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在的時候最自由?心理師談阿爾及利亞的女性悲歌

《女孩要革命》(Papicha)是一個時代裡的女性悲歌,她們有話想說,但旁人卻要她們噤聲,她們想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但所處的世界卻要她們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擷自維基
《女孩要革命》(Papicha)是一個時代裡的女性悲歌,她們有話想說,但旁人卻要她們噤聲,她們想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但所處的世界卻要她們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擷自維基

「有時我想大叫卻叫不出來。」《女孩要革命》女主角娜吉瑪說。

《女孩要革命》(Papicha)是一個時代裡的女性悲歌,她們有話想說,但旁人卻要她們噤聲,她們想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但所處的世界卻要她們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她們只是想在大學校園裡辦場時裝走秀會而已,但在一些人眼裡,那卻像毀天滅地的邪惡之事,她們只是想穿件美麗衣裳,結果卻是攸關生死。

電影描述90年代下保守的阿爾及利亞社會,當時由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政黨「伊斯蘭救世陣線」執政,高壓的治理方式,讓社會風氣更加封閉保守,特別是在對待女性的態度上,像是對女性的巨大束縛,片中最鮮明的象徵,就是一身黑的伊斯蘭女性罩衫(hijab)。路上貼滿要求女人穿罩衫的海報,但那似乎已超乎對宗教的敬虔意義,更像是一種威脅恐嚇,暗示著女人不穿罩衫,會遭到攻擊,而這攻擊彷彿還是理所當然,都是女人自找的,檢討的對象,從來就不是攻擊者。於是女人像活在暴力的陰影下,只要她們不聽話,傷害就會隨之而來。

在娜吉瑪眼裡,這一切顯得荒謬,她討厭那些海報,覺得那是社會阻礙女人活出自我的訊號。她思想自由開放、打扮時尚的大學生,平時穿著不戴頭巾、不穿罩衫,晚上她會和朋友偷溜出宿舍去夜店跳舞,但這也不是容易事,她們不能直接穿著性感漂亮的衣服出門,只能在車上偷偷換裝,還得提防路上可能出現的臨檢,甚至得要買通學校的警衛,才能離校與返校,這都說著女性在這社會裡的不自由,說著她們的寸步難行。

她想把罩衫的布料變成美麗大方的衣裳,也像一種翻轉與解放,透過剪裁與變化,讓原本壓抑女性的符號,轉化為自由的象徵,甚至打算在校園裡辦場時裝走秀會,來呈現自己的創作。但這世界害怕她的美麗,對傷害她們的人來說,她們想要的美麗彷彿會傷害這個世界。這場走秀會,在他人眼裡,成了毒蛇猛獸,而對抗怪獸的方式,就是自己成了一頭怪獸。

這永遠是最弔詭的地方,他們以為自己在消滅怪獸,可是自己卻成了最可怕的怪獸。片裡的女孩,沒有傷害任何一個人,真正開槍讓人流血死亡的,都是那些自以為正義的人們。

電影裡,女孩最自由自在的時刻,都是男人們不在的時候,電影裡的男性身影,似乎都對這些女孩產生威脅,即便是娜吉瑪的男友,雖然相較其他男人,他已經安全友善許多,但言語中,他仍隱約傳遞出女人不是完整個體的訊息,這些都一再反映出,女性在這社會中被壓迫的姿態。

不像其他人一有機會就希望能出國,逃離這個無法提供希望的家鄉,娜吉瑪真心深愛這塊土地,她知道情況很糟,但她依舊想在這努力活出自己的夢想,而這也是讓人最為她心疼的地方。從電影結尾我們可以得知,娜吉瑪不是鄙視宗教的人,她能因為感動而讚美上主,她對抗的不是宗教,而是那些掌握宗教詮釋權的人們,是他們啟發人心的精神力量,變成控制壓抑的禁忌條文,讓原本生命的該有多采多姿,變成一股了無生機的死亡氣息。

