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遭罷免後何去何從 韓國瑜下一步的三個選擇?

即時開票/破92萬同意票 韓國瑜成首位遭罷免民選市長

「青澀的橄欖」 從建橄到逢橄感受橄欖球的初心

鄭仙偉提供
鄭仙偉提供

我已經63歲了,在大學教書超過30年,目前已免受評鑑,正在享受退休前的美妙時光,所以常有時間回望前塵。我在青澀的年代,曾經打過幾年的橄欖球。我想啊,這一生,橄欖球除了給了我滿滿的回憶以外,還深深的影響了我。

當我以吊車尾的成績考上建中,不論怎麼努力,成績排名始終鴉鴉烏,信心大受打擊,雖然外表沒有垂頭喪氣,心內卻著實鬱鬱寡歡。

在學校,每天下午四點,就看到一群穿著黑色球衣的瘋子,雄性荷爾蒙勃發,在操場纏鬥,大呼小叫,時不時,還捲起滾滾黃塵。建中操場上,鋪的不是土,也長不出草,而是海邊載來的粗砂。風一大,或是舉行踢正步比賽,全校能見度就只剩10公尺,甚至連教室的黑板都看不清楚。等過一段日子,砂量不足了,便會又見到卡車運來粗砂。這個操場像沙漠,所以建中人常自稱是「駝客」,且非常嚮往綠洲(北一女穿綠制服)云云。

橄欖球源起於英國,盛行於大英國協。其中的紐西蘭非常了不起,人口只有台灣的1/5,卻成為橄欖球的世界強權。那個在比賽前,大跳戰舞(哈卡舞),雄壯激昂,瞪眼吐舌,搞得全場亢奮非常的,就是紐西蘭隊。紐西蘭隊的制服是全黑色,號稱黑衫軍。建中在民國40年左右,仿效紐西蘭,將制服定為全黑。

建中青年是學生的刊物,常常,就會登出黑衫軍的傳奇故事。建中橄欖球隊19年連霸,早就成為建中人的驕傲,注入建中人的骨隨,當然也就成為建中人的魂魄。我只看了一集,在高一上,就加入建橄,承接傳統,找回在讀書所失去的信心,準備再創傳奇。對,就是橄欖球,讓我在高中活出自信與驕傲。

每天最後一節課,球員可以因為要練球而請公假,這種可以傲視同儕的特權,我當然不會放過。與其上那無聊乏味的化學課,還不如流流汗,奔馳在球場。也因此,我的化學就始終停在國中程度,一生也就與化學無緣。年輕時,是有些後悔遺憾。現在我知道,人非聖賢,有些缺陷反而是好事;所以,那遺憾也就化為年少輕狂的印記。

打橄欖球的人,一定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嗎?不然,不然,大大不然。早期建橄隊員,學業成績都很好,都能考上名牌大學啊。只是不知怎麼了,後來,就每下愈況。到最後,連隊員人數都湊不齊了。於是,就弄出了優惠制度。夜間部和補校的同學,若加入球隊,便可轉到日間部借讀。我這一屆(第28屆)的隊員,大多來自夜補校;而且應屆,只有2人考上大學,還考得不好,分別是文化地理和逢甲水利。不過我們那一屆,最終有了3位教授,所以也不算頭腦太簡單吧?

我小時候,有潔癖。東西都不讓別人碰。高中去打橄欖球,每天弄得髒兮兮。球衣那麼厚,不可能天天洗,頂多在水龍頭下沖一下,扭乾,掛在球室。隔天,半乾臭酸的球衣,還是得穿上。一段時間後,就變成了臭男生,從此也就治好了潔癖。

橄欖球的訓練,有軍隊的鐵律、有學長制、有熱血的OB、有精神訓話、有歷史傳承、有堅忍不拔、有沉著應戰。我在大學,繼續參加了逢甲橄欖球隊。橄球長時間、艱苦的訓練,處處都在挑戰體能與精神的極限。投入那麼多,當然會想要有所得。民國65年春,我們復仇成功,在台大球場,以8比3擊敗陸官。橄球是陸軍的軍種球,只能勝不能敗。戰敗的下場,我曾聽說,那天他們從學校門口爬回宿舍。若是金正恩,可能是勞改或炮決。那天賽畢,我隊全體圍圈,互搭肩膀,精神激昂,一遍一遍的唱著隊歌: 「大肚山下,一群好男兒,…….」, 放聲嘶吼,涕泗縱橫。那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依然感動。

有3位教練曾經教過我打橄球,依次是林鎮岱、陳榮柏、和陳江福。林鎮岱老師是北醫教授,建中第14屆校友,從1954年建中初中部接觸橄欖球,直到2014年卸下橄欖球協會所有行政職務為止,為台灣橄欖球奉獻長達60年。他教過建中、台北醫學院、民生國中、西湖商工等橄欖球隊。我高三時,由陳榮伯(外號狼狽)代理教練。他是建中第22屆校友,當時還在就讀淡江大學,所以與我們亦師亦友。他在2010年因病去世,令人惋惜。陳江福老師是台中商專教授,來逢甲兼課並兼任橄球教練,他同時也兼任省體橄球教練,但他的主要專長是拳擊。他們教我的,主要不是橄球技術,而是以身教示我,啥叫認真、啥是奉獻。

