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查江蘇台商竟揪出陰變陽法境外移入 樣本DNA證實錯置

聽過「微笑憂鬱症」嗎?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

微笑憂鬱症的典型是:沒有社交障礙,可以從容應對,看起來開朗明亮,但是暗處卻有自己支撐不起來的憂鬱低潮。圖片來源:ingimage
微笑憂鬱症的典型是:沒有社交障礙,可以從容應對,看起來開朗明亮,但是暗處卻有自己支撐不起來的憂鬱低潮。圖片來源:ingimage

憂鬱症媲美沙漠求生,看似無邊無際的沙石之海,其實撐住就知道,仙人掌與綠洲就在不遠處。

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

憂鬱症樣貌很多,我覺得自己像電影裡的驚奇超人、變種人、綠巨人,每天和很多強大的力量比能量,當我冷靜下來時,我突然發現一個新奇的醫學專有名詞打醒我。

你聽過「微笑憂鬱症」嗎?我問過的人,沒有一個人聽過「微笑憂鬱症」,只有我的主治醫生說:「微笑憂鬱症普遍在上班族中蔓延,他們為了工作,有時會用微笑隱藏內心不舒服的感覺,所以一般狀態,當事人和身邊的人都會不自覺。」

微笑憂鬱症的典型是:你沒有社交障礙,你可以從容應對,你看起來開朗明亮……,但是在沒有人的暗處,你有自己支撐不起來的憂鬱低潮。

我不是趕時髦,把自己定位在微笑憂鬱症上。而是,在我自視病情並跟醫生討論時,能不能笑?會不會笑?為什麼不再笑?確實是我非常在乎的「失能」。

第一次犯憂鬱症時,我達成訓練自己微笑的能力,這個美好的成就從此持續改變改善我的人生,所以我不會笑的時候,我立刻就覺得自己再度失去最基本的能力。

當我很好的時候,當我還很愛笑的那段時間,偶爾我接到電話說約會延期或取消時,我總是一派輕鬆的跟先生說:「我最喜歡就是接到取消約會的電話。」我會這樣,其實也該警覺到:我已有某種程度的疲憊。

二○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做完腦動脈瘤手術出院後,好友Meina跟我說:「我去醫院看妳,定南大哥送我到門口時,說還沒出院妳的約會就又排滿了,他說妳太多事,都不拒絕別人,妳不要再這麼多約會呀!他很擔心的。」

小的時候,我不是愛笑的小孩,我也不是愛說話的小孩,可是我很會順著人家的話接一些搞笑雙關語。在人生路上,熟的人叫我冷面笑匠,不熟的人以為我驕傲成性。

直到髮白之後,因為對色彩有特別的熱情勁兒,熟的人不熟的人,都覺得我是把彩虹裹在身上的移動城堡,走到哪兒,花園就在哪兒。

我很喜歡自己具備高度喜豔的印象,我也喜歡我有帶給別人快樂的能力,所以我真的都不拒絕別人。現在我明白了,太愛交朋友並不是正確的生活選擇。四十多歲時犯過一次奇怪的病,只覺得臀部像掛著四百斤下沉力道的巨石,泡熱水澡、吹風機吹、按摩,都不行,我哭個不停,覺得細胞腫脹得要爆炸了,

連姐夫都來換手幫我按摩、泡熱浴,都無法解除痛苦。

姐姐帶我到三溫暖去刮痧,服務小姐說她從沒刮出這麼奇怪的顏色,整個臀部盡是醬黑,隨後姐姐的師兄為我調了中藥,狂瀉三天,痛苦盡除。

我後來再看西醫,問不出所以然來,我靠自己淺薄醫學知識東查西查,覺得很可能是靜脈栓塞,但是我詳述狀況徵求門診醫生的見解時,卻沒有誰對我的問題提出一點可能的答案。

姐姐再帶我到台東師父的禪寺。師父說:「電都沒有了,還不停下來休息充電?」

我說:「沒有時間。」

師父微笑:「也是,等徹底倒下來就會有很多時間了!」

我個性從善如流,只要被提醒,就會去造橋鋪路。回來後調整作息,身體就開始不再那麼折磨我。

這幾年快樂太氾濫,讓我誤會快樂本來就該是常態,沒有人提醒我立正稍息要輪著來,我也忘了自己曾有過健康障礙。

我應該就是微笑憂鬱症的樣板。我笑得真心燦爛,我笑得快樂自在,但是我早已像師父說的「電都沒有了,還不停下來休息充電?」

開始吃藥後,我很快開始調整自己的身心靈。我先在人際關係上拔掉插頭,接著就在性靈靜室中展開充電。之前不出門,是心情出不了門;而後不出門,是決志不要出門。不再上臉書,手機直接關機,只聽音樂,只看綠樹,也只和比較陌生的對象說話。

我要洗版,徹底洗版,把自己腦海裡重複的習性洗掉、覆蓋掉。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姐姐一再叮嚀:「新聞一天看一次就好,不要又把自己弄得驚慌失措。」

圖為《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書封,聯經出版社提供
圖為《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書封,聯經出版社提供
每個人都說戴口罩戴到不能呼吸了,只有我剛好相反,如果不戴口罩,我簡直就不敢呼吸,連在自己家都戴口罩、連睡覺都戴口罩,不過原因之一是我在春節因為久咳轉為急性肺炎,從大年初四到三月六號,總計照了三次X光,確定完全痊癒。

