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獎/路邊看直播前老闆沒得獎 如何「安慰人不白爛」

年年金鐘獎,總是一家歡樂一家愁,該如何安慰未得獎者,有說話上的訣竅。圖為典禮主持人白家綺(右)與曾莞婷串場。報系照片
年年金鐘獎,總是一家歡樂一家愁,該如何安慰未得獎者,有說話上的訣竅。圖為典禮主持人白家綺(右)與曾莞婷串場。報系照片

雨夜,第55屆金鐘獎正在頒獎。朋友剛收工下班,來不及衝回家收看,乾脆站在路邊拿出手機看直播,站著累了,就蹲在地上,繼續看。

這麼急切,是因為她想親眼看到前主管上台領獎。前主管負責的節目入圍了金鐘獎,朋友心頭篤定,覺得老闆該拿獎,也會拿獎。她期待著這一刻發生。

得獎名單宣布,得獎的,是別人。

朋友透過小小螢幕,看著前老闆起身讓位,讓坐隔壁的正港得獎者有空間穿過狹窄走道,在眾人掌聲中踏上舞台領獎。朋友覺得喉嚨似乎有東西卡住,胸口也是。

她想著要說些什麼好呢?千言萬語在她腦中跑過一輪,但此時此刻,所有安慰的話似乎都太自以為是,也沒有意義。

最後她只傳了一句「XXX,你在我心裡是最棒的!」給前老闆。

至少,這不是矯情的安慰,是她心中的真實。

////

前陣子,有位發粉( 以下簡稱M)私訊我,問我能不能聊聊「如何安慰人卻不白爛」。

M說幾年前,他的孩子猝逝,才6歲大的孩子。事情發生後,周圍的人蜂擁而上,爭相遞上「安慰劑」。

- 你要加油,你要替老二想想。

- 我懂你,難過是正常的,你一定要堅強。

- 沒事的,還年輕,再拚一個。

安慰如雪片般飛來,每個局外人的加油,對他來說根本是難以下嚥的『冰火菠羅包。外表是酥脆火熱的人情味,包夾的卻是冰冷殘酷的自以為是。

「那時候我好憤怒。加什麼油?!加油自焚嗎?!那些人有死過小孩嗎?!他們哪裡懂我!!」

回想起那些冰火菠蘿,M仍然忍不住火大。

我也冰火菠蘿包上身,跟M說「嗯嗯,我懂這種火大,幾年前我也被深刻的惹惱過。」

////

幾年前,我還在The School of Life授課。那一次我去支援一位同事,那次的課程主題是Sociable,探討的是如何跟人自然聊天,而且走心。

分組練習時,我下海陪一位學員練習。我們兩人抽中的主題是,A要抱怨自己的媽媽是一位難搞的人,B要練習接話。阿發讓學員當B,練習接話,然後開始聊起發媽有多機車(媽,你知道我都在外面說你壞話嗎?!)

阿發說完發媽的壞話後,停下來,等著學員B接話。B側頭思考了大概有30-40秒這麼久,然後對著我說:

「妳很不容易,妳陪著自己走到現在!」

當下一把無名火從我的海底輪燒起。我聽到自己內心的擴音機在對著學員B嘶吼:

你懂個屁,你憑什麼說我不容易,你是哪根蔥,你少來用那種心理師的芭樂術語跟我說話,你不配!

看到這裡,大家稍微換口氣。阿發並沒有把內心的OS倒在對方頭上,畢竟我有偶包。

我僵著一張臉,冰冷地問眼前一頭蓬蓬捲髮、臉露稚氣的年輕學員:

『妳剛剛回答我之前,停了那麼久,妳在想什麼?』

學員B眼神閃過錯愕,說自己這陣子在某個機構學諮商,剛剛她歪頭沉思,是在想,如果是她的諮商輔導員導師,會跟眼前的阿發說什麼。

『這是話術,我覺得應該少用。這堂課不是要你們練習諮商話術。』

當下我顧不得我的身分,說了重話。我太憤怒,無法承受半吊子諮商輔導常用的自以為是語言,我冰冷地丟下這句話,結束練習。

我知道我的憤怒從哪裡來。這位Q毛學員跟我一點關係、一點信任都沒有,卻輕易地替我的人生經驗貼標籤(還不是很聰明的貼錯)。

理性上我完全知道,這不是她的問題,她很有誠意在練習接球。

但心理上,我完全無法接受有任何不懂我的人,輕易地對我的人生說三道四。更何況,她正在思考如何用「心理諮商話術」來接我的球。

要走進一個人的心,靠的是真心理解,而不是厲害話術。

坊間的心理輔導諮商訓練也許可以交會你裝模作樣的談話,但卻沒有告訴你,不在關係上的對話,都是一種傷害。

所以,如果你不確定你跟對方的關係是近是遠,如果你根本不了解對方的真實感受,為什麼要自顧自地舉手發表你的安慰?如果你的發言,根本無法靠近對方的真實,不但沒有存在感,還會不小心激怒人。省下口水,惜字如金,不是更聰明嗎?

////

南投王小姐,我聽到你舉手發問了。你說阿發,你為什麼要活的這麼偏激?主動安慰人,幫人加油打氣,表達溫暖支持,不好嗎?

在人生的九彎十八拐路上,低潮總是有的。有些人在脆弱的時候很需要別人的大量的安慰和拍肩鼓勵,有些人則需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消化情緒。

安慰人,是簡單也是複雜的學問。寫到這裡,我想到我20歲,還是個大學生時,曾經有一度憂鬱恐慌,服藥度日,活得很沒價值感。

系上朋友會跟我說,阿發,你要想開一點,沒事的。

當然,我也想想開,但我就是想不開。

我的班導師偶爾會找我聊聊,跟我聊聊她生活中也曾有過一些不順遂,表面上聽起來很無害,就是日常的故事,讓人知道困頓受傷,不分幾歲,都是會碰到的,尋常的很。

有天早上,我收到了班導師的email,上頭簡單寫了幾行英文字:

Afra,

The sky is blue;

the bird is singing,

and I’m thinking of you.

