耶!讓我想想看怎麼回答你!」

陳先生顯然很開心我對他的問題的認同,更開心我認真看重他的提問。我不給簡單的答案,轉問題為探索,目的是為了鍛鍊他對自己好奇的能力。

「來,讓我拆解一下這個題目。」我表現出靈光乍現的樣子。

「『壓抑』這件事,」我用雙手食指與中指在空中做出引號的動作,「對身體或心理會產生的影響,主要要看壓抑的方式,不是壓抑這個概念。」陳先生露出快要跟不上的表情,「因此,壓抑性慾對身體或心理會不會『好』或『不好』,是沒辦法有簡單答案的。但我們可以討論不同的壓抑性慾的方式對身或心會造成什麼影響。」

老先生盯著我,露出彷彿聽到了什麼,又不確定自己懂了什麼的表情。

「來,我們一起來討論好嗎?」

老先生一臉好奇的神情,看來他已經忘記,就某個程度來說他仍然是被孩子逼著來諮商的。

「你知道一般人感受到性慾如果被壓抑無法紓解,會怎麼處理嗎?」

老先生露出想當然爾的不解表情:「就自己來啊!!」

「你是指自慰嗎?」

他點頭。

「自慰算壓抑!?」換我驚訝了!

「算啊!!」他斬釘截鐵。

「喔,好!」果然,關於壓抑,真是每個人的定義都不同啊!我也開始被激發著反思我的慣性思考,「也是啦,如果必須跟一個人發生性行為,性慾才算紓解,那麼不能跟人做時該怎麼辦?」

「就自慰啊!」老先生接過話:「有時候就是沒對象或是人家不要,那就要靠自慰來壓抑啊!不然老師還有其他方法嗎?」老先生很篤定地說明了他的想法。

「呵呵,就你的角度而言,確實『自慰』就是『壓抑』,但就我的角度,自慰是一個人的性行為,也是性慾紓解的方式,我的意思壓抑是連自慰都不做的話……」

沒等我說完,老先生驚呼:「這哪有可能啦!老師你講的是女生啦!女生比較不會想要,男生不行啦!」老先生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顯然從來沒關心過自己以外的性的世界。

「顯然你很難想像,有什麼原因會讓人連自慰都不能執行。」老先生搖著頭,「比如有些宗教信仰是禁止自慰的,有些家庭灌輸給孩子『性很骯髒』的價值觀,男女都不能自慰,或自慰是不正常的,又或者身體上曾有過不好的經驗,比如痛苦的性經驗,都可能讓人對性產生複雜的感覺,因而連自慰這樣自然、正常的紓解性慾的方式都無法執行,必須全面壓抑。」

老先生認真聽完後,直搖頭,「這……這……不正常吧!」

圖為《心理師,救救我的色鬼老爸!》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圖為《心理師,救救我的色鬼老爸!》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我微笑著說:「一樣,正不正常,不是由局外人定義的,必須了解當事人用什麼方式消化自己的性能量、他自己怎麼解讀這個過程。」我停了一下,讓他消化他的震驚。「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你也是一樣。比如,你女兒覺得你不正常,但剛剛討論完後,你接納自己,更肯定自己是正常的。」這麼緩慢的進展,一句一句的澄清,目的是藉由個案自己帶進來的元素,拓展他的視野、建構他獨立思考「性」的能力。

老先生顯得十分困惑,「這個……老師……你這樣講也是有道理啦!」

看來還需要一點例子來幫助他解構正常、不正常的想法。「神父、修女?」我舉了顯然可見的生活化的例子。

「喔,也是。」老先生恍然大悟,不過這不表示他完全接受了新的概念、不會再以正常或不正常論斷他人,只是此刻大腦有辦法接受一個從未聽過的新資訊進入他腦子。

「我從來沒認真想過其他人啦,我自己是不可能。」老先生搖著頭。

(本文出自《心理師,救救我的色鬼老爸》,心靈工坊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推薦閱讀】