先生睡書房,我們各用一個浴室,各開一台空氣清淨機;不到需要,我的臥房不開門,只在早上把落地窗打開,換換臥房的空氣。客廳屬於他,我盡量不出我的臥房。

每天三、六、九點吃不同的藥,剛開始真是萬念俱灰,因為我的人生大志就是不要吃慢性藥,哪想到現在抱著一個塑膠籃子,裡面有三總、有長庚的藥,多到讓人糊塗,每一餐吃藥都要細看藥袋上的說明。

雖然吃藥,但劇咳還是讓我到失禁程度,如果不是一顆半的抗憂鬱症藥奏效,這又會掀起我內心怎樣的瘋狗浪呢?先生好像從來不記得我對他的嘶吼,總是早上八點多就去買一點我們當天可吃的食物;本來拿鐵咖啡是用沖泡的,那幾天太冷,他知道我喜歡燙咖啡,就改用煮的。自從我吃藥之後,我覺得他好像突然開竅靈光些。還是,單純的藥力讓我多了開心的想像?

面容上的微笑並不是擁有快樂的真憑實據,如果內心,凡事無感,凡感無悅,那就要留神了!你是處於安靜中?還是陷在沉重中?

(本文出自《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聯經出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相關新聞

假笑比真笑停留時間長...身體有5個地方說不了謊

相關研究還表明真笑的時長大約是0.5秒—4秒,而假笑的用時則會相對較長。因此,在用時較短和用時較長的兩組笑容之間,較短的笑容的可信度相對較高。

惡房東要她說搬就搬...這樣談判讓劣勢大逆轉

在對話位階上,小美若不清楚自己的權益,也沒釐清責任與原則時,就容易被講話看似頭頭是道,以及對方的口吻給震懾而只能唯命是從,說穿了,合約是最基本的自我保護,對方的「毀約」卻沒有讓你警覺不對勁,就需要思量自己的界限議題了。

4種性伴侶大解析!年過半百老先生的性告白

隨機認識、直播、固定按摩店小姐、喪偶獨居的女士...從頭到腳品味十足的老先生娓娓道來他失去妻子後的性冒險。

節慶日逼自己只能「喜悅」 容易變焦慮或憂鬱?

假如你和大多數人一樣的話,那麼在假期的季節接近時,應該會覺得有點痛苦、害怕或不知所措。忙著消費、一定要喜氣洋洋的壓力,以及期盼過著諾曼.洛克威爾的插畫裡,那種完美家庭的幸福情景;這些就足以讓任何人都烏雲罩頂。

原來,我們離無常這麼近!當失落來臨時…

時序已悄然入秋,2020年行走至今,依然不平靜,從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至數個名人接二連三的突然殞落,震驚、悲傷、焦慮、恐懼、感嘆…種種層層疊疊的情緒,瀰漫於社會,擴散在無常的虛空中。這無常的重量,可以重到讓人承接不住而不斷的否認,也可以輕到讓人魂魄飄到無邊無際而呆滯於日常起居中…

竹內結子疑產後憂鬱 猶如真實世界的「82年生的金智英」

最害怕就是看到小說寫的故事,變成真實的。看到太太和我最喜歡的日本女星過世的消息,真的很令人難過。也覺得精神健康的重要,讓尋求幫忙的人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大家可以伸出援手,大家拉一把。

筋肉媽媽:我的身體孕育生命的同時,也流失了自己

我懷孕了,同時心靈逐漸分裂成兩塊。一部分初嘗為人母的喜悅與期待,欣賞著肚子漸漸隆起的樣貌,感受著兒子在我體內呼吸、踢手踢腳的反應,想像著新生兒加入小家庭後的畫面,但有另一部分,卻開啟了我少女時期慢慢累積的憂鬱與灰暗。

「我快要撐不住了」焦慮年代的急救包!給身陷地獄的你

不知道是秋天快要到了?還是新的學期剛開始?最近來求診的人很多都是焦慮的問題。 來的人,不約而同地,都會說:「我覺得我快要撐不住了。」都是因為撐不下去才來到診間的。

從臉書留言嗅出拒深交訊息 一名上市公司老總的識人法

別人怎麼看你,真的那麼重要嗎?你的價值是建立在臉書的好友人數?發文按讚數?還是造訪過好多個國家的打卡數?

劉軒:左腦邏輯?右腦創意?你被騙太久了!

就像我們會用星座來區分人的性格一樣,左右腦的這種區別也常常被我們用來分析一些事情,包括我自己也在演講裡引用過這個說法。但最近我發現,這件事情被科學家證實是錯誤的。

黑掉的媳婦...原來妳也可以擁有不喜歡對方的權利

一個做媳婦的最高境界──原來你也可以擁有不喜歡對方的權利,但不需用攻擊、貶損對方的方式與之抗衡,而仍能堅定的保有自我,自在的做自己。

我為什麼要當媽媽?3大問題讓「母親身份」出現困擾

女星竹內結子疑似二寶生完後的產後憂鬱症,因為報導資訊有限,我先跟大家談談「產後憂鬱症」。心中有些感傷,因為她正是2004年出品的《現在,很想見你》的女主角。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