20年過去了,我依然記得當初收信時,心頭的微微振奮。

振奮的是,日子美好,原來身邊有人這樣關愛著我。

班導師就是用這種日常、不張牙舞爪的方式,鼓勵了當年困頓的我。

沒有激情的加油,沒有堅定看好的壓力。我的班導師只跟我分享了她自己真實的感受,這是最深厚溫柔的安慰。

////

回到M的問題,「如何不白目的安慰人」,我從朋友心疼前老闆沒得獎的反應,還有我自身被激怒(不好意思我很容易被激怒)或被深刻鼓舞的例子,我想做個小總結:

1. 安慰人之前,請拿捏你跟對方的心理距離,因為別人可能不需要你的安慰。

2. 別天真的以為別人會因為你的安慰立刻變得堅強又豁達。你又不是金正恩。

3. 別人比我們想像得有智慧,省下安慰的字眼,告訴對方你的真實感受就好。

比如:

- 我沒辦法完全了解你的難過,但如果你要聊聊,我都在。

- X,你的得獎感言不就白寫了,傳來給我看看!

- 我都是靠大吃跟亂買換好心情,有沒有什麼你想做的,我可以陪你!

以上,跟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的你分享。

(本文出自阿發的寫作日常《你是在安慰人,還是在激怒人?》,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金鐘獎

相關新聞

假笑比真笑停留時間長...身體有5個地方說不了謊

相關研究還表明真笑的時長大約是0.5秒—4秒,而假笑的用時則會相對較長。因此,在用時較短和用時較長的兩組笑容之間,較短的笑容的可信度相對較高。

惡房東要她說搬就搬...這樣談判讓劣勢大逆轉

在對話位階上,小美若不清楚自己的權益,也沒釐清責任與原則時,就容易被講話看似頭頭是道,以及對方的口吻給震懾而只能唯命是從,說穿了,合約是最基本的自我保護,對方的「毀約」卻沒有讓你警覺不對勁,就需要思量自己的界限議題了。

4種性伴侶大解析!年過半百老先生的性告白

隨機認識、直播、固定按摩店小姐、喪偶獨居的女士...從頭到腳品味十足的老先生娓娓道來他失去妻子後的性冒險。

節慶日逼自己只能「喜悅」 容易變焦慮或憂鬱?

假如你和大多數人一樣的話,那麼在假期的季節接近時,應該會覺得有點痛苦、害怕或不知所措。忙著消費、一定要喜氣洋洋的壓力,以及期盼過著諾曼.洛克威爾的插畫裡,那種完美家庭的幸福情景;這些就足以讓任何人都烏雲罩頂。

原來,我們離無常這麼近!當失落來臨時…

時序已悄然入秋,2020年行走至今,依然不平靜,從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至數個名人接二連三的突然殞落,震驚、悲傷、焦慮、恐懼、感嘆…種種層層疊疊的情緒,瀰漫於社會,擴散在無常的虛空中。這無常的重量,可以重到讓人承接不住而不斷的否認,也可以輕到讓人魂魄飄到無邊無際而呆滯於日常起居中…

竹內結子疑產後憂鬱 猶如真實世界的「82年生的金智英」

最害怕就是看到小說寫的故事,變成真實的。看到太太和我最喜歡的日本女星過世的消息,真的很令人難過。也覺得精神健康的重要,讓尋求幫忙的人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大家可以伸出援手,大家拉一把。

筋肉媽媽:我的身體孕育生命的同時,也流失了自己

我懷孕了,同時心靈逐漸分裂成兩塊。一部分初嘗為人母的喜悅與期待,欣賞著肚子漸漸隆起的樣貌,感受著兒子在我體內呼吸、踢手踢腳的反應,想像著新生兒加入小家庭後的畫面,但有另一部分,卻開啟了我少女時期慢慢累積的憂鬱與灰暗。

「我快要撐不住了」焦慮年代的急救包!給身陷地獄的你

不知道是秋天快要到了?還是新的學期剛開始?最近來求診的人很多都是焦慮的問題。 來的人,不約而同地,都會說:「我覺得我快要撐不住了。」都是因為撐不下去才來到診間的。

我為什麼要當媽媽?3大問題讓「母親身份」出現困擾

女星竹內結子疑似二寶生完後的產後憂鬱症,因為報導資訊有限,我先跟大家談談「產後憂鬱症」。心中有些感傷,因為她正是2004年出品的《現在,很想見你》的女主角。

連偷吃3次都被抓包 元配用這招讓出軌夫學乖

「外遇嗎?」老先生決定說了,「三次,老師沒想到我年輕就是豬哥一名吧!」話說出口,反而有種釋放的輕鬆感,老先生往椅背一靠,直視著我

「退休後住在鄉下」5年內別賣房?過來人吐衝動後悔經驗

這位男士嚴正地警告大家:「因此我奉勸晚輩:『假如你一心想過田園生活,至少頭五年別把都市的房子賣掉。』因為出乎意料地,有很多人『又想搬回都市,可惜房子已經賣掉,所以無房可歸』。」

孩子「歡必霸」有3種 聰明父母如何識別疏通情緒?

孩子在生氣時,家長通常不會在第一現場,有時可能是聽學校或安親班老師轉述,此時,請冷靜的觀察一下孩子的情緒,是忿忿不平還是有些得意,或者在觀察大人的反應?心理學家Purcell跟Murphy認為,生氣是可以分類的,其中就隱含了生氣的原因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