4種性伴侶大解析!年過半百老先生的性告白

連偷吃3次都被抓包 元配用這招讓出軌夫學乖

靠3謎團戳破性為何像無頭蒼蠅 3度出軌夫涙如雨下

性愛 色鬼老爸

相關新聞

假笑比真笑停留時間長...身體有5個地方說不了謊

相關研究還表明真笑的時長大約是0.5秒—4秒,而假笑的用時則會相對較長。因此,在用時較短和用時較長的兩組笑容之間,較短的笑容的可信度相對較高。

惡房東要她說搬就搬...這樣談判讓劣勢大逆轉

在對話位階上,小美若不清楚自己的權益,也沒釐清責任與原則時,就容易被講話看似頭頭是道,以及對方的口吻給震懾而只能唯命是從,說穿了,合約是最基本的自我保護,對方的「毀約」卻沒有讓你警覺不對勁,就需要思量自己的界限議題了。

4種性伴侶大解析!年過半百老先生的性告白

隨機認識、直播、固定按摩店小姐、喪偶獨居的女士...從頭到腳品味十足的老先生娓娓道來他失去妻子後的性冒險。

我為什麼要當媽媽?3大問題讓「母親身份」出現困擾

女星竹內結子疑似二寶生完後的產後憂鬱症,因為報導資訊有限,我先跟大家談談「產後憂鬱症」。心中有些感傷,因為她正是2004年出品的《現在,很想見你》的女主角。

連偷吃3次都被抓包 元配用這招讓出軌夫學乖

「外遇嗎?」老先生決定說了,「三次,老師沒想到我年輕就是豬哥一名吧!」話說出口,反而有種釋放的輕鬆感,老先生往椅背一靠,直視著我

「退休後住在鄉下」5年內別賣房?過來人吐衝動後悔經驗

這位男士嚴正地警告大家:「因此我奉勸晚輩:『假如你一心想過田園生活,至少頭五年別把都市的房子賣掉。』因為出乎意料地,有很多人『又想搬回都市,可惜房子已經賣掉,所以無房可歸』。」

大家幾乎都不是為了自己而來...與媽祖有約的那些日子

有人為了妻子、有人為了兒子、有人為了父母、有人為了姻緣,原由不一而論,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踏上這段路,然而十有八九,都不是為了自己而來。

沒有合法身份的哀傷怎麼辦?在所愛的人離開之後

小鬼女友的身份,雖然能在小鬼離世後被大眾得知兩人的關係,但根據Doka (2002)的悲傷剝奪理論所提到的其中一種悲傷剝奪類型-關係不被認可

靠3謎團戳破性為何像無頭蒼蠅 3度出軌夫涙如雨下

「我感受到你對太太的想念。」時空凝結,感覺像一世紀的幾秒,我差點伸手去接幾乎從他手中掉落的壺。但,我沒有。壺,也沒掉落。突然間,我很想哭。

疫情下更容易生氣了?其實是潛意識警戒出問題

除此之外,疫情帶來許多壓力源,若伴侶或家人有人失業、或是工作型態更暴露在病毒下,都會帶來許多心理壓力、或金錢財務壓力。大家都被關在家時要如何分配空間、分配家事或照料孩子,這些都可能造成關係中的紛爭和衝突。

謊話有玄機!話裡沒有「我」 突然變快或變慢洩真意

說謊者在說謊時往往不願意提到自己,而在正常的交流過程中,「我」卻是使用最多的字眼。

無牌心理師遭踢爆 曝台灣大眾心理照顧需求

近期名為「註冊組長 Adair」的臉書粉絲專頁,發文分享一個被性侵女學生的故事,內文提到,兇手選擇性侵這位女性而非另一位女性,是因為「她穿得比較少」,更宣稱根據「犯罪心理學」,男性會犯下性犯罪是來自他們的「動物性」。此文一出立刻引發網友熱議,後續起底發現該版主沒有心理師執照,卻在網路上設立工作室,公開宣稱自己可進行心理晤談、精神分析、心理治療等。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