很多人不知道,1968年(24屆)開展的九年國民教育,對橄欖球產生了震撼性的衝擊。我是國中第一屆,恰巧恭逢這劃時代的轉變,在此特別說說。這年,所有省中取消了初中部,建橄(高中部)就失去了兵源,新募球員都是新手,毫無競爭力,這就是建橄進入很長的黑暗時期的主因。林鎮岱教練遂在民生國中成立了橄球隊,希望補上這個兵源破洞。三年後,民生國中在1970及1971取得國中組全國冠軍,1972亞軍。林教練爭取讓這批選手進入建中,可惜黃建斌校長未能同意。據說,當時林教練走出校長室,淚流滿面。1972年,林教練在西湖商工成立了橄球隊,為民生國中的選手找到出路。我認為,這就是林教練1973年辭去建橄教練的原因。1977年,西湖奪得全國冠軍。

歷史上,台灣人度過一段鴉片時代,喪失了武勇精神。近年,歷經教官退出校園、洪仲秋事件、徵兵改募兵、消滅軍法等事件,軍人受到嚴重打壓;加上社會如今又向著「宅」和電動靠攏,我們也就愈加弱雞了。幸好,最近跑半馬的多了,去健身房的人多了。我覺得,橄欖球最是陽剛、最是全面,非常值得提倡。我國陸軍將橄欖球定為軍種球,就是要喚起武魂,激起鬥志,也才能保家衛國。

我學橄球,一直懵懵懂懂,枝枝節節,不甚了了。當時由教練與學長口傳心授,連紙本的完整規則都沒看過,而且教練和學長教的又常不一致。所以說是「土法煉鋼」,並不為過。30歲以後,看了很多國際比賽的影片以後,才逐漸開竅。當時因為在台中教書,台中的橄球並不盛行,所以就改打籃球了。不過,那青澀橄欖的滋味,始終縈繞我心,始終無法忘情。看橄欖球成為我少數幾個最愛之一。偶而,我還會在逢橄練球時,或遠觀,或去蹭蹭,寄望有那麼一瞬,能撇見那朦朧的初心。

鄭仙偉提供
鄭仙偉提供

作者:鄭仙偉簡介

1956生於台北,63歲

1968 台北幸安國小畢

1971 台北大安國中畢,國中第一屆

1974 建國中學畢,建橄28屆

1978 逢甲大學水利系畢,逢橄,曾任隊長

1980 台大土木所水利工程碩士

1980~1981 中央研究院物理所研究助理

1986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校區,土木所水資源組博士

1987~ 逢甲大學副教授、教授、水利系主任、副主任祕書、工學院副院長

橄欖球 橄欖球協會
高雄市長究竟會留步還是回黨部?線上直播開票看這裡 -->

相關新聞

如橄欖球不規則彈跳 富鴻網總經理邱登崧持續跨領域挑戰

和橄欖球的緣分,是從建中三年級時開始的,高三分班時,和當年的建中橄欖球隊隊長李雨龍同班,因緣際會認識橄欖球這項運動,一下子就被它的魅力吸引,而且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因為這項運動的拚搏精神和自己的個性十分

橄話哥小教室/橄欖球褲的秘密

中華民國橄欖球協會將陸續推出橄欖球小常識系列影片,透過橄話哥帶大家瞭解橄欖球相關知識,希望透過簡單易懂的說明方式,使更多民眾能夠對橄欖球有更深的瞭解進而喜歡橄欖球這項運動。

玄奘大學池田辰彰夢想 培育企業人才的橄欖球員

身為玄奘大學應用日語學系的系主任,同時我也是一位熱愛橄欖球的球員、與橄欖球推動者。打橄欖球不僅可訓練身體,更可提升忍耐力、判斷力等。我從高中開始接觸橄欖球至今已有42年,身為日本兒童運動國際交流協會台

土木工程朱秋祥 以橄欖球前鋒精神帶領團隊勇往直前

運動神經不是很好的我會加入成大橄欖球校隊,是因為大一時的兩位同系好友,一位是短跑健將,一位是長跑好手,他倆在新生盃田徑賽獲得優異成績,學長推薦他們加入橄欖球校隊,我也覺得橄欖球這個運動蠻有趣,當時雖然

「青澀的橄欖」 從建橄到逢橄感受橄欖球的初心

我已經63歲了,在大學教書超過30年,目前已免受評鑑,正在享受退休前的美妙時光,所以常有時間回望前塵。我在青澀的年代,曾經打過幾年的橄欖球。我想啊,這一生,橄欖球除了給了我滿滿的回憶以外,還深深的影響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