諷刺的是,市場的商品可以有繽紛色彩,但身為女人,在這裡,卻只能活出一種樣貌。

「有時我想大叫卻叫不出來。」娜吉瑪說。

「我能體會。」她的好友回

《女孩要革命》也要我們體會她們的處境,看見她們為自由付出的代價。並在心裡,種下一朵玫瑰,留下她們曾有的芬芳,為無情世界留下多一點的美麗。

(本文出自愛心理男人不在的時候最自由?心理師談阿爾及利亞的女性悲歌》,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假笑比真笑停留時間長...身體有5個地方說不了謊

相關研究還表明真笑的時長大約是0.5秒—4秒,而假笑的用時則會相對較長。因此,在用時較短和用時較長的兩組笑容之間,較短的笑容的可信度相對較高。

惡房東要她說搬就搬...這樣談判讓劣勢大逆轉

在對話位階上,小美若不清楚自己的權益,也沒釐清責任與原則時,就容易被講話看似頭頭是道,以及對方的口吻給震懾而只能唯命是從,說穿了,合約是最基本的自我保護,對方的「毀約」卻沒有讓你警覺不對勁,就需要思量自己的界限議題了。

4種性伴侶大解析!年過半百老先生的性告白

隨機認識、直播、固定按摩店小姐、喪偶獨居的女士...從頭到腳品味十足的老先生娓娓道來他失去妻子後的性冒險。

節慶日逼自己只能「喜悅」 容易變焦慮或憂鬱?

假如你和大多數人一樣的話,那麼在假期的季節接近時,應該會覺得有點痛苦、害怕或不知所措。忙著消費、一定要喜氣洋洋的壓力,以及期盼過著諾曼.洛克威爾的插畫裡,那種完美家庭的幸福情景;這些就足以讓任何人都烏雲罩頂。

原來,我們離無常這麼近!當失落來臨時…

時序已悄然入秋,2020年行走至今,依然不平靜,從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至數個名人接二連三的突然殞落,震驚、悲傷、焦慮、恐懼、感嘆…種種層層疊疊的情緒,瀰漫於社會,擴散在無常的虛空中。這無常的重量,可以重到讓人承接不住而不斷的否認,也可以輕到讓人魂魄飄到無邊無際而呆滯於日常起居中…

竹內結子疑產後憂鬱 猶如真實世界的「82年生的金智英」

最害怕就是看到小說寫的故事,變成真實的。看到太太和我最喜歡的日本女星過世的消息,真的很令人難過。也覺得精神健康的重要,讓尋求幫忙的人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大家可以伸出援手,大家拉一把。

筋肉媽媽:我的身體孕育生命的同時,也流失了自己

我懷孕了,同時心靈逐漸分裂成兩塊。一部分初嘗為人母的喜悅與期待,欣賞著肚子漸漸隆起的樣貌,感受著兒子在我體內呼吸、踢手踢腳的反應,想像著新生兒加入小家庭後的畫面,但有另一部分,卻開啟了我少女時期慢慢累積的憂鬱與灰暗。

「我快要撐不住了」焦慮年代的急救包!給身陷地獄的你

不知道是秋天快要到了?還是新的學期剛開始?最近來求診的人很多都是焦慮的問題。 來的人,不約而同地,都會說:「我覺得我快要撐不住了。」都是因為撐不下去才來到診間的。

從臉書留言嗅出拒深交訊息 一名上市公司老總的識人法

別人怎麼看你,真的那麼重要嗎?你的價值是建立在臉書的好友人數?發文按讚數?還是造訪過好多個國家的打卡數?

劉軒:左腦邏輯?右腦創意?你被騙太久了!

就像我們會用星座來區分人的性格一樣,左右腦的這種區別也常常被我們用來分析一些事情,包括我自己也在演講裡引用過這個說法。但最近我發現,這件事情被科學家證實是錯誤的。

黑掉的媳婦...原來妳也可以擁有不喜歡對方的權利

一個做媳婦的最高境界──原來你也可以擁有不喜歡對方的權利,但不需用攻擊、貶損對方的方式與之抗衡,而仍能堅定的保有自我,自在的做自己。

我為什麼要當媽媽?3大問題讓「母親身份」出現困擾

女星竹內結子疑似二寶生完後的產後憂鬱症,因為報導資訊有限,我先跟大家談談「產後憂鬱症」。心中有些感傷,因為她正是2004年出品的《現在,很想見你》的女主角。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